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不安好心,亡我之心不死

阴魂不散2004 收藏 3 572
导读:2009-08-23 13:56

8月20日,美国民主基金会项目主任萨利·布莱尔向全球“民主团体”发出邀请,希望它们竞争2010年至2011年的“民主促进”项目与培训机会。在往年,这种民间组织发出的邀请常常会被国际社会忽略,然而今年却大不相同。去年拉萨的“3·14”事件、今年乌鲁木齐的“7·5”事件、伊朗因选举引发的大规模冲突,它们背后都有民主基金会的影子。《环球时报》记者经调查发现,民主基金会对中国极为重视,它资助的中国项目多达50项,仅次于伊拉克的52项,排名世界第二,远远超过俄罗斯。从民主基金会近年来在一些国家制造的“颜色革命”和剧烈社会动荡来看,它对中国的高度关注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资助五大类中国项目


“若干年前,一位美国军事战略与哲学教授、美国西点军校的毕业生对我说过,西点军校的所有学员都需要深入掌握和熟知孙子兵法。他们从这位伟大的中国军事战略大师那里所学到的重要格言是‘兵者,诡道也’。我对此感到惊讶,也许一些中国读者也会对此感到惊讶。”这段话来自一本书的前言,该书名为《霸权背后》,作者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威廉·恩道尔。恩道尔在书中详细描述了美国怎样运用从秘密经济战争、人权“武器化”所演化出来的各种方法来弱化和孤立他国尤其是中国。今年7月28日,恩道尔撰文称,乌鲁木齐“7·5”事件发生后,人们有必要看清美国“独立的”非政府组织———民主基金会的实质。所有迹象显示,美国政府又一次通过民主基金会大肆干涉中国内政。恩道尔明确指出,民主基金会资助过很多国家的众多组织,并为近年来塞尔维亚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等国的政权更替,以及德黑兰今年的大选风波提供资金援助。


美国民主基金会并不隐瞒其所资助的各种项目和所属国家。通过其官方网站,《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它所资助的亚洲国家有15个,包括菲律宾、印尼、越南、泰国、斯里兰卡、蒙古、巴基斯坦、中国等,其中对中国下的血本最大———资助的各种项目总数多达50个,高居亚洲榜首。这50个项目可以分为五大类。


“藏独”、“**”等分裂势力是民主基金会最愿意下力气支持的。光在其官方网站上,《环球时报》记者就找到了它所资助的11个“藏独”项目。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博士米切尔·贝克尔8月17日在加拿大智库“全球研究”的官方网站上撰文称,以1988年成立的“西藏国际运动”组织为例,它现在已经初具国际影响力,并在华盛顿阿姆斯特丹、柏林和布鲁塞尔开设分部。这一切“拜美国民主基金会所赐”,因为“西藏国际运动”1994年获得了美国民主基金会拨的第一笔资助金,从那之后,它分别于1997年、1998年、2000年、2001年、2002年和2003年获得了民主基金会数额不等的资助。这让“西藏国际运动”组织不但闯过了“初创难关”,还迅速地发展起来。有钱、有人、有实力的“西藏国际运动”频频进行“藏独”活动,奥运圣火在法国和英国传递期间,“西藏国际运动”组织就发动“藏独”分子抢夺奥运火炬。贝克尔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民主基金会其实是达赖与支持西藏独立的美国政治人物之间的一座桥梁。”


民主基金会对“**”的支持在乌鲁木齐“7·5”事件发生后遭媒体全面曝光,《环球时报》8月10日在《美民主基金会扶植RBY》一文中有深入报道。


民主基金会重点支持的第二类对象就是“民运”势力。如它为“民运”色彩浓厚的“香港人权观察”组织提供17万美元,为“公民交流”组织提供59967美元。“民运”出版物更是民主基金会支持的重点,如自称以“鼓动国内和海外的中国民主运动”为目的的《北京之春》,它2008年至2009年获得的资助是18万美元。“中国信息中心”则获得了41万美元的资助。这个组织号称提供“独立的新闻与观点”,但打开该中心的网站,8月18日首页上的内容都是煽动民众或者反政府的。


民主基金会愿意资助的第三类组织是各种“民权”团体。如它为“国际劳工协会美国中心”拨款29万美元,为“中国援助协会”提供7.5万美元。这些团体打着“促进中国民众的法律、人权、环境等民生意识”的旗号,以“唤起共鸣”的方式煽动中国民众与政府对抗。一位从事国家安全领域研究的专家8月18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方式很有迷惑性,普通民众感觉相关组织这样做是为大家好,是为民众利益考虑。一旦这种所谓的‘民权’团体在民主基金会的资助下壮大并按民主基金会的指示行动,那么它会制造出许多让政府难以处理的群体性事件。”


国际学术界的“中国项目”是民主基金会资助的第四类目标。如“普林斯顿中国倡议”项目号称“召集互联网技术专家,为中国普通民众、记者和社会活动家创造更便于交流与沟通的互联网工具”。民主基金会资助该项目11.5万美元,前提是该项目创造的互联网工具必须“以公众为主导”,还要让中国政府无法控制。


民主基金会赞助的第五类目标是“纯文化与技术”团体。如民主基金会拨款3.65万美元资助“北京东增纳兰文化传播公司”。这个项目对外宣称是“资助中国少数民族文化研究与保护”,但了解情况的相关人士称,该项目是在“训练”民间团体,让参训人员对“人权基本概念”和组织发展形式有基本的了解与掌握。


纯国会拨款的“民间机构”


美国民主基金会逢人便强调其“民间机构”的身份,但只要了解它的经费来源和组织架构就知道,民主基金会其实就是披着“民间”外衣的美国政府部门。


以隐蔽的方式促进“美国式民主”的做法源于二战结束后。为了阻止共产党的影响力在欧洲扩大,美国决策者们开始以秘密输送顾问、装备和资金的形式,资助亲西方的媒体和政党。到了上世纪60年代末,一些美国“私人团体”开始从美国中央情报局那里接受秘密资金,同样用于削弱共产党的影响。这些“私人团体”后来成长为“美国政治基金会”,也就是美国民主基金会的前身。


1983年11月,美国总统里根下令成立美国民主基金会,并要求国会在1984至1985财年拨款6500万美元,用于“促进全球民主”。除要国会拨款外,美国民主基金会的董事会结构更让这个“民间机构”显得怪异,因为其成员包括两名国会议员,美国劳工、商务和教育机构官员,外交政策专家、共和党和民主党代表。民主基金会首任“永久主席”约翰·理查逊是前助理国务卿。现任主席卡尔·杰什曼曾是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资深顾问。


民主基金会最初争取的拨款是每年3130万美元,但国会只给了1800万美元。即便如此,国会中仍有民主基金会的反对者向白宫建议,既然民主基金会是“民间性质”,那么不应该由美国国会拨款,而应吸纳民间的捐款。然而,美国国会仍坚持民主基金会的所有资金由国会划拨,国会还屡屡干预民主基金会的项目,经常对其进行“具体指导”,比如当年美国国会就要求民主基金会支持波兰的团结工会,以及智利、尼加拉瓜、东欧的“特别利益集团”。美国国会还要求民主基金会“特别资助”南非、缅甸、中国、(中国)西藏和朝鲜的有关组织。“9·11”事件发生后,民主基金会抛出第三份战略文件,开始大量赞助中东国家的项目。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对民主基金会的拨款数额实际上在增加:由最初3300万美元的“定额”增至2004年的4000万美元,再跳到2006财年的6000万美元。到了2008财年,美国民主基金会所获得的年度拨款是1亿美元。


它是美国战略意图的执行者


美国民主基金会很擅长将西方国家各种“民主基金会”拉到一起做工作。比如“为促进缅甸民主进程”,美国民主基金会将英国的“威斯特敏斯特民主基金会”、德国的“康拉德基金会”、加拿大的“人权与民主进步国际中心”拉到一起,一起出钱出力拉扯“缅甸民主力量”。在对付中国、朝鲜等亚洲国家时,美国民主基金会主要是拉日本、意大利和葡萄牙的“民主基金会”。


美国的民主基金会又是如何批准一个项目的呢?一位熟悉该基金会运作的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民主基金会的项目审核有明暗两套:明的一套程序公布在官方网站上,比如每季度由民主基金会董事会讨论评估,通盘考虑项目的轻重缓急、具体需求、所在国家的情况、民主效果和相关经验,然后将钱批给团体或者组织。申请者要填一系列的表格,如项目细节、开支情况、预算方案、组织负责人的姓名与职位等等。那位中国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民主基金会给不给钱主要是考虑这个项目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影响程度,对相关国家的破坏性,以及相关组织或团体对美国式民主的认同程度。说到底,美国利益是根本,如果不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很难从民主基金会那里捞到一分钱。”


美国外交与国防政策研究中心副总裁金·A·霍尔姆斯、美国传统基金会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谢比·库罗姆披露说,1996年8月1日,美国参议院拨款委员会试图取消当年对民主基金会3000万美元的拨款,理由是尽管民主基金会在苏联、中国、古巴、伊朗、伊拉克尼加拉瓜、越南等国的“民主促进”中发挥了重大作用,但冷战毕竟已经结束,而苏联已经解体,所以不必再花如此大的费用。然而,支持对民主基金会继续拨款的美国议员们表示,尽管苏联解体了,但共产党在中国、古巴、朝鲜和越南继续执政,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内的共产党的影响力仍然不小,不能小看共产党在全球的力量。议员们认为,西式民主制度下的政府对美国利益的威胁比较小,由于它们追求利润、热衷商业活动,所以更愿意国际稳定。而民主国家很少与民主国家发生战争,所以加强推广民主,如投资美国民主基金会,比起与一个“不民主国家”发生战争,代价要小得多,这最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美帝不安好心,亡我之心不死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