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苦海浮沉

囚泪 收藏 29 2312

轻拾闲逸忆往事,往逝情怀总是诗。夜深人静时很容易回忆起过去。


一点一滴都是那么得清晰。 我不知是否在逃离现实,可过去的总让人染上莫名的相思。


我不想活得潇洒,只想活得真实。 可现实又是那么的残酷。 我学会逃避,我去回忆。


回忆过去…… 我发现往逝情怀是一种美丽。 昨日的欢笑,泪水,校园里的身影依然清晰…


现实依然在回忆中过去,然后又多了一分回忆…… 逃避……再回忆……


人生就这么一点点过去。 尽头时只剩下――回忆――诗样的回忆。


人生不该逃避,可现实总让人不能自己…… 在痛苦时,茫然的选择――逃避。


我流连过去,希望把自己迷失于回忆。 可现实是那么的强大,把我无情的牵回到现在。


无力抗挣! 在时间的河里我把自己埋葬! 生活中的我象大观园里的黛玉!


葬花时也葬了自己…… 我希望有只手――温柔的把我牵离! 我已厌倦了回忆。


我在期待,寻觅,我不想迷失自己…… 往逝情怀,依然那么美丽!


那是一个凄冷的季节,



稠密的雨丝打在小村庄上,打湿了所有的一切。


在这个淫雨霏霏的季节,世界正式与我隔阂了。





天若有情天亦老


不过天无情,因此日月恒移,年轻不衰 。


只是人有情,因此朝生暮灭,渐渐灭去。


每个人都有一段尘封的往事,当撕开自己历史的那一页,无非就出现两种境地:感慨万千和鲜血淋漓。


我是个70后。那是个激情昂扬和中国历史转折点年代,同样也是一个茫然的年代,何去何从,对于


中国人来说都是一个谜。


伟大领袖毛泽东仙逝那年,我哇哇大哭的出生在江南美丽富饶的一个小乡村上——天堂之都(苏州昆山)。


直到我成年后,我的祖辈告诉我,我家族的祖籍是江苏扬州。家谱上曾记载:我的宗祖是明末清初时是明朝廷的护国将军,


清朝廷为了捕杀明朝爱国官员和民间爱国志士的抵抗组织,于是实行惨绝人寰的扬州三日大屠杀。宗祖为了掩护明朝抵抗组织


撤离扬州时,壮志未酬,血洒长江。庆幸的是我宗祖的两个幼子跟随族人划一叶小舟顺长江东下。为了逃避清廷的追杀,


不得已改姓换名,在我现在生活的土地上繁育后代,于是现在有了我这个“新产物”。


世事多变幻,文革时期,因不切实际的历史遗留问题,我的家族又几乎遭受灭顶之灾,祖父辈们被扣上高帽子,游街示众,


关牛棚猪圈,饱受凌辱,家什被抄,连家谱都定性为封建产物而被毁。文革结束,平反昭雪后,我祖父凭记忆断断续续地拟写


一份家谱。事到如今,我每次去看望祖父,祖父总是不耐烦的拿出他那份所谓的家谱给我看,并讲解家谱中人与人之间的


背景关系,经过我N次的听看,我深刻领会到祖父的用心良苦,他在潜意识的告诉我:做人不能忘本,对人要亲为善,


对家要和为贵,对国要忠为天。昆山有位伟大的思想家顾炎武,我想,只要是读过书的中国人都知道他有一句名言: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八个字从任何中国人的嘴里说出来都会热血澎湃,简直可以煽动一场新的革命,


可真正做起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要不然中国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汉奸走狗,卖国求荣的民族败类。


要做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前提是我刚才写的那段怎样做人的几句话开始。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作为江南人,不管男女都有一股诗意和儒雅之气,历史是见证者,中国几千年的文化


都是从南方渗透到北方。可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自从中国南北交替,再加上西方国家的窥视和财富引诱,让我们的


家乡的生态环境变异了,人性也扭曲了。


物欲横流年代,试问,谁不为之动容?个个都已随波逐流,在金权的魔窟中寻找那场虚无缥缈的梦。


当我穿越时间的屏障,少年时根深蒂固的某些烙印,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清晰,


然后在特定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涌现,越加鲜活起来。


搜索记忆,回首往事。在很多年以前,年少轻狂的我为了一个虚无和毫无价值的执着沦落江湖。


混沌江湖风波起,


是非恩怨满疮痍。


撕心裂肺断天涯,


他日回首百年身。


那一年,那一场雪。我因为违背人生的游戏规则,受到应有的惩罚,被发配充军他乡多年。


挥断亲人和朋友,还有心中的她,再也无法拾起少年时的梦,告别了故乡,去挑战我人生


的极限和悲惨的宿命。


浪迹江湖数旧游,


故人生死各千秋,


已拚忧患寻常事,


留得豪情作楚囚。


多年以后,经历世事沧桑的我再踏上魂牵梦系的故乡的土地上时,心中是无比的震撼和伤感。


世事如棋,局局新。昔日的故乡已是物换星移人事已非,心情难免泛起了涟漪。


再也找不到故乡曾经的古韵与淳朴,昨日的小桥流水人家;一望无际的稻田;纵横交错


波光潋滟的河湖;袅袅轻烟从房顶的石烟囱中冒出,蹁跹中,不断飘向天际,为云儿快乐地伴奏;



岸边杨柳依依,桃花绯红,人面桃花堆满少年的梦;天是最蓝的,云朵是最白的,笑语也是最甜的;


青石板,朱漆窗棂,上翘的檐角,古朴的石桥,飘逸的云彩;晚上,置一把躺椅在楼廊里,远处的


虫鸣,近处的流水,若隐若现的农人的笑语,体会到“独坐江楼思渺然,月光如水水如天”的古幽


意境;故乡,应该是唐诗宋词里的浅吟低唱,是书卷中溢出的“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盛有谈谈


的墨香,幽幽的诗意;故乡,更应该是一幅画,一副色彩流畅、斑斓多姿的水墨画,


让那些打着油纸伞的丁香一样的江南女子犹如在画里;


江南,也是杏花疏影里流到天明的笛声抑或是二十四桥的明月夜。


生于斯,长于斯,面对这一方热土,落日的夕阳照着远方归来的游子略显疲倦的脸。


昨日咫尺,如今天涯。如烟往事,仍在这些年缭绕弥漫。深情的怀旧,


只是生命里满怀深情的眷恋。


常言说:“尘世间人事浮沉如过眼烟云”。这是有道理的,往事逝去,


便永远不复返。然而真切动人的往事却永远铭记心中,直至许久,以至永远。


谁都知道昨日的美丽,是来自岁月的流水,冲淡了轮廓,使昨日的事在记忆


中变化为一片依稀,幻梦的云彩,飘渺朦胧,美如温情脉脉的轻纱。


故乡以往的一切都被如今的高楼大厦、林立的厂房、灯红酒绿的街面替代;


浓重恶臭的汽车尾气和化学品气味替代了曾经田野的芳香;狭窄的排污管道


替代了曾经波光潋滟的河湖;鱼儿死气沉沉的再也不能在曾经清澈的河湖


里欢跃追逐;鸟儿也不能在曾经碧波云海的上空自由翱翔,时而发出


悲鸣声。


几度流离,几时悲伤。风吹落花,雨打萧瑟。


昨日潇湘昨日情,


欲语梨花知多少?


窗外阴雨乱离人,


晓风拂过步非烟


且道窗台响叮咚,


又看天街映荷塘。


落花满天舞霓裳,


云想恬淡花香浓。



寥落,独影划一舟。


扁叶,不过珊瑚海


今日凝脂今日泪,


欲语海棠叹多少?


屋内清苔一人居,


无风荡漾已迷朦。


且行花雨伤迟暮,


又吟归路陌人还。


雨打飘摇望春寒,


顷刻销魂梦断处。


回忆倒放着昨日的一幕一幕,当流星划过天际,还没来的急许愿,


黑夜又一次掩盖了留下的光茫!心总是温暖的太迟,丝丝缕缕的关于


从前的记忆开始变的淡薄,不是自己不想去回忆,不是自己不想去


挽留那曾经拥有过的激情与浪漫。


无数夜晚中的梦都是在回望过去,故乡的人、故乡的情、故乡的景。


昔日梦中定格的美好片段都力不从心的被如今物质与金钱所替代,心中


油然而生一种无限的忧伤。是不是我们已经走得太远,而不知道出发


前的最终目的。迷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初衷。


饱暖思淫欲,陷在纸醉金迷和灯红酒绿之中。试问,我们现在创造的


一切是不是能代表永恒?我想,最终都会被推到历史的垃圾堆中。


既然不可能永恒,那么一切都在奢华中殆尽,疯狂中死亡。


所谓创造的经济财富就是把地球上本可用几十万年的资源,让它在几百年


里边把它消耗光,这就是现代科学发展经济的唯一“贡献”。我想,这是绝对


讽刺吧,简直就是恬不知耻。现在绝大多数的科技人才同样都是在浪费地球


资源,污染地球来获取肮脏的经济财富。而在财富的诱惑下,给我们带来的


是更多的贪婪和犯罪率的升高,和国际冲突。另外,加剧人与人之间的淡漠,


产生畸形的人际关系。


国际化的体系,以金钱利益为主导的社会发生一切皆有可能,因为人性的


贪婪在默许、在纵容。现在我们不只是仅仅为了生存,而是为了漫无边际的


贪婪与虚荣,还有财富的炫耀。这些都在恶性循环中慢性自杀。


富人要怎样,还不是照样生老病死,充其量最多比穷人多用些电子产品,多受


点辐射,多创造些电子垃圾;比穷人多换些车子,多排些有害的尾气,多些交通


事故;比穷人多吃些含化学物的食物,多一些医疗费,多些追悼会;比穷人多些房产,


多占些活人的空间,多创造些建筑垃圾;比穷人多些子女,多些人送终,多些家庭


纠纷;比穷人多些意外事故,多些凶杀案;比穷人多些保险费,死后,别人多收


鱼翁之利;比······。


说了这么多,读者朋友千万不要认为我是个极端的仇富主义者。真言不顺耳,


但鄙人说的都是事实。





贫富间的差距,社会环境的恶化是当今讨论的热题。


贫富的差距,使现在人与人之间很难维系感情,在利益面前任何感情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与虎谋皮的成语也许就是这个意思。两个相爱的情侣因为贫富差距最终没有结合到一起,


就算结合也会有隔阂与裂痕。这种爱情悲剧举不胜举。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无可厚非的事。人的眼光都是高挑的,总会排斥


一些自认为低劣的人或事物。固然是违心的,也要划清界线。


回想,当年不堪的我,“发配充军”期满回来后,已是一无所有,曾经的人际关系


全部断裂,而且还要忍受别人的冷嘲热讽和鄙视的目光,这种打击让我连死的心都有。


我无数次默默的对自己说:自己已是行尸走肉、是聋子、是瞎子,再也体会不到痛苦。


可长时间的把自己孤立起来,那是更难煎熬的,毕竟大脑还在思考,灵魂还需要释放。


我不可能逃避一辈子,于是我慢慢尝试重新再建立人际关系,寻找生存下去的出路。


当我鼓起勇气拿起电话打通熟人的电话,只想平平常常的说几句久违的问候,可我感觉


到对方是不耐烦的敷衍和搪塞。普通的问候成了骚扰电话,看来再打下去,对方可能要


报警,郁闷中,我失望的挂了电话。这个熟人现在是建筑老板,以前他落难时,吃的、


用的、玩的、花的、住的,全都是我的,我想来想去他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后来


才知道是他的女人不让其与我交往,原来他是个见色忘义的人。


第二个熟人(阿明),这小子


最离谱,每次打他电话,他总说不在昆山,等见面再叙旧,装得比外交部长还忙,


表面殷勤得很,内在全是鬼主意,有几次我都是看见他人,再故意打电话给他,其实


我就在他马路对面给他打电话,也从没想过要拆穿他,因为他表演的太投入了,不忍心啊!


我个人真想给他颁个金马奖,难为他一次又一次的投入角色,连他的手机都会给他配音,


居然传出空中小姐报务的声音,在飞机上不关手机还敢接听,算他牛B。这小子在我当年


出事后,侵吞了我一笔钱,说起来,我还为他挡过一刀,救过他一条命,连发配充军


的事都帮他带了。阿明现在是一家娱乐会所的老板,后宫佳丽三百。这个瘪犢子是


典型的吃里扒外见财忘义的人。


第三个熟人(阿芳),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我并不了解她太多,但唯一给过我温情的女孩,也是第一个为我


哭过的女孩,我与她通了电话后,约会叙旧了几次,她告诉我,她已经结婚了。与她不见面时,她开始也会


发短信,说上几句甜言蜜语,后来她给了我一条短信,让我买一部汽车给她,我答应了,但我没说什么时候兑现。


为了一句承诺,我明知买不起,就带着仅有的一点钱去赌,结果钱被人黑掉了,人也差点横尸街头,被十七、八


个人围攻,拣条命回来,也算对她有个交代,再后来,她就不联系我了,我发短信她也不回了,就这样我还是


欠她一部汽车。不过,她向我澄清了一点,说那条短信是她酒后失言发的。敢情她发的甜言蜜语也都是酒后失言


发的,我真的希望她酒后吐的是真言。别人是酒后驾车害人命,她是酒后失言差点要人命,幸亏我是不死的


“凤凰”。女人虚荣不是错,男人为女人做任何事也不能后悔。


第四个熟人(阿娟),是我的同学,人不但长得漂亮,而且是个实实在在的好女孩,温柔善良.......


我一时还找不到比喻她好的词,因为在我眼里,她太完美了。她是我今生唯一喜欢的女孩,但说明一点:


我跟她的感情只建立在“喜欢”两个字上,我与她一清二白,就像兄妹情那样。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她,


更不可以亵渎她。要是哪个男人取到她,真的是万年修来的福,如果谁伤害她,我就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当我接通她的电话,听到她熟悉而甜美的声音时,我唯一的感觉就是非常幸福,天塌下来也不管了,哪怕


是在汶川的震中心也无所谓了。她在电话中漫不经心的告诉我,她结婚了,我惊讶片刻才回过神,然后


送上一句祝福,她又告诉我,她的老公是警察,我又沉思片刻,对她说,你找了个好老公。我的恭维


中带有一点酸涩,其实意思明了,她的老公是兵,我是匪,这个什么概念?我懂,别人也懂。因为


我已经读懂她的心,她能划清界限的告诉我,证明她依然还是我心中的好女孩,她能真正做到自己


不伤害别人;不被别人伤害;不自己伤害自己。她忠于朋友间的原则,也是忠于丈夫的好妻子。


我受点委屈也是我应尽的义务,只要她幸福就比什么都好。在中学时,有一次她过生日是元旦,


为了给她送生日礼物,我在糕点厂连续打了几个通宵的夜工,原因一:是我没钱给她买生日礼物:原因


二:那时昆山没有定制蛋糕的店,以前都是国营的。当她看见精美的蛋糕上有她的名字,她笑的是


那么的明朗和花般的鲜艳,看到她那高兴的样子,哪怕我再熬几个通宵也值得。但这件事,我没有


告诉她,也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今生除了她,没有给过任何女孩生日礼物,因为这个专利只限她


一人。大爱无语!!!!!


第五个熟人(霞),她也是我的同学,但仅仅只有一年的同学关系,可她是我曾经最爱的女孩,


也是我生命中最不会忘怀的女孩。她长得很普通,但非常有个性,对人笑时,她的嘴角总是顽皮

的向上翘,给人一种清纯可新的感觉,她说话直来直去,从来不会说假话,是很自信的女孩,


我了解她就像我熟悉她身上每一寸肌肤一样,因为她是我伊甸园里边第一个女孩,在马路小巷、


在公园竹林、在河边树林、在乡村田野、在她淑香闺阁······都留下曾经我与她缠绵的身影。


我与她的感情很微妙玄色,好像从来没有开始过,也好像正在开始中;又好像从来没有结束,可好像


一切都已经结束······。感情就是诗一样的感觉,那种无形的力量控制一个人的思维或许是


生命。


爱过的人,随着时光的流逝好象渐渐淡忘,其实只是沉淀爱过的人,在记忆里,有时候一首老歌,


一个似曾相识的情景,一句玩笑的话,都会触动心灵深处,某一根最柔软的神经。就象法国皇后


玛丽安东尼特的指环上那句流传于世的名言:“一切都让我想起你。”


无数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还是日月星辰的改变,在我独醉思忆中,我就会再想起霞,于是点


燃一根烟,斟上一杯酒,看着手指间忽明忽暗的烟火星,我仿佛能感觉的到她的体热,然后又在


烟雾缭绕中看到她的身影,端起酒杯靠近嘴鼻之间,我似乎闻到了她的体香,当酒进入嘴随着


一丝忧伤的爱意滑向激情的体内,我感觉到再一次的与她结合了。接着,一杯又一杯,我枕着


对她的爱、对她的情我彻底醉了......,一场爱,一场伤;一场情,一场醉。


男女间的感情都是随着戏剧性的发展而改变的,我和霞的感情也不例外。但说来话长。


为了保护某些人的隐私,在此,我略透露一些,当年,中国是改革发展初热期,正是计划经济


走向市场经济的过渡期间,社会风气特别差,昆山的黑势力特别猖獗,所谓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


都有,各种黑势力渗透到各种部门,甚至连学校都不放过。我们学校有相当一部分学生都与外界


的黑势力挂钩,成为其中的一分子,学校也被别人称为流氓学校,的确,也是事实。那时,霞刚


转学到我们学校,她还不了解学校的不良风气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可能陷在困境中,何况她


又是富家女,长得也可以,就这几点就会让她随时有意外的麻烦。有几个黑道势力的痞子学生和


外界黑帮成员对她窥视已久,其实我也早已察觉到,那时,我在校期间中,也有些威望,臭名昭著


的那种,打打杀杀,兴风作浪总少不了我,可在原则上,我没有参加黑势力组织,但也自成一体。


别人狠,我就得比他们更狠,这就是人性生存的本能,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也能保护好自己所关注的人,


但我毕竟势单力薄,在各种潜规则下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抗衡所有的一切,何况义薄云天


关云长也有败走麦城的时候,而我只是一个举无轻重的小人物。曾经我有一句口头禅:“谁说我


是好人,那就是侮辱我的人格,污蔑我的智慧”。说这句话时,我的心在滴血,我的灵魂在背叛。


于是我开始堕落,开始颓废。


世事无巧不成书,有因必有果。在一次偶然的事件中酝酿了一场不寻常的事。有一次我向霞借


一把指甲钳,可指甲钳是连在钥匙串上的,当霞把钥匙串递给我时,被一个黑帮学痞看见了,他让我


用好之后也借给他用一下,我当时想了一下,用不着为一把指甲钳跟他较劲,于是我答应了,正因为


是我的疏忽从而犯了天大的错误,这个学痞利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在学校旁的配钥匙摊上配了连在指甲钳


上的钥匙。事发后,学痞拿着几把钥匙到我面前显摆,并告知我他所做的事,我知道后,义愤填膺,如果


杀人不犯法,那我第一个就把他杀了,可我还是冷静下来,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我不得不屈就。我让他


提要求,只要把钥匙处理掉,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可以满足他任何条件。原本我可以把这件事告诉霞的,


让她回去把锁换掉,可又怕她的父母责备她。这件事是因我 而起,我不可能再去连累别人,应该自己解决。


学痞已抓住我的软肋,于是逼我就范,他说外面的老大非常器重我。意思我懂,无非就是想让我与黑帮苟合,


我答应了他的条件。到了晚上,我单刀赴会,黑帮老大给我摆了一场鸿门宴,明知山中有虎,偏向虎山行


是我的个性,宴席上他们让我在一份黑帮名单上签字,我的名字并不值钱,但只要我签下去,那我的人生


基本上就毁了,在犹豫之中我还是签了名字,最低限度我还能拿到钥匙,可此后,我原本的世界被慢慢的消蛀


掉。


又在一次偶然中,我发现有几个黑帮成员还在预谋打霞的主意,霞与我是同班同学,给我的感觉还不错,


我想有必要让霞摆脱麻烦,于是我就告诉帮中的成员,说霞是我的人,“朋友妻不可欺”,是适合任何组织的规则,


对于黑帮也是首要规则 。成员中的人不是瞎子,他们发现我与霞的关系并不火热,好像我把所有的人都耍了,


老大也发火了,竟用枪顶着我的脑门,要让我证明霞是我女人的证据,我也不知道老大那把枪是真是假,要是


我真的被毙命,那就算我活该,也许真的注定霞是我今生的宿命,我也不再多想,反问老大:“你想让我怎样证明”?


谁知老大突然把枪收了起来,不紧不慢的说:“我给你证明的时间,不过早晚都要给我个说法”。我庆幸的答应了,


可我一直在琢磨着老大那把枪是不是真的,这个谜底在几年后的一个夜晚才揭开,当枪声划破静寂的夜空,伴随着


死亡的气息老大也受到了应有的惩制,我才知道那把顶着我脑门上的枪原来是真的,要是当时我惊慌失措在他面前


胡说八道的话,恐怕炙热的子弹真的会穿透我的头颅。


接下来的日子,我为了迷惑帮会成员的眼睛,我就慢慢的尝试着去接近霞,违心的感觉真的让我很难过,每天我都


守着她,不管她愿不愿意,我都特意在人多的时候装出与她暧昧的样子,还强行吻她。我没有告诉她事情真像,因为对她


来说,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事到如今十多年了,也瞒了十多年,我开始直想让她好好的配合,救她也能救我,于是


在时间的纤纤绊绊中擦出了火花,我真的动了真感情,深深的爱上了她。她也在电话中问我:“我是你第几个”。


我毫不犹豫的告诉她:“你只要相信你是我最后一个就可以了”。


后来麻烦过去了,但我与她之间又产生了很多误会,她对我不冷不热。有一次我到她家去,可她坚决不让我进去,


也许是我对她的感情陷得太深,无法自拔,情急之下我想起了被我扔在学校操场后面水沟里的钥匙,我找到钥匙后


就不经她的同意开了门进去,她一脸的愤怒,骂我卑鄙无耻,我也不可能向她解释钥匙的事情,只能把钥匙交给她处理,


这件事加剧了我与她的裂痕,再后来就与她各奔东西,虽然我心中有千万个不愿意,可有太多的苦衷让我无法向她释然,


更无力挽回。我继续做我的“流氓”,继续“堕落”,继续带着虚假的面具生存,直到我犯事受惩的那天都烟飞灰灭。


我这一生都感激霞,她是我活下去的精神支柱,在我发配充军期间经历了多少生死彷徨,只要她在我心里一分一秒,


我就能战胜一切磨难并跨越生死界。感情是生命的魂,是生活中永无止境的牵挂,是岁月留下的最大财富。


当年我回到家乡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听霞的休息,虽然我与她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在一起,但我只想知道


她过得怎么样?是否一切还顺顺利利?是否容颜依旧?是否······?真的想知道她的一切。


虽然打听到她的电话号码,但是我没有勇气拨通她的号码,因为我伤害她实在太深,欺骗她太多。多少次我躲在


她家的楼下,在阴暗的角落里默默的关注她。


记得在一个夏季的早上,天空阴沉沉的,空气也非常闷热,我骑着摩托车在霞上下班的站台附近等她,


我并不想让她发现我,我只想知道她上班的地点,准备以后能够偷偷的多看她几眼。我看着她上了接送车,


她的车起步刚走,老天突然跟我有仇似的,瞬间天空下起了滂沱大雨,而且可见度很差,我也顾不上穿雨具


带头盔,匆忙中发动摩托车跟上去,好不容易看见了她的车,可刚要靠近她的车时,我却在四岔路口上吃了


个红灯,我只能看着她的车远远而去,等红灯一过,我马上加大油门提速尾随上去,可正是上班的高峰,人流拥挤,


我的车时快时慢,由于我心急就加快车速,突然透过朦胧的雨帘发现我车的正前面有几个横过马路的学生,紧急


刹车肯定是来不及了,因为雨天的刹车性能特别差,我连忙带着刹车猛打方向,一个完美的360度漂移把我连人带车


抛向路边的花坛上,我麻痹了几秒钟就匆忙想站起来,可全身疼痛难耐,特别是我的左脚剧痛的没法着地,我只好拖


着左腿一蹦一跳的到车旁把摩托车扶起来,路边的人也只是向我冷眼几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也无所谓了,


往车上一趴,发动车子继续追赶她的车,连闯两个红灯,终于在第三个红灯,我庆幸的再次赶上了她的车,一时的激动,


让我忘记了身上的伤痛。我尾随着她的车进了她的上班地点,知道了她的上班部门后,我就骑着摩托车到医院去查看伤势。


检查下来是脚板骨裂,还有一些软组织轻伤。回到住处后,我还在浮想联翩,要是她知道我受伤会有什么感受?是不是


幸灾乐祸?还是有点焦虑?可能是前者的可能性大些,因为她报仇了。我在几天的养伤期间都陷在沉思中,我为了她,


性命都可以置之度外,难道我连给她打电话的勇气都没有吗?在矛盾中我终于做出了抉择——我要听到她的声音,我要


给她打电话。我竟然带着伤,撑着拐杖到她的办公地点,当时她在中国银行上班,我也不可能跑到里边去见她,只能站在


外面给她打电话,她的语气还是那样死板板的冲人,也许只会对我一个。


“你的本事真大,我的号码你是怎么找到的”?这就是我心爱的女人开场白,弄得我哑口无言,接下来她就


振振有词的奚落我,说我已经淘汰了,与社会脱轨了,等等.......如何........如何.......。其实她想要说的话都在


我的意料之中,要是不了解她的人,肯定会受不了,说不定当场就撞墙自杀,虽然她的性格有点铁石心肠,但她是个很


正派的女孩,虽然她的言语很“伤人”,但绝不会害人。她说任何偏激的话,我都会接受,因为这就是她的个性,我


当时爱她的就是她的个性,她对我说的任何难听的话,我都把她当成激将法,于是我正中她下怀。她看见我苦布喇叽


的样子就爽歪歪。


那些时候我一直在揣测霞说过的任何一句话,因为她说的话就是圣旨,特别是“淘汰”“脱轨”这两个词让我寝


食难安,一般的男人要是听见女人骂他这两对词,那就是天大的侮辱和对他人性的灭绝,男人肯定杀女人的心都有。


我真的希望霞以后说的那两个词只对我一个人说,因为只有我对那两个词受之无愧。这个世界不是被人改变,就是


人改变世界,对于我来说,我没有改变过世界,世界也从来没改变我,所以我“淘汰”并与社会脱轨,而只有被世界


改变的人,才是“与时俱进”的。


其实我也一直把霞骂的话,当作激励我的始作俑者。可现在再也听不到她骂我的话,好像生活中缺少了点什么。


曾有一次,我徘徊在她家小区的门口,想抱着侥幸的心理能与她偶遇,却被一个老同学撞见,他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事,


开门见山地说:“是不是等霞”。我向他会心的笑了笑,他又问我,关于我和霞感情之类的问题,我在沉默中闭而不答。


这位老同学是情场高手,并向我出谋划策,教我如何考验霞对我的感情,他说最好的办法是向她借钱,


我疑惑了片刻对他说:“那好,我就去问她借个二、三百”。他却不屑一顾的弊了我一眼,说:“你把自己当作


叫花子了?上门要钱了?还是嫌自己不够糗?最起码也得万八千的”。他说这招绝对管用,我还真的傻乎乎的


听信了他的话。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听信我那位狗屁同学的鬼话。当我在电话中向霞说出借钱的同时,我真想恨狠地


抽自己的嘴巴,我再落魄时也从来没有向人借过钱,何况是向我最心爱的女人借钱,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霞一直认为我的劣根性很重,竟然怀疑我有犯罪企图的嫌疑。我是百口莫辩,这种误会就像“黑柏油滴在玻璃


上”,越抹越黑,别人不相信,连我自己都没法找到让人家相信的理由。


过后,我想好好的找一份正当的工作,好让别人改变对我的看法,于是我努力找工作。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想不到找一份工作远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每个


单位企业招工都要进行体检,我被检查出来是乙肝小三阳,再加上我有历史背景不良的档案,哪个单位企业都


不肯录用我,我为此郁闷了许久,我是个尚武之人,壮得连老虎都能打死,怎么就会得那种病?后来才知道原因。


原来是我在“发配充军”期间受过一次重伤,在输血的时候感染的。而我的家庭也发生了巨变,家父的病已经


是癌症晚期,医疗费用很庞大,可我还在掉链子,让我陷在进退两难之中,还有那个让人不可琢磨的政府单位


勒令我每个星期写一份Thinking report,真是火上浇油,我的每次Thinking report都肯切要求落实工作,可是


他们总是置之不理,他们只想完成形式上工作其它的事死活不管,反过来还要求我怎样.......怎样.......。


“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我看是某些Government units的“精髓”吧。



待《苦海浮沉》2........

本文内容于 2009-9-13 19:20:42 被枫蓝女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