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什么拯救你的心——容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对待革命烈士

永宏之塔 收藏 24 4744
导读:老山之眸 上面的这张照片,是今年的清明节我和老兵们去烈士陵园扫墓祭奠英烈时,无意中看到了广西容县籍的洪伟林烈士墓碑前和坟冢上,没有亲人为他扫墓和祭奠时所留下的那些痕迹。见此情形内心不由得一阵凄凉和心酸的我,就和几个老兵为孤零零一个人躺在坟冢之下的洪伟林烈士,点烛烧香和敬献了一点烟酒,权当我和老兵们替他始终没有前来扫墓过的亲人,祭奠九泉之下为国捐躯的英灵吧。 洪伟林烈士简介:生前所在部队:35552部队71分队,职务:班长,政治面貌:党员。籍贯:广西容县人,汉族。文化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老山之眸








上面的这张照片,是今年的清明节我和老兵们去烈士陵园扫墓祭奠英烈时,无意中看到了广西容县籍的洪伟林烈士墓碑前和坟冢上,没有亲人为他扫墓和祭奠时所留下的那些痕迹。见此情形内心不由得一阵凄凉和心酸的我,就和几个老兵为孤零零一个人躺在坟冢之下的洪伟林烈士,点烛烧香和敬献了一点烟酒,权当我和老兵们替他始终没有前来扫墓过的亲人,祭奠九泉之下为国捐躯的英灵吧。


洪伟林烈士简介:生前所在部队:35552部队71分队,职务:班长,政治面貌:党员。籍贯:广西容县人,汉族。文化程度:高中。1960年4月出生,1980年1月入伍。牺牲时间:1984年7月。荣立过三等功。


2009年8月20日早上,我在整理分类保存在电脑里的今年清明节以来英烈的亲人和当年参战的许多老兵,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来到麻栗坡的烈士陵园扫墓和祭奠亲人和战友时所拍照的几千张照片时,又看到了上面的这张照片。因为洪伟林烈士的具体情况和其家人为何在烈士牺牲后20多年来始终都没有来到烈士陵园为亲人扫墓祭奠的有关情况我都不太清楚,在上网查询也没有结果的情况下,我就根据自己所掌握的烈士籍贯,想打个电话到烈士籍贯所在地的当地民政部门查询一下。我到网上查找到了广西容县所在地区的区号,通过拨打当地114的电话,我查到了民政局办公室的电话是0775-5322057,于是我就拨打了容县民政局办公室的电话,再通过这个电话进一步查到了该局优抚股的电话是0775-5325368。我又先后拨打了三次容县民政局优抚股的电话,但都是占线,当我第四次拨打电话时终于接通了,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一个女同志接电话的声音,就象以往为了查询烈士的有关情况我曾经不知多少次拨打全国各地民政局的优抚部门电话那样,在电话中,我首先告知对方我是麻栗坡的人,我家家住在烈士陵园旁边,就将我查询容县籍烈士洪伟林家庭联系方式和目的,告诉了容县民政局优抚股接电话的女同志,向她询问洪伟林烈士的家人有没有来麻栗坡的烈士陵园为烈士扫过墓,如果因为路途遥远等原因无法前来,我可以义务替烈士的家人为烈士扫墓等……


多年来,我曾经无数次地通过拨打电话的形式,向全国各地的民政局优抚部门询问和了解麻栗坡烈士陵园许多英烈的有关情况,各地民政局优抚部门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在得知我的咨询目的后,不仅没有以各种理由加以拒绝,而且还主动热情、千方百计地帮我查找有关资料。可这次查询时却发生了让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一幕情形:电话另一头身为容县民政局优抚股工作人员的她,态度生硬和极不耐烦地告诉我:“要查洪伟林烈士的资料你不仅必须开单位证明”,当我告诉对方因为路途遥远能否开个证明寄给对方,请对方帮助查询一下时,对方在电话中再次态度生硬和极不耐烦的对我说:“不行!要查你必须自己亲自到我们这里来!”在这以后的相互通话中,对方语言冷漠地对我说:“我也不知道洪伟林烈士的家属有没有去扫过墓”,甚至还说“烈士的家属有没有去扫过墓和我们民政部门有什么关系”。听到对方身为政府民政机关优抚部门的工作人员,在对待革命烈士及其家人居然如此冷漠无情的这番话之后,气愤不已的我就让她告诉我他们局长的电话,她又态度生硬和极不耐烦地以局长下乡为由再次拒绝了……


听到电话中对方态度如此生硬和冷漠的答复之后,多年来我第一次感到彻底失望了。为了证实对方所说的查询烈士情况是否必须开具单位证明和查询人员是否必须自己亲自前往查询这件事,放下电话之后,我就马上上网遍查包括民政部在内的官方网站,结果都没有查到这方面的任何规定;为此我又打电话咨询各级政府机关的民政部门,所得到的答复都是查询革命烈士的有关情况,国家并没有必须开具单位证明和查询人必须自己亲自前往查询这方面的任何规定和要求,而是一些地方的民政部门以保密烈士及其家人的信息为由自己制订的“土政策”。


国家要求各地民政部门在开展优抚工作时,要实行“国家、社会、群众”三结合的优抚制度,在国家抚恤的基础上,发挥社会和群众力量,依靠全社会共同做好优抚工作,保障优抚对象的抚恤优待与国民经济的发展相适应,使抚恤优待标准与人民的生活水平同步提高。


由国务院颁布的 《革命烈士褒扬条例》第七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搜集、整理、陈列著名革命烈士的遗物和斗争史料,编印《革命烈士英名录》,大力宣扬革命烈士的高尚品质。”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早已对政府有关部门应当主动公开有关政府信息制定了有关规定和提出了有关要求。


我无法理解,和几年来我所遇到过的其他地方民政局优抚部门相比,同样是通过电话咨询牺牲英烈及其家人的有关情况,容县民政局的优抚部门为何不仅不主动为热情关心他们当地革命烈士及其亲属有关情况的咨询对象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而且以自己制订的“土政策”,将本应按照上级的有关规定大力宣扬的革命烈士有关事迹“打入冷宫”拒绝他人咨询?


我无法理解,同样是从事革命烈士和烈士亲属的优待抚恤工作,与其他地方民政局的优抚部门工作人员相比,容县民政局优抚股的工作人员在对待革命烈士及其家人的感情上和对待电话咨询的群众时,为何态度竟会如此的冷漠和无情?


我无法理解,同样是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且目前正处在针对本单位存在的热点和难点问题自查自纠和自改整改阶段,容县民政局优抚股工作人员为何至今仍然还存在如此严重的“四难”现象没有得到有效的整改?


我无法理解,专门从事革命烈士和烈士亲属优待抚恤工作,本应对革命烈士和烈士亲属怀有深厚感情的容县民政局优抚股工作人员,为何竟会大言不惭地说出“我也不知道洪伟林烈士的家属有没有去扫过墓”,甚至说出“烈士的家属有没有去扫过墓和我们民政部门有什么关系”这种冷漠无情的话?


我无法理解,我想通过自己的能力和努力,义务帮助20多年前为国捐躯的那些英烈,找到20多来始终都没有到他们的坟冢前祭扫英灵的父母或是兄弟姐妹,可为何就这样难、难、难和难上加难呀?




2009年8月22日于麻栗坡

12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