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德國MG42通用機槍(輕機槍狀態)






概述 MG42式7.92mm通用機槍原稱為M39/41式標準機槍。1942年德軍開始裝備該槍,命名為MG42式機槍。它是1939年由德國的格魯諾博士根據波蘭設計圖紙研製的。格魯諾博士的主要貢獻是大量採用衝鉚件,大大地提高了武器的生產效率。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該槍已生產100萬挺。


50年代,聯邦德國將該機槍改進成使用北約7.62×51mm槍彈,並重新命名為MG1式。 該型號與原型不同之處僅是槍機結構和供彈機構作了些改變。 一些原型MG42機槍也改成使用北約7.62mm槍彈。MG42式機槍的另一重要改型槍是MG3式,它的供彈機構不僅使用標準的DM1式彈鏈,也使用DM6式和美國的M13式彈鏈。


意大利生產的MG1式改稱為MG42/59式7.62mm機槍,同時裝備意大利軍隊。 前南斯拉夫仍生產7.92mm口徑原型NG42式機槍,並命名為M59式7.92mm機槍。


該槍可作輕機槍使用,也可作重機槍使用。 作重機槍使用時,安裝在與MG3式機槍同一類型的簡化槍架上。


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結構特點


MGH42式機槍廣泛採用點焊、鉚工藝,結構設計複雜,比較笨重。


該槍採用槍管短後坐式工作原理,膛口槍管助退器兼有消焰、制退作用;閉鎖機構為滾柱撐開式,仿形式槍機開鎖加速機構。 閉鎖時,位於槍機頭內的兩滾柱進入槍管節套凹槽後,被位於機體內的楔塊撐開,完成閉鎖。 開鎖時,兩滾柱在機匣仿形槽作用下使滾柱向內收攏開鎖,同時通過楔塊加速槍體後坐;供彈機構與MG34式機槍使用的相同,為開式金屬彈鏈,雙程輸彈機構利用槍機能量帶動。 在槍機後退時,內撥彈齒帶動槍彈和彈鏈移動半個鏈節距;槍機復進時,外撥彈齒再帶動槍彈和彈鏈移動稍大於半個彈鏈節距。 擊發機構為利用複進簧能量擊發的擊針式擊發機構;發射機構只能連發射擊,機構中設有分離器,不管扳機何時放開,均能保證阻鐵完全抬起,以保護阻鐵頭不被咬斷。 槍管復進裝置具有復進和緩衝雙重作用,它分別由4根彈簧、推桿、導桿和頂圈組成,統一安裝在一個套筒內。 作復進簧時,4根彈簧由前向後依次工作;槍管後坐即將結束時,4根彈簧同時工作,彈簧的綜合剛度大大增加,起到了緩衝作用。 MG42式機槍槍管的更換裝置結構特殊且更換迅速。 該更換裝置由蓋環和卡筍組成,它們位於槍管套筒後側,打開卡筍和蓋環,蓋環便迅速地將槍管托出。


該槍採用機械瞄準具,瞄準具由弧形表尺和準星組成,準星與照門均可折疊。


該槍發射德國或波蘭毛瑟98式7.92mm槍彈。


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戰後德軍裝備的MG3通用機槍。


性能數據


口徑----7.92mm


初速----755m/s


理論射速----1200發/min


自動方式----槍管短後坐式


閉鎖方式----中間零件(滾柱)式


發射方式----連發


供彈方式----彈鏈


容彈量----50發


全槍長----1219mm


槍管長——533mm


膛線----4條,右旋


全槍質量(含兩腳架)----11.05kg


瞄準裝置----機械瞄準具


配用彈種----毛瑟98式7.92×57mm槍彈


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德國陸軍MG42火力組(重機槍狀態)


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德國陸軍MG42火力組(輕機槍狀態)


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裝備MG42的德國傘兵。


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德國傘兵的MG42射手。


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二戰德軍瘋狂士兵一人殲滅數千美軍


Hein Severloh


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對Hein Severloh來說,1944年6月6日“最長的一天”,意味著他在九個小時裏不停的用機槍射殺那些試圖在奧馬哈海灘登陸的美軍士兵.


在這場血戰中,有一個讓他始終難以忘懷的場景。一個年輕美軍士兵從他的登陸艇裏跑出來,並且試圖將自己隱蔽在一個混凝土反坦克工事後面,Severloh,在諾曼第的德軍中一個年輕下士,用他的步槍瞄準了那個美國兵,他扣動了扳機並且準確的命中了敵人的額頭,那名美軍士兵的鋼盔飛起來滾入大海,栽倒在海灘上死了。


這是段痛苦的記憶,幾十年後的今天,Severloh一想起那些戰死的士兵都會流下悲傷的淚水。


Severloh安全的呆在一個可以俯視整個海灘的混凝土碉堡中,面對接近的盟軍,視野很好,他是戰鬥到最後的德軍士兵,並且可能殺傷了大約3000名美軍,這幾乎是美軍在奧馬哈海灘傷亡的三分之一。美國人從奧馬哈海灘認識了這個年輕的德國士兵。


由於惡劣的天氣,他從盟軍的空襲中倖免。讓美空軍無奈的是,如果他們投彈過早的話,可能會誤傷到自己的登陸船隊。而當他們延遲投放,又意味著炸彈常常遠遠的落在德軍碉堡的後面


德軍士兵給美國空軍起了個綽號叫“Amis”,笑話他們只會轟炸法國的奶牛和農場,而不是德軍陣地。


在空襲之後,Severloh和其他29人沖出了隱蔽部進入碉堡,在射擊口前準備應付登陸部隊的衝擊。他當時才20歲,看著海面幾乎透不過氣來,他將面臨這密集的盟軍船隊。他說:“天呀,我要如何應付這場混亂。”


旁邊的老兵對他說:“應該怎麼辦?我會把這些置之腦後,要考慮的只有射擊,不是敵死就是我亡,這才是要考慮的。”


當登陸艦逼近海灘,Severloh聽見了他的指揮官,中尉Berhard Frerking最後的命令。他們試圖阻止仍在航渡的美軍,不讓他們輕鬆上岸。但是當那些士兵還在水中掙紮的時候,如果他開火得太快,就有可能遺漏一些仍然在水中的美軍士兵。


Frerking解釋說:“你應該在美軍到了膝蓋深度海區的時候開火,那時他們跑不快”Severloh曾參加過一些小型戰鬥,開始在東線服役,但他並不熱衷於戰爭,“我從不想捲入戰爭,也從不想呆在法國,更不想呆在碉堡裏用機槍射擊”“我看見當機槍子彈打在海灘上水花四濺,當這些小噴泉接近那些美國兵的時候,他們開始倒下,很快的,第一具屍體開始漂浮在漲潮的海浪上,不久,所有的美國兵趴下開始還擊”他射擊了9個小時,用光了12,000發子彈,海水被屍體的鮮血染紅了。打完了所有的機槍子彈,他用自己的步槍繼續射擊,接著打光了另外400發步槍子彈。


一位著名的德國二戰歷史學家Helmut Konrad Freiherr vonKeusgen,認為Severloh可能在當天造成了美軍約3000-4200人的傷亡。Severloh認為數字沒那麼大,但他承認“很明顯,至少1000人,很可能超過2000人,但我並不知道我打死了多少人,這很可怕,想像一下都會讓我作嘔。我幾乎消滅了一個團的登陸部隊,周圍的海水都染紅了,我能聽見美軍指揮官在喇叭裏面歇斯底里的喊叫。”


Stuart Crawford,服役於英國皇家裝甲兵團,擔任防務顧問,他認為一個德軍士兵是完全有可能造成美軍如此之多的傷亡 。他說:“我曾經作為訓練的一部分試用過那種機槍(注:指MG42)


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納粹屠刀 MG42式 7.92mm 通用機槍[13P]


那種機槍可以以極高的射速開火,Severloh當時處在一個幾乎不可能被武器傷害到的位置,美軍無法瞄準到他。美軍的失誤在於沒有登陸坦克在第一波登陸部隊中,於是他們沒有掩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