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二十章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


7


六连指战员在沙海里跟踪匪徒已经第三天了。

“报告。”前沿侦察兵跑到连首长面前,报告说:“匪徒早晨八点十四分开始动身,继续向西南方向逃窜。”

郭志群说:“我知道了。”

姜良驹接着问:“有什么新情况?”

侦察兵回答说:“在匪徒经过的路上发现几个空罐头盒,杂乱的脚印中有几堆骆驼粪,没有别的新发现。”

“继续侦察,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哪怕是一个烟头,也要仔细检查。有情况及时汇报。”

“是。”

侦察兵走后,郭志群命令战士们继续尾随跟踪匪徒前进。

郭志群走在队伍中,一路上,他紧锁眉头,急躁的情绪又上来了。几天来,指战员好像是在沙漠里和匪徒捉谜藏,始终没有找到有利时机向敌人发起进攻,眼看匪徒向西南方向逃窜,快接近新疆和西藏的交界地带,那里荒无人烟,地形复杂,将会给我军进攻带来更多不利的条件。郭志群看看身边的战士,他们白天顶着烈日,晚上冒着严寒,忍受饥渴,几天熬下来,已经十分疲倦,战士的情绪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他看到战士身上背的干粮袋已经瘪了,剩下的水也不多了,更大的困难一步一步逼进,在这样坚持二、三天,没有食品和水,会把战士们拖垮的。

郭志群再也沉不住气了,他走到姜良驹身边,说:“指导员,再不下命令进攻,恐怕来不及了。”

姜良驹知道郭志强的牛脾气又上来了,耐心地说:“郭连长,侦察班班长哈元杰不会没有行动,他正在积极活动,一旦时机成熟,会设法通知我们。只有内外配合,才能有更大的把握,保护乡亲们的安全,彻底消灭敌人。”

“姜良驹同志,你不要老是顾虑重重。打仗嘛,就会有流血、牺牲。”

“郭连长,如果不顾乡亲们的死活,去和敌人硬拼,那么容易消灭匪徒,蔚司令和毛团长挑来挑去,为什么让我们硬骨头六连来执行任务。老郭,沉住气,再等一等。”

“等,等到猴年马月,再拖下去会把战士们拖垮的。”

姜良驹坚定地说:“敌人的日子也不好过。要相信我们的战士,一定会战胜困难的。”

郭志群对这次执行任务太乐观了,对遇到的困难估价不足,所以,遇到复杂的情况,他有些急躁、沮丧,他看看姜良驹满怀信心的样子,没话可说了。

位于左翼的一排李排长指挥全排战士,按战斗小组继续警惕地向前行。战士们穿着军用胶鞋,深一脚浅一脚踩在沙漠上,一会儿,鞋里灌满了细沙,越走越沉,每前进一段距离,有的战士就坐下来,解开鞋带,脱下鞋和袜子,倒出鞋里的沙子,穿好后再继续行走。一班战士钱国强嫌太麻烦,干脆脱掉胶鞋,鞋带系在一起,搭在肩上,光着双脚,感到行走轻松了许多。

一班长罗红军看到战士钱国军赤着一双脚,说:“快把鞋穿上,光着两只脚,那像是行军打仗的样子。”

钱国强急忙穿上鞋,对罗班长说:“班长,我们跟踪敌人跟到什么时候,这那里是打仗,跟平时长途野营训练差不多呀。”

六连执行任务有十多天了,刚开始时战士们谁也没有参加过真正的战斗,紧绷的神经,就像拉满弓的弦,睡觉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一点风吹草动就紧张的不得了。经过和匪徒周旋,紧张的神经状态松弛了,特别是进入沙漠后,顶着烈日,迎着风沙,忍受饥渴,这些困难算不了什么,战士们没有一个叫苦的。每天在沙漠里行军,匪徒逃到哪里就跟到哪里,敌人就在眼前不远的地方,跟踪到什么时候才是头呢,有的战士转不过弯来。

罗班长说:“打仗是什么样子,你见过吗?这就是打仗,可不能松懈斗志。”

“谁说我没见过,电影里战斗场面我看多了,小说里也读过,有阻击战、攻击战、追击战,那场面多激烈,多刺激,一声令下,说打就打,机关枪‘哒哒哒’,冲锋枪‘啪啪啪’,要多过瘾有多过瘾,哪怕身上挂点彩,也不后悔。”

钱国强边说边比划,嗓子都干哑了。

罗班长听的不耐烦,说:“你能不能少说几句,留着吐沫星子解解渴吧。”

钱国强早就干渴难忍了。他摇了摇自己的水壶,里面没有动静,已经没水了。他不死心,拧开水壶盖,仰起脖子,张开大嘴对着水壶口,没有滴出一滴水,他用劲叭咂叭咂嘴,用唾液润了润嗓子。

罗班长递过自己的水壶,说:“给。”

钱国强说:“班长,我不渴。”

“打肿脸充胖子,逞什么能。”

“班长,你的嘴唇都干的裂了口子,舍不得喝一口水,总是替我们着想。我能坚持,你留着喝吧。”

钱国强看到罗班长一路上把水让给身边的战士,自己忍着干渴,嘴唇干裂,渗出血丝,都舍不得喝一口水,深受感动。俩人互相推辞,把军用水壶推来推去,钱国强拗不过班长,接过水壶,背在自己身上,说:“我先替你背着,留到最困难的时候再喝。”

沙漠的天气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突然,从天边升起一片黄色的云团,遮住了半边天,风卷着沙,沙裹着风,铺天盖地般地向战士扑来,在沙漠里遇到沙尘暴是常有的事,对战士们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各班注意,保持一定距离。”

风沙中,罗班长听到李排长的喊声,立即把全班战士叫到一起,简单交代了几句,战士和战士之间相隔二、三米,形成纵队向前挺进。

战士钱国强戴着防风镜在前面开路,一步一步艰难地向前冲,风沙时强时弱,风大时,他数不清被吹倒了多少跟头,爬起来继续前进。风沙无孔不入,片刻,细沙钻进战士们的裤筒、袖口、脖领,浑身不自在,更可恶的是沙子像小虫子似的钻进人的嘴里、鼻孔里、耳朵眼里,十分难受。

沙尘暴过后,战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笑了,人人变成了用沙土堆成的的塑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