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新版军事学说9月出台明确谁是对手

fengyimin 收藏 0 34

8月11日,就在俄总统向国家杜马递交现行《国防法》修正草案的第二天,俄军副总参谋长诺戈维岑便向外界宣布,俄新版军事学说将在9月出台。由于它代表着俄军事政策的未来走向,因此受到外界广泛关注。


史无前例,学美军设置秘密条款


据诺戈维岑披露,即将出台的新军事学说,将分为公开和保密两大部分,与以前的版本截然不同。


军事学说是俄(苏)军的特有概念。作为国家处理军事安全的基本指导思想和纲领,它代表着某个时期对未来战争的目的和性质、国家和军队的战争准备,以及进行战争的方法所持有的一整套观点。


在苏联建军初期的上世纪20年代,作为红军高级统帅的伏龙芝,撰写了《统一的军事学说与红军》一文,希望以此统一军队的军事思维和军队建设


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以苏联为首的华沙条约缔约国,首次正式公布了《华沙条约缔约国军事学说》。在后来与北约对抗时期,苏联军政领导人一直以它作为苏联的军事学说,或者说,苏联的军事学说就等同于整个华约的军事学说,其目的是统一整个华约国家的军事战略、用兵方针和军队建设,与西方阵营进行军事对抗。


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先后于1993年和2000年出台了两部军事学说。这两部军事学说均对外公开发布,同时延续了苏联时期军事学说的框架结构,即分为军事政治原则、军事战略原则、军事经济和军事技术原则三大部分。


诺戈维岑表示,新军事学说的公开部分,主要阐述当前的地缘政治和军事-政治形势的急遽变化,国家安全面临的威胁与挑战等内容。


而作为首次出现的保密部分,主要阐述包括核武器在内的武装力量使用问题。具体说,就是说明在什么情况下,使用何种武器与哪一类敌人作战,如何使用核武器这一战略遏制工具等极其重要的军事安全问题。显然,这些属于国家机密,不可能对外公开。


为了阐述俄这一做法的合理性,诺戈维岑指出,将军事学说分为公开和保密两部分,并非俄罗斯的首创,而是采用了美国和北约国家的一贯做法。他透露说,这些国家的军事政策指导性文件中,有一些从不对外公布的秘密条款。


历经四载,新版本更重实用性


事实上,早在2005年6月28日,俄总统普京就在安全会议例会上,下令国防部起草新军事学说,以确定未来军事建设的指导方针。


此后,俄国防部成立了跨部门工作小组,并于2006年9月19日起草了第一个草案。


2007年1月20日,俄国防部举行军事科学会议,专门讨论新军事学说的架构和主要内容,听取各方面的意见。俄军事科学院院长加列耶夫作了《俄新军事学说的结构和主要内容》的主题报告,并详细阐述了军事科学院提出的新军事学说草案。


不过,由于当时新的国家安全战略尚未制定完成,以及国际政治形势不断变化等原因,俄新军事学说始终没有出台。


今年5月11日,俄总统梅德韦杰夫签署命令批准《2020年前俄联邦国家安全战略》后,俄新版军事学说终于开始列入俄军政领导人的议事日程。


其间,梅德韦杰夫总统亲自与会,与各部门领导一同审议了新版军事学说的结构和具体的章节,并对个别条款进行了详细讨论。据俄媒体报道,目前新军事学说正在各联邦区征求意见,下旬将提交总统批准。


由于俄国家安全战略与军事学说之间是指导与被指导的关系,因此,尽管俄没有披露新军事学说的主要内容,但可以肯定的是,新军事学说将以新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为最高纲领和基本依据。


具体而言,将视一些大国在战略核力量、建立全球反导防御系统和太空军事化等军事领域谋求绝对优势,北约职能不断扩大并谋求“变身”为全球性军事组织,其军事基础设施向俄步步逼近,作为俄面临的主要安全威胁。


在手段运用上,将强调发挥战略遏制手段的作用,依靠国家的经济实力,采取综合手段保证国家安全。


此外,新军事学说将摒弃现行军事学说的一些过时的原则和条款,且更具实用性,其中较少涉及抽象的理论原则。比如,在威胁判断上,不再像现行军事学说那样,没有明确指明谁是俄的现实和潜在对手,而是尽可能地明确一定时期内,俄面临的威胁与挑战。当然,这些将会体现在保密部分。


重视军力,俄军事战略将更强硬


实际上,出台新版军事学说,只是俄近期的重大军事举动之一,再次表明了俄试图以军事手段,捍卫国家利益和安全的坚定决心。


8月10日,正在索契休假的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在会见议会党团领导人时透露:他已向国家杜马递交了针对现行《国防法》的修正草案。新法案大大拓展了俄对外用兵的事由,将类似去年8月出兵南奥塞梯的行为纳入合法范畴。


有分析指出,此举标志着俄军事战略由被动防御向积极防御方向转变。


在完善军事安全战略体系的同时,俄军也在频频亮剑,不断向外界展示“肌肉”。8月5日,俄水下攻击力最强的阿库拉级核潜艇现身美国东海岸,尽管美国认为俄核潜艇在国际公海巡航是俄军的权力,并不对美国安全构成威胁,但俄军此举还是让一些美国人感到惊讶。


8月12日,俄海军两艘阿库拉-2级“猎豹号”核潜艇,又抵达北大西洋加拿大领海附近。加拿大军方对于俄核潜艇冷战结束后首次出现在该地区极为警惕,并派出侦察机进行跟踪。


此前,俄空军司令泽林还表示,俄罗斯正在研制新一代的防空导弹系统S-500,以提高俄罗斯防空系统的防御能力。他还坦言,此举是为了应对美国将于2030年建成的、可以从太空直接打击俄罗斯任何目标的导弹系统(详见本报第5版)。


种种迹象表明,在俄遭受全球经济危机之时,将更加重视军事手段的运用,并将其视为国家安全的重要保证。


正如俄前总参谋长、现任安全会议副秘书,也是负责此次军事学说制定的巴卢耶夫斯基大将所言,新版本军事学说,必须考虑到军事力量在当前国际政治中的作用提升这一重要因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