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青春 正文 六 碰撞(1)

淡淡一生 收藏 0 10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


孙毅飞长高长壮了,嘴上,下巴上,开始长出黑黑胡须。一切男性特征,在他身上开始凸显。当兵五年,接过班长担子已近三年,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兵。

对孙毅飞来说,当班长拥有指挥权,是尝试走向将军的开始。得到这样的机会,任何怀有将军梦的人,都不会轻言放弃。然而,这也必然导致形成更多的矛盾。

班,基层里的基层,部队编制上最小的作战单位。班长,一个不起眼的士兵头,掌管着连队大约十分之一的指挥权。对一班人的工作思想吃喝拉撒无所不管,做着比连长指导员更为细致具体的工作。

在普通战士眼里,现官不如现管,班长自身的作用和影响,远比干部大得多。即是一班人与上级衔接的重要桥梁,又是与连队保持统一的链条。正是这种作用,使孙毅飞有了更多参与连队议事的权利,以及了解连队事物的机会。

生存,作为人们建立个人势力范围,最基本,最简单,也是最充分的理由。各种各样为生存建造的一亩三分地,理所当然成为人们煞费苦心,反复争夺,并牢牢守护的领地,神圣不可侵犯。

作为士兵头,下级利益的代表者代言人,争取应该得到的利益,自然成为与上级形成矛盾冲突的爆发点。随着对连队一些情况的了解,矛盾也越来越多暴露出来。

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一个集体需要一个核心,军队各级组织,更需要这样一个核心,统一意志,统一行动。这样的特殊体制,要求绝对服从,给不正当利用手中权力,创造了客观环境。

连队指导员正是利用自己的身份和权力,利用大家的信任,肆意扩大了自己的特权。在连队的空间里,建立起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的特殊小团体。最终左右了连队全部政治生活,其他不同声音,很难再进入连队议事大厅。

从小遵循的正义感,部队的传统教育,在孙毅飞日臻成熟的思想里,在环境的磨炼中,慢慢固定下来。他喜欢张扬个性,敢于发表不同意见。对那些通过各种手段捞取政治资本,损害他人利益的,尤其是看见一些人不惜降低人格,以卑劣方式出让和捞取党票,当然不能熟视无睹。

孙毅飞和指导员之间的矛盾,是从哪些人可以发展成党员开始的,常常在支部大会上发表不同意见。作为可以操纵其命运的战士,指导员并不把孙毅飞放在眼里。不过,毕竟孙毅飞是个称职的班长,工作也在连里名列前茅。不管如何碍事讨厌,自己的政绩暂时还需要他,当然也不会漠视他对自己势力的侵犯。

一次政治学习,指导员参加孙毅飞班里的讨论会。讨论什么是资产阶级法权时,指导员当着全班的面,问孙毅飞:“你们这些干部子女走后门当兵,是不是也是资产阶级法权?也应该批判吧?”

指导员利用话题,抓住机会,突然扣上来的高帽,使孙毅飞有些猝不及防。

后门兵在其他人眼中,象征特权、特殊。其所作所为,无论好坏,都会被人们用另一种理由解释,划进非正常评价范畴。是孙毅飞最不愿意谈到的问题,是他觉得自己不能和其他战士平起平坐,享受同等竞争权利的重要原因。尽管这几年,孙毅飞一直努力改变后门兵的形象,争取享受一个普通士兵政治上的平等待遇。可这个让其他人既羡慕又嫉妒,同时又被另眼相看的包袱,却是一个无法改变的历史事实。

指导员把一个很难解释清楚,容易获得猜疑的敏感问题,故意与资产阶级法权扯到一起。孙毅飞明白,这是指导员在变相给自己穿小鞋,在全班面前为难贬低自己。

孙毅飞不能当着全班过于激烈的和指导员争论,稳定一下情绪,说:“什么是资产阶级法权?我们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今天,还要请指导员多多指教。说到走后门当兵,我想,并不只是我一个人吧?上至国家领导,下至普通家庭都有。统统扣上资产阶级法权帽子,是不是有点打击面太大了?按您这种说法,我们这些人,应该划入资产阶级范畴。怎么能和你坐在这里讨论问题?岂不是有点滑稽?即便说是法权,这种法权并不是在享受什么特殊权利,而是在为国家承担责任,自愿做出牺牲。与我们批判的资产阶级法权,性质上有根本区别。如果你指导员非要扣上这样的帽子,我也没办法。毕竟连队里你是党代表,是最高政治权威。”

孙毅飞利用指导员的身份,也给指导员戴上一个不大不小的高帽。同时想利用性质的概念,堵住指导员进一步的发难。

对孙毅飞这样一个软中带硬的回答,指导员也不想过于刁难孙毅飞,引起争论留下话柄。他知道孙毅飞在自己班里的威望,不想在孙毅飞所属的小王国里,自讨没趣,影响降低自己威信。揭一下孙毅飞的短,制造点影响,在他看来足够了。指导员脸上,不无得意的隐隐露出笑意,借着孙毅飞的话,顺势起宣讲自己对资产阶级法权见解。

孙毅飞和指导员暗地里的较劲,渐渐扩大范围,经常会在不同场合发生,但都没发展到两人表面关系的破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