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奇-陆军海战队

利盾 收藏 2 2518


世界军史上的奇迹,一般的人只听过海军陆军战队还没听过陆军海战队。这个奇迹就发生在中国解放战争,在白山黑水之地组建的中国第四野战军组建海战队于国民党海军激战,最终土豹子在海上把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海军打的落花流水。这说明我们的解放军是什么战也能打的过硬的军队。战后的海军和空军都是第四野战军抽调部队组建的。在解放海南时把10万国民党军人消灭5万逃走5万的辉煌战绩,要不是美军的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坐断东南的三野早就解放了台湾。

1.十万大军海上大练兵


蓝色的大海,金色、银色的沙滩,红红绿绿的木瓜、菠萝蜜、椰子、木棉树、辣椒树,用海螺壳和海石垒砌的房舍,构成了雷州半岛的亚热带风情。


先是一群群帽子上缀着青天白日的残兵败将,有时还夹杂着些穿着旗袍的女人,徒步的,乘车的,急慌慌奔向码头,涌上那些铁壳的木壳的舰船,消失在南边的大海中。


接着到来并驻扎下来的,就是被当地人称为“大军”的解放军了。以雷州半岛顶端的海安为中心,左至阳江,右至北海,近2000公里的海岸线顿时热闹起来,海里各种大小帆船也日益增多。晴天雨天,日里夜里,这些高大、壮实的北方军人,就和那船和大海较上劲了。那无论多黑,比之渔民也差几成的肤色,在不息的海风和南国骄阳的吹炙下,逐渐地和那些船工难分彼此了。


10万大军海上大练兵,一次建军史上从未有过的壮举。


练游泳,练登船,练起渡,练摇橹,练打敌舰,练救护,练抢滩,练登陆。先近海,后远海,先单船,后多船。根据船的大小,组织“四组一船”、“六组一船”、“八组一船”的战术训练,强调独立作战,船船有突破能力。从连到营到团的多船联合演习,则重点解决航海队形、海上联络,如何应对敌机敌舰的袭扰及各种突发情况,多出难题,反复琢磨。


有人说,你看现在咱们这样子,像陆军呢,还是像海军呀?听说国民党有海军陆战队,那海南岛上就有一个团,你们说咱们像不像海军陆战队呀?


有人说,海军陆战队,“海军”在前边,那不还是海军吗?别瞎吵吵了,等我过去抓他几个,问问他们就知道了。


最后,比较一致的结论是:我们是“陆军海战队”。


2.土炮艇激战琼州海峡


4月16日是农历二月三十,一个漆黑的朔月之夜。


宽阔的海面上,东北风鼓荡着帆篷呼呼作响,船尾的马灯在波涛中起伏闪烁,犹如不夜城的万家灯火。


以雷州半岛的顶端为界,左侧为东路43军两个团,右侧为西路40军6个团,近400只战船在海面上矗起一片片帆桅的森林,顺风顺流,浩荡南下。


半夜时分,航程过半,空中突然亮起一串串照明弹,船队立刻暴露在大海上。敌机在空中俯冲扫射、投弹,敌舰发射的大口径炮弹,在船队中间溅起一股股水柱。各船上的轻重火器,立即向就近的空中、海上目标射击。在两翼护航的土炮艇(临时加装武器的机帆船)大队,则开足马力向敌舰冲去。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军史上,没有这场海战。当年1月12日刚刚成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序列中,也没有这支土炮艇部队。可谁都不会否认,这是一场真正的海战,一场堪称奇观的壮烈的海战。


40军炮兵主任黄宇,指挥几只土炮艇,用交叉火力将敌先头舰打得冒起浓烟。另一艘大型军舰仗着速度快、火力强,闯进左翼船队,企图搅乱我军队形。黄宇的指挥船立刻抢上前去,战防炮、步兵炮和轻重机枪一齐开火,只见夜空中弹如飞蝗,水柱冲天,火光映红了海面。


陆战讲“人在阵地在”,这会儿是有土炮艇在,就要保证主力渡过琼州海峡。128师383团2营副教导员刘元安,指挥5只土炮艇全力进攻,绝不让敌舰靠近主力船队。6连副指导员刘长存胸部中弹,捂住伤口坚持指挥战斗。3艘船被打坏了,另两只也程度不同地损伤了,右后方又出现两艘敌舰。土炮艇大队副大队长、6连连长石怀文,对血人似的刘长存大喊:你去对付那两个,这3个我包了!


提起土炮艇大队,老人们都说,那是海上“敢死队”呀!


3.“上了岸,就什么也不怕了”


曾在衡宝战役中立下殊勋的119师,是这次渡海主力中唯一完整的建制师。师长徐国夫老人说:


我们师在船队右翼,海战首先在左翼打响,我们这边也很快出现敌机、敌舰。激战中,不时有船中弹。355团3营指挥船3根桅杆都被打断,见一艘敌舰迎面驶来,营长杨立明大喊:火箭筒火箭筒!那只火箭筒从北平扛到雷州半岛,一发实弹没打过——火箭弹少,不到关键时刻哪舍得放呀!第一发从敌舰后尾飞过,第二发还未来得及发射,敌舰已经跑远了。


这场海战也就半小时左右,却是惊心动魄,有种“参军后第一次打仗”的感觉。


透过薄雾,晨光中看得见海南岛的轮廓了。海滩深处亮着3堆篝火,传来激烈的枪炮声,那是先期偷渡和“琼纵”(琼崖纵队)的接应部队,已经在与敌人交战。


353团副团长赵兴元老人说:


船过中流,风就停了,全靠摇橹划桨前进,我们那只船把能伸进水的东西,都当桨划了起来。枪炮声中,大家一边划着,一边“嘿”、“嘿”地喊着,听到的都是“快呀”、“快呀”——那时就是一个念头:只要你不打沉我,我就要划上岸去!


快靠岸时水浅,船慢,就跳船。顾不得海水一下子没过头顶,所有人都拼命向岸上游去。突然脚下够着底了,手也抓上岸了,就觉得老子天下第一,什么也不怕了。


“陆军海战队”,怎么说也是陆军呀!


4.“旋风部队”给敌致命一击


3纵号称野战军的“旋风部队”,如今它又在海南岛卷起了疾风。时任3纵7师20团1营营长的赵兴元老人说:


我们营的任务是歼灭白莲市西南山的敌人。团里下达命令时强调,敌我双方主力都集中到这里了,这次会战很可能决定海南岛的命运。


西南山位于临高县通往海口的公路边上,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山上梯田层层,还有日伪时期修筑的工事,易守难攻,不然敌主力62军也不会把指挥所设在那里。我们从望远镜里影影绰绰见到山顶围寨里的一根根电台天线,就判断此处至少是个师以上指挥机关。


天蒙蒙亮,我们一动,敌人就射击,火力很猛,轻重机枪打得像刮风似的。我命令2连副连长段金信,带领1排从侧翼突上去,冲上去就死缠硬打,许进不许退,坚决黏住敌人,以掩护主力插到敌人背后发起攻击。


在猛烈火力支援下,段金信和1排长窦永成率领部队从隐蔽地一跃而起,一口气就冲到了敌人围寨的墙根下。敌人从正面和两翼一次次反击,加强排打光了弹药就和敌人肉搏,10多分钟的工夫,55个人就剩下了5个。而就在这段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时间里,我已经率主力从后边杀上山去,一会儿就把敌指挥所端掉了。


这个打击对敌人是致命的。


5.“东北虎”插上了翅膀


国民党全线大溃退,共产党三路大追击。海南岛马拉松——看谁跑得快。


40军在海口缴获20多辆卡车,那么多人看着,也没想到坐车追击。突然不知谁喊了一声:“这现成的10个轱辘多快呀!”大家立刻醒悟,没有司机就去俘虏堆里找,还顺便动员了几辆民用汽车。官兵们爬上汽车,都乐坏了:嘿!咱“东北虎”插上翅膀了!


22日晚10点左右,一支由30多辆汽车组成的“快速纵队”,风驰电掣般驶上东路环岛公路。凌晨3点多钟,车灯光柱里,冒出一群敌人在路边喊叫着让停车,都以为是自己的汽车来了。一身敌军官打扮的侦察股长马辛卯下车高喊:“排队上车!”等他们自己排列好了,车上官兵突然从车厢板后边站起来,枪口齐刷刷指向敌人,大喊“缴枪不杀”。马股长命令俘虏们把枪机卸下来扔到车上,然后自己去收容所报到。


随后一路,都照此办理。


快中午时,在乐会追上了敌人主力。汽车赶上去像犁地似的,人群向两边闪开,刚过去又挤满了。有敌人觉出不对劲儿,一梭子子弹打在车挡板上,车上轻重机枪冲锋枪就开火了,前头一支“琼纵”打阻击的部队也顺势从山上压了下来。原本就乱哄哄的敌人,没怎么抵抗,几千人齐刷刷举起了双手,壮观得像一片森林。一清点,其中有几百军官,连同200多官太太。


3纵侦察科长郑需凡老人说:


我们从海口一路追到三亚。过了三亚,我说不管前边还有没有敌人,也不能在这儿歇脚,得去看看天涯海角。


老远就看到一堆巨石,先看到“天涯”,后看到“海角”。看着看着,脑袋就沉了,眼皮就黏了,那人就瘫了,倒在沙滩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人硬把我拖起来,说参谋长找你。


我说:“你不把我弄醒,这一觉能睡到共产主义。”



本文内容于 2009-8-23 17:11:08 被利盾编辑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