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冤死,弱势群体谁来保护?

沉闷的老兵 收藏 2 163
导读:介绍退伍军人妻子预约剖宫产手术,因医院在术前未准备血源(为稀有血型),并误导家属血源没问题,贸然手术致大出血,最终失血过多而死.事发后院方推脱责任,令人心寒.死者家属上网求助,请各位出主意.

2009年8月19日是黑色的一天。这一天,我原本应和大多数男人一样欢天喜地成为父亲,现实却是,在迎来新生命的同时,永远失去了我挚爱的老婆。几天来,哀痛、忙碌、暗无天光,从复印老婆的病历、请求卫生部门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申请尸体解剖,到不停的诉说、要求医院给个说法、联系律师…….此刻,三天三夜没合过眼的我,心中充满着无奈与悲愤。在医患之间,作为弱势群体的患者,要维护自己的权利怎么就这么难、这么难——即使是以生命的代价。看着躺在新生儿监护室里不足5斤的早产的嗷嗷待哺的孩子,看着哭泣虚脱的岳父母,我已经没有泪,我疲惫的脑海里只剩下一句话“长歌当哭,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

未来,我不敢去想;生活,我不知道如何去继续。前来帮忙的战友们告诉我,把你的经历发到网络吧,那里有资深的专业人士为你出谋划策,从医学和法律的角度给你切实可行的建议;更有充满同情心的广大网友,可以用他们的呐喊,汇成一种力量,为弱势的你伸张正义。现在的我,真的非常非常的无助。所以,我想如实地写下事情的经过,求助于网络的朋友们。

我老婆徐辰去世的经过

我老婆徐辰怀孕后一直在四川省乐山市人民医院做日常检查,8月3日,在乐山市人民医院做了产前最后一次 b超检查。妇产科黄某医师看了检查结果后告诉我们:“患者属于中央型前置胎盘,容易大出血,如果在手术中出现大出血很危险,可能要切除子宫”。同时她安慰我们:“不要担心,医院会处理好”。当天黄医生告诉我们徐辰要在37周左右手术,并在工作笔记上记录安排徐辰在8月20日左右入院。

8月17日我陪徐辰到乐山市人民医院妇产科办理了入院手续,并且在当天接受了医院的常规检查,包括抽血检查,查出徐辰的血型是0型(RH 阴性),医生告诉我们说这种血型很少,我们问医生医院有没有,医生说:“没有,但市血站有。”我问医生需要多少血和价钱,医生说需要1袋400毫升,单价460元。我说可以,并请医院准备好。8月18日,我们与医院签定了《输血治疗同意书》。

8月19日上午9:30分徐辰做了医院需求的常规检查后,我们询问了血液准备的情况,医生说要2000元一个单位,她建议我们:“这种血很少,从血站拿到医院如果手术中没有用就不能退还给医院,手术中如果需要输血,医院再打电话给血站送血都来得及,实在不行,临时找人输血都来得及。”我们听后都很信任医生的话也很放心,对血源问题就没有了顾虑,一心等待她中午12点的手术。

13:30分,护士通知徐辰入手术室。13:50点左右,手术室打来电话通知速我到手术门口,称“徐辰大出血,目前医院没有RH阴性型血给患者输血,医院已向血站联系,血站正在联系RH阴性血的人到血站抽血,但还不知道人何时能到,请病人家属到血站看一下有RH阴性血的人何时到血站,或者用其他方式联系血源。”并让我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我签完字后,请求医生一定抢救徐辰。婴儿于2点左右抱出手术室。

随即,医生让我们请亲戚朋友到医院验血,并通过媒体广泛宣传,让社会上有RH阴性O型血的人到血站验血。我和家人立即在医院抽血检查,但均与患者不是同类血型。我们到市血站询问血源情况,血站说全乐山只有100来人是这个血型,但只联系到一位志愿者,要晚上10点才能来献血。而且血来后也不能马上使用,要经过他们上级部门化验,4个小时后才能用。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我们向一切能想到的亲朋好友求助;向成都广播电台、成都商报、乐山电视台新闻栏目等媒体求助;在互联网上发帖求助。时间越来越紧迫,病人的情况越来越危险,但血源却毫无着落。

下午4点钟,手术室医生打电话告诉我,患者需要切除子宫才能止血,需要患者家属签字同意。此时医生告知病人已失血4000毫升。我看到地上满地的血,问徐辰是否切除子宫,她早已不能说话,只是摇头。为挽救她的生命,我叫徐辰的妹妹到手术室劝说徐辰同意切除子宫的方案。等徐辰的妹妹到手术室时,医生又告诉她:“因为病人体内已经没有红细胞,切除子宫也没有用。现在医院只能联系到自贡血站有300毫升O型RH阴性血,他们同意立刻送血过来。”

晚上6点多钟,徐辰已经处于休克状态,7点钟,自贡血站送了300毫升血,快速检验后拿到重症监护室并给患者输血,这也是自1点半患者大出血后第一次输全血。医生告诉我:“300毫升血是远远不够的,还要等乐山血站自愿者献血送到医院。”我向医生询问血站的血何时能够送过来,医生让我自己问血站。我打电话问血站,血站说要对献血者的血液进行检查,没有问题才能送过来。晚上8:00点钟我再次向医生询问血送过来没有,医生说医院已派人去取了。

晚上8:50,我要求去重症监护室看望徐辰的情况。进去后,我看到护士正在用双手按压徐辰的胸口,另外一个医生正在给她输血,我感到她的情况可能很严重。我从手术室出来后大概20分钟,黄医生出来告诉我徐辰不行了,心脏已停止了跳动,让我在死亡通知书上签字。我冲进重症监护室,看到医院已停止抢救,徐辰已停止了呼吸,她死未瞑目,双唇都咬破了。后获知血站送来900毫升血,只输了700毫升就输不进去了,胸外心脏按摩从下午4时开始,一直持续到心跳停止。

院方对徐辰的死亡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徐辰去世一个小时后,我在朋友的提醒下复印封存了她的病历,联系医院的种种作为,我和亲朋好友认为院方对徐辰的死亡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一是医生不负责。医院早已验明徐辰是RH阴性O型这种稀有血型,且有大出血的危险。从事发当日,四川全省血站只找到300毫升这点来看,这种血型储备是得不到保障的,而医生想当然地认为血站有血,并向病人家属承诺即使到时再找人献血都来得及,事实上,献血后需化验4个小时后才能用。大出血的情况下,分分秒秒都很关键,从找人到抽血,再到检验时间4个小时,病人怎么等得起?“到时找人献血”又怎么可能来得及?这一点病人不了解,难道医生也不明白?我们只能认为这是医院草菅人命,对患者极不负责任的行为。事后我的父亲痛呼:“我们最大错误,就是太相信医生了”。

二是手术准备不充分。此次手术是预约手术,时间是院方安排的,有充足的准备时间,并非因临盆待产,事发突然,临时找不到血源。事件的后果是因院方对手术准备不充分造成的,因而难辞其咎。

三是医院违反约定。患者家属与医院事前明明签定了《输血治疗同意书》,这就相当于签定了协议,事到临头,医院却没有血液提供,而让患者家属自己组织血源,这是不是属于典型的民事违约行为?

四是抢救措施不得力。院方在大出血三小时后才提出切除子宫的措施,连医生自己都说此时已没有血红素了,切除也无用了。为什么不早一点提出行之有效的止血措施呢?难道在医学发达的现代社会,真的就没有任何子宫止血措施了吗?这一点恳请业内人士指点。

事发之后医院的态度

医院分别于二十日和二十一日对家属作出了答复。现将答复附下:

第一次答复

对徐辰家属的答复

徐辰家属:

你们对徐辰我院住院期间死亡提出了一些疑问,针对你们提出的问题我院组织相关专家进行了认真分析,现答复如下:

一、关于病员的诊断:1、G5P2 37+4周剖宫产术后;2、中央型前置胎盘大出血;3、失血性休克;4、RH阴性血型;5、多器官功能衰竭。

二、该病员潜在阴道大出血风险,是高危妊娠病员。我院针对该病员做了大量工作。一是动员病员及家属提前手术。二是在准备为病员手术的同时,备血2U(RH阴性)。

三、该病员发生大出血后,医院做了如下工作。一是及时告知病情危重;二是积极组织血源,先后输入血浆2050ml,红细胞1.5U;三是为及时止血建议家属同意做子宫切除;四是组织有力的抢救,对病员进行抢救,副主任医师5人及主治医师、住院医师、护士等10多人同时参加抢救。

四、病员的死亡是医院、病人及病人家属都不愿意看到的后果,其真正的死亡原因在于前置胎盘突发性大出血,导致休克死亡。由于病员的血型特殊(RH阴性)血源稀少,导致该类病员用血紧张,不是我们一个医院存在的问题。在突发情况发生后我们紧急联系了相关单位尽了最大努力。

在病员急需输血的时候医院和全省确实没有预先准备足够的血源这是事实。对于你们提出的疑问,我们希望患者家属及时进入正常途径,申请尸体解剖明确死因,通过医疗事故鉴定分清责任。为依法合理解决该纠纷提供前提条件。


乐山市人民医院

二OO九年八月二十日



第二次答复

对徐辰家属的答复

徐辰家属:

病员徐辰2009年8月17日入住我院妇产科,诊断:中央型前置胎盘,突发中央前置胎盘大出血,虽经我院医护人员尽力抢救,仍未能挽救其生命。于2009年8月19日21时15分死亡。对于你们当时提出异议,我院已于2009年8月19日11时给以答复。你们20日15时30分再次提出术前准备不充分,大出血后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延误了输血的异议。我院组织专家进行了调查分析,现答复如下:

1、对于患者徐辰去世再次表示同情。

2、大出血是造成死亡的原因之一。

3、由于徐辰血型特殊,当时全省仅自贡血站有300ml的血源储备是客观事实。

4、再次希望家属申请尸体解剖明确死亡,通过医疗事故鉴定分清责任,依法合理维护自身权益。

乐山市人民医院

2009年8月21日


在医院的第一次答复中,院方提出“该病员潜在阴道大出血风险,是高危妊娠病员。我院针对该病员做了大量工作。一是动员病员及家属提前手术。二是在准备为病员手术的同时,备血2U(RH阴性)。”这至少说明了四个问题:一是院方预见了阴道大出血风险;二是院方知道患者是稀有血型;三是手术由院方安排,而不是临时紧急手术;四是术前没有提前备血,而是事发后才四处寻找血源。同时,医院的第一次答复中承认“在病员急需输血的时候医院和全省确实没有预先准备足够的血源这是事实。”我不知道备血与全省有什么关系,难道一台手术需要全省预先准备吗?但这句话至少说明了医院没有备血的事实和推卸责任的态度。

医院的第二次答复则态度强硬地认为自己没有过失,把病人的死亡全部归咎于客观原因。在患者家属责问院方“父母怎么办,孩子什么办”的时候,该院副院长甚至恐吓说:“市政府说了,谁先谈赔偿,追究谁的责任”(有录音为证)。因同情我的遭遇,我的战友们于8月22日从各地赶来,陪同我及家人有理有节去医院讨说法,围观的人们议论纷纷,都认为医院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院方却采取回避的策略,没有一个人前来过问。逝者尸骨未寒,医院威胁与冷漠的态度真是令我们怒火中烧,寒心至极。

事已至此,如不能协商解决,我们只能诉诸法律途径解决,各位网友有什么好的建议,请大家支持我打赢这场官司,为我冤死的老婆讨回公道。







我相信做医生也很难,做任何手术都有风险,但是有的风险是可以预见可以避免的,如果医生能在上手术台前想一想,这个是自己的女儿,这个是自己的亲人,那么她会不会这么大意,会不会明知是稀有血型的情况下完全不去核实血源?会不会信誓旦旦地跟病人承诺:"血站有血,就算没有,临时找人输血都来得及."我们理解医生的高压力,但这并不是说,医生可以以此为借口,来推卸责任.毕竟医生这个职业不比其他职业,他的不作为,后果是有人会丢掉一条命.

至于这件事,我觉得医生是有明显责任的.我跟朋友讨论的时候听说,稀有血型的人动手术,医院必须备血.我也在网上的新闻看到,如果医院备不到血,连病人都不敢接收.这个问题也请大家讨论一下,是不是有相关规定,如果有,那就是有据可查的违规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