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情爱 正文 第十二章

yp89yp89 收藏 0 1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size][/URL] 黎川县拘留所和看守所都位于县城的东关,进了大门是一面瓷砖贴就的硕大照壁,上书“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黑色的大字,凸显出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法律威严,同时又昭示了司法机关人性化的办案原则。拘留所在看守所的前面,位于这个大院的西北角,它的规模要比在它后面的看守所要小得多。 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


黎川县拘留所和看守所都位于县城的东关,进了大门是一面瓷砖贴就的硕大照壁,上书“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黑色的大字,凸显出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法律威严,同时又昭示了司法机关人性化的办案原则。拘留所在看守所的前面,位于这个大院的西北角,它的规模要比在它后面的看守所要小得多。

赵福军和赵红军兄弟俩就被关押在这里。

一大早,赵怀义就把赵向礼和赵丽娟接上,开着赵福军的昌河白马王子面包车,路过梁山村时,再把又没有去高川乡联合学区上班的温秀芳捎上,几个人一脸凝重,各自在心里想着自己的事情,一路无话,很快就来到了黎川县拘留所。

赵丽娟把两个嫂子昨天晚上精心做的烙饼和其他刚从县城超市买的一些零食抱在胸前,跟着赵怀义就走进了拘留所的家属接待室。接待室里一个年轻的民警坐在靠窗的两张办公桌对在一起北边的办公椅子上,见他们进来,抬眼问道:“你好,请问你们是……”

“哦,同志,我们是赵福军和赵红军的家属,他们两个昨天晚上刚被弄进来。今天我们给他们送点东西。”赵向礼一脸笑容对这位脸色凝重的小伙子民警陪着小心说道。

“哦,你们是赵福军兄弟俩的家属?要见他们必须到内勤办公室办个手续,内勤办公室在二楼的203房间。”小伙子民警面不改色地对他们说道。

听完小伙子民警的话,几个人又爬到二楼内勤办公室,推门进去后,看见一位漂亮的二十多岁的女民警坐在办公桌前忙着整理着有关文件,赵向礼见状就陪着笑脸对女民警说道:“同志,请问您是拘留所里的内勤吗?”

“是呀,你们有什么事情吗?”漂亮的女民警头都不抬,一边继续整理着文件回答道。

“我们是赵福军和赵红军的家属,想见见他们兄弟俩,下面的同志让我们到您这儿办个会见手续。”赵向礼继续陪着笑脸说道。

“你们是他们的家属可以会见,不过,四个人只能进去三个人。”女民警抬起头来,脸上毫无表情地说道。

“同志,我不进去,我是他们一个村的,他们是家属,我不是。”赵怀义见女民警如此说,接过话头急忙解释道。

“那好吧,你们都带身份证了吗?要是带了的话,请到外面复印一下,再填个《会见被拘留人登记表》。”女民警继续说道。

赵向礼接过女民警递过来的三张《会见被拘留人登记表》,分别给了赵丽娟和温秀芳一张,示意她们俩赶快填写。同时,把她们和自己的身份证收集起来交给赵怀义,让赵怀义马上到外面复印一下。

表很快就填好了,赵怀义几乎是一路小跑把身份证复印件交到了女民警手里。女民警审核了一下他们的身份证和所填的表格后,就在身后的文件盒子里取出三张《会见证》,填写好后交给赵向礼,让他们下去到接待室办手续。

几个人又手忙脚乱地下了楼,在一楼的墙上,看到了一块监督台的版面,发现接待室里的小伙子民警叫王涛,漂亮的女民警叫周燕芳。

王涛在接待室里认真地查验了他们所带的物品,见没有任何违禁物品,就对赵向礼说道:“会见不要超过20分钟,不要说一些违反法律的话。否则,就要被停止会见,还要追究法律责任,明白了吗?”

赵向礼认真地听完王涛的嘱咐,点了点头,跟着王涛进了拘留所的里面,然后王涛顺手把厚厚的黑色铁门哐啷一声反手关住走了出去。

三个人进了三号会见室,就听见里面的民警大声喊道:“赵福军出来,三号会见室,有人会见。”

三号会见室是一间不大的斗室,一人高的砖砌高台上,直达天花板顶部设立着用钢筋焊接好的铁栅栏,把斗室一分为二隔成两半,铁栅栏外面放着一张办公桌,桌子旁边放着两把木质办公椅子,对面的墙角上高高地竖起一支摄像头,铁栅栏的栏杆上还栓锁着一条冰冷的长长的铁链子。

“哥……”见赵福军推门进来,赵丽娟就泣不成声地扑到铁栅栏边上,两手颤抖地抓住铁栅栏不停地摇着。

“哎呀,娟娟,你哭啥哩呢?我和你二哥都好着呢。你不要难受,等我和你二哥出去看怎么收拾乔智科这坏怂。”赵福军脸色通红,鼻子一酸,两行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老泪纵横的赵向礼声音沙哑地对儿子说道:“你说说,事情怎么会这样?你们兄弟两个太鲁莽了,我和你妈都着急死了,你们兄弟两个再不要胡思乱想了,家里都好着呢。”

温秀芳一边抹着眼泪,心疼地对自己的大外甥说道:“福军,家里的事情你甭管。工地上的事情,你也不要操心。我们见了你兄弟两个后,就准备去水利局见你姨夫呀,叫他给下面安排一下,工程进度估计不会出什么问题。另外再叫你姨夫给娟娟安排个好律师,帮着把官司好好打一下。拘留的时间只有几天,你和红军很快就出来了,罢了咱们再仔细商量,看看事情怎么办着好。”

赵向礼接着温秀芳的话说道:“唉,福军,你和红军要在这里好好呆着。我这几天找人说说,看能不能把娟娟和智科两个人离婚的事情私下里说说,能和好了最好,和不好了咱们再决定怎么办。”

赵福军一听老父亲这样说,顿时气得暴跳如雷,咬牙切齿地说道:“爸!您怎么是这么个人。原来咱们全家都不同意娟娟和乔智科这坏怂的婚事,是您和娟娟拗着一定要同意。您看看现在他们的光景好了一点,乔智科就不思进取,不照样抛弃结发的妻子闹离婚吗?咱们家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他乔智科家什么了?到现在您都还执迷不悟,还要给这烂怂小子说好话,咱们家到底理亏在哪儿啦?您看看,要不是乔智科这坏货,我们弟兄俩能到这里面享这号清福来吗?”

“好娃哩,你可不敢这样说好不好?娟娟和智科离婚了,锦琳娃不就恓惶了?咱们不能图一时地嘴快和不理智,就张嘴胡咧咧乱说,能挽救还是要挽救嘛!再说,我和智科他爸不是也商量了这件事情了吗?这件事情,你们都要听我说,打官司归打官司,私下说归私下说!”赵向礼听完儿子的气话,用一贯的家长作风极力地阻止着儿子的胡言乱语。

赵福军听完父亲赵向礼的泄气话,转身把会见室的门鼓劲一摔,大踏步走了出去,临走撂了一句:“您还相信乔天才这个老东西的话?乔智科偷儿子难道不是他们父子俩联手搞出来的阴谋?爸,您就是太善良,太相信人了!事情弄成这?还不都是您一手造成的苦果?这事情我不管了,您一个人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呀!”

不难想象,赵红军出现在三号会见室后发生的情景,基本都和他哥赵福军的一模一样。赵向礼没有想到,自己的两个烈子,竟然为了女儿的离婚案件气急败坏到了这种程度。是呀,当初自己一意孤行,极力支持女儿对她的婚姻选择,难道真是自己瞎了眼,吃错了药?赵向礼在不停地反思着自己当初的决定。

黎川县水利局永远是一幅繁忙的景象,局长梁俊喜也永远是处于忙碌的状态,当他知道自己连襟的两个儿子因为和乔智科打了一架被拘留了,心里就悄悄地笑了:“哎呀,这两个青瓜蛋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自以为聪明的厉害。看看现在怎么样?出了事情还不是找我来了?看把你们能得!要不是我老婆受了赵家的恩惠,谁愿意和你们来往呀?”

说起梁俊喜和温秀芳之间的认识,那完全是一次机缘的巧遇。

梁俊喜和薛涣刚在汾阴学院中文系毕业后,都分配在黎川县下面的学校里教学。有一次,黎川县委通讯报道组缺人手,就计划在全县的干部中进行选拔,他和薛涣刚都参加了选拔考试,并且两个人都入了围,当时两个人都住在黎川县招待所里等着进行面试。这年三月份,黎川县教育系统要进行文艺汇演,他们两个虽然都在参加考试,但还是教育系统的人,还得参加高川乡联合学区的文艺演出。就在高川乡联合学区临演出前一天晚上,在县招待所里组织的大合唱排练中,梁俊喜发现了一位长相清秀,身材高挑的姑娘,这位长相和赵雅芝很相像的姑娘就是温秀芳,她当时刚刚从汾阴学院毕业分配在高川乡中学教初中的语文。就在黎川县的招待所里,梁俊喜给自己的好友薛涣刚,谈论了他对温秀芳和赵雅芝的种种看法。和梁俊喜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薛涣刚知道这位老兄是真看上了温秀芳,因为在汾阴学院读书的时候,薛涣刚就知道自己的这位老同学看了港版《上海滩》之后,就成了赵雅芝的铁板粉丝。

面试的结果是梁俊喜凭着自己一身的帅气、优雅的谈吐和几篇已经发表了的豆腐块文章,成了黎川县委通讯组的干事,薛涣刚则落选继续在高川乡中学教学。再以后,梁俊喜跟了老县委书记卫中华当了秘书,在老书记临退休之前,梁俊喜被下放到了下面的一个乡镇当了镇长。薛涣刚也在梁俊喜的帮助下走上了黎川县教育局高川乡联合学区的联校长,当然,薛涣刚也在梁俊喜和温秀芳的婚姻上充当了鸿雁的角色,完成了老同学梁俊喜的心愿。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薛涣刚在梁俊喜和温秀芳结婚后,就把温秀芳抽调到联合学区当了会计。再以后,梁俊喜当上了黎川县的水利局局长,但无论梁俊喜的职位怎样变化,薛涣刚和他的这位老同学的感情还是那样的真挚和深厚。

现在,自己的爱妻温秀芳把连襟赵向礼父女俩又一次领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梁俊喜依然从办公桌后面的大老板椅子里走出来,把他们一行四人让到办公桌对面的长条沙发里,又急忙倒好了茶水,亲自送到他们的面前。做完这一切,梁俊喜回到办公桌后面,坐在大老板椅子里指着赵怀义亲切地问温秀芳道:“芳芳,这个小伙子怎么没有见过,他是?”

温秀芳见自己的男人问,急忙站起来介绍道:“这是赵怀义,和咱姐夫一个村的。”

“赵怀义?”梁俊喜若有思索地自言自语道。

“哦,怀义和咱姐夫是一家子,论辈分他还应该管你叫姨夫哩。”温秀芳咯咯地笑着继续向自己的男人解释道。

“姨夫好,我在咱们县城瞎胡混哩,自己搞了个煤炭销售公司,这是我的名片。”赵怀义见温秀芳没有把话说完,急忙站起来走到梁俊喜面前,递上自己的名片,补充做了个自我介绍。

“坐,坐,快坐。哈呀,真是年轻有为呀,干得不错。”梁俊喜从老板椅子里站起来,双手接住赵怀义递过来的名片仔细看了看,赞赏地说了几句,然后又郑重其事把名片放在了自己的内衣口袋里。

梁俊喜坐在老板椅子里,问清楚了他们几个已经到拘留所里看望了赵福军兄弟两个后,马上就抓起桌子上的电话,给水利局法律顾问打了个电话,请他马上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

打完电话,梁俊喜对自己的连襟赵向礼说道:“向礼哥,咱们水利局的法律顾问叫石东平,原来在咱黎川县司法局当局长,退下来后在一家法律服务所执业,是个老法律了,在咱县法院有很多熟人,办事能力也很强,咱们就让他把案子接下来帮着办一下,你说呢?”

赵向礼能说什么呢?自己对法律是一窍不通,是个实足的法盲。现在自己的连襟这样说,人家石东平又是在司法局长位置上退休的,能力不强,水利局也不会聘请他当法律顾问。于是,赵向礼接着梁俊喜的话茬急忙说道:“当然能行,你看上的人还能错了?这事就全靠你了。”

就在他们说着话的时候,外面有人咚咚地敲了几下门,梁俊喜站起来打开办公室的门,让进来一位五十多岁的瘦高个子,鼻梁上架着一幅老花镜的,文质彬彬的老年人。梁俊喜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向坐着的赵向礼介绍道:“向礼哥,这就是咱们水利局的法律顾问石东平。”

赵向礼见状,离开沙发几步走到石东平的面前,和石东平激动地握着手。

梁俊喜拉着石东平的手走到温秀芳面前,自豪地介绍道:“老石,这是我的那口子,在咱高川乡联合学区上班。”

石东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浅浅地握住温秀芳的小手,对着梁俊喜说道:“梁局长,真是名不虚传,名不虚传,看不出来你老弟是艳福不浅呀。”

梁俊喜把石东平让到自己办公桌前面右侧的单人沙发上,指着赵丽娟说道:“老石,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赵丽娟,现在她丈夫乔智科向法院起诉离婚了,你问问情况把把关,完了把这个官司给代理一下。”

石东平听完梁俊喜的话,扭过头对赵向礼和赵丽娟说道:“梁局长昨天就把情况给我说了,咱们都是自己人,案子我会尽心竭力地负责到底的,这你们放心。”

赵向礼听着石东平的话,心里不禁一热,嘴里不停地说着谢谢的话。

石东平继续说道:“离婚案件是个简单的案子,无非就是身份、子女、共同财产、共同债务等几个问题。梁局长已经把起诉状等法律文书交给了我,我也仔细地看了,没有个啥。现在关键是赵丽娟和乔智科的共同存款到底有多少?这个问题一定要搞清楚,需要到银行查查,然后咱们申请法院对存款进行冻结。另外,据梁局长说,乔智科在外面不检点,只要咱们有这方面的证据,根据婚姻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婚姻法的有关司法解释,在共同财产上咱们就能多分或者全分。最重要的是,只要有了这方面的证据,咱们根据法律还能向乔智科进行索赔。”

听完石东平的专业解释,赵怀义不等赵向礼等人的回答,就自己站起来对石东平插嘴道:“石律师,生活不检点估计是有,但是不敢保证,另外,这方面的证据,咱们怎么才能取到手呢?”

石东平接住赵怀义的话,继续说道:“这方面,你们都不要操心了,我自有办法,只要你们能提供这方面的确凿事实,我就能把证据弄到手。现在法律文书才发了几天时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证据规则,咱们有一个月的举证期限,时间还长你们赶快打听打听,我现在把答辩状写一下,罢了你们出去打印上几份,送到高川法庭即可。”

说完这句话,石东平示意梁俊喜拿几张稿纸,从自己的西服上衣口袋里拔出别着的钢笔,就写了起来。

民 事 答 辩 状

答辩人:赵丽娟,女,汉族,1973年6月29日出生,黎川县高川乡十里堡村人,现暂住黎川县高川乡疙瘩村第二居民组,联系电话:***********。

答辩人因与乔智科离婚纠纷一案,提出答辩如下:

一、关于原告提出的答辩人离家出走的原因不是因为家庭琐事的吵闹,而是因为原告在外拈花惹草,背叛了双方的婚姻感情,答辩人忍受不了原告的孤情寡义,才和原告吵闹后离家出走的。

二、原告所说多次派人叫答辩人回家,也不是事实。事实是,原告自从答辩人离家出走后,从来没有派人叫过答辩人,何来的答辩人严词拒绝。婚生子乔锦琳一直跟随答辩人生活,母子感情深厚,答辩人坚决不同意原告对婚生子的抚养,由于原告的生活不检点,如果原告抚养婚生子乔锦琳,不利于乔锦琳的教育成长和身心健康。

三、原被告结婚以来辛勤创业,共同财产绝不是原告起诉状上所列的16万元和五间北房。

综上所述,答辩人认为原告提出的理由不能成立,请求贵院查明事实,从保护妇女儿童的角度出发,予以公平处理。

此致

黎川县人民法院

答辩人:赵丽娟

2004年10月15日

石东平把写好的答辩状交给梁俊喜,梁俊喜仔细地看了一边,马上交给了连襟赵向礼,赵向礼看完又转到小姨子温秀芳手里。

温秀芳仔细地审阅后,口里不禁啧啧地称赞着:“哎呀,石律师,您真不愧是当过司法局长,写出来的东西就是头头是道,有理,有力。”

说完这句话,温秀芳站起来对梁俊喜说道:“喜娃,我看是这,你把答辩状交给你们文印室打印一下。现在也快中午了,咱们请石律师到宝禅大酒店吃顿饭,再详细商量商量。”

梁俊喜听完老婆的安排,苦笑了一下,只好拿起电话给宝禅大酒店打了个电话,安排好了酒席,又把文印室的打字员叫过来交代清楚,就领着一群人又到宝禅大酒店商量案子去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