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情爱 正文 第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


疙瘩村赵福军家里吵得乱成了一锅粥。

水利局长梁俊喜没有时间接待温秀芳等人,只是从会议室出来简单地了解了一下赵福军、赵红军兄弟俩被拘留的情况后,给温秀芳撂了一句明天他一定给问问的话,就又进会议室开会去了。温秀芳看着梁俊喜马上不可能把赵福军兄弟俩从拘留所里捞出来,就让赵怀义把昌河白马王子开上,顺道把金飞燕送回了家,然后一起回到了疙瘩村。

赵福军媳妇张茜茜一听说赵福军被拘留了,顿时就嚎啕大哭,嘴上不停地埋怨小姑子赵丽娟说:“娟娟!你看看,要不是你和乔智科离婚的事情,你大哥会跟着你去县城找孩子?能和乔智科打架被公安局拘留了?呜呜呜……”

赵丽娟这会儿心里最不是滋味儿了,本来她只是想让两个哥哥帮着自己把儿子乔锦琳找回来就行了,没有想到小姨一路上调盐加醋地煽风点火,两个哥哥竟然和乔智科能打起来,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居然都被公安局拘留了。事情的发展的确超乎了她最初的想法,她知道一打开架,可不是运动场上摔跤运动员,裁判说停就能停了的,再说当时两个哥哥凶神恶煞的样子,谁能控制了那个局面,更何况自己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柔弱女子。

赵红军的媳妇陈晓燕,脸红脖子粗地指着小姑子赵丽娟骂道:“娟娟!你这丧门星,你看看你干得这叫啥事情?你把娘家人都害死了!原来全家人都不同意你和乔智科这个坏子蛋结婚,大家都说乔智科靠不住,你就是不听。结婚那天,你看看乔智科发誓赌咒的样子,什么白头偕老?什么永结同心?全都是狗屁话,到头来人家还不是把咱给一脚蹬了?一家人都跟着你倒灶受气,提心吊胆的,临了你还把你哥送进了拘留所。你说,你和乔智科唱的是哪一出?算是怎么一回子事情?啊?”陈晓燕骂着骂着,眼泪就顺着吊着的长脸流了下来。

两个女人的埋怨声夹杂着哭喊声,吓得赵福军和赵红军的两个独生子也跟着哇哇哭开了,屋子里顿时乱得象死了人一般。

赵向礼坐在堂屋的沙发上,双手不停地抖擞着,嘴上叼着一支快要燃尽的香烟,有气无力地冒着缕缕白色烟雾,飘逸的烟雾无序地在屋子里到处弥漫着。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会打女婿乔智科,更没有想到儿子会被公安局拘留,他害怕这件事情如果在疙瘩村传播开来,会造成多么大的不利影响。他教书育人一辈子,非常注重自己的名声,他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旁人在背后说三道四指着脊背骂。女儿的婚事,是自己顶着全家的压力同意的,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一直看好的学生到了社会上,竟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要孩子归要孩子,为什么一定要偷偷摸摸地呢?这真是应了红楼梦中的那句话: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他甚而想到,亲家和女婿乔智科是不是串通好了一起欺骗他呢?他很失望,也很懊悔自己当年怎么就做出了把女儿嫁给乔智科的荒唐决定。更为重要的是,今天自己的两个儿子太冒失了,有理说理,和人家打什么架呢?他在心里不停地埋怨着女婿乔智科,他怎么在派出所里一句好话都不替两个儿子讲讲,他要是讲了好话,也许今天两个儿子就不会被公安局拘留了,家里也不会这样吱哩哇啦地吵闹个不停。

温秀芳站在一旁看着两个外甥媳妇喋喋不休地骂着赵丽娟,觉得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对还在抹着眼泪的她们厉声说道:“两个泼妇一样的东西!看看还有当嫂子的样子吗?你们埋怨娟娟有什么用?娟娟被人家欺负了,作为娘家人,你们不说想办法帮忙,还在不停地指责她!福军和红军弟兄两个教训一下乔智科这个烂脏有什么不对?不就是被公安局拘留了嘛,又不是被逮捕判刑上杀场,过几天不就回来了?人家还没有咋地,咱们家里就先乱了阵脚,看看你们俩像什么话!你们两个平时死要面子,爱逞强的威风都跑到哪儿去了!你们除了会窝里斗!还有什么本事在这里胡哭乱叫呀?”

张茜茜哭着对温秀芳说:“小姨,敢情在拘留所的不是我姨夫,你当然不着急。他们弟兄两个一进去,耽误了工程是小,少挣了钱算谁的?小姨,你当时就在现场,你怎么不把他兄弟俩挡住,挡住了不就没有这回事情了!”

陈晓燕接着张茜茜的话说道:“就是,大嫂说得对着哩。他们弟兄俩拘留了,工地谁招呼呀?赔了钱算谁的?我就不知道小姨你是怎么想的?都怨娟娟没有脑子,孩子就是被乔智科接走了,人家也是娃娃的爸爸嘛,还能把娃卖了不成?当初这门婚事我就不同意,你看看娟娟嫁的都是什么人!乔智科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有了两个糟钱难道就不知道自己姓啥叫啥了吗?”

温秀芳听着两个外甥媳妇的话,觉着心里很不受用,就指着她们就骂开了:“唉!我把你们两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扔到外面喂狗算毬了。这几年要不是你姨夫在水利局的工程项目上照顾你们,你们哪能挣来这么多钱?能住得起这么漂亮的小洋楼?饮水还讲究个思源的问题,你们怎么能这样想!这样说!你们说这话准备干啥呀?我还不是为了你们这么一大家子吗?啊?说这些话,你们也不怕闪了舌头……”

听了温秀芳的这番话,张茜茜和陈晓燕再也不敢吱声了。常言道:马瘦毛长,人穷志短。这几年,自己的男人们在外面风风火火闯天下,靠得还不是人家温秀芳的男人梁俊喜吗?可以这样说,目前这份家业就是人家梁局长照顾的结果。温秀芳之所以敢这样说,就是因为人家给自己一家人都办了事情,现在不听人家的听谁的。想到这里,两个刚才还叫嚣个不停地女人,只好低着头不出声,默默地抽泣了。

“乔智科这怂娃就坏透漏了!看看人家张狂成啥样子了!不把这坏子蛋好好收拾一下,能行吗?这几年乔智科在外面挣了多少钱,为什么起诉的时候,他只写了存在娟娟名下的十六万元,其他不知道还有多少瞒着咱们娘家人?我们不教训他一下,让他清醒清醒,难道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全让给人家了?你们到底有脑子没有?”温秀芳再次大声地质问坐在沙发上,还在抽泣的两个女人道。

一说到钱,张茜茜和陈晓燕马上就不哭了,她们立即扭过头问坐在床边,被她们两个气得满脸通红,只顾抹眼泪的赵丽娟:“娟娟,哎呀,你不要哭了。小姨说得对着哩,乔智科这几年挣得绝不只是这十六万。咱们不能听凭乔智科这坏怂糊弄,作为娘家人,我们一定支持你把官司打到底。”

赵怀义把车开回来,进了门就没有走。他坐在沙发上抽着烟、喝着水,在一旁看几个女人吵架,干着急就是插不上嘴,见几个人问到了钱,就急忙抢着说道:“哎呀,丽娟知道,我和智科关系最近,这几年来往的也多,凭乔智科的头脑和能力,我估计这几年怎么说也应该挣近一百万元吧。要是起诉状上写的是十几万元,那都是胡说哩。”

一句话说得几个女人就兴奋起来了,她们暂时把赵福军和赵红军兄弟俩拘留的事情忘了个干净,热烈地讨论起乔智科如何能挣一百万的具体情节了。

温秀芳听完赵怀义的话,扭头问道:“哎,怀义,我想乔智科和娟娟离婚,绝对不会是因为娟娟和他吵架,回了娘家这么简单吧。你和乔智科走得近,据你观察乔智科在外面有没有养女人?他的钱一般都会存在哪里或者放在什么地方?”

“哎呀,智科在外面有没有养女人,这我倒是没有听说。你看我和智科是同学,关系也是不分你我的很好,但我们整天在一起绝对不问对方的私生活,所以智科这方面的事情,我是真不知道。至于他把钱放在哪儿了,我也不知道,估计不是存在银行,就是放给私人收高利了吧。”赵怀义想了想,给温秀芳回答道。

赵怀义也是个有花花肠子的人,因为乔智科的照顾,这几年在娱乐场所也是胡跑乱钻,成了黎川县娱乐界的公众人物。温秀芳虽然比他大几岁,但是赵怀义心里还是对她暧昧的,用港台一位知名女演员的话说,温秀芳自己都感觉她是个男人都想上的女人,可温秀芳的男人是水利局长,一般人是开不起这种玩笑的,除非温秀芳自己愿意。

有花心归有花心,赵怀义自己还是有一定道德底线的。他今天下午刚刚知道了乔智科要和赵丽娟离婚的事情,就觉得老同学乔智科太不仁义了,人家赵丽娟顶着那么大的压力嫁给了你,这么个美人胚子还牵不住你的心?他内心里对乔智科不断地谴责道,智科这回真是憨了,人家赵丽娟嫁到十里堡村你家,像牛马一样给你家撑命地干活,不到十年时间把乔家帮扶成了什么样子,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想不到,你在外面有了钱怎么就成了个这毬样子,唉,都是钱多给烧的。赵怀义觉得无论从哪一方面讲,他都有义务和良心帮赵丽娟一把,不能眼看着便宜都叫乔智科一个人全占了。

想到这,赵怀义对着大家说道:“是这,关于秀芳姨说的这两个问题,我给咱侧面了解一下。要是咱们不认真地帮丽娟和智科打一回官司,那就太不公平了。人总要讲个公平,说个道理哩。”

坐在一旁一直抽烟不说话的赵向礼站起来说道:“要我说,打官司归打官司,但人常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婚。我看,能不能把智科和娟娟先叫到一块问问,能和好了最好,不能在一起过光景了,也没有必要闹得这么满城风雨。好和好散嘛,两家何必这样,给人看笑话呀?”

说完,赵向礼又扭过头对坐在床边抹眼泪的女儿说道:“娟娟,你看爸爸说得对吗?不管怎么样,你们离了婚,恓惶的是娃娃。再说离婚也不是什么好事,我和你妈也不愿意看到你们离婚,还是希望你们能继续在一起过光景,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多好,你说呢?”

赵丽娟低着头听着父亲那贴心的话,感动地又呜呜咽咽地哭开了。自己不幸的婚姻,给娘家带来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两个嫂子的指责和埋怨使她马上都想死了算了。可是看看熟睡在床上的儿子,她的心又一次感到滴着血地难受。她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现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在外拈花惹草就不说了,可恶的是,还背着牛头不认账,拒不承认错误。本来她正月和乔智科吵完架回到娘家,想着乔智科会给自己道歉认错,行为上收敛收敛,把她叫回去就算了。想不到等来的竟然是一纸离婚诉状,乔智科太令她心寒了,她在心里不停地懊悔着自己当初的选择。

赵向礼不和时宜的话,激起了刚刚还在商量和乔智科决斗到底的几个人。张茜茜一听完公公的话就厉声地吼叫道:“不行!我们要和乔智科这坏怂说啥哩?人家都闹着要和咱们离婚啦,咱们还这么低声下气地给人家说好话,太没有脸面了吧!”

温秀芳说:“就是!茜茜说得对!姐夫,你愿意和人家好说,还不知道人家怎么想呢?和他乔智科说那么多好话干什么?咱们直接和他打官司就行了,这种人不值得咱们低三下四给他面子!”

有了温秀芳的鼎力支持,陈晓燕马上接着说道:“我小姨说的对着哩!咱们和他乔智科有什么好话说?我姨夫不是在县里找好律师了吗?和他闹到底算了!”

“哎,我看向礼叔说的也对。最好能往好的说,离婚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情。要不行了,我哪一天再找个同学和智科好好说说?我相信智科也是个有脑子的人,会听大家劝的。”赵怀义坐在沙发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水后,替垂头丧气的赵向礼辩解着说道。

一直在厨房里做饭没有出面的温秀莲听到赵怀义说这话,急忙跑出来走到众人跟前说道:“人家怀义娃说得对着哩,事情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坏。我看还是找人把事情说说,能和好了最好了,不然,疙瘩村人还不把咱家笑话死了。秀芳,你不要说了!打官司的事情你和喜娃商量商量,那么好那么办。咱们两手准备,往坏处想,同时也往好处做。”

温秀莲娘家就她和温秀芳两个女儿,两个人的年龄差距很大。在温秀莲的眼里,妹妹和自己的女儿没有什么两样,温秀芳上中学以后的一切费用,都是由温秀莲夫妻两个支付的,毕业安排工作,更是赵向礼前前后后跑了好长时间才办妥当的。温秀芳和梁俊喜结婚时,温秀莲两口子里里外外忙了好长时间,结婚那天,温秀莲像娘家妈一样哭得不成了样子,用梁俊喜的话说,在这姐妹两个之间,有一种浓浓的母女情深。所以,当温秀莲跑出来一喊叫,温秀芳就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了,她知道两个外甥之所以被拘留和自己长期以来的放纵有很大关系,现在,姐姐和姐夫虽然嘴上不说什么,自己心里也是不好受,于是当大姐把话说完,她就立即表态道:“姐,这样吧,明天我和姐夫去一下县水利局,估计水利局的法律顾问快回来了。咱们咨询咨询人家,看看这场官司如何往下打,怎样做对咱们有利,不要让咱们在官司上吃了亏,闹了笑话,还让别人说咱们一家都是傻逼货。”

赵怀义接着说道:“我秀芳姨和我叔叔、婶子说的对着哩。咱们打官司归打官司,向礼叔,这几天我还是找同学劝劝智科,咱们两条腿走路算了,大家说呢?”

见大家都不说话,赵怀义站起来就要走,温秀莲一把拉住赵怀义急忙说道:“哎呀!怀义你干啥哩。麻烦了你这么长时间,现在都晚上九点多了,一定要吃了饭再走。明天你开车把你叔他们拉着去县里,一起把福军兄弟俩看看,不敢让他俩在里面再遭罪了。”

听完婆婆这样说,一直站在旁边像没事人一样的张茜茜妯娌两个,就赶紧跑进厨房准备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