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突击 和平-放羊的团 放羊的团1

邋遢汉子 收藏 6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767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8.html


和平对于百姓来说是幸福,但对于军人来说,却是一只凶猛的野兽,会不断吞噬掉战争年代特有的血性与激情------




宁不屈想到过这一天会来临,只是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早,"猛虎团"的形势是极其严峻,占绝大多数的人都知道了一个小道消息,当然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而是一个坏消息,坏得透顶了的坏消息,"猛虎团"即将被裁掉,这个消息对"猛虎团"的人来说是致命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今年的各项考核全部不及格,连一直稳坐全集团军冠军位置的实弹打靶射击,也来个了戏剧化的大翻身,全军区倒数第一名.


王文远很愤怒,作为年过半百的人,在一般情况下,绝不会这么冲动,但那天实在无法克制心头上的怒火,狠狠地踹了宁不屈几脚,而且是当着众人的面,然后扔下一句:"老子把一个猛虎团交给你,你竟然给我带出一群羊来",然后跳上车回了军部,前脚刚落下,宁不屈就跟着到了军部.


宁不屈低头似一个犯错的小孩,在老首长面前,永远心悦诚服地立正.


王文远却坐着,但脸绝紧绷,似要杀人般,端起杯子慢条斯理地轻呷了一口,这才抬起眼扫了一眼宁不屈:"怎么啦,你宁不屈是感觉到委曲?还是内疚?"


宁不屈:"军长,我......".


王文远:"我什么?是不是要我给你道谦,我告诉你宁不屈,踹你几脚算便宜你了,要是在战场上,老子枪毙了你".


宁不屈选择了沉默.


王文远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仔细瞅着宁不屈转了一圈:"你看看你,现在还知道自己是军人不?"


宁不屈抬起了头,似乎很想为自己辩护发吐出一句:"现在是和平年代".


王文远一怔,瞅着宁不屈问道:"和平年代怎么了?是不是就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是不是把和平年代搁前面挡着,你宁不屈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猛虎团带成一个放羊团?要不要把你的放羊经验全军推广普及一下?"


宁不屈低声哝出一句:"猛虎团,猛虎团,结果还不是和放羊团一样".


王文远:"你说啥?再多说一次,我刚才没有听清"


宁不屈闭上了嘴,闷头不再出声.


王文远紧盯着宁不屈追问:"你刚才说啥?"


宁不屈只得说出心里搁得都已发霉长毛的心事:"为什么要裁掉猛虎团?军长,猛虎团的战绩你清楚的,打过多少恶仗,不下百次吧,我们猛虎团这三个字都是猛虎团的人用血染出来的,可今天说裁掉就得裁掉,你知道猛虎团下面的人怎么说吗?说我宁不屈没有用,就算我宁不屈真没有吧,无所谓,我的转业报告已经打上来了."


王文远没有回答宁不屈,脸调向了窗外,心被宁不屈的话刺痛了,这次裁军是势在必行,中国军队必须得走精兵之路,在南疆那刚刚散去的硝烟中厉炼出来的中国军队做好了准备,猛虎团是英雄团,但英雄不只能是在战场上,在大局上同样得表现出英雄气概,这很难,人都是碳水化合物做的心,谁又能做到绝对的公平啊,裁掉猛虎团就如把自己的心割掉一块般的痛,直揪心,而且还只能窝在心底,王文远叹了一口气,背对着宁不屈说道:"我们是军人,只要有一天身上还穿着这身军装,就得知道自己该做些啥,你回去吧".


宁不屈退了出来,其实很清楚王文远心里比自己更难受,所要承受的东西更多,在出军部办公楼大门时远远地就望见了熟人,忙把头压得低低的,心里直发怵,当熟人没有注意到自己而是急匆匆跑上了楼梯后,宁不屈才松了口气,几步窜出了大门直奔停车位上自己的"北京212",跳上车后忙朝司机小张命令道:"快,开车".


小张疑惑的眼神望了一眼宁不屈,发动起来了"北京212",车低闷地吼了几声,屁股冒着青烟溜出军部,直奔猛虎团驻地而去......


"好事不出名,坏事传千里";"猛虎团"被王文远怒批为"放羊团"的消息不径而走,并迅速在部队流传开来,一时成为了笑柄,"放羊团"称呼顺理成章地取代了"猛虎团"三个字.


放羊:形容自由散漫、无组织纪律、我行我素,作风稀拉......


宁不屈走了,道不尽的失落,呆了一辈子的地方,却突然要改变,在上车之前再回头凝望了"放羊团"足足有十分钟,一种叫眼泪的东西不自觉间溢满了眼眶,回头,一声叹息,落寞地上车,车轮开始转动,离"放羊团"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部队是不变的,而兵却在不停地,来了,走了,一茬又一茬,就象老百姓种庄稼一样,播种,收获,一年又一年的反复......


清晨,天刚吐出一丝白.


"放羊团"驻地,几栋营房整齐地排列着,笼罩在清晨的静溢中,一声出操的号声打破了宁静,兵稀稀拉拉地钻出了营房,晃悠悠地走向集合地点,几个干部模样的人一边扎着松得不能再松的武装带,一边嘻嘻哈哈地抱怨议论;


干部甲:"出啥操哟,回去整整内务得了".


干部乙:"再怎么练也顶屁用,马上就要回家扛起锄头当老百姓了".


干部丙:"对了,听说这几天新团长要来了"


干部甲:"谁愿意来?现在还有谁不知道咱们"放羊团",威名远扬啊!"



早操打破了世界记录,用了十分钟却没有集合完毕,最后好不容易集合完毕,在值班员的一声"解散"的口令中,众人又稀稀拉拉地散去,操场又陷入了落寂中,从前这里热闹非凡,每天的这个时候都会听到杀气震天的番号声......


李建设接到了王文远的电话,挂了电话后拿起了摆在桌子的军帽,出了门跳上了"北京212",到军部的路程只有半小时,李建设望着公路两侧不断倒退的白杨树,这些树栽种应该有些年头了,全部长成了参天大树,整齐地排列,就似列队的兵,每天都接受公路上穿梭不息车辆的检阅......


车进了军部,李建设跳下车健步如飞,直接去了王文远的办公室,敲门推门进门敬礼完毕后,王文远指了指一边的椅子:"坐".


李建设反而显得有些拘谨,特别是在这种正式的场合,虽然王文远是妻子王容的父亲,自己也应该沾点光叫一声"爸",但还是习惯叫首长,李建设笔直地坐下了.


王文远打心底对自己这个女婿很满意,可就是因为李建设是自己的女婿,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个决定无疑是艰难的,要知道谁去了"放羊团"的结果很明了,会随"放羊团"的被裁而脱下军装离开部队,王文远开口:"建设,你去"放羊团".


李建设以一个军人的标准习惯回答:"是......".


王文远:"有什么想法没有?"


李建设:"没有".


王文远本来准备了很多的话,忽然发现自己把话弄丢了,实在面对自己唯一的女婿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干脆直接从文件夹里拿出一纸任命书递给了李建设才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放羊团"是一群沾了羊气的老虎,让你去,是我希望能看见"放羊团"原有的王者霸气"


李建设接过任命书,纸虽不到一两重,但此时却似一座大山,压在心头的大山,沉甸甸的,特别是王文远的眼神,传达了一种信息,"放羊团"是他王文远的心,是他的肝,他这辈子最大的牵挂......




李建设回到了侦察大队,正在收拾东西,严肃省去敲门程序推门而入,李建设知道是他,仍然执着自己手里的活,把几本军事方面的书放进了背包里,严肃奔到了李建设面前,学医生用手背朝李建设额头贴来,手却被一只手格开了,李建设直起身来:"你干嘛?"


严肃缩回手:"我看你是不是在发烧".


李建设:"别闹了".


严肃:"看来你没傻,还能跟我正常说话".


李建设没好气:"你才不正常".


严肃:"我说建设,你去"放羊团"做什么?你真以为你是神啊?神也没有办法救"放羊团",你去了会被拖累的".


李建设望着严肃:"咱们是不是兄弟?"


严肃迎着李建设的眼光:"你这句话是非得脱了裤子放屁".


李建设笑了:"那行,你帮我收拾东西".


严肃一怔,豁地苦笑:"跟李建设这样的人做兄弟算我倒霉",说完动手帮李建设一起收拾起东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