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青春 正文 六 碰撞(2)

淡淡一生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size][/URL] 部队离京城不远,每天都有几趟长途汽车往来。国庆节两天假,孙毅飞得到连队照顾,可以回家住一夜。 临行前,霍冬生问他:“小孙,你家有没有水浒、西游、三国一类的书?如果有,带来借我看看行吗?” 当兵后第一次回家,正准备启程的孙毅飞,高兴的满口答应道:“有!行!反正放在家里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


深秋的一个晚饭后,经过多日的深思熟虑,孙毅飞来到连部。把几盒普通战士不常抽的好烟,放在指导员面前的桌子上。带着一副挑战的态度,说:“指导员,咱们能不能好好谈谈?不管作为战士也好,还是党员也好,汇报也好,谈心也好,也许是你我最后一次交谈。如果你愿意,这些烟足够你抽一个晚上的。”

指导员躺在床上,头枕着双手,左腿翘在右腿上,舒舒服服的闭目养神。听见孙毅飞说话,无动于衷的抬起眼皮,看了孙毅飞一眼,又闭上了眼睛。然而,听到孙毅飞最后一句话,他立刻坐起来,拿起孙毅飞的烟看了看,不客气的打开一盒抽起来。浓浓的烟雾,立刻从指导员的嘴和鼻孔里喷出。

好烟的刺激,让指导员有了愿意谈话的意思,说:“烟不错嘛!到底是干部子女。你要谈什么?是你要复员的事吗?”

看着指导员品尝自己拿来的烟时,表现出的洋洋得意样子,孙毅飞内心有说不出的厌恶。但今天来的目的,远比这几盒烟重要。

孙毅飞平静一下心情,说:“是的!我当兵五年了,如果今年你让我复员,我可能也就走了,如果不让我走,也许我永远也走不了。所以有些话必须说出来,也是给你一些奉劝。”

指导员边欣赏烟灰,品着香烟的味道,边用嘲笑的瞟了一眼孙毅飞,说:“你怎么知道?有这么严重吗?奉劝?你奉劝什么?”

对指导员的满不在乎态度,孙毅飞内心的反感在加剧,话也随之尖锐:“指导员,是否严重你清楚,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我都知道我们之间的分歧是什么?早已不是个人恩怨,也不是一两天了。你很精明,很有手腕,很会利用手里权力,经营自己的天地。我不想和你绕圈子,你在连队搞老乡观念,排除异己,发展亲信,多吃多占,问题很清楚,我已向上级反映。在离开部队前,我只想奉劝你,邪不压正,不要作茧自缚,连队不是你的私人天地。”

指导员脸色阴沉起来,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斜视着孙毅飞,尽量显示出居高临下的姿态,嘲弄的冷笑着说:“排除异己?亲信党员?多吃多占?帽子不小啊!你有什么证据?再说,你不也入党了吗?那你是不是也算我的亲信?”

孙毅飞鄙视的一笑,说:“不错!我是入党了,那是你再也无法阻止多数人的意志。正因为我入党了,才更要直言不讳,如实向上级反映连队问题。连队成了你一个人的,支部大会是你一言堂,连队哪里还有不同意见?看看你近年发展的党员,听听大家的反映,只要送点礼,你什么人都可以发展成党员。我都奇怪,你指导员的人格和原则,就只值几条烟和几瓶酒钱?”

孙毅飞不留情面的单刀直入,出乎指导员意料。他有点按捺不住,脸上表情更加难看,声音也随之放大,瞪着孙毅飞说:“我收谁的礼了?你不要信口开河!你的问题少吗?哪个干部你不敢顶撞?你不要以为自己是高干家庭,别人都不放在眼里。”

对这场不可避免的直接冲突和较量,孙毅飞摆出最后一搏的架子,满不在乎地坐在椅子上,手里摆弄着香烟盒,说:“这算你说对了!不过说得有点太夸张。放不放在眼里,要看他值得不值得?至于高干家庭,那是父母头上的光环,和我没关系。我在走自己的路,你用不着拿这个来压我。我承认,我很高傲。但我不喝兵血,不会把自己的尊严和威望,建立在诋毁别人上,更不会靠见不得人的手段,去满足自己的欲望。”

在这个百十来号人的群体里,一个战士公然敢蔑视指导员的绝对权威,绝无仅有。喝兵血是旧军队的陋习,是对士兵的变相剥削,士兵最痛恨的行为。居然被这样指责,指导员的愤怒程度可想而知。

“你!…!”指导员气得从床上跳起来,扔掉手中的烟头,瞪着瞬间充血的双眼,脸上肌肉和嘴唇,在微微抽动。他没想到孙毅飞会说出如此尖锐的话,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反驳语言。

孙毅飞依然坐在椅子上没动,不屑的看着指导员,双方剑拔弩张,双目相对。

僵持一会儿后,指导员感觉到自己的失态。为挽回面子,他稳定一下情绪,开始反击,大声质问道:“你以为你的问题少吗?我不和你一般见识!告诉你,你在群众里散布什么我都知道!你们排长和我反映多少次了?你目无领导,经常顶撞上级,谁也管不了你!你眼里还有谁?”

孙毅飞放大声音反驳道:“我眼里的人多了!但都是值得我尊敬的。如果你认为,向干部提出自己意见是顶撞领导的话,那我是顶撞过不少。不过,那是你的理解。按照你的意思,今天你我的交谈,又该属于一次顶撞吧?”

指导员似乎给自己找到机会,抬起手指着孙毅飞,说:“你以为不是吗?你拿复员问题公开要挟领导。你不要以为家庭条件好,没有后顾之忧,什么话都敢胡说!”

翻了指导员一眼,回敬道:“指导员,请你说话注意点!这么说话,你也不怕降低你党代表的身份?什么叫胡说?你我交换意见谈看法,怎么是胡说?水平是不是有点太洼啦?”

指导员被孙毅飞的挖苦,激得彻底失去耐心,瞪着眼说:“我没水平?好!谁有水平你和谁说去!我和你没什么可说的了!什么交换意见?你这分明是威胁领导。你的问题等上级去解决吧!复员不复员,最后决定权在上级。”

孙毅飞说:“既然如此,那好!我最后给你一次忠告:不要做得太过分,斜不压正!别看兔子可怜的连叫一声都不会,急了还知道咬人呢!实话告诉你,有些更敏感问题,我还没有跟你谈呢!”

指导员一愣,看着孙毅飞,不由自主地说:“什么问题?”

“哈哈…!”孙毅飞故意夸张地笑起来,带着胜利者的口吻说:“看来你还是有害怕的,说明你心里比谁都清楚,用不着我说了。”

“你…?”指导员瞪着双眼,一时哑语。

谈话结局孙毅飞早有准备,不过没有任何摆事实讲道理的机会,倒让他有点失望。

再谈下去,只会是你来我往,一场没有输赢的口水仗。纯粹是热脸蛋贴上冷屁股,不会再有积极意义,孙毅飞主动结束了谈话。

临走,孙毅飞把没抽完的香烟装进口袋,嘲弄的说:“对不起啦!指导员同志!我可不想留下一个送礼的名声,送人把柄。”

指导员深知孙毅飞与一般战士不同,不仅自己敢做敢为,还有一群支持者,在群众中有一定号召力,其中不乏有干部。但这样公开宣战,对自己威严贬低损毁,还是让他吃惊愤怒。指导员脸上肌肉哆嗦着,呆呆看着孙毅飞走出连部。虽然心里盘算着整治方法,却也暂时无奈。

一直坐在外面房间,听他们对话的副连长,对走出指导员房间的孙毅飞,会心的笑了笑。用支持,满意,赞许,或多或少解气的眼神,送孙毅飞走出连部。

就在几天前,早上还没上班,副连长突然来找孙毅飞。尽管帐篷外阳光明媚,可副连长的脸,却阴沉得难看。他对孙毅飞说:“听说你算命算得不错,给我算算。”

孙毅飞看副连长脸色不对,也没问,找出扑克牌,一边洗牌,一边悄悄观察副连长的脸色。

在床上摆完扑克牌后,孙毅飞看着副连长抽出来的牌,煞有介事的说:“副连长,按你抽的牌看,好像有什么是非问题刚发生过。你刚吵完架吧?”

副连长一惊,看着孙毅飞追问:“那你算的结果应该怎么办?”

孙毅飞看看副连长脸色,说:“当然是忍一忍!以静治动,最好先什么也别管。”

下午,通信员来找孙毅飞。说:“早上你和副连长说啥了?副连长一回去就睡了,中午饭也没吃,一句话也不说。到现在还睡呢!”

孙毅飞一听乐了,说:“呵呵…!副连长还真够迷信的!我也没说什么。他来我这里要算命,我说他刚吵完架,先什么也别管,他还真信了。”

通信员也乐了,小声说:“来你这里前,副连长刚和指导员吵完架。他们吵得挺凶的,副连长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出门的时候,使劲一摔门,把我吓了一跳。”

听完通信员的话,孙毅飞若有所思地说:“我说呢?怪不得副连长来时,满脑门儿都写着官司。”

和指导员正面冲突后,孙毅飞深知,自己在走一步险棋。可以说是孤注一掷,在拿自己一生的梦想和未来作赌注,结果也很难预料。如果目的达到或部分达到,可以从此改变在连队的生存环境,继续走自己的路,完成自己的梦想;一旦失败,指导员的势力将更加巩固,自己也将卷铺盖走人。从此为自己的梦想,痛苦的划上句号。

孙毅飞很清楚,以自己一个普通战士的能量,在连队不足以和指导员的势力抗衡。为打破指导员建立多年的独立王国,孙毅飞也在通过其他渠道,向上级反映。

这时候,时间对于孙毅飞来说,既是宝贵的,又是多余的。

等待结果带来的焦虑不安,使孙毅飞把自己关在帐篷里,按照自己对未来的设想,做着两手准备。业余时间,孙毅飞都用来强迫自己看书复习文化功课。他的床上,堆满数理化课本和笔记。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