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武冈又一镇污染 1354人血铅疑似超标(组图)

qu123 收藏 1 429

湖南武冈市文坪镇日前发生一起因工厂污染造成儿童血铅超标的事件。据了解,昨日当地政府已组织该镇第一批儿童正式体检。



湖南武冈又一镇污染 1354人血铅疑似超标(组图)



当地村民展示2008年所拍的因受污染颗粒无收的稻田。



湖南武冈又一镇污染 1354人血铅疑似超标(组图).



司马冲镇戴珍秀一家,5名家庭成员血铅浓度检验全部超标。



湖南武冈又一镇污染 1354人血铅疑似超标(组图)



司马冲镇的武冈市锰业公司老板本月上旬去世,引起村民猜测。


湖南武冈市文坪镇日前发生一起因工厂污染造成儿童血铅超标的事件。截至8月18日,当地政府组织检测的1958名儿童中,有1354人血铅疑似超标。而“血铅事件”已蔓延到邻近的司马冲镇。本报记者赴该镇调查发现,经检验不仅发现儿童、成人存在血铅浓度超标,而且当地人反映,“情况也许比文坪镇还要严重”。据了解,昨日当地政府已组织该镇第一批儿童正式体检。


一家老小均超标司马冲镇戴珍秀一家,除了刚从广东回来三天的大儿媳外,5名家庭成员的血铅浓度检验全部超标


家住司马冲镇中心的戴珍秀一家,是最早自发去医院进行“全家体检”的。8月初,隔壁文坪镇传来“铅中毒”的消息,罪魁祸首是镇上一家精炼锰厂。而在司马冲镇,炼锰、炼铁的工厂更多。一家人不由得紧张起来。


恰巧这段时间,戴珍秀感觉家人“状况不对”,大人很容易累,干活没力气,总想睡觉;以前很活泼的小孩,也变得口齿不清,反应迟钝,脚上没力气,还喊骨头痛,就愈加怀疑。8月8日,一家人去附近的新宁县人民医院做了“微量元素检测”。


检测结果证实了他们最坏的猜想。48岁的戴珍秀血铅含量250微克/升,50岁老伴王玉明229微克/升,大孙子王宇轩191微克/升,小孙子王文星317微克/升,小儿媳吴冬月207微克/升,均超过100微克/升的上限参考值。


而刚从广东回来三天的大儿媳王海平也去同一家医院做了检查,结果为正常的50微克/升。


事后老伴王玉明找到司马冲镇政府,一位负责人反而要求他们“这事不要讲,不要惊动其他人”。王玉明当即表示,这是人命关天的事,不讲不可能。


8月9日,在当地看不到治疗希望的两个儿媳带着孩子去了广东东莞,在那里寻求治疗。而戴珍秀和王玉明还留在家中,“政府让我们自己买药吃,只是让我们注意把单据留好。”


曲折的体检之路34名村民包车到广西体检被政府人员跟随,被拒检几次后在桂林检查“正常”,但在武冈随后的抽检中,又变成“超标”


“我们是第一个到新宁县人民医院检查的,9日有村民再去检测,医院的态度就变了,说没有机子了,不给检查。”王玉明说。


8月13日,信不过本地医院的司马冲镇居民,包车专程去了邻省的广西。“一共34个人,包括大人小孩,包了三辆面包小车。”


但村民反映,他们刚出动,就受到镇、村政府人员的阻挡,一辆政府小车还跟在面包车的后面。有知情村民说,“上级卫生部门”也参与了协调。


广西体检之路一路波折。村民们先后到资源县、兴安县医院,没想到对方拒检。后来面包车开到桂林,他们在桂林市妇幼保健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是34人无一超标,血铅浓度最高的是村民王传林的两个小孩王东海、王昆仑,都是100微克/升,刚好为参考值上限。


奇怪的事情在随后发生。8月18日,文坪镇已确认大批儿童检出血铅超标,政府随后对司马冲镇部分14岁以下儿童进行抽检,抽检者中包括部分在桂林检查“正常”的儿童。


但这次由武冈市妇幼保健院出具的检查结果却显示,“正常”儿童又全部“超标”。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其中3岁的王滨霞,在桂林市妇幼保健院检查结果为血铅含量46微克/升,在武冈市妇幼保健院的检查结果却为230微克/升;6岁的李红权在桂林检查为64微克/升,在武冈检查为201微克/升;6岁的朱美鑫在桂林检查为48微克/升,在武冈检查为206微克/升。


前后不到一个星期,两家医院检测结果迥异。


官方严防“乱宣传”司马冲镇勒石村一位负责人组织了26人去长沙检查,官员到家中打招呼“不要乱宣传”,光镇领导就登门三次


司马冲镇勒石村10组,200米外就是一家铁合金厂。在村民的要求下,8月10日,该村组一位负责人组织了26人自发前去长沙市儿童医院检查,其中儿童14人,大人12人。结果也全部都在正常范围,没一个超标。


但随后在政府组织去武冈市妇幼保健院的重新检查中,该村组共抽查了3名儿童,结果却人人超标,最低287微克/升,最高367微克/升。


据记者了解,近一个星期来,组织村民检查的这位村组负责人,几乎每天都有镇、市政府官员到家中打招呼,“不要乱宣传”,光司马冲镇领导就登门三次。原因是这位村组负责人是重要人物,怕他组织,到处宣传。


据介绍,司马镇上2万多人,其中儿童有8000人左右。相邻的文坪镇出事后,司马冲镇首先对镇中心勒石村500多儿童进行抽检,第一次抽检40人,至8月21日下午结果出来后,发现“超标”情况存在,但具体数字不详。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到司马冲镇党委书记邓印强,他表示21日的抽检结果还在统计,他手上没有数据。他同时表示,凡超过100微克/升以上的儿童,政府都将给予营养干预补贴;超过250微克/升以上的,将送市里治疗。据了解,从昨天起,政府已开始组织安排司马冲镇的儿童分批去市里做检查。昨天第一批送去了30人。


污染早已有预警2008年就有村民因农田污染问题向有关部门投诉并请求过赔偿,但锰厂老板让他们找环保局,此事从此没了下文


据记者调查,在司马冲镇,光镇街附近就集聚了4家冶炼厂。“一共7个高炉,只要一生产,每天浓烟滚滚”,该镇一居民说。


武冈市锰业公司是镇上最大的冶炼厂,有4个高炉,在镇上已经开厂四五年。另外三家是大圳制管厂、勒石铁合金厂、金泰铁厂,各有一炉,开厂时间五六年到二三十年不等。8月12日起,这些冶炼厂已被通知停业整顿。


“我们这的情况肯定比文坪镇要严重,它只有一家厂,去年才建,我们有4家厂,而且都很多年了。”几乎每一位司马冲镇的受访者都如此认为。


其实,司马冲镇的环境污染早有反馈。据记者调查,2008年8月,司马冲镇勒石村五组村民王彰德、王长华就因农田污染问题向有关部门投诉并请求过赔偿。


记者拿到的一份材料显示,2008年8月8日,王彰德、王长华向上级有关领导写过一份报告,报告称:“自1981年责任制以来,(我们)承包了地名叫对门山责任田共计3.5亩,近年来受周孝华所开办的中锰厂排放的废气袭击,农作物及禾苗遭毁灭性死亡,颗粒无收,为保护人民生命财产不受损失,特请求上级有关领导实地考察,对损失的财产依法得到保护,责令其致害人作出相应的赔偿。”


在报告中,武冈市司马冲镇勒石村民委员会盖章并签字:“实地察看稻田水稻死亡属实,请上级主管部门给予检验。”司马冲乡农业技术推广站也盖章签字:“该农户水稻遭受非生物因素危害属实,请上级主管部门前来检测为盼!”


有关人员还向记者出示了当时所拍的不长米粒的稻田的照片。


然而这份报告似乎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据介绍,受害人找到锰厂老板周孝华,周说,环保的事去找环保局。此事从此没了下文。


昨日记者向司马冲镇党委书记邓印强求证此事,邓表示不知此事,并称后来农田经过治理都达标了。


村民还反映,几年来,由于冶炼厂不断排泄废气、污水,“河沟里的鱼、虾早都死光了,连泥鳅都没有了”,村里的井水也受到污染。据反映,由于多年来井水已不能饮用,镇里就架了一个单独的管道,从附近的大圳坝水库引水供村民们吃用。


尽管如此,冶炼厂依然有增无减。据介绍,司马冲镇最近又新开了两家冶炼厂,一家离镇街500米左右,一家离镇街2000米左右,两家都还没有取名。


锰厂老板之死司马冲镇最大冶炼厂老板被传死在了自己工厂的高炉上,在这个节骨眼上,村民们几乎一致猜测他也是死于铅中毒


就在本月上旬,司马冲镇出了一件让村民们觉得“太巧了”的事情———该镇最大的冶炼厂武冈市锰业公司老板周孝华,被传死在了自己工厂的高炉上。在这个节骨眼上,村民们几乎一致的猜测都是,“周老板自己也是铅中毒死亡的”。也有传言说其是死于心脏病,但有村民引用医生的观点说,铅也能引起严重的心脑血管疾病。


昨日中午,记者来到武冈市锰业公司,四柱冲天的烟囱已经停止了冒烟。大门处,张贴着醒目的由武冈市环保局开具的“关于对我市冶炼企业实施停产整治的通知”。


一位经介绍为该厂负责人的中年男子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并表示厂区内禁止外人进入。对老板周孝华的死因,他说是心脏病,在周开厂前其实就有了这个病,只是后来医生检查出来后他才知道。


司马冲镇一位基层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次“血铅事件”对村民触动很大。这些年,镇上的环境污染其实是摆在眼前的,禾苗、稻谷死了几百亩,大片大片的松树、柏树等树木死亡,河沟里不长鱼,家门口的水井荒废了很多年。但由于村民文化程度不高,以为环境污染只是“身外事”,这次的事发生后,很多村民猛然清醒,原来对身体对生命也会造成危害!“以前,老百姓还不知道‘铅中毒’是咋回事呢!”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