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谈谈《重机枪》之遗憾

书 名:《重机枪》 作 者:秋 林

铁血书库链接: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前一段时间,由于秋林先生解除了小说《重机枪》的VIP章节,因此,在小说评论栏目里,对秋林先生这部小说《重机枪》的赞美之声,可以说是络绎不绝。在下也曾经拜读过秋林先生这部小说不少章节,也确实为秋林先生的笔所打动。小说里人物“有仇必报”的个性,以及占彪等从四川出去抗日救国的众英雄好汉用重机枪、用中国功夫打日本鬼子的痛快淋漓,相信每一个读者都会有与在下相同的感受。

《重机枪》讲述的故事,是发生在1937年淞沪会战之后的浙江天目山一带的,是关于我们四川健儿出川抗日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国民革命军第22集团军之我川军将领邓锡侯所统率的第45军中的一群普通战士,占彪与他的师兄弟们。据秋林先生的小说《重机枪》的介绍,主人公占彪等人,占彪作为抗日机枪班的最高领导,在脱离建制前,也不过是第45军125师81团机枪连上士班长。

正是秋林先生提供的以上基本信息,使在下在拜读了《重机枪》较多的章节之后,对一些问题产生了怀疑。尽管在下觉得秋林先生的笔力了得,自己也被秋林先生的笔点燃了爱国的激情,但在仔细地对小说进行琢磨之后,特别是借鉴了别的小说之后,虽然觉得秋林先生的这部小说写得非常之精彩,可遗憾的是,在下觉得秋林先生在小说里犯了一些“致命”的错误,让原本很精彩的小说,在读者的眼里打上了折扣。当然,任何小说都有可能有不完美的地方,即使是已经出版的名著等,也可能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瑕疵,如果能够有读者给作者提出不同的意见或者见解,只要有利于小说更精彩,或者说更完美,只要作者本人也认同读者的观念,进行必要的修改,相信小说依然会深受读者喜爱的。本着以上观念,在下斗胆来这里给秋林先生的小说《重机枪》提出一点不同的意见,与秋林先生及众位书友共同探讨,还请秋林先生与各位书友多多指正。

在下来些反谈小说《重机枪》,主要认为小说在以下几点与史实有出入,或者说是有与真实情况不符合的地方。

第一,小说所述占彪所在部队川军第二十二集团军第四十五军一二五师出现在淞沪会战战场附近,与历史有关记录不符合,有待商榷或者考证。

我四川健儿出川抗日救国,分为两个纵队,第一纵队司令就是国民革命军第四十五军军长邓锡侯,该纵队是沿川陕公路北上出川,目的地是郑州,后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二集团军;第二纵队司令是当时的四川省主席、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一军军长刘湘,该纵队经三峡沿长江而下,水路出川,目的地武汉,后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三集团军。

对于川军出川抗日救国,何允中先生的纪实小说《抗日战争中的川军》,应该说是记录得比较详尽的了,因为何允中先生本人是当时的川军将领之后,在查阅相关资料时,肯定是费尽了心血的,而在《抗日战争中的川军》这本小说里,以及在下在网络上所能查得的资料里,均显示二十二集团军第四十五军第一二五师并未在上海或者浙江作战的有关记录,因此,在下认为秋林先生在选择占彪所属队伍的时候,出现了不谨慎的地方。

鉴于小说《重机枪》采用的是纪实手法的小说,建议秋林先生考虑对占彪所在的部队进行必要的修改,以纠正与历史可能的不符合。

第二,关于出川抗日第二十二集团军的武器装备

关于川军的武器装备,在当时的民国军队里,可能应该是最差的了,出川抗日的部队,最好的步枪都只是汉阳造,而且还不能做到人手一杆。当邓锡侯的部队进入山西的时候,阎锡山就是嫌川军的武器太差了,不仅不补给军械弹药,连粮食都不供给,是耍尽了一切手腕逼邓部离开山西,后来还是徐州第五战区的李宗仁收留了他们,让他们在台儿庄大战中,书写了四川人的骄傲。当二十二集团军到了李宗仁处后,李问邓孙(邓的副司令孙震将军)“有何困难需要帮助”,邓孙两人都提出所部军械差、子弹少,需要补充,最后还是在李的帮助下,才从军委会得到了新枪500支及大批的子弹与迫击炮弹。由此可见当时的邓部的武器装备是如何之差的。

此外,在川军中,最有势力的军阀应该首数占据了西南工业重镇_重庆的刘湘刘甫澄。在抗日战争前,四川军阀林立,虽然面子上服从于一个中央政府及四川省政府,但均是各自为政,互不卖帐的,时不时还要搞点小摩擦,因此,川军老大刘湘肯定不愿意自己掌握的军工企业,向自己的对头供给军械弹药的。虽然刘湘掌控着重庆的军工企业,可他的部队出川的时候,还是有只能耍大刀片子的士兵,那么邓部的装备如何,应该是可想而知的。

因此,秋林先生给邓部占彪所在的那个重机枪连配置的“6挺马克沁重机枪,外加8挺捷克轻机枪,弹药也充足”全德制装备,应该是作者虚构的,这也不符合当时的川军实际装备情况。

第三个有出入的地方,就是开篇的那一场血洗日本重机枪中队后,鬼子主动放弃了对袭击者的搜索。

血洗日军重机枪中队,可以说是小说的第一个精彩环节,也是第一个激荡人心的高潮。想想日军一个中队的士兵,250人,在占彪九兄弟的重机枪的热情“款待”下,被打得来是魂飞魄散,血肉横飞,毫无还手之力,那个场景,虽然很血腥,可给我们们读者留下的印象,似乎血腥已经不存在,唯一的的感觉只有痛快淋漓,因此在占彪他们“屠杀”在这里休息的日本鬼子之前,他们所在的重机枪连,遭受到了日本飞机的轰炸,让他们那个160人的连队“共死亡34人,重伤48人(几乎待死),轻伤29人,只有49人没有受伤”,如此伤亡,可以说让他们的连队被打残了。占彪九兄弟用留下来的重机枪,热情“款待”让他们连队残废了的日本人,也算是一报还一报吧。

在抗战初期,日本人的一个中队,完全可以追着国军的一个团,有时甚至是一个师打,可想而知其战斗力有多强的,在这里,一个比一般中队火力还要强的重机枪中队,竟然被占彪九兄弟打得来是毫无招架之力,纯粹是一场一边倒的战局,有这种可能吗?再一个,在三德、小峰、刘阳、成义四兄弟从山洞里吊下去打扫战场的时候,在一个机枪射击不到的死角落里,还发现有十来个小鬼子是活着的,而这些鬼子竟然在他们援兵到来的时候,没有发声请求救援,这让人不能不产生一定的怀疑;此外,在鬼子的援兵认为他们的重机枪中队的覆灭,是被山顶的中国军队袭击所致,鬼子对山顶进行了攻打,可秋林先生并没有说鬼子攻打后的发现,而是用几道命令,就把鬼子给调走了,这似乎有点假过火了。按理说,鬼子如果认为山顶上有中国军队,肯定会攻打上去,可上去之后,却没有发现重机枪的子弹壳,这说明山下鬼子重机枪中队受的袭击并不来自山顶,而国军方面又没有空军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明在山壁上有隐蔽的地方,袭击者应该是在山壁上,因此,日本军队不可能就此放弃对歼灭了一个重机枪中队的队伍的搜索与扫荡的,特别是在淞沪会战才结束的情况下,鬼子可以说是大获全胜,岂能就这样轻易放过占彪他们?

再说,当鬼子的大队伍进入山谷的时候,占彪在天台上对谷底的三德等喊话,日本人岂有听不见的道理?如果日本人听不到占彪在喊什么,那么,穿着日本军装的三德等,也不可能听到两端来的日军的喊话,可以说,秋林先生在这里自己给小说制造了一个比较矛盾的地方。在这里,还有一个很突出的问题,那就是三德两边来的日军传话的问题。占彪等人,文化程度都不高的吧,如果真有什么文化的话,估计也进了军校,而不可能来当大头兵了,而且秋林先生在小说里也讲了,只有成义还算是他们中间的一个有点文化的人吧,可他那点文化,要对付日语,可能都还是个很大的问题,可秋林先生就让他们在山谷里“日哄”起了日本人,他们的日语水平从何而来呀?看看现在的一个电视节目里的游戏,都是中国人,都是同一个地区的,十来个人搞一个传话的游戏,说的还是自己的母语,从打头一个传到最后一个,话的内容就全变了,估计三德的文化水平可能还赶不上这些玩游戏的人吧,他在山谷两端日军中间的传话,难道就不会引起日军的怀疑?这不能说不是一个问题。

如果用小说中那位山本的说法来讲是的话,就是日军高层为了实现更大的军事目标,命令重藤部队放弃搜索,可在占彪等人随后的一系列打击日本鬼子的行动之后,如打鬼子的特攻队、机枪拆日军坦克、太湖狂殴日军两支队等等事迹,不可能不引起日军的重视的,可在小说里,秋林先生让日军似乎不太重视这种在他们背后打游击,而又给了他们很大的创伤的抗日机枪班,而且一直没有派像样的大部队来扫荡。在中国的抗战历史上,在日占区活动的由共产党领导的、和占彪他们相似的抗日敌后武工队,就凭着几个人几条枪,都引起日军的重视,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因此,像占彪他们这样带着重武器行动的部队,其战斗力是超过了抗日武工队的,鬼子就真能睁只眼闭只眼地,让他们在鬼子的背后和自己捣乱?占彪和师兄弟们,用重机枪纵横江浙一带,犹如无人之境,这一点,确实是让人匪夷所思。

第四点,就是在占彪队伍里,有主动脱离共产党的领导,而加入占彪队伍打鬼子的红军战士。对于这一点,在下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硬伤,对小说伤得非常之重。

在抗日战争时期,任何一支抗日的武装,都不可能回避这样几件事:一是日伪军及汉奸政府的收买,二是国军或者共产党的改编。在《重机枪》这本小说里,占彪本身出身于国军战斗序列,因此不存在国军改编其的情况,因此,就只存在第一种或者第三种情况,但在小说里,却出现了这样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占彪的队伍里,来了几位经过长征考验的老红军战士,他们并不是受党组织的委派来作改编工作的,而是脱离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部队,加入到占彪的队伍里来的,原因是因为占彪的武器好,用重机枪打鬼子解气。

一般来讲,经历过两万五千里长征考验的红军战士,应该说都是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的,绝不可能在全面抗战开始之后,就因为一个武器的原因,就舍弃跟随多年的组织和部队,而加入到一个武器好的队伍里,虽然都是打鬼子,可这让人没有办法理解。想想当年在江西红都瑞金的时候,红军的武器装备与国军的武器装备相比,可以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可红军不也一样多次取得了反围剿的胜利吗?难道那么艰难的日子都挺过来了,现在打鬼子了,就嫌弃自己队伍的武器不好了,离开部队去投奔武器好的?那岂不是说他们以前的信仰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还不如国军的武器?

武器,在打击侵略者的行动中,固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其实最关键的还是人的因素在起决定的作用,小说里不也是无处不存在这样的因素吗?因此,很难以理解秋林先生对这几位红军老战士的安排的理解,甚至觉得秋林先生给出的理由很牵强。

如果仅从小说的内容来看,似乎打得非常之痛快淋漓,可如果细细地去读这本书,真的是太容易找到问题了,而且很多问题是不符合战争的实际条件,真的很为秋林先生的这本小说感到可惜。

拉拉杂杂地说了这么多,纯属个人愚见,还请各位书友多多指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