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骄阳 第六卷 第四十五章 清香如瀑

李伟新 收藏 0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




他是三月的黄果树瀑布。

端坐着。胸膛成了绝壁,双臂是旁边连绵的山,双腿双脚是岸。瀑布从他的鼻子飞泻而下。他差点忍不住就“呵呵”地笑了。笑啥?笑大腿根的地方,小弟弟生机勃勃的地方,竟成了瀑布下的深潭。这深潭应该是女性的。所以他想笑。

人为什么爱到水里游泳?就是要感受女性的阴柔。

但我怎么可能会变成女性呢?如果不可能,我又怎么会感到自己的大腿根是深潭呢?

他再抽了抽鼻子,才猛然醒悟:清幽的气息,来自孙晶英给他穿的衣服。

衣服深满了她的肤息,散发着少女特有的清香。

吓我一大跳。以为自己变成了女人。程前进心里暗道。

穿裤子的时候,他还专门看了看自己腿间的小弟弟。小弟弟好好的还在,只是没那么生机。泡了水嘛,不给泡软才怪。

“靓仔大哥,你还没告诉我们姓甚名谁哩。”孙晶英望着他,说道。

“哦,在下小姓程,名前进。”程前进脱口道。

不对,不对啊,她孙晶英怎么不知道我的名字?

看看孙晶英,便又道,“晶姐姐,你不会连我的名字都忘了吧?”

“卟嗤”一笑,孙晶英道,“谁是你的晶姐姐哟?”

“你一一”程前进一下语噎,生气了,“你明明就是我的晶姐姐啊,怎么又不是了?”

孙晶英一脸茫然。

程前进又揉揉眼睛,难道是我看走眼了?

再细看。

没错啊,眼瓣的女孩,千真万确就是孙晶英啊,怎么会搞错呢?

真生气了,“晶姐姐,你要开玩笑找第二样,不要这样来胡弄我。”

“我胡弄你什么呀?我真不是你的晶姐姐。我姓张,单名一只瑶字。”

张瑶?

这名字倒不错。

难道孙晶英的前世叫张瑶?

管她呢,反正相貌是同一个人就行了,不管她叫什么,都是我心中的晶姐姐。

相互又通报了自己来自何方,说了些闲话,天已近黄昏。

船家已将炒好的菜端了上来。

都是麻辣的菜色,看得程前进头赤。但有什么办法?人家是来自天府之国的人,一日不可没有麻辣。

他程前进就怀疑,天府之国之称放在麻辣的地方,是不是搞错了?麻辣将一切都麻辣了,还会有什么好味道?除了麻辣还是麻辣。

客随主便。

酒倒不错。哗啦啦地到入碗,程前进就闻到了酒香。再看酒色清亮透澈,没有一点杂质,人就像六月天被阳光暴晒,突然见到一股清泉一样,那种欢欣,那种渴望,十分的到位。

坐到桌边,四目相对。

良久,仍没见孙晶英端酒碗,程前进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说,“酒,酒,酒真不错。”

期望她马上有反应,端起酒碗跟他干。

却没有动静。

美酒对她而言,好像不是美酒了。

程前进正想着如何绕弯子,如何采取迂回战术,令她举碗,孙晶英却开口说话了,“程兄,这么好的酒,可不能白喝。”

“当然,当然,等我以后回到庐江城,立马送你酒钱。”程前进忙道。心想也不知谁年纪长哩,“程兄,程兄”的叫得爽口,却不知道会将人家叫老。看在美酒的份上,不计较,不必计较吧。

“程兄,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大家同条船上的人,何论区区酒钱?”孙晶英说话显得大气。

“好,听你的,不论,不论。那该怎么喝?”程前进有点逼不及待了。

“猜马。谁输谁喝。”

“这太好了。”程前进开心地道。但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以自己猜马的天赋,哪里会输?不输,岂不眼白白望着美酒干瞪眼?干心急?不过也不怕,故意输不就行了。

便猜马。

嘿,“哥俩好”喊开了。

一马四枚。

输者喝一碗酒。酒清香如瀑呀,程前进巴不得一气喝他十碗。在庐江城,他最高纪录是喝过三十碗酒。他想李白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的了。说不定,也就七八碗的水平。“斗酒诗百篇”,不过是诗人的夸张之词。

“八匹马呀”

“六六大顺。”

叫法跟庐江城差不多。语音不同罢了。

程前进和她猜了两枚马,便知其水平一般。

猜马在庐江城也盛行。起叫不是“哥俩好”,而是“来个、来个,两兄弟呀”,挺有节奏的。程前进既是钓鱼的高手,也是猜马的马王。艺术相通,万物相通,能通一物,物物皆通。看人家猜过几次马,程前进就瞧出了道道,一是要注意对方的习惯出指数和顺序,抓准了,就八九不离十,准赢。二是要注意观察对方的眼睛,推测对方下一步所要出的指数。这个相对比较难,因为时间短,要在瞬间就能推测、预知,这就需要常练。所谓勤能出精。三是有出千之嫌,即自己出指比对方慢百分之一秒,比对方喊慢百分之一秒,两个百分之一秒到家了,那就是百战百胜,包赢不输。

但庐江城的人都不敢跟他猜马,因为大家都认为他是傻的,输给他没有面子。他也不在乎,没人跟他猜,他就自己的左手跟右手猜……

自然,看在美酒的份上,他才不会老赢,眼白白看着美酒让她喝光哩。但颜色是要给她看看的,要不,老让她当着救命恩人,自己的腰杆如何直得起来?赢了她,就有主动权,就可以开点恩,减免喝酒的份量,甚至全免。

第三马开始。

程前进望着孙晶英的眼睛,只望了一下,程前进就差点没叫出声来。妈呀,他的眼睛怎么那么水水的,就好像是会波动的秋湖。望入去,岂不是被淹死?

来来,他等着孙晶英出手喊“哥俩好”。

孙晶英伸出手,口还没张,话还没喊出,他程前进的双眼又亮了。他一眼看到孙晶英的手指太白,葱白似的。白了还不算,每只手指都匀匀称称的,怎么看怎么美……

孙晶英脸一红,“看够了没有?”

“哦哦,看够了。不不不,怎么能看得够呢?”程前进连声的说。

“行了,来吧。”孙晶英柔声的道。

声也如天籁。

“来、来,哥俩好。”两人齐喊。

这一下孙晶英会出什么?一心敬?不会。第一下猜的时候,四枚的开叫,孙晶英只有一枚是叫“一心敬”的。四分一的机会。五梅花?唔,出过两回,一半一半。真女人,四枚开叫,就占了两下是花。

叫是一方面,还得看所出的指数。

这个倒有点鬼。孙晶英四下开叫,用了“一三四五”的指数。就是说,都是四分一的机会,等于没什么机会。

眼睛?程前进一想到孙晶英的眼睛就心醉。水水的,三潭印月似的。他可不想自己被印了去。

没办法,只能出绝招了。

听觉加指数。

“五”,孙晶英的“五”字喊出了。

程前进的“六位高升”的“六”字慢百分之一秒喊出。

听着是同时,同步,同音。

孙晶英懵懵然的,毫无察觉。

指数。快。快出指。

哈哈,是三。好。我加三。程前进开心地想,高兴地叫出,“六位高升。”

嗬嗬。

嗬嗬个屁。

眼直了。程前进眼直了,孙晶英明摆出来的指数是“二”。二加他的三为五。孙晶英是喊“五梅花”的。

输。

撞鬼了。明明看到他出三只手指的,怎么就变成了二呢?程前进想。

再猜,结果仍一样。

撞鬼。

喝下一碗酒,程前进心里就“蠢才、蠢才”地骂起自己来。

微微一笑,孙晶英两只好看的小酒涡,就向他醉来。醉得他心乱,不由对孙晶英道,“你不笑行不行?”

“为啥?”孙晶英笑问。

笑是人家的自由,我硬说不行,就显然有失礼数了。程前进想。得找个理由。

“别人一笑我就心乱,就输。”程前进认真道。孙晶英笑得更欢了,“心乱?你当我妖精啊?”

是妖精我才不乱。程前进心道。

“也许是习惯吧。”程前进没跟着笑,仍然认真道。

“行,程大哥你说不笑就不笑。”孙晶英倒爽快。

“来、来,哥俩好。”

两人齐喊。

想都不用多想,程前进就叫了“四季发财”。

花,是的,孙晶英的手指变成了花开一样。一片花瓣一片花瓣地在他眼里飘。飘还不说,飘着飘着,竟飘成了七仙女下凡似的,霓裳翩翩,胸乳隐隐,玉脚白白,仙香清清。妈妈哦,我程前进即使铁石心肠,也会软,也会柔,何况我不是?

仙女逸逸,他程前进感到自己张开双手抱过去了。

脸贴着仙女的胸乳,幸福地喘息了……

妈哎,全乱套了。

孙晶英出的指数是三,加他的二为五。

输。

赌码加大,一马两碗酒。

仍输。

屡赌屡输。

他程前进输得惨啊。

猜到夜半,程前进也不知输了多少马,也不知喝了多少碗酒,已经醉眼朦朦,不知爹和娘了。

孙晶英好开心啊,扶他程前进上床的时候,还吃吃吃的笑个不停。

虎落平阳受犬欺。认了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