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删掉鲁迅文章叫好 他的文章太不和谐了

xshxing 收藏 5 150

据报道,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版的语文教材中,鲁迅的作品明显减少,《药》、《为了忘却的纪念》等作品不见了,保留下来的只有《拿来主义》、《祝福》和《记念刘和珍君》3篇。

这本是很正常的事,可一些人不平了,破口大骂起来,有的甚至上升到了国家灵魂的高度,指鸡骂狗,借题发挥。说这些人偏激,我看是以好心忖度他们了,老夫感觉他们中相当一部分人是别有用心。

鲁迅的文章语言文不文,白不白,语法中不中,西不西,每篇文章背后都有着较强的时代背景,而现在的中学生无论是古文字功底还是历史知识,都贫乏得很,要他们硬着头皮读鲁迅的文章,确实是件遭罪的事儿。北京师大附中一位老师就坦言,“鲁迅作品几乎快成了中学语文教学的一块鸡肋。”

不过,这倒也不算什么。不适应,多读几遍就适应了。再说学知识是可以反刍的,当时不懂,可以先吞下去,过些年,有了人生阅历,再回味,就懂了。谁要说中学生能真读懂《狂人日记》和《阿Q正传》,那是胡扯。可若因为读不懂就舍弃,那文言文更应该从中学语文中删了,为什么不?还有,现在不是大肆鼓励中小学生读经吗?是《论语》难还是鲁迅的文章难?

老夫也主张删减鲁迅的文章,但并不是因为它艰深难懂。老夫有老夫的理由,绝对让你服气:

一、鲁迅文章入选中学教材比例太大,对其他作家不公平。

新中国成立以来,众所周知,由于政治原因,相当长的一个时期,鲁迅文章一直在中学教材一枝独秀,而胡适之、梁实秋、林语堂、周作人、徐志摩等大腕儿却惨遭封杀。常言道: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才是春。如此取舍不只对同时代的其他作家极不公平,对读者也不公平。就是鲁迅本人,也绝不会赞成的。他在《致颜黎民君的信》中就曾说:“只看一个人的著作,结果是不大好的:你就得不到多方面的优点。必须如蜜蜂一样,采过许多花,这才能酿出蜜来,倘若叮在一处,所得就非常有限”。

二、鲁迅本人早就希望他的作品消亡。

“我希望这野草的死亡与朽腐,火速到来。要不然,我先就未曾生存,这实在比死亡与朽腐更其不幸。”

文学家的作品是时代的镜子。尤其是时评,杂文类的针砭现实的文章,如果八、九十年前,到现在还那么有现实针对性,只能说明这个时代没有前进,甚至倒退了,也就是说,过去的一切努力,启蒙呀,革命呀,都付之东流了,还不如一开始就安于现状,倒少流了不少血。

这样看来,这么多年过去,鲁迅文章非但没有被自然淘汰,相反还那么有市场,绝不是好事。不仅鲁迅先生不愿看到这局面,所有仁人志士都不会愿意看到。

三、鲁迅是传统文化的大敌。

鲁迅是反传统的斗士,怀疑一切,否定一切。最典型的例子,是1925年春,当时的《京报副刊》主编孙伏园刊登启事,征求“青年爱读书十部”“青年必读书十部”。胡适梁启超、周作人等均应命答卷,推荐了相关文章,不料鲁迅却在“青年必读书十部”栏目上交了白卷,说:“从来没留心过,所以现在说不出。”“中国书虽有劝人入世的话,也多是僵尸的乐观;外国书即使是颓唐和厌世的,但却是活人的颓唐和厌世。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少看中国书,其结果不过不能作人而已。但现在的青年最要紧的是‘行’,而不是‘言’。只要是活人,不能作文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此文登出,引得舆论大哗。

如今太平盛世,乐一奏,百兽齐舞。弘扬传统文化,崇儒读经,以礼治国,是教育的主流。似鲁迅这般,把祖宗的书贬得一文不值,那还了得?你就看他把古文字大师孔乙己整得那个可怜劲儿吧(要放现在,此公没准儿能成为国学大师呢),多刻薄啊。显然,对志在弘扬5000年光辉灿烂的民族文化的我们而言,鲁迅这块绊脚石,一定要搬倒。

四、过分宣扬鲁迅于构建和谐社会不利。

鲁迅在逝世前四个月,经他口述,由O.V(冯雪峰)代笔,写了一篇著名的答托派的公开信,信中这样讽刺托派:“你们的“理论”确比毛泽东先生们高超得多,岂但得多,简直一是在天上,一是在地下。但高超固然是可敬佩的,无奈这高超又恰恰为日本侵略者所欢迎,则这高超仍不免要从天上掉下来,掉到地上最不干净的地方去”。终鲁迅一生,只在这一篇作品中提到过毛泽东的名字。毛泽东与鲁迅生前从未谋面,却非常喜欢读鲁迅的文章,当他从冯雪峰的口中得知鲁迅评价他的诗有“山大王气”时,竟会心地笑了。两个人一个教导人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一个说能杀才能生,能憎才能爱。毛泽东说他和鲁迅的心是相通的,这是因为两个人都是硬骨头,都信奉斗争哲学,看问题都入木三分。毛泽东对鲁迅推崇备至,在《论鲁迅》中一连用了7个“最”,将其尊为现代圣人,这在毛著中是绝无仅有的。

但现在看,鲁迅的文章已经不合时宜了:《药》是鼓动造反的,《为了忘却的纪念》是纪念现在称之为进步,对当时的政府而言却是反动透顶了的作家的,《故乡》把农村生活描写得凄凄惨惨,《友邦惊诧论》四面树敌,恶毒攻击今天的战略伙伴,《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把精英专家骂得狗血淋头,《狂人日记》将礼教比作吃人,……时过境迁,再宣传他那套,显然于构建和谐社会极为不利。

据《人民日报》报道,最近河北有个县,组织人马,兴师动众地反起手机“荤段子”来,为此一个月就开了480多个会,说什么荤段子这东西“已成为滋生不道德行为甚至是腐败的温床”。你想,既然黄色短信就能滋生腐败,那么象匕首象标枪一样的文章,不更是要鼓动起暴乱来么?焉能不视若洪水猛兽?

鲁迅说:“待到伟大的人物成为化石,人们都称他伟人时,他已经变了傀儡了”。“有一流人之所谓伟大与渺小,是指他可给自己利用的效果的大小而言”。此言不谬,现在,鲁迅这个傀儡现可供我们利用的效果已经没有了,有的只是反作用。还不果断抛掉之,更待何时。再说了,鲁迅这个神是毛泽东造出来的,毛泽东都已经被拉下神坛了,鲁迅还有什么资格在上面供着。

依老夫之见,现在中学教材中鲁迅翁的作品,保留3篇都嫌多。强烈建议将《祝福》和《记念刘和珍君》也拿掉,原因不用说了。只保留一篇《拿来主义》,让后世知道中国文学史上曾经有过这么个人就行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