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三十五,岳锦荣究竟是什么人1

北方老驼 收藏 0 6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三位太太没多吃菜却没少喝酒,尤其姜氏,与平日的精明宛如换了个人,疯疯癫癫地与这个喝一杯,与那个喝一杯,喝多了便又哭又笑,拉着画眉不松手。画眉受宠若惊,姜氏让她喝她不敢不喝,几杯下去脸便大红了。亏了刘氏解围,才带着个半饱的肚子晕头涨脑地回到自己屋里。

晚饭过后,三位太太在酒精的麻醉下,终于摆脱了白天的惊险与惶恐回屋睡了。岳林把岳锦荣带到客厅,父子俩边喝茶边聊起来。“锦荣,你这次是专程回来探亲呢还是另有公干?”

岳锦荣说:“都有吧。本来想在广平逗留几天的,但突然间身上连着打了几个冷战,觉得一阵阵地心慌,便莫名其妙地赶了回来。结果,凑巧家里出了事。”

岳林感叹一声:“也许这就是天意冥冥吧,看来,是岳家不当受此噩难呀。”

“是呀,也许吧。”岳锦荣望着岳林,“爹,问您一句不当问的话,您真的和八路军有来往吗?”

“这……”岳林沉吟不语。按说,这个被日本人知道了要杀头的秘密是不能对任何人讲的,就连自己的妻子儿女都不应该让知道,更何况岳锦荣现在是为日本人做事呢。看他今天一枪把刘三毙了时那副凶狠的模样,谁知道他知道自己和八路军有来往后会不会指责自己?

岳锦荣见岳林吞吞吐吐,咧嘴一笑,“爹,既然您不便说,那咱就不提八路军了。”

岳林见儿子的笑容有些诡秘,心一横:怕个啥呀?这是自己亲亲的儿子,就算和他说了,难道他会去日本人那里告发他的亲老子?“锦荣呀,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当年驼峰山有个叫朱玉祥的土匪司令吧?”

岳锦荣点点头,“记得呀,他的绰号不是叫‘朱鹞子’吗?”

“对,就是那个朱鹞子。当年,爹为了咱家的平安和油坊镇的一方太平,一直和朱鹞子颇有来往。可朱鹞子现在不干土匪了,他投靠了八路军,当了八路军驼峰山支队的司令。你说爹和他有来往,不就成了和八路军有来往了吗?”

“哦,记得小的时候爹经常对我说,有钱人家最不能得罪的便是官府和土匪,所以咱家才和驼峰山的土匪有来往的。我是想知道,爹现在还和朱鹞子有来往吗?”

岳林见儿子刨根问底地,话锋一转,“锦荣,那你觉得爹现在该不该和朱鹞子再有来往呢?”

岳锦荣却笑呵呵地说:“爹,您过的桥比我走的路还多,算得上是饱经世故了。我觉得无论您现在和朱鹞子有无来往,您必定都有自己的道理。您说是吧?”

岳林摆了摆手,颇有深意地说:“锦荣,你也太高看爹了。爹做人做事做生意饱经世故不假,可那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生意上的来往,遇到大事爹往往就糊涂、就没主意了。比如这将来的天下究竟是八路军的还是国民党的?或者是日本人的?唉,如今是乱世之秋,三足鼎立,得罪了哪一方都是要掉脑袋的呀!”

岳锦荣点了点头没说话。岳林摸不透儿子的心思,不敢冒然,随口问道:“锦荣呀,你给日本人办事也有几年了吧?在那边混的咋样呀?”

“爹,我知道,您是担心我现在端着日本人的饭碗,所以有些话才不好对我说。其实,我从来没忘记过我是喝油坊镇的水,吃油坊镇的饭长大的,也从来没忘记过我的爹娘和祖宗是中国人。”岳锦荣端起茶壶给岳林的茶杯添了茶,眼神诚恳地望着岳林说:“爹,从我到省城念书开始,咱父子就很少有机会坐在一起推心置腹地聊聊了。爹的脾气和性格我也知道,您就别和我绕圈子了,就上次您被黄阎王抓到警察局的那档子事,我猜黄阎王要是没点把柄,他也不会空穴来风,不顾和您近二十年的交情,非要将您置于死地吧?”

岳林听得心头一震,眼神迷惑地望着岳锦荣,“锦荣,你今天和爹说这话的意思是……”

岳锦荣神态凝重地说:“爹,国难当头,我不反对您和八路军有来往,但您做事也要小心些呀!上次那件事亏了我和吉川交情非浅,否则,黄阎王怕是不会那么轻易就把您放出来的。”

岳林这才明白儿子是关心他,怕他一旦出现差错惹出祸端,心说是自己多心了。“锦荣,既然你问,爹也就不瞒你了。老实说,朱鹞子投靠了八路军后,爹是和他有过来往,但那不是爹去找他,是他找上爹的门的。他让爹支援八路军一批军马,爹考虑到八路军现在势力很大,想给咱家留条后路,又觉得咱毕竟是中国人,而八路军又是抗击日本人的队伍,和你大姨娘一商量,就找人从后草地贩了二百匹军马送了他。你说爹是不是做错了呀?”

岳锦荣毫不犹豫地说:“爹,您做的没错,在这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站出来,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投身于抗日救国的斗争中。目前,国军在主战场苦苦支撑,八路军装备落后,给养不足,在后方也十分困难呀!所以,该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支持他们一下吧。”

岳林听儿子如此说,脸上露出笑来,“锦荣,如此说来爹是做对了?”

岳锦荣却又摇头了,“事情应该是做对了,但是爹知道吗?现在的八路军就是当年南方的红军,他们的口号是打土豪,分田地。他们所说的土豪就是咱家这样的财主和有钱人家。从本质上说,八路军和咱不是一路人,所以,咱能推的还是要推,实在推不掉的,也不必全力而为。”

“哦!爹也是这么想的。”岳林点了点头,眼神迷惑地望着岳锦荣,“锦荣,你现在给日本人做事,可今天却又说出这样一番别有深意的话来,爹真有些糊涂了,你到底是哪方面的人呀?”

岳锦荣微微一笑,“爹,您知道的多了不好,您只要记住,您儿子虽然端着日本人的饭碗,但却一直记着自己是中国人,我不会做出任何对不起祖宗的事的。”

“原来是这样,爹有些明白了。”岳林心里一片亮堂,他知道儿子肯定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了。他忽地记起楚掌柜已经帮他买好了马鞍子,眉头又蹙起来。“锦荣,爹还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商量,你刚才说咱帮助八路军的时候不必全力而为,但朱鹞子临回大青山休整时又来找过爹,要爹给他搞一批马鞍子……”

“爹答应他了?”岳锦荣一怔。

岳林苦笑了一下,“不但答应了,广平的楚掌柜把货都已经备好了。”

岳锦荣的脸色忧郁起来,“爹,现在是非常时期,八路军有困难咱可以帮,朱鹞子和您是旧交,他找上门来您也不好拒绝,但您也不能来者不拒。人都经不得惯,您一旦把他们惯出毛病来,他们以后动不动就会向您张口。何况您替八路军买军马已经担了很大的风险,这回是不是赔楚掌柜些钱,把货退了呢?”

“锦荣,这事儿呀,爹还真的挺为难。”岳林脸色泛红,表情尴尬地说:“你还不知道,朱玉祥现在和咱家有些沾亲带故的了,推辞的话爹怕是不大好说出口的。”

岳锦荣疑惑了,“沾亲带故了?爹,咱家什么时候和朱鹞子攀上亲了?”

岳林避开岳锦荣的目光,“锦荣,说起来你可能不会相信,你三姨娘她……她其实就是朱鹞子的亲生女儿。”

岳锦荣惊得险些跳起来,“爹,怎么会这样呢?我怎么一直不知道呀?”

“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岳林臊红着脸把朱玉祥登门兴师问罪,说画眉是他亲生女儿的来龙去脉向岳锦荣讲述了一遍,直把岳锦荣听得目瞪口呆,半晌没有说出话来。岳林见岳锦荣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叹息一声说:“锦荣,这都是爹一时糊涂,办下的荒唐事呀。”

岳锦荣连连摇头道:“爹,那朱玉祥登门向您要三姨娘,您就让他把三姨娘带走好了,怎么能错上加错,又把三姨娘留下了呢?现在您可是货真价实的八路军家属了,这要是让日本人知道了,三姨娘有危险不说,您也得被牵连进去。到时候日本人要抓三姨娘,朱玉祥要向您要人,您可就惹上一身的麻烦了。”

岳林听岳锦荣说的如此严重,禁不住脊背上冒出冷汗来,“锦荣,那你快给爹出个主意,爹现在该咋办呢?”

岳锦荣知道他爹把画眉爱得掌上明珠一般,想了想说:“事情已经走到了今天的地步,后悔话也不要说了。爹,这件事情都有谁知道?”

岳林不加思索地说:“除了你大姨娘,应该是没人知道了。”

岳锦荣叮咛道:“这样就好,爹,我娘是个直肠子,肚里存不住话,你可千万别让她知道了呀。”

岳林说:“这爹知道。可朱玉祥要的马鞍子咋办呢?楚掌柜今天到镇上来了,爹已经和他说好明天把货款给他呢。”

岳锦荣想了想,“既然朱玉祥是三姨娘的亲爹,爹又已经答应过他了,这次还是帮他一把吧。”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