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长河》 正文 《雪落长河》之6

魏远峰 收藏 7 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1.html[/size][/URL] 魏远峰·长篇小说《雪落长河》之6: 齐苏勒 六五:帝乙归妹,以祉,元吉①——大王帝乙出嫁了小妹,并因此得到福祉,开始就是吉利的。 贪官红血,污了白茶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1.html


魏远峰·长篇小说《雪落长河》之6:




齐苏勒


六五:帝乙归妹,以祉,元吉①——大王帝乙出嫁了小妹,并因此得到福祉,开始就是吉利的。


贪官红血,污了白茶花


齐苏勒两天前来到了开封,本来是路过开封到武陟去的,昨天就该启程了,可开封府河道同知要让他看看将要在河滩里开工的一个工程,又是观测、又是勘量、忙和了两天,时间就到了今天了。不过,在今天来看算是够早了,鸡没叫头遍他就起了床。

齐苏勒,字笃之,姓纳喇氏,满洲正白旗人。那一年,官学选天文生,他去参加了考试,一考就考中了钦天监博士。纵然,他非常正直勤勉,极其烦感官场上那些挖龋钻眼儿②者流。纵然如此,因为他本身是满人,就有了更多为官的便利。不久,他就官迁灵台郎、擢内务府主事、授永定河分司,连连升迁,惹人羡慕。

康熙四十二年,圣祖康熙皇帝南巡阅河,齐苏勒是他的随从之一。不过,那时他在皇上身边还很不起眼,做些跑跑颠颠的事情。到了江苏淮安,站在黄河边上的皇上看到河水大溜直冲一截河堤,时不时就有大块大块泥土,忽腾腾坍塌进河水之中。于是,皇上的脸色就渐渐阴沉下来……

“你们说说,怎么才能消除这儿的隐患?”皇上问身边大小官员。

那些大员们,包括在场的河道总督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了老半天,把脑袋深深低下来。这时,齐苏勒说,“启禀皇上,小臣以为那边的险要处,应修建挑水埽坝,把主流逼向烟墩、九里冈、龙窝方向,当可以解除此处之虞了。”

康熙皇帝很高兴,当即命他留下来监督修建。于是他带领着河工、河标、堡夫③们风雨无阻、日夜不停,下埽子、填石头、灌灰浆、堆土堰,一个月时间过去,巍巍然百余丈长、七八丈高的挑水坝浑然现于河岸。

挑水坝峻工的消息报到皇上那儿,康熙高兴得放下了饭碗,起驾到了工地。在挑水坝的分挑之下,河水悻悻地冲过来,又乖乖地拐了回去,旋流到河心里去了。看着改变了水流方向的挑水坝,康熙当场表态,像齐苏勒这样的臣子,做事如此认真、神效,应该重用。随即任命他为翰林院侍讲、国子监祭酒,同时兼任永定河分司治河事务。

康熙六十年,黄河在武陟决口,他奉命同副都御史牛钮监修堤工。经过实地勘测,他与牛钮共同疏言:“自沁河堤头之钉船帮,至荥泽大堤十八里,择平衍处筑遥堤。使河水回归一道,专力刷深,不致旁溢。”

六十一年底,康熙皇帝驾崩,雍正皇帝即位。雍正皇帝随即提升他为山东按察使、兼理运河事务。同时,命令他先往河南武陟筹办监督黄河堤工。他刚刚到任,正赶上河南巡抚杨宗义上疏皇上,计划在马家营村南边的旧河沟上开挖一道引河。

齐苏勒与牛钮、河道总督陈鹏年④共同商量后,一致认为:“一河不两行,此处泄则彼处淤。加上马家营决口刚刚堵塞,若开引河有旁泄浸堤、再次决口的危险。”他们三人联合上了折子,雍正否了杨宗仪的建议。

雍正元年正月,河道总督陈鹏年生生累死在马家营治河工地上,皇上征求牛钮看谁能继任河道总督。牛钮毫不犹豫地推荐了齐苏勒。没想到雍正属意的人选也正是他,他在回给牛钮的密折上说,“你之所荐,正合朕意。”于是,齐苏勒成了河道总督。

刚刚走马上任,他就上疏雍正,阐述治河方略:“治河之道,若濒危而后图之,则一丈之险顿成百丈,千金之费糜至万金。惟先时预防,庶力省而功易就。”雍正皇帝对他预防为主的治河之策,深以为然。

齐苏勒接任河道总督时,全国大部分堤防已年久失修。前任陈鹏年,倒是个恪勤恪俭、廉洁奉公的好官员。可陈鹏年的前任赵世显,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赵世显在河道总督任上亏空了国家、作践了百姓,也贻误了河防。是牛钮、齐苏勒、陈鹏年等人团结起来,几乎使劲了浑身解数,才扳倒了这个河防巨贪。

陈鹏年在河道总督任上,实际在位时间短得很,他几乎只能像救火似的,被动地奔忙在一个个险工地段,根本来不及对整个堤防进行系统的整理加固,就乘着仙鹤去了那个极乐世界。

齐苏勒上任后,烧的第一把火,就是清查河款账目。他在给雍正的折子上说,“各堤坝年岁太久而多倾圮,弊端根源在于治河纪律废弛,巧立名目冒领治河帑金。应该立下严章,对违纪官员坚决惩办。”

于是,他组织了一个查账班子,把多年的治河账目翻了个底朝天。河道官员中有十一人头落菜市口,三十几人被收监关押。追缴治河银两十余万两。就连当年康熙皇帝保了又保、最终没被杀头的河道总督赵世显——此时,赵已退休休养了,依然过着金山银山、奢华无比、优哉游哉的生活。

就在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齐苏勒带了八百名河标,高擎着雍正皇帝谕旨,把赵府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赵世显一看到齐苏勒,就什么都明白了。

他平静地洗了洗脸,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还让他最宠爱的小妾,用剃刀给把脸刮干净——忽然,他一边夺了剃刀割在脖子上,一边一头撞向门廊柱,红白相间的脑浆洒满台阶,散发着腥味儿的红血,污了门边茶树上雪白的茶花……


弊绝风清,正人先正己


齐苏勒深深知道“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的道理,深知要想让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小的治河官员服服帖帖,就得自己先做正了。严以律人、宽以待己,人家就会不服气。

按照旧制,河督有部分私用,数额约为一万三千两,都由摊派部属得来。齐苏勒上任后想,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下属官员给了你好处,你就无法在他们面前硬朗起来了。于是,他上书雍正,请预免除此项收费,并请准过年过节费用,亦由户部统一酌定。虽然,皇上规定给他的私费银两少了许多,却也给了他推行河务新政的契机,把治河定例认真清理了一番之后,河道官员的作风渐渐好起来。

齐苏勒认真得很,他要是保举什么人,会在所有有资格官员中考察、遴选,让官员们相互推荐、也允许毛遂自荐。这样,他最终推举了的人,总能对上上下下都说出个麻雀来叨米⑤来。可是,他要是一根筋的要弹劾谁,也会让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罢了你的官或处罚了你,你还得心服口服。

经过几年整饬,河道官员们渐渐懔懔奉法了,不再像当年那样整天价吃吃喝喝、拉拉扯扯,天天小脸儿喝得红扑扑、就是不干正事了。治河工地的效率也越来越高起来,工程质量也越来越好起来。

他不仅在钱物、人事上严格,对河务他更是操心绾意、一丝不苟。几年来,他骑着马走遍了黄河、运河,整个沿黄、沿运哪个地方高、哪个地方低,哪儿河道宽、哪儿河道狭,哪儿水浅易淤、哪儿水深易决,他心里都明镜似的。

阳武、祥符、商丘三县交界处的黄河,北岸有三条支流,河水溜着河堤,曲曲弯弯,绕行五十馀里。黄河南岸的青佛寺,也有一条支流,河水逼堤绕行,也有四十馀里。实地勘察后,齐苏勒非常担心河水冲汕,损坏了大堤。于是,他决定筑坝堵御。光这项工程,把子堤、遥堤、格堤加起来,计有九千二百八十八丈,另有隔堤七百八十余丈。

那一年,他查勘黄河时路过洪泽湖,发现那年的黄河水大于往年,而洪泽湖水却与往年相当。如果黄河水继续向上涨,就会有黄河水倒灌洪泽湖,决堤淹田、酿成水灾的危险。

他当机立断,调来驻扎清口的河标,修筑清口两岸大坝,中间留下水门,束高清水以抵黄流。当时,也是淮水暢下的时节,大坝在波涛中危如累卵,为了防止大坝被水吞没冲垮,他调遣来更多的河标。湖水涨时,用大大小小的埽子加固坝身。黄河水涨,就让河标们十数人一组,摇起清淤舟,往来疏浚,荡起河底泥沙,着力刷深河道。

四十天过去,他天天吃在工地、睡在工地、吆喝在工地,白天晒在日头下,晚上穿行在月光中——最后,他累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大水终于未成患害。

河道衙门管河道,漕运衙门管漕运,历来相互扯皮、相互推诿。那一年,天气干旱异常,漕运总督无法把漕粮运往京师,京城之中登时大乱。漕运总督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来找齐苏勒,没想到齐苏勒二话没说,跟着他骑马巡河去了。

经过几天奔波、仔细测量,河道衙门与漕运衙门牵头、河标与漕卒们破天荒联合实施了“兗州、济宁境内,南旺、马蹋、蜀山、安山、马场、昭阳、独山、微山、稀山等湖蓄水济运工程。”

打那儿之后,河道、漕运官员、河标、漕卒们,相关关照、其乐融融。

河道总督不好干。不说别的,光治河物料就够难为人的。所谓治河物料,其实就是芦苇、柳树等,别看这些东西,到洪水暴涨之时,手里没货就得抓瞎。

于是,他想了个办法,在黄河滩里的空闲地上广为种柳,在沿近滩涂的沮洳湾塘中广种芦苇。他深深知道,光让下属干活不给下属好处,这样的事情永远不会长久。于是,他立下规定:凡是官员、河标,当年种柳树八千株、芦苇二顷者,给予纪录一次。对种柳、苇多者,年底进行奖励,有机会优先提拔。很快,由原来的要属员种,变成了属员们要种。匆匆几年过去,治河物料也越来越丰盈了。

他把影响河道官员风气的陋规裁革彻底之后,四个河标行营的官兵,原来有的坐粮、馀金都没有了,那些本来不富裕的河标们,要修造墩台、制换衣甲、购置器械……杂七杂八的开支,每年要二千多两银子。还有为了犒赏操验演习中的优胜者,鼓励士气,每年也要千余两银子。如果遇到河水稍大的大汛年份,在伏秋两汛之时,河标们来来往往、反反复复外出测量、把河标营全部拉到河边险工处驻工,这其中的车马舟楫之费、柴米油盐之需,七千两银子都不止——是的,他们的确有困难。

于是,驻扎在黄河北岸的怀河营、驻扎在黄河南岸的豫河营的千总、把总们,战战兢兢来找到了齐苏勒,绕了很大的圈子,还是不敢说出来意……

闲聊了一会儿,他们就走了。不久,齐苏勒知道了缘由,三天之内就把银两拔到了位,数千名河标感激涕零,燃鞭炮、吹鼓乐、庆贺、感谢……


披风带露,驰向嘉应观


清风卷挟着缕缕花香,轻轻吹拂着齐苏勒的发鬓,他骑在高头大马上奔向怀庆府武陟县嘉应观,天明那儿要举行一个盛大庆典。关于黄河清——祥瑞的庆典。他一边走着一边想, “一碗河水半碗沙”的黄河,竟然延绵千余里清澈见底,也算咄咄怪事了!

从心里说,在这点上他佩服并讨厌田文镜——弄了个折子,搜肠刮肚,引经据典,极尽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之能事。皇上嘴里打着哈哈,说那是民众的造化,是臣工的努力云云。实际上,连傻子都看出来皇上心里,都高兴到云彩眼里去了。他想了又想、又想了想,又与和嵇曾筠商量了又商量,也向皇上上了“拍马折子”!

黄土路上发出的马蹄声,总也不那么清脆——忽然想到了武陟,就让他想起一句武陟土话来:绞尽脑汁说“拔话⑥”,咬紧牙关放响屁!他想了想,觉得形容田文镜还怪贴切呢,于是心里就高兴起来。于是,他扬了扬鞭,马走得更快了,马蹄嘚嘚,像戏台上,开戏之前,逐渐加快的鼔点儿。

马一跑快了,就颠簸得厉害,他的屁股不时地颠上落下。可他还是停不下思想来。他又想起了田文镜,别看田文镜读书不多,但他很有文化——尤其谙熟官场文化。在官场上像田文镜这样的人,多得海了去。譬如:李卫,他都当上江浙总督了,混得人五人六、人模人样的。不过,再想想,也有他们的道理,敢不听话吗?不敢,谁也没那个天胆。就连他齐苏勒,皇上说让他会同鲁、豫、山、陕的官员,去勘察黄河清祥瑞的事情,还不是得屁颠颠地兜个大圈子?一道圣旨下来,说在嘉应观进行盛大庆典,还不得二狗子似的赶紧跑去武陟?

他在想,田文镜他们要不是那样,能有他们今天?哎,自己要是不这样,能有今天?常言说得好,人在屋檐下,还是得低头。

影影绰绰他就看见了前边不远处,那矗在黑暗中铁塔,快路过铁塔边上了。要是在白天,大老远就能看见它了。建立在北宋时代的它,那上面深褐色的琉璃砖,在晨光中放射着乌铁光泽,它上面总共用了28种仿木机构的琉璃砖,有瓦形的、有椽形的、有柱形的、有砖形的。每种形状的砖,都整整齐齐,刀切斧削似的。砖上造出榫、铆、凹、凸——把他们组装起来,颇似木制斗拱,严丝合缝,精巧神奇。

工匠们把红、黑、蓝、绿、紫、褐色的琉璃砖,组成不同的构件,组建起来,上面还绘有云彩、波涛、佛像、菩萨、金刚、力士、飞天、伎乐、飞龙、吼狮、麒麟、牡丹、莲花——那塔上共有104只铃铎,像嘉应观内悬挂的风铎似的,轻风乍起,悠悠忽忽,叮叮呤呤,响个不停。

因为,他是河道总督,所以他没少上那铁塔,只不过是他不是游玩罢了——在那座神奇的塔上,每层都有四个窗户,三盲,一明,盲明方向,各有不同。第一层明窗在北,二层朝南,三层朝西,四层朝东——为的是让塔内采光方便,还能缓解风对塔内的吹袭,更能让你在每层上,看到不同角度上的古城美景。

登上五层,可以看见古城内的繁华,看见相国寺,看见龙庭,看见清浊分明的潘杨二湖,泛着微微潾光。

登上七层,能欣赏到城外的田野里,青青的麦浪,随风舞蹈。绵亘千里的黄河大堤上,杨柳依依,人来车往,好不热闹。

登上十二层,则恍如仙境,祥云缭绕,云雾迷蒙,好像在灵霄宝殿漫步,仿佛于虚空间漫游——他最多的还是在九层,那儿是他进入工作的方向——黄河,隆冬世时节瘦削得可怜,若吃不饱、又奶着孩子的母亲。夏天时,它就要壮观些了,像刚怀上胎儿,聚集营养的孕妇。

秋天是黄河最狂放的季节,黄河水的性感摄人魂魄。那时候,黄河丰满得都有点不像河了,更像是巨大的湖泊。在艳阳当空之下,黄河里闪闪一片,银波澔渺,气势恢宏,若鄱阳、似洞庭……河中有些河汊子切割出的小岛,时有时无,时断时连,小河岛上有莽莽苍苍的水草,有形形色色的野花,有丛丛笔直的白蜡杆,一群群的水鸟扑棱棱地漫飞着……

那些散乱民居,高高低低,参差不齐,有瓦房,有茅屋,多为土墙,层层叠叠,疏落有致——那时,正是齐苏勒没头苍蝇似的,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到处巡河的季节。身系着千千万万百姓,上对着脸似春云夏雨的皇上,中间还有砰砰狂跳的良心!

一句话,河督不好干!

即使是在春天,开河时节,上游的冰凌轰然涌来,在河道里扎着堆儿、擦着膀儿、嬉皮笑脸、打打闹闹,咔嚓作响。

时不时一声轰然巨响——声音沿着冰冷的空气,传出老远老远!冰凌断裂挤迫起老高的浊浪,冰块忽悠悠、忽悠悠,随着浑浊的河水,渐渐地、渐渐地,向下流去。在河水里,被禁锢已久的“河菜⑦”,也渐渐地、渐渐地被春天解放,随波逐流而去……那时,齐苏勒也得天天盯着河面,怕那些冰凌挡了河水,水面一涨,决了河堤,就麻烦死了!


注释


①帝乙归妹:商纣王的父亲殷高宗名叫帝乙,他曾经把自己的小女儿下嫁给西部诸侯姬昌——就是后来的周文王。稳定了西部,使国家得到安定。归,古时女人出嫁叫归。妹,女人,泛指少女。祉:福祉、福分。元:开始。《子夏易传》中说:元,始也。

② 挖龋钻眼儿:字面意思是指,成年牲口的年龄要通过牲口牙齿中央的‘龋眼’深浅来判定,有些牲口贩子为了让人觉得自己的牲口“口更年轻”,就用锥子把本来浅的‘龋眼’挖深,欺骗买方。引申为不择手段、挖空心思地追求不正当利益。

③河标、堡夫:清代所设专门治河的兵丁,隶属于河道总督,副河道总督。堡夫,河堤上,专职护堤员。

④陈鹏年:字北溟、又字沧州。湖南湘潭人,生于康熙元年,雍正元年卒于河南 武陟县,黄河堤马营决口堵复工地上。死后,雍正皇帝命于嘉应观西道院西,加修陈公词,供后人祭祀。

⑤ 说个麻雀来叨米:也叫小虫儿来叨米,指事情前因后果和过程,喻指做事有理有据。

⑥ 拔话:不出奇话、不正经话的意思。

⑦ 河菜:黄河滩中的一种草本植物,根系发达,根呈节状,冲入水中,缠绕成团。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