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日子 正文 第216章三皮的故事(四)

jdw0001 收藏 2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size][/URL] 在三皮到后勤处不久原先的通信员就下连了,一般来说部队的公务员都是一年一换的,三皮是个特例。所以我才用了一般这个词,因为没有什么事是肯定的。 在这个期间三皮学了很多以前他不会甚至想都没想到的事,他开始学着给人洗衣服,打洗脚水,学着侍候人。而且是怎么把人往舒服里侍候。。 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



在三皮到后勤处不久原先的通信员就下连了,一般来说部队的公务员都是一年一换的,三皮是个特例。所以我才用了一般这个词,因为没有什么事是肯定的。

在这个期间三皮学了很多以前他不会甚至想都没想到的事,他开始学着给人洗衣服,打洗脚水,学着侍候人。而且是怎么把人往舒服里侍候。。

在看古代电视剧的时候总是看到皇宫里的太监都是有阶级的,在公务员这个特殊的部队人群里也是一样的,一般来说普通连队里只要你做的不是太过分老兵不会太欺负新兵,我说的是两千年以后的兵呀,以前的不算。。。

但在机关里就不一样了,那是一个人吃人的地方,公务员之间也一样,他们特别喜欢虐待新来的公务员。。

三皮就是被虐待的对象,何况三皮当兵还没多久呢,所以这帮哥们就憋着劲的折磨三皮,几乎所有的活都让三皮一个人做,机关楼的一楼主要有后勤处,运输股,保卫股政治处,等一些单位,楼道里的卫生平时都是各股的通信员轮流做的,三皮来了以后这帮哥们就不做了,天天让三皮一个人打扫卫生。

有一天处长看到了就问三皮“你怎么天天打扫卫生?”

“那班长说让我天天打扫的”三皮指的是政治处的通信员

“你记住有句话叫人善被人欺!”处长教育他说。“在我这儿我可不要熊人!”要说三皮这悟性记他成仙成道不行,让他悟出点别的那是手到擒来。

要知道其实三皮根本就不是一个好鸟儿,只不过来这儿当兵了,家里人在他业之前就告诉他刚开始要夹着尾巴做人,要不他早就折腾了。那帮哥们那么欺负他他早就有气了。。这回有处长撑腰他也不怕了。。

听了处长的话三皮做了一决定,他要一统机关楼一层!就像当年秦哥统一六国一样。


“三皮打扫卫生了”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政治处的通信员喊三皮打扫卫生。这个日子是三皮精心挑选的。

三皮听到了他的喊声,可就是装做没听到。。。

“他妈的,三皮让你打扫卫生你没听见呀!”政治处的通信员踹门就进来了,平时连下的兄弟老拿他当盘菜,他居然也真觉得自己是盘菜,我个人觉得如果他是盘菜那也只是盘炒蛆。

三皮坐在值班室还是一动不动,他在等机会。

那通信员见三皮不鸟他,他的火一下就上来了,一个新兵蛋子敢不鸟他这个刚不被人叫新兵蛋子的老兵。

“你他妈的,我叫你你没听见呀!”他边说边打向三皮的脑袋。

三皮咬牙忍着。。

“你他妈的装什么蛋玩呀。。”

“班长我没听见”三皮说

“啪”那家伙抬手就给了三皮一个耳光。其实如果他看到三皮眼睛里闪着那狼一样的光,他就不会打这一下了。

“你他妈的!”三皮火了,直接一拳封在那个家伙的眼上。

“你妈的,给你脸不要脸的东西!”三皮骂道。

那哥们当时被三皮的动作吓了一下,毕竟敢打老兵的新兵还只是在传说或者书里才有的人物。

我倒是没觉得三皮有多英雄,我就觉得他有点愣,就是那咱比二愣还愣的愣。

那哥们立马不干了,他哪儿吃过这亏呀,在机关里都是他欺负别人,哪有人敢欺负他,这不是想造反吗?

那哥们拿起拖把冲三皮就打了过来,三皮没当兵以前,基本上快赶上职业混子了。。一闪身一把就把拖布给拽了过来,长时间的在机关里待着的人身体早就虚了。

三皮夺过拖布一下就砸在那哥们的脑袋上,那哥们杀猪一样的就跑了出去。。。

三皮并没有把这当回事,还是坐在值班室,一会儿,那几个股的通信员就全跑过来了,他们都是一伙的,就算不是一伙的,他们也不可能容忍一个新兵这么嚣张的。这严重的打打击着他们的尊严。

一楼连同二楼的通信员加起来七八个人都聚到后勤值班室了。

三皮这会才知道事情并不是像他想的那样简单。

刚才他们两个是单挑,现在改群殴了。。。刚才是他一个人挑一个人,现在是人家一群人群殴他一个了。。。

机关的这些通信员们也都是有挑头的,虽然大家不明说,但一般的事都是他做主的,有一个家伙就下了命令,一帮人冲三皮就来了。。。

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三皮还是懂的。

三皮拨拉开向自己扑过来的人,直接奔那说话的就去了。。。

三皮打架特别的狠,一个对自己狠的人对别人是不会宽容的,特别是他认为是敌人的人。

那会儿我们这些基层的兵是不许留长的,但机关的就不一样了,他们的头发普遍的比我们的要长很多,特别是前面还会留一个长一点的流海。。。就是这一小撮头发让那哥们那天倒霉了。

三皮上去一把就揪住,那哥们的头发了,摁倒在地上就开始打,这时旁边的那些家伙们也对三皮上了手,要说三皮够狠这时是非常好的体现,无论那帮哥们怎么打他,他就是不还手,一个劲的对着被他摁倒的那哥们暴打。。

别人想拉都拉不开。

就在这帮哥们束手无策的时候,(他们不可能把三皮真的打死的,他们还没那么傻)处长回来了。

看到处长三皮才停下手,这时的三皮已经被揍的厉害了。。被他压在身地下那哥们比他还惨呢。。。。

经过这一架以后三皮做好了回老连队的准备,他觉得他不适合在机关。但处长还真没让他走。

据说挨揍那哥们的主子亲自来找处长,当时处长一句话就把他顶回去了处长说“你们七八个人打他一个,还让他打了,你们还有脸来找我呀!”处长一向是护犊子的,后勤里的人都知道,那主子一看也是没办法,谁让自己的腰板没有人家的硬呢。。。。

三皮还是继续当他的后勤处通信员。。。不过他的地位得到了很大的改变。

没有人再欺负他,甚至没人找他打扫卫生了,至于被他揍的那哥们,后来见到他就绕着他走。。

再后来三皮就统一了这帮人。。。


三皮并不是说喜欢打架或者说是无理取闹,他有他自己的原则,为什么人打架为什么事打架他分的很清。他是一个重义气的人,或者说他只对自己人好,这个自己人就是有一定范围的人了。三皮的好多事不能再讲了也许有些真的不能说。。别人都提醒我了。。我只能捡一点不太敏感的话题说了。。

就说一个我记得比较清的事吧。

对了三皮后来下连了,因为后勤处长转业了,没人现管他了。。我们又到一起了。

有一天早上出操回来后,我在打扫卫生,三皮坐在班里的桌子上刮胡子。。。

这进临班的一个兄弟过来了,(平时我就跟他不对眼,确切的说他跟我们不是一伙的,部队里即使一个连里也是分几股势力的,往往是以老乡分的)。

“老陈这扫把是我们班的吧!”他指了指我手里的扫把

“不是呀,是我们班的!”我回答他。

“这明明是我们班的!”他突然提高了声调。。。

在专心刮胡子的三皮看了看他,没理他继续刮他的胡子,好像我们之间的争论跟他没什么关系一样。我们就在电动剃须刀的声音中继续争吵。。

我有点不耐烦了。。。

“你们班就你们班的吧,不就一把扫把吗?!”我没好气的说。

“什么叫就一把扫把?我们班的东西怎么跑你们班了?!”他越说声音越高。。

我很生气了。。。

“你确定是你们班的?!”我问他。

“废鸡巴话肯定是!”

“好!我给你!”说完我把扫把往地上一扔,然后一只脚踩住了扫把的头儿,两手抓起扫把柄用力的拧了起来。。。

我就在他眼皮底下把一把扫把给拧断了。。

“你可以把它拿走了!”我一脚把断了头的扫把给踢到他的脚下。。。

他的脸当时就有点挂不住了。。

“你他妈的想干什么呀!”他大声的嚷了起了来,这时的情景对他并不是有利,因为他只有一个人,而我们是两个人,我还有三皮。。。

“我只是把你说的你的东西还给你!”我用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并不是我不想动手,我在等他动手,这时的我已经学会用脑子打架了。。

我要先激怒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