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一(风云卷南天) 第八十三章:顺手抓个变态的

王大三 收藏 0 6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周大彬喊了起来:“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警察包围了,赶紧自己从里面把门打开自首,不然的话我们就撬门了啊。等我们撬进来,不打你个半死不算完。听见了没有!”

他这么一喊,里面先前的动静没有了。

李和平道:“嗨,这小子倒会装死啊,想不吱声就完事了?想的倒美,那也走不了啊。


“好你个贼娃子,看上去是想顽抗到底是吗?那好,和平给我撬门!”

周大彬下了命令。

“是,里面的毛贼听着,等抓到你我砸断你的一条贼腿。”


“别,别,别啊。我开门,我开门。”

着下服装店里终于有了响动。

李和平的铁锹刚伸进门板逢里撬了几下,服装店里就有了反应,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耶,县长,我听这声音怎么好象是鸿生酒楼掌柜的钱驼背的声音啊?”

李和平手顿着铁锹撑着下巴,疑疑惑惑的说。


周大彬也听出来了:“管他是驼背还是瘸子那,让他先把门开了再说,他没事溜进人家服装店干吗。”

随着李和平的命令,服装店的门板上的插销被从里面拉开了,接着门板也被卸下了一块。


“哎呦喂,还真是钱掌柜的,你老人家跑到人家服装店里去干吗,莫非是想偷衣服啊?”

李和平一把揪住钱驼背的马褂衣襟,把他推进了店里,周大彬等也跟了进来。


“哦,哦,是周……周县长,李……李队长啊,我…..我是给贺姑娘她们看……看门的。”

钱驼背心里直喊命苦,他是从自己的后场翻墙进到佳丽服装店后门的,从从容容的巡视一番后,就进贺倩的闺房里,刚把他要偷的物件掖进怀里,就遇见了周大彬来找贺倩她们了,听见敲门声,他本想原路赶快再爬回去,结果后院已经被听见异常动静的警察控制住了,这下他只能是乖乖的得成了瓮中之鳖。


周大彬扫视了一下店内,还算整洁,没翻动过的痕迹。

他说:“钱掌柜的,我只晓得你老龟儿子背驼,什么时候连说话舌头也变结巴了?你给老子老实说,你到贺小姐的店里究竟干什么来着?”

店堂内有两把专门给顾客休息坐的圈椅,李和平给周大彬拉过一把让他坐了下来。


“周……,周县长,误……误会了。我真的没干什么,贺小姐和江小姐去景德走亲戚去了,好象是她亲戚什么人得了重病。临走,是贺小姐委托我帮她看房子的,真的。不……不信的话我这有贺小姐留下的钥匙那。”

钱驼背说象是找着了救命稻草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了贺倩留下的那把钥匙让县长看。


周大彬用两根手指掂过钥匙,拎着拴在钥匙上的红丝绳放,让黄铜制的钥匙在自己眼前晃荡着。

“那就更奇怪了,帮人家看店本是很正常的事,你有贺小姐的钥匙却不开了前面的门板上的锁,大明大白的进来,谁也不会说你。可你却偏从后墙翻进来,莫非那位大师给你的偏方,要靠来回爬墙治疗一下你的罗锅腰?或者是你钱掌柜的脑子出了岔子?”


“这,这……,驼背佬我是一时图方便犯糊涂了,真……真是的,瞧这事闹出的误会。”

钱驼背捂着长马褂的前襟支吾着。

“哦,还真新鲜,放着平坦的正门不走,反而爬墙上树的方便,你以为你驼背是江湖侠客啊,编这鬼话有人信吗?”

周大彬担心钱驼背被日本特务收买了,来贺倩店里找电台之类的东西那。


“哎呀,县长大人,真…….真的是误会啊,天地良心,我钱驼背真的没干什么坏事啊。”

钱驼背照死抵赖着。

“哦,是误会就好,那钱掌柜的也请坐吧。”

周大彬也不着急,用手一指另一把圈椅道。


“钱某不敢,钱某还是站着回县长大人的话好。”

钱驼背装着谦卑,实际上是不愿意坐下来。


周大彬是见钱驼背的怀里鼓鼓搋搋的,因此想知道他怀里藏的是什么,所以非要他坐下。

李和平在一边也看出了门道,他压着钱驼背的肩膀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抬举那!县长让你坐下你就坐下,哪儿来那么多废话的。”

“哦,哦,那好,那好。”

钱驼背见抗不过去了,勉强的手扶着椅子靠背去坐椅子,腰也不敢弯下来。就在他屁股还没沾着椅子面的那瞬间,突然一下控制不住了,稀里哗啦的从马褂长衫里掉出了一地的物件。


“这是什么?”

周大彬和李和平惊诧的看到从钱驼背长衫里掉下的是女人胸罩,裤衩、丝袜,还有一双高跟鞋。

“这,这,这是我老婆的东……东西,准备去修理的。”

钱驼背还做着那连他自己都知道不圆了的狡辩。


周大彬拣起了一只敞口细带的高跟鞋说:“还是进口意大利的那,尺寸39码,驼背,你老婆个子有那么高吗?脚有这么长吗?你家的那个黄脸婆什么时候也学会赶潮流了,还戴上了西洋传来的奶罩子了?”

李和平说:“你这个老家伙,还这么变态哦,还敢狡辩!人家让你帮着看店是信任你,你倒是的好,竟然跑人家服装店来偷女人的物件,看上去不关你个一年半载的你是不知道厉害的。”

他说着从腰里摘下了手铐,“咔啦,咔啦”的晃了几下。


“别,别,别啊。县长大人开恩,李队长开恩啊!我承认,是我老钱一时犯了糊涂,趁贺小姐请我帮着看家,我就想偷她的内衣、皮鞋回去玩玩,没想到刚进去不久就被您和李队长给撞上了,我知罪,知罪。再也不敢了,望请两位大人放驼背一码,驼背定当厚报。”

钱驼背说着“咕咚”一下跪在了周大彬的面前。


周大彬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原先是怕钱驼背身后有政治背景,是看出了贺倩国军情报军官的身份来她屋子里找证据的那,现在看来不过是个纯粹的恋物狂罢了,只是心理有点扭曲罢了,他这才把心放了下来。

“钱驼背啊,钱驼背。你让我怎么说你好?你看你这个老东西。这么一把年岁了还偷人家年轻姑娘家的内衣鞋子,这要传出去你老人家的名声还要是不要了?”

“县长大人所言极是,驼背我一时犯糊涂了,再也不敢了。”

钱驼背继续跪在地上不敢起来。


“恩。先起来吧,别把腿再跪瘸了。念你平时对本县还算是尊重,今天我就放你一码,这事到此结束,不过你不能让李警长和弟兄们不能白忙一场,你看给个起码的茶水钱还是必要的吧?”

周大彬喜欢笼络自己的下属,因此点了钱驼背的戏。


“那是,那是!这是应该的,十块大洋,我马上回帐房去取。”

“恩?!”

“哦,少了点,二十,二十。”

钱驼背说着转身要出门。

“慢着。”

周大彬指着地上贺倩的内衣和高跟鞋道:“这些玩意你从哪儿拿的给人家放回哪儿去。”

“是,是。”

钱驼背赶紧弯腰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了起来,反正他那背也驼的厉害,不弯腰也跟弯着腰差不多。


等钱驼背从帐房上支了银洋过来,周大彬问:“钱驼背,贺小姐和你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周大彬是怕等贺倩回来再找她和许轶初沟通来不及了。

“哦,县长,她说了,说的最多不超过半个月吧,这都走了一星期了。”

听钱驼背这一回答,周大彬知道再等贺倩回来的确来不及了,但他自己也着急没法脱身去景德。他知道宫本和平田他们最近制定了一个叫“天网行动”的计划,专门用来对付国军或者是八路军对女战俘的营救计划的,在没弄清这个计划的情况下,国共双方要是贸然采取行动的话,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回到县府办公室,周大于心一横,冒着电台讯号可能被宫本和曹胜元侦听出来的危险开车去找了县中学的老师赵嘉。

赵嘉今年26岁,身高一米六六,四川江油人,已婚。丈夫叫王德宝,是做水利工程技术的。她先是就读于成都师范学院,学业未完被中统挑中进了武汉电台学院深造,毕业后授了少尉军衔。

后来她的老师,也就是周大彬被调往三合,于是就把赵嘉也从成都调了过来,


表面上赵嘉是县第一中学的语文老师,实际上是中统三合站的机要员。由于目前丈夫还没调过来,所以赵嘉老师住的还是教师单身宿舍。

接到周大彬过来,赵嘉知道一定有紧急情况。正在上着课的她让学生们先自习着,自己走出了教室。


“老师,有情况吗?”

赵嘉一直习惯在电台学院时对周大彬的称呼。

“嘉嘉,有个任务,有份给第九军许轶初的电报,你要尽快的把它发出去。我怕晚了的话,国军和共军都得吃日本人的亏。”


在宿舍里周大彬把要发的电文口述了一遍,看赵嘉重复无误,便对她说:“嘉嘉,你别再在你宿舍发报了,宫本已经开始怀疑中街和县一中这一带了。我观察北门天桥那儿人多,你找家可靠的旅馆开个房间发,发完就走,懂了吧。”

“老师放心,赵嘉明白。”

“好,记着化装一下,县城里认识你的人多。”


忙完了这些,周大彬才算是稍稍的喘了口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