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木、小木”多样性,汉字不能一刀切

万邦来朝 收藏 0 171
导读:“大木、小木”多样性,汉字不能一刀切 ——汉字"整形"引起各方争议 不少群众认为会造成混乱 http://www.ngzb.com.cn 2009年08月23日08时10分 南国早报网-南国早报 点击复制地址 8月21日,《通用规范汉字表》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师大教授王宁,教育部研究员费锦昌,全国书协理事、《中国书法》杂志原主编周志高做客新华网,与广大网友谈“通用规范汉字表”为何对44个汉字进行字形调整。 ---------------------

“大木、小木”多样性,汉字不能一刀切


——汉字"整形"引起各方争议 不少群众认为会造成混乱

http://www.ngzb.com.cn 2009年08月23日08时10分 南国早报网-南国早报 点击复制地址





8月21日,《通用规范汉字表》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师大教授王宁,教育部研究员费锦昌,全国书协理事、《中国书法》杂志原主编周志高做客新华网,与广大网友谈“通用规范汉字表”为何对44个汉字进行字形调整。




--------------------------------------------------------------------------------



相关链接:


汉字调整只针对印刷宋体字


汉字“整形”要算成本


新华社记者 谢樱 明星


“琴”字的上左“王”字最后一笔由“横”变为“提”;“杀”字底下的“竖钩”改为“竖”,最后一笔由“点”改成“捺”……历时8年研制的《通用规范汉字表》于8月12日起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拟对44个汉字字形进行微调,并增加和恢复一些繁体字和异体字的使用。这一调整牵动了不少专家和群众的“神经”:汉字“整形”是否是有理却无益呢?


改革:依据字理,还是使用?


尊重汉字结构和考虑宋体风格是这次汉字“整形”的两大重要原因。《通用规范汉字表》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宁教授表示,44个汉字的调整,将使宋体字笔形保持一致,字形更趋于规律性、系统性,更利于教学和使用。


湖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字学彭泽润教授告诉记者,以“亲”“条”“茶”“新”等字为例,把下部件“木”的竖钩变竖,确实符合字理,也符合符号学的原理,因为构成符号的部件要尽可能地少。不少小学老师也反映,“‘木’字底分‘大木’(不带钩)和‘小木’(带钩),没有什么理据,只能让学生死记硬背。改为一致的话,只要告诉学生‘底木一律不带钩’就可以了,省事又合理。”


除此之外,作为汉字重要检索定序方式之一的笔画检字法,是依据“横竖撇点折”为序的。调整与大多数汉字不一致的笔形变异,让笔画趋于统一,也将使字典中笔画检字更加简便。


但针对汉字“整形”带来的好处,天津市语言学会副会长谭汝为教授却认为“意义不大”。谭汝为说:“这44个汉字,绝大部分都具有通行度高、易于识别的特点。维持现状不改,也不会引起什么不良效应。”


教育部语用司推普处处长袁钟瑞则认为,“字理”并不能成为用字变更的依据,从“字理”出发,条条理由都站得住脚。但用字变更问题必须从社会应用出发,从广大群众是否能接受、变更的经济成本大小、是否会制造新的用字混乱等后果考虑问题。


针对《字表》中繁体字如“鍾”等字的增加,多数专家认为此番做法意在解决汉字中“一简对多繁”的问题。但袁钟瑞认为,这种做法却并不可取,因为此次字表中仅收录几个繁体字,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彭泽润教授认为,汉字改革应走汉字简化之路,增加这些使用频率小却复杂的汉字,会为大多数人的使用造成不便。


影响:导致规范,还是混乱?


44个汉字字形微调,很多学生心存担忧。如果说在考试中把“琴”左上部的“王”的底横写成提笔或横笔,对错如何判定?还是怎么写都算对?王宁教授对此表示:“字形微调只涉及汉字的印刷字体中的宋体字,不涉及手写字体,不会对老百姓生活造成多大影响。”


但不少群众却认为“影响不小”,这些字的读、写不一致,势必会在使用过程中造成一定的混乱。


“现今宋体、楷体两种字体的体形不同,人们心中其实并没有差别意识。但是如果强调宋体字形有变,和楷体、手书字不同,就容易导致汉字标准字形的混乱,也容易导致汉字书写的不规范。”《北华大学学报》“语言规划与现代化”专栏责任编辑李开拓告诉记者。


“不同于手写体的宋体字经常在人们眼前晃,久而久之,就会让人难以把握甚至弄错汉字的标准字写法。”湖南师范大学现代汉语研究生张琼说。


李开拓指出,有些字在规范字形时要慎重,要考虑大众已经习惯的用法,不要本意是在“规范”,反而“更乱”了。以前规范汉字读音时就曾出现过这样的现象。


而字形微调汉字、新增繁体、异体字一旦使用,势必也会牵扯到一笔巨大的开销。字典、词典、课本、辅导材料都要重新印刷更改,资金耗费不可小视。“文字必须保持长期稳定,才利于汉字的规范使用。”袁钟瑞说。


解决:聚焦学术,还是社会?


一个历时八年,经过专家全盘考虑、反复研究才得以出台的局部性汉字“技术改良”方案一经出世,竟招来专家和群众之间如此大的争议。文化阐释权、文化话语权的激烈争夺战之下,人们不禁要问,正在征求意见中的《通用规范汉字表》,究竟是专业的学术问题,还是全社会都有发言权和决定权?


彭泽润认为:“汉语言文化属于基础性知识类别,加之其天然的大众属性、民族属性,容易得到众多人民的关注和议论。而汉字改革又关系到每一个人的使用习惯问题,学术引领的同时不能忽略受众的反应。”


谭汝为说:“研制字表是系统工程,学术性强,政策性强,但关键还是要处理好科学性和社会性的关系。《通用规范汉字表》涉及问题很多,有类推简化问题,异体字问题,字形问题,还有社会应用的实际问题等。通过公开征求意见,充分发扬民主,问道于民,有利于字表的进一步修订和完善。”


袁钟瑞认为:“如何在博弈过程中向群众有效传达有前瞻性、科学性的改革意图,如何呈现最真实的主流文化诉求,如何还原最具广泛的文化生态,如何去规避学者的闭门造车或者改变受众的惰性心理,还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新华社长沙8月22日电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