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94.html

“蛇”一声惊骇的大叫,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南瓜好像触电一样,也不转身,硕大的身躯就一下弹起来急速向后飞退,后面跟着的赵立猝不及防的被撞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行进的队伍骤然停止。

走在后面的刀疤一边往前跑,一边在路边捡起一个断树枝,几下修理之后俨然便是一个小蛇叉。一条长约一米左右,通身背面具黑白相间环纹的蛇缓缓的游走着,正在横穿这条小路,这个不速之客似乎感觉到了这群南瓜的存在,停了下来,蛇头转向了南瓜们的方向,伸出丫形的蛇信子快速的颤动着收集周围空气中传来的陌生气息。

“哇操,银环蛇!这东西毒性很强,小心点,银环蛇咬人时可从来不带警告的。”刀疤一边伸出树枝慢慢向蛇移动,一边警告几个冒冒失失跑过来围观的南瓜。

银环蛇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忽然蛇头一低快速移动起来。就在这一刹那,刀疤的动作更快,树杈准准的把蛇头按在了地上。蛇身挣扎着,扭曲着试图卷上树棍。“兄弟,刀,还有方便袋。”刀疤一手按住树棍一手伸向邱元。水果刀用不上力,又是砍又是割的才把蛇头断开。一股血腥之气立刻弥漫开来。刀疤把没了头还在扭动的已经剥了皮的蛇身放进方便袋后又挖了个小坑埋了足有六寸长的蛇头。

“走了,走了,都看我干啥。”忙活完的刀疤发现自己竟然成了围观的对象。

一行人又开始上路了,不同的是,跟随的都很紧,不再是稀稀拉拉的,有了队伍的样子,刀疤扛着树杈挑着方便袋雄赳赳的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

“兄弟,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我以前是侦察兵,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碰到这些毒虫什么的,那是家常便饭了。今天晚上请大家吃烤蛇肉,呵呵”感受到了大家的关注和热情,刀疤心情非常好,似乎忘记了被五木等人羞辱的不愉快。

在距离码头一百多米的地方,南瓜们终于找到一块比较地势比较高的干燥沙地。但眼看太阳也快落山了。

“快,快,快,大家把包裹都集中放一起,两人一组都去捡可以烧的树枝来,不要太分散了,碰到草深的地方,先用树棍拨打几下,这叫打草惊蛇。天黑透前一定要回来。时间不多了,我和邱元在这里为准备大家睡觉的地方。”刀疤俨然成了南瓜们的主心骨,一点不谦虚的大声指挥着。

虽然饥肠辘辘,在每人喝掉一壶盖的水后,仍然打起精神四处分散开,去寻找可以用的柴火。刀疤看起来明显经验丰富。在两人协力下,很快沙地上变出现了一个窝棚,沙堆做墙,树枝做梁,各种树叶便成了可以挡风遮雨的棚顶。在众人的努力下,很快边上就有一个不小的柴火堆。

避风的沙堆后面,在换第三人后。不断飞快的相互摩擦的木棍终于开始冒烟,随着覆在上面的干草出现的火苗南瓜们脸上都出现了欣喜的神色。刀疤一边趴在地上轻轻的吹着气,一边往火苗上加干草。在他的努力下篝火终于升起来。 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下,解决问题最原始的办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大家围着篝火坐成一圈。用削尖的小树棍穿着分得的一小段蛇肉小心的烧烤着。篝火照在每个人的脸上,身上,驱散着黑夜带来的冷漠。

“现在的情况被想象的严峻多了,我们的淡水还有不到两壶,这样下去,别说三个月,就算三天,可能我们都挨不下去。我们必须尽快的想出办法,并且行动起来。”邱元通报了在五木那里证实到情况后,随即提出了迫在眉睫的问题,对于野外生存来说他是绝对的外行。

“我们这里有多少人以前经过野外训练的?”刀疤看着大家。

“我以前是特种部队的。钱锋,外号小狼”一个南瓜举起右手。

“沈辉,以前是大兴安岭的猎人,”

“臧易可,干过海军陆战队。外号,小蛇”

“李凡,广西人,干过侦察兵,外号,大圣”

“呵呵,看来人还不少。我提议,我们分成四个组,我带一个组,小狼带一个组,小蛇带一个组,猎人和大圣带一个组。互相照应着,我们必须抱成团,简单分工一下怎么样?以后事情大家都商量着办。”刀疤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需要那么麻烦吗?我们组织几个能打的,夜里去把他们都弄死,我就不相信了,明的打不过他们,暗里敲闷棍,下黑手还不行吗?凭什么啥东西都让他们占了。”小狼一脸愤愤的样子,明显是一点都不能吃亏的主。貌似他在特种部队学的都是偷鸡摸狗的交易。

“靠,老子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我跟你去。”

“我们等凌晨两三点的时候过去,这时候睡的最死了。”小狼的话居然得到了四五个同样不服气的南瓜的赞同。

“我不能干涉你们,但是我还是建议你们不要去。”邱元知道实力的悬殊,这些人去无异于找死。

“你胆小,你可以留下。我们不要你管。”小狼不但丝毫不领情,反而耻笑邱元。

分歧已经产生,有五个人决定跟小狼去偷袭。

“好了,好了。现在我们剩下的人排下值班次序,这火是不能熄的。值班的不能睡着了哦。赵立你值第一班,两个小时,没表就看月亮。然后是邱元,然后是我,然后。。。。我们这些胆小鬼也该休息了。。”刀疤对小狼的口气也很不满。

南瓜们陆续进入了窝棚,除了篝火燃烧发出的偶尔“噼噼啪啪”的声音和海浪的声音外。一切都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