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上帝最接近的士兵——瑞士卫队 [转]

二两排骨面 收藏 1 728
导读:作为教皇的忠实捍卫者和守护神,瑞士卫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军队。他们的装备是古代的兵器,时刻准备为保护教皇流尽最后一滴血,尽管最后一次类似事件发生在 468年前。当时,加洛林王朝国王查理五世的军队洗劫罗马城,147名卫兵为从入侵者手中解救克莱门特七世教皇而壮烈牺牲。五个世纪以来,在服役瑞士卫队总是身着由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米开朗琪罗设计的五颜六色的军服,对于那些前来参观圣彼德广场的游客而言,这已成为一个主要的游览景点。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们中间的一些人也成为罗马夜生活的主角。他们不能忍受圣殿里单调严厉的清

作为教皇的忠实捍卫者和守护神,瑞士卫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军队。他们的装备是古代兵器,时刻准备为保护教皇流尽最后一滴血,尽管最后一次类似事件发生在 468年前。当时,加洛林王朝国王查理五世的军队洗劫罗马城,147名卫兵为从入侵者手中解救克莱门特七世教皇而壮烈牺牲。五个世纪以来,在服役瑞士卫队总是身着由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米开朗琪罗设计的五颜六色的军服,对于那些前来参观圣彼德广场的游客而言,这已成为一个主要的游览景点。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们中间的一些人也成为罗马夜生活的主角。他们不能忍受圣殿里单调严厉的清规戒律,所以试图到别处去消遣一下,其中有些人闯下的乱子竟然招致意大利治安部队的干预。

今天,教皇国家已不存在了,只偏安于意大利首都罗马的西北一隅。但是穿上那绚丽多彩的军服,到决定天主教命运的台伯河对岸至少呆上两年,去保卫权倾一时的教皇和红衣主教们,依然吸引着瑞典的年轻人。当然,近些年申请的人数减少了一半,这也许是因为薪水太少的缘故:每月大约才150万里拉(约合980 美元)。设在意大利北部城市坎通提契诺征兵办公室的要求如下:持有瑞士护照的年轻人,以服过兵役,身高不低于1.74米,不留胡子,而且绝不是同性恋者。一般来说,那些从这支卫队退役的年轻人回到瑞士后都能找到一位贤淑的好妻子和一份好工作,但也有人对这段生活经历感到后悔不已。贝纳尔多.拉杜于1978 年--1982年在此服役,回国后马上改信新教。在一本题为《不再是卫士,但还是基督徒》的书中,他讲述了自己的服役经历并对进行了尖锐的批评,该书一出版就引起了争议。对于那些初来乍到者,新兵期至少两年,教廷分配给他们居住的是集体寝室,那些有妻室儿女的军官才能住上单元房。每年的2月1 日 6月1日和11月1日都有10名新兵加入卫队,他们要做例行的宣誓。全体一百名卫士每年进行两次军事演习:一次是在城内的地下室中进行,练习使用机关枪射击;另一次是在意大利陆军的一所靶场举行,对准胶合板人像进行瞄准射击


与上帝最接近的士兵——瑞士卫队 [转]

对每个初来罗马的瑞士新兵,卫队长和副队长都要教育他们必须完全忠实于教皇,以使每个队员都变成为捍卫理想甘洒热血的战士,同时还包括最具“尘世意味”的叮咛,例如如何对待那些被他们漂亮的军服和英俊外表所吸引的罗马和外国姑娘。尽管有长官不厌其烦的叮咛,但这些小伙子们不能不对高墙外罗马的花花世界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在这支世界上最古老的军团内部,对其中两种人分别有两种秘密称呼:“凶手”和“圣人”。

与上帝最接近的士兵——瑞士卫队 [转]

第一类指的是那些不能忍受城内的单调生活节奏,长期轮流值班以及在重大宗教活动时必须站着一动不动的卫兵。一旦离开圣彼得教堂那高大的围墙,他们就像小鸟出笼一样,去健身房从事健身活动。偶尔有些脱掉军服的小伙子们会到罗马城内或奥斯蒂亚海滩风流潇洒一番。在那些持续到深夜的晚会或舞会上,他们是最后离去的客人。他们经常还会落入意大利司法当局手中。2003年6月6日,一伙喝醉的瑞士卫兵准备破坏一辆停在复兴广场的汽车,那里距城的正式出口圣安娜门只有一箭只遥。意大利警方进行了干预。经过一场激烈的搏击后只抓住其中的两个人,其他人则逃之夭夭,跑进了的石栏门里,从而逃避了意大利的法律制裁。圣廷极力不让外界知道此事,并成功地使今年1月的审判以及随后的判决在秘密状态下进行,世人只知道法院惩罚了两名不守纪律的卫兵。对于情节较轻的违纪行为,瑞士卫队从古代起就制定了惩罚措施:把废旧军服剪成10厘米见方的正方形,经过数小时后,这种“消遣”令最不守纪律的小伙子也变得温顺起来。

与上帝最接近的士兵——瑞士卫队 [转]

与“凶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圣人”,也就是年轻的忠实信徒。他们在完成任务后不是到处游逛,而是从事一些养身修行的活动,例如:阅读《圣经》,学习,祈祷,听音乐。他们很少走出的大围墙,顶多结伴去光顾一下比萨饼。

今天,卫兵们每次见到教皇经过就下跪的礼节已经不再时兴了。1958年,乔瓦尼23世教皇厌倦了接二连三的屈膝礼,于是规定每天早晨行一次里就够了。这些身着五颜六色军服的小伙子们至少要用一年的时间来适应教廷的生活和气氛,学会辨别城里最声名显赫的房客--红衣主教和大主教,练习各种礼节,了解对红衣主教的称呼和大主教的称呼的区别,从而在心目中树立一种等级观念。

尽管有着不可战胜的名誉,并且在阻止陌生人靠近教皇方面声明显赫,但有关他们的奇闻却不绝于耳。其中一件最令人好奇的事情发生在1988年9月13日,星期3。当时大家都在教皇乔瓦尼一世的房间等待安东尼奥.达洛斯的到来,此人长期以来一直担任教皇的保健医生。教皇的秘书唐戈.洛伦奇已通知了在铜门值班的卫兵让这位医生进去。但就在他到来不久,一个有谎言癖的人来到大门口,只对卫兵说他要见教皇,而且理直气壮:"我要去见教皇".当时竟然没有人想到去见检查他的身份,事实上是那类似医生的长相为他充当了通行证。这个不速之客迈着坚定的步伐登上台阶,从容不迫地踏上通向教皇的房间的电梯。走到门口,他屈膝行礼,教皇为之大惊失色。

瑞士卫队最大遗憾莫过于唯一一次教皇真正需要他们时他们却没有大显身手。那是1991年5月13日,土耳其人阿里.阿加在圣彼得大教堂前的空地上向保罗二世开枪射击。但实际负责该区域安全任务的是意大利当局,因为瑞士卫队的司法权限不得越过的大门一步。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