绝非传奇 卷一.混在新连队 十五.竞赛之生存2

无聊的老虎1 收藏 6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93.html[/size][/URL] 只见走在前面的广明一个跟头便翻了出去,一路磕磕碰碰向下滚了十几米才抓住一根突出地面的树根停住,我们急忙奔了上去。 “躺下别动,”文姐首先追了上去,一手按住想要爬起来的广明,“别动,我给你把背包下了。” 我和佟佟帮忙把广明翻过来,又去掉他的背包,把广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93.html


只见走在前面的广明一个跟头便翻了出去,一路磕磕碰碰向下滚了十几米才抓住一根突出地面的树根停住,我们急忙奔了上去。

“躺下别动,”文姐首先追了上去,一手按住想要爬起来的广明,“别动,我给你把背包下了。”

我和佟佟帮忙把广明翻过来,又去掉他的背包,把广明方平。“怎么样,感觉哪里痛?”我问道。

“废话,滚这么远肯定是全身都痛,不信你试试。”广明咬牙骂道,“他妈的,老子的手杖卡在石头缝子一下没拉出来就绊了我一下,真是倒霉八辈子血霉了。”

“得了把你,手脚都能动吧?”我又问道。

“不能动那是死人。”看到他这个时候还能跟我们开玩笑,估计着也没什么大问题。文姐也逐个摸了摸他的脚腕,大小腿骨,就是摸到右胳膊小臂的时候他的脸明显抽了一下。文姐说道:“右手活动一下,看样子不像骨折啊。”

广明挥起右手给他来了个脑瓜子,一巴掌拍上去自己也痛的吃呀咧嘴的:“操,我他妈估计是骨裂了.”,广明骂了起来。

这小子,受伤了都不吃亏,我也笑骂道:“你小子就卖乖吧,幸好是小臂骨裂,要是大腿你还不玩完?得了吧,拿个夹板给你加上,影响应该不大,你的枪给我。”

广明也不客气,抬手把枪扔给了我,那边佟佟已经砍了几根硬树枝,他和文姐一起算是帮广明打上了夹板。

本来文姐的意思是要帮他背背包的结果被广明骂了一顿:“什么事啊,又不是骨折了,轻伤不下火线,要是重点我绝不拖累你们,我自己就把求救弹给拉了,走吧,一个个的等着天上掉钱那?”

在给广明做了根新手杖后,我们又开始了行进。“班长,刚广明摔倒的时候我听到水声了。”我向文姐报告我的发现。

“我也听到了,我们应该离水不远了。”文姐答道。

果然,叮叮咚咚的流水声越来越明显,2分钟后,一条溪流便展现在我们眼前。

“得了,顺水流向下走,寻找平坦地段我们准备宿营,另外注意路滑,还有草丛中可能有蛇啊。”

“老子就得抓条蛇,估计刚才我就是一棍插到个蛇洞里去了,想我郭广明一世英名在个蛇洞前翻船了,逮着条蛇看我不扒了他的皮。”广明哀嚎道。

沿着溪水行进了大概有2公里,我们找到了一片平坦的草地,挥刀割去地上的杂草,我们累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文姐拉出地图道:“分配任务,那谁,寒子,你和佟佟弄几个陷阱抓点野味去,我去弄点树枝干草之类的晚上咱们能躺上休息会,明子,给你弄个轻活,去弄点水去,有意见没?”

“没”“没”我问道“班长,咱能生火吗?”

“能,怎么不能,就是升完火就算那群所谓的追兵不来,估计山林防火的武警也能把咱几个吃了。”

“那咱不就得吃生肉了?”我可不想吃那东西,一股子腥味,还带点血丝,别提多恶心了。

“你要是吃不下去就把脖子里的求救弹拉了,回去准能吃顿烤肉,就是吃完烤肉会不会吃连长的竹笋炒肉我可就不知道喽。”

这不是说了等于不说嘛,吃就吃,谁怕谁啊,在家时我爹说他们小时候还吃过老鼠呢,我豁出去了,就当尝个新鲜。

我和佟佟在林子里摸了大概有十分钟,鸟是见了不少,野鸡也有几个,就是抓鸟吧,鸟飞了。抓野鸡吧,野鸡转眼就跑了,追都追不上。我俩整的满头大汗,我问道:“文姐不是说让咱们做个陷阱抓吗?你会做陷阱不?”

“我会个头,我就会用枪打,咱现在哪有子弹,除了把刀连毛都没,刀,刀,对,来飞刀吧。”佟佟叫了起来。

“飞个毛啊,咱不是专业,我是狙击手,老该行估计会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估计搞笑他。

“滚你的多行不义必自毙,有种我抓了你别吃,饿不死你。”佟佟甩都不甩我,一点幽默感都没。

继续搜索了大概有10分钟,佟佟拉了下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右前方大概有5米的地方,一只漂亮的野鸡正在那低头觅食,佟佟做了个手势,我俩抽出军刀,默数一,二,三,两把雪亮的飞刀向着野鸡奔了过去,只听到扑,扑两声,两把刀一把插在野鸡的脚鸡前不足5公分的地面上,一把贴着野鸡的鸡冠飞过去,钉在了野鸡背后的树干上。野鸡感觉情况不对,一展翅膀就要飞,说时迟,那时快,我拉出工兵铲,轮圆了胳膊飞了出去,只见工兵铲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啪的一声将展翅欲飞的野鸡整个拍到了,野鸡弹了弹腿,不动了。

佟佟下巴差点掉下来,半分钟了才回神对我说:“你简直神了,该行去鄂伦春打猎去吧,哈哈。”

我也懒的理他,他是嫉妒,彻裸裸的嫉妒,就是嫉妒。

我们如法炮制又抓了几只野鸡,我彻底的放弃了军刀,只要佟佟一明确目标,我一铲子就飞过去了,砸不死也是重伤,效率出奇的高,不服都不行。

佟佟从最初的不屑,到惊讶,到最后的服气,看着我拎着四只野鸡,佟佟很痛心疾首的拍着我的肩膀:“寒子,你真的选错行了,你要是跑广东开个野味餐馆,每天你拎个铲子到山上溜达一圈,保准每天爆满,哎,可怜啊,可怜,你说你怎么就当兵来了。”

我晕,我要是真向你说的那样每天拎个铲子上山一趟,那保准过不两天野生动物保护委员会的就把我拉走蹲小黑屋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