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殇曲 正文 第十七章 半月小筑

回眸阳光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5.html[/size][/URL] “不要啊,爹,不要杀我爹------” “他该死,你也该死,你们都要死!” “啊------” “姐姐,姐姐!” 九裳只觉一片血海中有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犹如看见救命稻草般,猛地睁开眼睛。 “姐姐,你终于醒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5.html


“不要啊,爹,不要杀我爹------”

“他该死,你也该死,你们都要死!”

“啊------”

“姐姐,姐姐!”

九裳只觉一片血海中有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犹如看见救命稻草般,猛地睁开眼睛。

“姐姐,你终于醒了!”

九裳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面色苍白,显然还没从恐惧中脱离出来。

渐渐她的目光慢慢从天花板上移开到身旁同样惊恐的小红身上。

“小红!”九裳紧紧抱住小红,浑身颤抖着,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不可控制地掉了下来,她梦到了那一天,那个改变她命运的一场杀戮


,四处都是血,都是尸体,而她什么也不能做,她救不了一个人。

这时九裳第一次放声哭出来,她压抑地太久了,她一直告诉自己要忍耐,要忍耐,可是这个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梦还是击碎了她最后一


层防线。

“姐姐,你做噩梦了,现在没事了,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吗,真的都过去了吗?

见九裳稍微平静下来,小红轻轻放开她:“姐姐,你先躺一会儿,我去打水让您沐浴,你瞧你,吓得一身汗!”

见小红出去,九裳慢慢想从床上下来,“啊!”一阵痛楚从手腕传来,九裳看着手腕处的乳白色布片。

“你要杀我,又何必要就我。”

—————————————————————————————

“裳儿。”

“你来了。”

清看着面色苍白的九裳,忙上前扶住:“裳儿昨天又没休息好吗,怎么脸色还这么差?”

“姐姐昨晚做恶梦了。”一旁倒着茶的小红抬眼看了看清,使了个眼色。

“我的裳儿真可怜,眼睛都有点肿了,”清笑笑,眼睛垂了垂,若有所思,“对了,我今天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也不容九裳拒绝,便


一把拉着九裳往外走去。

“没想到才两天没出来,这宫里倒是热闹不少!”只见身边宫女太监来来回回,好生忙碌。

“当然,几天后就是中秋了,宫里好久没这么热闹了,这次裳儿一定要好好玩玩!”

“不是说现在格桑大军压境吗,大家都在为战事忙得焦头烂额,倒还有心思过中秋?”

清饶有趣味的看了看九裳,摸了摸鼻子,笑着说道:“我以为你们女人只喜欢那些风花雪月,没想到我的裳儿倒关心起国家大事了!”

“渍渍渍!”九裳微微嗔了清一眼。

“不过裳儿不需担心,皇兄自有打算!”

看着清一脸的平和,九裳不禁感到不解,又想问些什么,可想想自己的身份,踌躇了一下,还是没继续问,又低着头跟着向前走。

“到了。”

九裳这才抬起头,“这是什么地方?”四处早就没了刚刚宫女太监忙碌的身影,乍眼一看,处处是开的旺盛的菊花,只是这些菊花都十


分奇怪,每一朵都有三种颜色,原本该是像仙境一样美丽的地方,只是少了人烟,倒觉得太冷清了些。

“这里是半月小筑,平时是没有人来的。”清眼神中似乎透着片片哀伤,这还是九裳第一次看见清的这样子,只见清自顾着往里面走去


九裳也收起思绪缓步跟上。

这半月小筑的主人还的确不是一般地喜欢菊花,这院外已经是花团锦簇了,而院内更是别有洞天。

“没想到这喧嚣的皇宫里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这里除了皇兄能来,其他闲杂人等都不准进来,自然清净。”

“那你居然带我来这儿!”

“裳儿觉得自己属于闲杂人等吗?”清笑了笑看着她,又转身朝着一园菊花望去:“这里原来是楉的住所。”

“楉?”九裳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看来能住在这么大的地方的人一定有着不低的身份,可为什么自己从来没听说呢,连那些成天喜欢搜


八卦的宫女太监们也从没有提到过这个“楉”,还有这个“半月小筑”,也同它的主人一样,好像从没在这宫中存在过般神秘。

“他是我二哥,君隐楉。”

“你二哥?那-----”九裳越听越迷糊了。

“你是奇怪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吧,哼,这个名字是宫里的一个禁忌,我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三兄弟在一起读书的情景,那样的时光,


,呵,也许这就是身在皇家的无奈吧!”

“那,那个君隐楉后来怎么样啦?”九裳小心翼翼地看着一脸愁绪的清,毕竟这是个禁忌的话题,九裳觉得自己问得有些不妥。

清倒是没有什么犹豫,在一块景观石上坐下,深吸了口气,“楉是惠太妃的儿子,还是先皇在位时,她还是惠贵妃,而当今的太后还只是


个凤贵人。那时的惠贵妃很得先帝喜欢,而楉虽不是皇长子,但在我们八个兄弟中是天资最好的,文治武功样样都不比焰差,再加上他又是最


得宠的惠贵妃的儿子,大家都以为他是继承皇位的最佳人选。”

“八兄弟?”那倒也没什么奇怪的,清不是老六吗,只是其他几位------

“裳儿是知道的吧,这宫廷皇储都是在一片血腥中爬出来的,而其他五个皇子只是在多见不怪的宫廷暗斗中失势而已。”

清说得很自然,的确,能在这样复杂又处处藏杀机的皇宫里平平安安处到现在,也一定不会是普通之辈,恐怕他呈现给外人玩世不恭的


样子,也只是想从这皇储之争中独善其身罢了,若不是这样的心机,恐怕就和其他五个皇子一样的下场了吧。

清仿佛看穿了九裳的心思,笑笑:“裳儿果然是聪明,不错,只有这样那些有心人才会不屑来算计你,我倒也没想做什么皇帝,这对我


来说也没什么委屈的,可是楉偏不这么想,他什么都好,就是心太傲,什么时候都是锋芒毕露,最后还是败在自己的锋芒里。”

“那他死了?”

“没有,只是他再也没可能呆在这宫里了。”清仿佛又想到什么,眉头突然紧皱起来,九裳看到了他表情的变化,知道其中必然发生了什


么让清不像再回忆的事。

“裳儿喜欢这些菊花吗?”清突然转了下话题。

“我只觉得这些菊花和我以前见过的不一样,居然会一朵显三色,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这是二哥研究出的新种菊,他好像说过叫‘慕菊’。”

“没想到他还喜欢研究这些花花草草的,‘慕菊’?这个名字也挺奇怪的。”九裳走近一朵慕菊细细观赏,这慕菊的确是极美,这一朵慕


菊是九片花瓣,九裳又看了看其他的慕菊,居然每朵都只有九片花瓣,这种品种还真是奇怪。

“裳儿也看出来了吧,没多都是九片花瓣,更奇特的这慕菊四季不败,当初我们还求他送我们一株,可他说什么也不肯,他说‘慕菊’只


属于他所倾慕的女子,九片花瓣与四季不败就如同他的心一般。”清说到这,不禁笑了起来,一定是想起了当初楉说这话的倔强而又单纯的神


情。

“那楉一定会找到配这些慕菊的红颜知己!”九裳的一丝羡慕之情油然而生,不知道楉的心上人会是什么样子的,能够被这样一个情种钟


情,也是天下女人所梦寐的吧。

九裳转身看了看清,原本以为清会一脸赞许,没想到清的面色越来越阴沉:“他不会了!”

“啊?”九裳显然没明白清的意思,刚想追问,可看到清难看的脸色 ,又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裳儿,你觉得太后是个什么样的人?”清收起自己刚刚的神情。

“太后?”九裳这才发现自己从进宫以来,也只是见过她一次,这个老太婆虽然上了年纪,但眉宇之间还是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威严,清


问这个问题什么意思,难道这个楉的离开和那个老巫婆有什么关系。

“裳儿最好要小心太后,别忘了,你可是四皇叔送来的,即使裳儿对焰没什么邪念,但皇叔想篡位这个事实却不能狡辩,焰是太后的儿子


,我想她不会就这样轻易让你好好在焰身边的。”

的确,能在激烈的后宫斗争中爬到最高位置,又让自己的儿子登上皇帝宝座,这个女人的确不可小视,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她时她的警告。

可是清这样的语气-------

“太后不是你的母亲吗?”

“呵,太后当然不是,我的母亲原是先皇身边的掌扇宫女,直到生下我,才被封为美人。”清见到九裳一脸的吃惊,戏笑道:“裳儿听了


我的身世,是不是有些瞧不起我了?”

清自然知道九裳不是这样的人,更何况九裳现在的身份又有什么资格看低他。

九裳也明白清只是开玩笑的问问,倒是这解释也还是不能少的。

“我倒觉得一个人来到这世上,便就是个单纯的个体,不管上一代的身份是显赫也好,卑贱也罢,与我们都没什么影响,俗话说的好‘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没有人是一出生就是天子骄子,什么嫡长子继承,什么宗法血亲,都是些陋习弊规而已。”

“照你这样说过,那皇帝之位岂不是人人都可得之?”

九裳刚想回答,突然反应过来,一片恐惧压倒了刚刚的一股冲动,她小心的转头一看,真是他。

“皇上,我--”九裳自知刚才的一番话是大逆不道之词,清听了也罢了,没想到居然让焰听到了。

“你倒是说啊,朕这个位置也是人人可得的?”

九裳恨不得时间倒流,真该死,现在到底说什么呀,难道说“是”,那还不得死无葬身之地,还是说“不是”,这岂不是用自己的手甩


自己的嘴巴。九裳用余光瞥了瞥旁边的清,只见清倒是冷静的很,还一脸笑意地看着她,这个君隐清倒真有些气死人不偿命的天赋。

见九裳一言不发,焰冷笑了笑:“刚刚不是挺能说的吗?”

“朕不是说这里不准别人进来的吗?”九裳低着头,但想想也知道焰是在责怪清带她进来。

“那臣弟就和裳儿先走了,不打扰皇兄清净。”说着便拉起九裳往外走去。

焰居然什么也没说,九裳心里还是七上八下,不过还在也算躲过一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