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雅魂 正文 第三章:圣木恨(27)

善梁 收藏 17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size][/URL] 沙奥的衣服被皮鞭抽成荆荆条条,又变成碎片纷纷落下;他身上被皮鞭抽起了一条条红棱,一串串血珠便蜂拥到突起的红棱中往外冒;接着红棱交错叠加,只见皮鞭舔着血浆飞扬,血珠随着皮鞭四溅;沙奥疼得死去活来,惨叫声直入云霄。没有多长时间,沙奥已经奄奄一息了。族民们扔下手中的活儿,渐渐朝日警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


沙奥的衣服被皮鞭抽成荆荆条条,又变成碎片纷纷落下;他身上被皮鞭抽起了一条条红棱,一串串血珠便蜂拥到突起的红棱中往外冒;接着红棱交错叠加,只见皮鞭舔着血浆飞扬,血珠随着皮鞭四溅;沙奥疼得死去活来,惨叫声直入云霄。没有多长时间,沙奥已经奄奄一息了。族民们扔下手中的活儿,渐渐朝日警靠拢,没有人哀求,只有怒目相向。

泰雅人的血性,泰雅人的尊严,泰雅人宁折不弯的遗传,都在这一刻被诱发而出,何况是在泰雅人的土地上!萨殴猛地向日警扑去,但是,塔达殴截住了他。塔达殴命令萨殴快去找父亲,萨殴对塔达殴怒目瞪了一会儿,慢慢转身,只得冲下山去。这时,怨毒深重的泰雅人越聚越多,越逼越近。

“你们要干什么?”吉村厉声喝问。“生番——猪!”

族民们没有应答,像发了洪水的浊水溪,无遮无拦地过来了。看到潮涌而来的泰雅人,所有日警都聚到一起,用长枪刺刀将泰雅人拒在圈外。狼狗们冲过来,朝泰雅人狂吠。日警被困在核心,泰雅人不能再进了。花岗对塔达殴使个眼色,然后靠近他,小声提醒不可鲁莽。

塔达殴连忙喊叫:“族胞们!等一等!父亲很快就会来了!”

族胞在和日警僵持的时候,摩那鲁道在山口出现了。塔达殴迎过去,和萨殴一起护着父亲。摩那鲁道快步朝这边跑着,眼里尽是上次事故中那个死者的形象:衣服零乱,不能遮体;发黑的血污染了他整个身子,看不清面目;他的胸部和腹部脏而乱,心、肺、肝、肠零零散散地流出来;两条大腿齐根断裂,骨头像被折断后的树茬一样突兀着,参差着,但他却还在呼吸。族民用藤条编成的担架抬着伤者,脚下是机械而麻木地移动,目光中深藏着难以言说的怨毒……摩那鲁道为自己不能保护族胞而痛苦,感到自己已经掉入罪恶的深渊。他曾发誓,再也不能让族胞们死于非命了!可是,这次他还是迟到了一步。

“你们要造反吗!”日警吉村猖狂地吼叫着。

看到摩那鲁道在很远的地方挥手制止族民,吉村越发得意和凶残,一边狂笑一边用刺刀狠狠地朝挂在树上的沙奥刺去。沙奥摆来摆去,似乎已经没有了生命,当那把刺刀捅进他的心窝时,他居然还是尖锐地叫了一声。最后,他全身耷拉下来,就像没有了筋骨。接下去,惨无人道的行为被发展到极至,日警用刀将挂在树上的沙奥肢解了。他们将一块块滴着鲜血的人肉抛向狼狗,狼狗们争抢着,嘶咬着,吠叫着。顷刻间,沙奥的皮肉被剥割一尽,只剩了一副骨架。

尽管摩那鲁道行走如飞,等他赶到大树跟前时,沙奥还是无救了。摩那鲁道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眼中的怒火越来越坚硬;他非常悔恨自己的迟到,心里在激烈思考下一步的行动。族民们再次骚动了,不知是谁在喊:“拼了吧!”大家就一起往前挤,哪怕是面对带血的刺刀。

“都给我散开!”摩那鲁道咆哮一声,把泰雅人震撼住了。然后,他快步走到吉村面前,一语双关地说:“吉村君,请您相信,这样的事再也不会发生了。”

“鲁道酋长,我们也不愿看到这样的事再次发生。” 吉村狞笑着,走到一边去拉尿,一边拉一边回头大咧咧地问摩那鲁道:“尊敬的酋长阁下,知道什么叫中国吗?”

摩那鲁道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等待着他的表演。吉村继续狞笑:“你不知道?那我可以告诉你。据说你们的祖先自以为是天下的中心,所以才称为中国。古时候,中国强盛,的确堪为中国,世界中心之国!可是堂堂中心之国,却被清人统治,走上衰败,台湾自然会随着衰败而衰败。你看你们这些台湾人,多么愚蠢!多么麻木啊!你们的同胞死了,你们却一点儿也不悲伤,生就一副奴才像。所以,大日本帝国称现在的中国为支那!支那就是愚昧,就是亡国!你们早已不配叫中国了!你们这些支那人,真是不如猪狗啊!酋长阁下不这样认为吗?”

摩那鲁道对吉村的肆意嘲弄和公开挑衅并未怒火万丈,而是把宽大的斗篷慢慢脱下,仔细地挂在树上,又把紧身的鲁靠斯慢慢解开,也挂到树上,然后一边思考应对的法子一边朝吉村走去。他那清瘦的身子看起来有些羸弱,当他走近吉村时,全身的骨架突然撑开,身体像是成倍地增长了,突露的骨胳瞬间也变得像钢筋一般令人赫然。

吉村大吃一惊,赶紧系了裤带,顺手捞起靠在身边的火枪,对准了摩那鲁道。摩那鲁道的右手一拨,吉村感到虎口发麻,火枪脱手而出,“当琅”一声摔在岩石上断裂了。吉村连连后退,摩那鲁道则拧立不动,虎视着眼前的对手,一字一顿的问:“吉村君,慌张什么?”

吉村稳住身子,夸张地叫喊:“堂堂帝国武士,我会慌张么!”

摩那鲁道心里蓦地敞亮了,那好,就拿武士道开刀!

摩那鲁道喝问:“吉村君,你懂得什么是武士道么?”

吉村脱口而出:“当然懂得!武士道就是尽死尽忠!”

“为谁而死?”

“为帝国而死!”

“为谁尽忠?”

“为天皇尽忠!”

“那你还等什么?”摩那鲁道欺身逼向吉村,吉村不由得又是连连倒退。日警们骚动着围上来。摩那鲁道哈哈大笑,极为鄙视地说:“这就是武士道么?死便死了,何必倚仗人多?”

所有的日警都停下来,仿佛遇到了一堵高墙。

吉村缓过气来:“是的,武士就是要死得干脆,死得痛快!”

吉村迎着摩那鲁道接了招。可他凭一股血气之勇,不知怎么就“卟”地一声倒在地下。摩那鲁道一击成功,反而收回了手,继续问:“武士道就是找死尽忠,你说得没错!可是你知道武士道还讲究义举、忍耐、礼节、诚信么?”

吉村爬起来,双眼血红,有些昏头昏脑,不知对方问些什么,只是紧张地应付着对方的拳脚。摩那鲁道见他起来了,高叫道:“既然不知,那就让我教教你们这些武士,什么才是真正的武士道!”

此话一出,所有日警都发呆发愣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