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整形,又一位教授有冒泡了


——44个汉字整形 仅5个不科学?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8月23日08:42 星辰在线-长沙晚报

《通用规范汉字表》征求意见稿面世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以来,其中44个汉字形体的微调议论引来社会的广泛关注,尤其在网上争论很激烈,什么“吃饱了撑的”、“瞎折腾”……几乎骂声一片。昨日,湖南师范大学语言学学科带头人、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常务理事、文字学兼书法学专家彭泽润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44个汉字微调,39个调整科学,只有5个不科学。


39个字合理


更美观更易笔画分类学。


彭泽润说,符合科学的39个字,可以归纳成3种情况:其一是“琴、瑟、琵、琶”的上左,和“徵”的中下部件“王”最后一笔横变提。“巽(撰、馔、噀同)”的上左部件“巳”的最后一笔竖弯钩,变竖提。“魅”的右部件和“籴、汆、褰、衾”的下部件的末笔捺变点。如此微调符合书法结构的互相谦让的审美要求,都是为了缩小笔画空间,让出一定空间给邻居,使整体和谐美观。不仅符合审美需要,而且不影响笔画分类,因为提属于横,捺属于点;其二是“蓐、溽、缛、褥、耨、薅”中的部件“辱(第一丿拖下去)”,以及“唇、蜃”由半包围结构改成上下结构。这些字从半包围结构,调整成上下结构,使厂字头的半包围结构,缩小包围范围,就是保证“唇”的整体性,有利于部件和字的结构的系统分析;其三是“亲(榇同)、杀(刹、脎、铩、弑同)、条(涤、绦、鲦同)、茶(搽同)、新(薪同)、杂、寨”下面部件“木”的竖钩变竖。如此微调使原来笔画分类中竖钩归属竖的矛盾得到部分缓解。这样取消原来在部分字中允许竖钩做竖的变化写法以后,可以考虑在笔画分类的时候,放心地把竖钩名正言顺地归属折了。


5个字不合理


远离原形或避简就繁


但“恿、瞥、弊、憋、毂”5个字的微调,则违背文字发展的科学规律。其中,“恿”的上部件和“瞥(弊、憋同)”的上左部件中横折钩变横折。这可能是考虑跟“勇、愑、湧”的字形保持规律的一致性。参照“亲”等字把下面部件“木”的竖钩变竖,如此规范方向, 彭泽润认为倒是觉得应该反过来,把不带钩的“用”恢复成带钩的“用”。如此既方便部件分析,又不会残留竖钩和竖的变体关系,对笔画系统的合理性构成的冲突。这次字形微调后,“杂”等字的“竖钩”变成了“竖”,可以保持“木”的原形,很好。可是,“恿”也这样做,却使“用”反过来远离了原形。


另外,“毂”的左下部件“冖”下添加一短横。这可能是想跟“瀔、嗀、穀”等字保持一致。奇怪的是,用搜狗拼音输入,居然可以得到“穀”删除“冖”下的横,变成“榖”的字形。这应该是民间已经在朝简化的方向先行统一了,字表却反过来走繁化的方向,这个“毂”本来笔画够多了,还在增加笔画,这是缺乏简化字意识的表现。“瀔、嗀、穀”这些字也不是常用字,本来当初在简化中就不属于考虑对象,却要向它们看齐,让相对常用的字向相对不常用的字,而且走简化的反方向,非常不应该。


6个繁体字恢复


个别姓名用字不应全民买单


彭泽润同时还指出,文字微调不应该迁就涉及个人爱好的姓名用字,此次微调恢复6个繁体字,如此开口子就会没完没了,且意义不大。即使考虑恢复个别繁体字,也不应该考虑恢复以后能够区分语音,形成分工,例如 “乾、髮”等的繁体字恢复,以后可以减少多音字。“孖”、“乸”等方言字,“叕”、“弆”等文言字即使人名使用,也不应该列入字表,因为个人名字中用的罕见字,不应该全民“买单”。字表范围比原来的《现代汉语通用字表》7000字,扩大1000多字,不利于精简汉字,减轻汉字使用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