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 第一卷 投笔从戎 第十三章 峰回路转

水晶之蓝 收藏 12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URL] 一九三七年的一天,陆少郡颇为无聊的坐在一处小山顶看当地农民牧羊,他来红军已经两年多了,到陕北也有一段时间了,可终无所事事,他想加入红军,又不想同国民党打仗,现在,他想加入红军都成了问题,因为政审一关他永远解释不清楚:为什么当初要投考国民党的军校?为什么在红军待了两年还没入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



一九三七年的一天,陆少郡颇为无聊的坐在一处小山顶看当地农民牧羊,他来红军已经两年多了,到陕北也有一段时间了,可终无所事事,他想加入红军,又不想同国民党打仗,现在,他想加入红军都成了问题,因为政审一关他永远解释不清楚:为什么当初要投考国民党的军校?为什么在红军待了两年还没入伍?为什么不进苏区学校学习,改造思想?……

不想和国民党作战是思想觉悟问题,甚至在有些政审处的人看来,他已经成了国民党渗入红色政权里的“特务”,还要他“坦白”交代起“问题”来,至少,对他这样一个高学历的又没参加过学生运动的人来说,没人敢随便为他担保,而王雅馨的职务太低,够不着为他说话,弄不好还好把她拉进去……

“也许,我真不该来这地方,我应该去南京找云川哥,就是比他晚一届,现在我也应该军校毕业了,我是为打日本人来的,不是为了在这费口皮子为自己辩解……”

他躺在荒坡上,闭上眼,愁得凝起了眉,忽然,一颗大红枣塞进了嘴里,他坐起来,那是王雅馨,延安经济状况不太好,他自来到这里还没吃过大米饭,而身为医生又是女同志的雅馨定时定量难得的补品就是不多的当地产的红枣子。陆少郡忙狠嚼几下索性连核一块嚼碎吞了下去,王雅馨有些同情的看着他,又伸手递给他几颗。

“这地方这么苦,你是怎么参加红军的?”陆少郡问。

“我家本是湖南一县城里的,爸爸教书,十二岁那年因为国民党要清剿红军,路过我们那里时他们没有吃喝的,那些当官的就纵兵抢钱抢粮,争抢中,很多人被他们打死了,爸爸妈妈也遇害了,房子被烧了,那些人嚷着我们再跟赤匪来往就是这个下场。我无家可归,是红军的医疗队收容了我,我也就在红军留了下来,并进了苏区最大的女子卫校读书。”王雅馨说。

“你今年十八岁,已经六年了。我在这也有两年了,可我现在一天也待不下去,我已经空耗了两年,既然没谁相信我,我没必要再留在这里,我已经打算走人……”陆少郡颓丧的说。

王雅馨着急了,“那你要去哪呢?”

“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容我!你说过的,等我想走的时候我就可以走的。”陆少郡看着她。

“对不起,是我非要你来的。”王雅馨有些责怪自己。

陆少郡:“这不怪你。”

……

因为陆少郡要走,王雅馨工作的时候也开始心不在焉起来,她已经开始在心里喜欢上了他,虽然她也知道陆少郡在家乡已经有了所爱的人,那也正是她始终没说出口的原因。

这天一个首长来医院要打针,王雅馨负责接待,无意中她把温度计拿反了,并且毫无察觉,他的警卫员很不满,而那位首长制止了他,并没有生气,自己把温度计倒了过来,问道,“小同志呀,你好像有心事,能跟我说吗?”

王雅馨回过神来,“谢谢您,首长,我没什么事。”

首长不苟言笑,看人却入洞若观火,操着一口乡音,“小同志,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也许我能帮你。”

王雅馨想想,就说:“我有一个朋友来陕北半年了,他想进部队,可是有困难……”

首长不以为然的淡淡一笑,“对于真正的人才来说,我们共产党是不会放过的,即便状况特殊,我们也可以把他收纳进来,至于你说的这种情况,我只能说是他自身的问题,要知道,只要是个人才,放在哪儿都会显山露水的。”

王雅馨急了,“不是这样的,他是个大学生,本是想考国民党军校来着,是被我拉到了这里……”然后她就低下头。

“噢,有意思,说来我听听!”首长顿时来了兴趣。

于是雅馨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说了一遍,首长的脸色越听越凝重,马上下令警卫员把这个人找出来,王雅馨立即说,“我去叫他!”

没过一会儿,王雅馨着急的跑了回来,“他已经走了,好像刚走,我去追他……”

这会儿,陆少郡嘴里叼着一根干草,心中如释重负,他已经打算着“另投明主”了,于是步子也轻快了许多,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叫他,看看是王雅馨,就停了下来。

雅馨气喘吁吁的跑到跟前,已经累的说不出话来,歇了好久,终于给陆少郡说明了情况,没想到陆少郡一听极为发怒,

“王雅馨!你给我听着!我陆少郡就再是落魄也没到丢骨气的那地步,我还用不着永远用不着女人出面为我说事求情,那只能是我的无能!你让我怎么在这待下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谢谢你!”然后毅然往前走,王雅馨再叫他也不回头,她终于委屈的哭了起来,但陆少郡不为所动。

以后王雅馨才明白,那天陆少郡为什么这么发怒,这个看来儒雅的男人,却有着极强的男人自尊,并不容许任何人侮辱,让女人去为他做事情,那是他决不能接受的。

这一切都被远处的那位首长看在了眼里,他对身边的警卫员说道:“去,快马把他给我追回来!”

警卫员一阵快马加鞭赶到陆少郡前面,动作干脆利落,“喂!我们首长叫你回去!”

然而陆少郡此时已经不吃这一套,“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们的首长!”

一句话激怒了警卫员,警卫员看来是个直脾气的人,他跳下马来,伸手就去抓陆少郡,“说什么呢?!你再说一遍!”

陆少郡侧退一步,躲过了警卫员,就在这时首长骑马赶到了,忙呵斥到,“干什么!”那个警卫员立马立正闪到一旁。

首长下马走到陆少郡跟前,仔细端详一番,发话,“走,跟我回去。”语气似乎不容商量。

陆少郡原地不动。

“怎么了?!”首长看起来要生气。

陆少郡平静的回答,“您必须答应我一件事,今天的事情一切与这个医生没有关系,我不想让女人参入我的事情,不然,您还是请回吧”

警卫员紧张的看着首长,眼下这个家伙太嚣张了!目无首长不说,还竟然敢跟首长谈条件。

处事干练的首长自顾自个儿上马,边说,“那要等我看清你有几斤几两!”然后带着警卫员纵马离去。

陆少郡慢慢走到泪流满面的王雅馨面前,扶起她,“对不起!”……

那天,那位首长同陆少郡彻夜相谈,谈了些什么,没谁知道,总之两人是坦诚相言,各呈己见,首长对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开始刮目相看,第二天,首长亲自为陆少郡填写政审材料,当写到学历时,首长给他填的是“高中”,陆少郡不得其解,首长只留给了他一句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不多久,陆少郡被授任一先遣营营长,这个营曾一直为红军的长征打头阵一路攻至陕北,只因前不久的东征一场恶战使部队伤亡太大,营长阵亡,部队一直由副营长代理。虽是只有三百余人的缺编营,但无论如何陆少郡都已开始了他的军事生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