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略奇文!!教你彻底搞懂台湾那点事儿

台海战略奇文!!教你彻底搞懂台湾那点事儿


偶然看到博友收藏的李逸舟台海战略专著《大功初成 巩固前进》,就象推荐者所说的那样,振聋发聩,大梦初觉,教你彻底搞懂台湾那点事儿,教你从此再不喊打喊杀,教你透彻理解胡哥对台大智慧!这里把书的前言和其中一篇代表性文章供大家分享。扫描的时候有小的几个地方乱码,不过去掉以后一点不影响阅读和效果。


溯本清源 求真务实 解放思想 与时俱进

实现国家统一理论创新与对台工作战略调整

二00四年六月

一、 对台工作需要全面反思

1、中台办、国台办5月17日受权就当前两岸关系问题发表的“声明”,讲得非常好。说它好,首先不在于再次宣示了决不允许台独得逞的坚强意志,因为我们的立场历来就够鲜明、够坚定;重要的是,声明继续为台湾指出了两条道路、两种前途,表明我们仍将“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争取祖国和平统一的前景”。在陈水扁出乎大多数人预料再次当选、许多人普遍由极度的挫折产生极度的焦躁、以至明显对和平统一失去信心与耐心的时候,“声明”无疑保持了应有的冷静与理性,为两岸关系提供了起码的缓冲,也为我们进一步全面系统地检视与反思台湾问题提供了必要的空间。

2、近几年,一直有同志主张对台政策应有总体性调整的“大手笔”、“大智慧”。本文作者对此极为赞同,也是作者参与对台研究多年来始终念兹在兹的一贯思想。但是,许多人从蒋经国去世前后那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上即已形成的认识上的结构性偏差,导致多年来积非成是的东西是如此之深、如此之厚,以至于“非”的观念与认识已经积淀成为我们看待事物分析问题的内在逻辑与前提;而越来越多关心两岸关系并越来越多发出自己声音的各界人士和广大社会群众,又都在这种既定的“语境”中形成并提出自己的看法,这使对台工作早已面临的这场战略性调整异常地沉重与艰难,特别是在“主战”历来都显得英雄、“主和”往往不甚光彩的历史传统下,尤为如此。这次台湾“总统”选举的过程与结果再次表明,一次全党性的、自上而下的观念大转变、思想大解放、政策大调整再不容回避,局部的举措已于事无补。

3、XXX在选举前说,2000年陈水扁上台是靠了国民党连宋分裂的“偶然”,意谓今年“连宋合”就会回归“应然”(许多人基本持此看法)。但他没有说,当年李登辉出于什么动机,一定要把原本“情同父子”的宋楚瑜逼出国民党;也没有说在连宋分裂但宋楚瑜仍然明显领先的情况下,为什么又“偶然”地爆出对宋致命一击的“兴票案”;更没有说为什么在选举最后关头,又“偶然”地出现李远哲和一大批本省籍工商界代表人士所谓“国政顾问团”的临门一脚,终致陈水扁登上“总统”宝座。对于今年的选举,人们似乎有更多的理由把“枪击案”归因于“偶然”,但反复的“偶然”就很难不说是必然。假如枪击案是“组头”们所为的真正“偶然”(由于众多参赌者一边倒押注连宋赢,如果结果照此开出,“组头”们根本无法进行天文数字般的赔偿,摆明是死路一条),那么为什么但凡风吹草动就一定对扁有利呢?太过“巧合”的“枪击案”导致全岛疑云笼罩、一片质疑,“泛蓝”也在当晚召开记者会提出了强烈谴责,但为什么不能引导更多的人们唾弃这种“无耻下作”行径、反而促使选票向扁流动呢?假如“枪击案”纯属政治阴谋,那么虽然陈水扁及其团队并不知情,它也已经成为整个“台湾人”竞选策略的总体组成部分。因而真正值得深思的是,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意志、什么样的使命具有如此的力道与凶狠,非得使所谓“台湾之子”胜出不可呢?台湾社会的表层下面,究竟流动着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呢?我们真的透彻地把握到台湾“本土化”的深层脉动了吗?

4、对我们而言,首要的问题是今后(或许不仅仅是四年)对台湾、对两岸关系究竟采取什么样的政策,确立什么样的战略取向。对于社会上一些人最近表现出的思考方向,作者深感忧虑与不安,因为这种方向极可能把我们引入更加被动、甚至更为危险的境地。代表性的说法是:和平统一的政策“已经失败”,应当“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争取台湾民心已经证明不可能”,最终唯有武力解决问题;应当改变“三通”政策,从经济是制裁台湾,等等。直白的说法就是以往不够“硬”,今后要“硬”起来。在作者看来,这种意见虽然也在讲调整,但实质上却是旧思维的延续甚至进一步强化;虽然看到了我们现行政策本身存在的若干矛盾与抵牾,但总体上仍然在台湾局势与两岸关系的表象之下惯性滑行。而我们面临的调整,必须对台湾问题的各项内外基本因素溯本清源,全面反思,穿透表象,把握实质。这里仅先以李登辉当政以来我们经历过的台湾历次“总统”选举为例。1990年台湾依旧法由“国民大会”选举“总统”,当时阵势依然强大的国民党“非主流派”林洋港、蒋纬国出马挑战李登辉,我们发表了“权威人士谈话” ,强烈谴责李登辉“姑息、纵容台独势力的发展,在国际上背离一个中国的原则”,呼吁国民党“推举出真正坚持一个中国、致力国家统一和社会进步事业者”;结果:“非主流派”未战先溃。1996年台湾第一次“总统直选”,“非主流派”推出林洋港、郝柏村应战,我们举行了前所未有的导弹演习与舆论攻势;结果:李登辉高票当选。2000年我们向台湾民众发出“选择台独即选择战争”的强烈信息;结果:陈水扁反而胜出。可以说,每一次都有不得不为的客观,每一次得到的都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从中可以看出,我们从李登辉上台开始就谈不上抱持过什么幻想,采取的手段也不可谓不“硬”,相反可以说是越来越“硬”。若说再“硬”,大概就是真正发起军事攻击了(包括封锁等)。问题是,除非我们能在一两日内将其制服,否则都只能产生我们更不想要的后果,特别是直接冲击我们的总体现代化进程与民族复兴事业。若说等待我们强大到军事上占据绝对优势、台湾根本无力抵抗的时候,那么这一天会是什么时候呢?这期间台湾内部和两岸关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呢?到时候可以排除美国因素吗?还是要等到我们各方面实力(首先是军事实力)都超过美国呢?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由于作者始终对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坚信不疑,这里不拟在“和”与“战”的问题上再作推演与纠缠。作者的论断是:对台湾一是打不得,二是根本没必要打;真正的问题,是要找到一条与“和平”方式相适应的正确的统一道路,手段与目标必须一致。

经济上、“三通”上的逻辑其实也是如此。我们固然可以中断两岸经贸联系,从而剥夺台湾现有的贸易顺差;……,以此推衍,等等等等。但即便如此,就一定能使对方屈服就范吗?当群体的仇恨超越对发展的要求时,我们面对的又将是什么样的情形呢?

5、这次台湾选举的一个最大特点,是陈水扁执意以“公投绑大选”把选举变调为所谓“守护台湾”,定位为“台湾与大陆的对抗”。此前,“泛蓝”由于“连宋合”及抓住民进党搞不好经济的“软肋”,民调一直明显领先;此后,则“泛蓝”在全局上一路下滑、被动挨打。为什么对抗大陆可以成为在台湾克敌制胜的武器呢?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台湾民众反感和敌视大陆呢?为什么原已成为民进党选举“票房毒药”、原已迫使民进党不得不展开“路线转型”的“台独”诉求,现在重新成为其选举致胜的不二法门呢?你可以说,是李登辉十多年的台独路线搞乱了台湾民众的思想,是陈水扁上台后的“渐进式台独”、“文化台独”改变了以往的发展轨迹,那你如何解释:几年前民进党被迫展开淡化台独的转型时,为什么也是在李登辉当政并处于其前所未有的权力顶峰时呢?你可以说,那些台独分子无论如何就是要搞台独的;那你如何解释,对岸那些和我们一样黄皮肤黑眼睛、说着同样的语言使用着同样文字、同样过着春节过着十五、甚至连骂我们都操着同样历史典故的普通中国人,也是天然就非独不可的吗?“去中国化”真的那么容易吗?你或许还可以说,任何人都是“宁为鸡头,不为牛后”;那你如何解释,历史上无数的边疆小“国”,为什么哭着喊着也要向中原进贡、主动自愿地要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呢?在那些认同什么或者不认同什么的种种民意调查数字的变化消长背后,事物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十多年来两岸日趋激烈的斗争中,台湾民众(而不是极少数在作者看来本来可以忽略不计的台独分子)究竟和我们争什么呢?

6、外部因素也在这次台湾选举中得到充分反映与表现。通过我们的工作,美国对台施加了一定压力,迫使其“公投议题”对我挑衅程度有所降低。作者的感受是,亦无惊喜,亦无忧。尽管美国因素是如此的重要,尽管越来越多的国际问题专家投入涉台外交研究并不断提示出美国政策的种种“玄机”,但作者历来认为,建立在“三个公报”和“台湾关系法”所构成的基本框架上的美国对台政策其实从来没有变,今后可预见的将来也不可能变;每次在具体问题上的“变”,都是这个基本框架本身内含的调节机制发生作用,始终是在两岸的“和平”与力量对比上维持一种动态平衡。因其是内在的,所以本来就是可以预知的。对于美国,我们既不要期望它会放手不管台湾、从而使我们能够按照“一国两制”的初始含义去达成统一;也不必担心它会不顾及我们立场,去支持台湾独立。作者对那种美国似乎死活要阻挠中国统一的论点也从来不以为然,还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好,“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只是变化的条件”。作者相信,当台湾人民自己普遍要求统一的时候,美国其实也干涉不了什么。在涉台外交方面,作者更在意也更想提起注意的,是在我们并不能够真正切断台湾同外部世界经济文化联系的情况下,外交上的对台斗争也有其极限所在,终归需要通过谈判来获得双方妥协的一种解决。

二、对台工作亟待理论创新

1、当提出并思考上述问题的时候,就会发现:虽然对台工作在各方面各领域都有许多可供遵循的原则、主张和做法,但却没有一套系统而完整的、真正可以解释现实、昭示未来的统一理论。比如我们毫不动摇地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但却说不清从蒋经国至今台湾为什么不接受“一国两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条件下能够达成“一国两制”;比如我们坚信两岸终将统一,但始终说不清统一究竟将会走过一个什么样的过程;比如我们知道大多数台湾民众并不一定要“独”,但却说不清为什么台湾的政权会越来越“独”;比如我们历来注重争取民心、懂得民心向背之重要,但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工作中不得要领;比如我们坚决打击台湾当局在国际上搞“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分裂台独活动,但始终解释不清为什么岛内那些主张统一的人们也会因此对我们极其反感;比如我们积极推动“三通”并相信经济可以影响政治,但却始终说不清为什么经济好处拿去了而人心却越来越远;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理论的缺乏表明对事物认识的不足,表明还没有把握到事物的本质与规律;而缺乏正确理论指导的实践往往是盲目的,就会陷入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被动应付见招拆招、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的境地;甚至会着力越大,离目标越远。

2、在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体系中,“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有机的组成部分。如果我们将理论思维深入一步的话,就会发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与整个邓小平理论具有内在联系与逻辑关联的,首先是“和平统一”(而不是“一国两制”)。一方面,由“解放台湾”转向和平统一,是与全党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改革开放事业一致的,解决台湾问题的方式受到整体国家发展战略的影响。一方面,和平与发展成为世界主题,相当程度上也对统一的方式形成限制,即“和平”(尽管采取什么方式是我们的主权权利);同时也为和平统一提供了一定条件,即我们自身的“发展”。所以就有小平同志常说的,“解决香港问题,解决台湾问题,关键在于发展我们自己”。至于“一国两制”及其初始内涵,则是小平同志在当时条件下提出的一个实现和平统一的具体方案,它在当时起到了与“和平统一”配套的作用、强化了“和平统一”的确立,后来则保证了香港澳门的顺利回归;但就台湾而言,二十余年的实践已经表明台湾绝大多数人根本不接受,因而早已面临与时俱进、丰富发展的重大课题。邓小平同志在理论与实践上对历史对人民的贡献已足够伟大,我们无须再刻意为他保持某些具体环境下提出的具体主张。

3、抗战初期,面对日寇攻势势如破竹,悲观论者认为将亡国,速胜论者欲一举求胜。毛主席深入分析了双方力量对比与各项内外因素,高瞻远瞩地提出了抗战必经的三阶段论,明确了各个阶段会怎么样、能做什么、该怎么做、最终怎样,为黑暗中的抗日军民指明了道路。现阶段的两岸关系急切地呼唤着这样一个能够解释现实、指引未来的理论。

改革开放以来,我党关于经济改革的理论不断发展丰富,从传统的计划经济到社会主义也存在商品经济,从计划为主市场为辅到明确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断推陈出新,保证了现代化建设的持续健康发展。现阶段国家统一理论同样亟需这种与时俱进、大胆创新,以理论的超前性与指导性不断为对台工作开辟新的道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