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 正文 第一三章,婊子(下)

2126376 收藏 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size][/URL] 领着大丫头在小院里转了一圈后,王扒皮满意的离开了。对于自己的这番安排,他自己都觉得甚是高明,弟弟那边,几十亩的良田地契已经压在手里,这边椿裕太君对他的安排‘大加赞赏’。原本棘手的事情,在他的巧妙撮合下不但讨好了两边,还能两边得利,王扒皮实在找不到不佩服自己的理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



领着大丫头在小院里转了一圈后,王扒皮满意的离开了。对于自己的这番安排,他自己都觉得甚是高明,弟弟那边,几十亩的良田地契已经压在手里,这边椿裕太君对他的安排‘大加赞赏’。原本棘手的事情,在他的巧妙撮合下不但讨好了两边,还能两边得利,王扒皮实在找不到不佩服自己的理由。


唯一让他有点担心的是大丫头,这丫头自小就有杀伐决断,大了以后更是替他那三棒子打不出个屁的老爹顶着大半个天,现在竟然变的这么温顺,实在让王扒皮有些诧异,不过想想,那些姑娘家凌凌厉厉的角色,嫁做人妇后不也都变的唯唯诺诺的,想到这里,王扒皮也多少放下些心,可虽然如此,他觉得还是该找些丫鬟妈子什么的监视一下, 顺带着还能看着点,想到这里,他急匆匆的向家中返去。


大丫头在王扒皮千叮万嘱下将他送出院子后,立刻转身返回院里,准备起来。


现成的柴火,水缸里满满的清水,柴房里硕大的木桶,在大丫头看来,自己的这个伯父准备的不可谓不周到,不过这些对于她来说却没有丝毫意义。满满的烧上一锅开水,将自己的身子深深的浸泡在木桶里,大丫头一直倍受折磨的心终于获得些许平静,可是清水洗涤不了她已经被玷污的身子,大丫头这么做,不过是希望自己能清清白白的自己一个人离开。


轻轻拨动着水面,感受着一波波温水扑打着她的肌肤,大丫头一直坚定的信念却逐渐动摇起来,死在她看来一点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她死了以后怎么办?大丫头甚至不敢去想,爹为了救她,将家里最好的几十亩地许给了大伯,可是到了却得了一具尸首,如果真要死,为什么自己不在牢里就寻了短见?


可是活下去有什么意义,陪着那个自己看着都恶心的鬼子军官?真如大伯所说的那样,为那个畜生生个一男半女,然后在人前受人尊敬,人后遭人唾骂的日子里过完后半辈子?大丫头觉得与其这样,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死简单,可是让她放不下的事太多了,家里还没成年,却卤莽的跟头小驴一样的弟弟,一辈子懦弱的爹,还有那个自己一直想见却……。


大丫头想到了逃走,可是逃到哪里去,天下虽然大,可是却容不下她孤孤单单一个女孩子,更何况,大伯铁心要把她送给那个日本畜生,如果她简单的逃了,大伯肯定不会放过爹和弟弟,以他的性子,一定会追到家里要人,然后一直把家里所有的一切压榨干净后,才会放手。


大丫头不想连累家里人了,她觉得自己不该把家里本就不多的那点家底都赔在自己身上,弟弟还小,还没说媳妇,爹又老,这要倒下去,再难翻身。可是她更不甘心的是就这么陪那个沾了自己的鬼子一辈子。


木桶里的水逐渐变的冰冷,连带着将大丫头脑子里一直犹豫不觉的念头凝固下来,一直在身上搓揉着的手不知不觉的越加用力,仿佛为了替她下决心一样,将身上揉的通红。


眼前似乎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至少在大丫头看来,她没别的选择,相比一头撞死,相比陪着畜生,大丫头觉得,至少这条路好过天堂一般。


决心一定下了,就仿佛钢铸铁浇一般不能动摇,大丫头想到这里,匆忙的爬出水桶,跑到堂屋准备起来。


大伯许诺的老妈等人还没过来,正是个好机会,匆匆的梳洗打扮一番后,大丫头小心的推开院门,四下张望了一眼后,快步跑出小院。


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街上闲逛着,虽然响晴薄日,但是众人都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仿佛谁欠了他们几千吊钱一般。


大丫头慌张的私下踅摸了好半天,大略的辨了一下方向,顺着来路匆匆向前跑去,很快在一处外表华丽的有点过头的院落前停下脚步。


虽然是临街的房子,大白天的门却关着,可一股股刺鼻的香气却顺着门缝飘出来,顶着鼻眼往里钻。


“群芳苑!”看着头顶通红牌匾上那几个鲜明的大字,大丫头沉了沉突突跳着的心,用力扣响门环。


“谁啊,大白天就想来玩,心可口盛的,”门内,一个轻佻的声音在声音响起许久后才不耐烦的应和着。


伴随着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守门的龟公揉着眼睛看向门外,可当看到门口站的不是那些熟客,而是一个俊俏的大姑娘时,他的睡意立刻被抛到九霄云外。


“这为大嫂子,咱们这里不留客的,您要是想找人,恐怕找错了地方。”看着对方眉宇中挂着的泼辣,龟公陪着小心说道,对于这些找上门来的奶奶太太们,龟公向来是不敢得罪的,先别说能进的起窑子的都是县里的大头小脑,单单就说她们的太太也都是不闹破天绝不甘休的主儿,对这些憋着气的娘们,龟公知道,一个陪的不好,嘴巴打到自己脸上事小,以后自己能不能吃这碗可都成问题了。


“我找你们这里的掌柜!”大丫头四下看了看,迈步走进来道。


“掌柜?”虽然知道叫老鸨有点不雅,但是龟公却从来没听有人叫老鸨掌柜的。


“恩,恩,这个,她人在屋里头,不知道姑娘有什么事?”龟公看着眼前个伶伶俐俐的姑娘,越发担心起来。


“没事,我要卖身!”大丫头看了看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猥琐男人,平静的说道。


“姑,姑娘,你说什么?”龟公自问看过不少被推进火坑的,可是却从来没看过自己往火坑里跳的,所以听到大丫头的话,他不敢相信的询问道。


“本姑娘要卖身!”大丫头转头对对方大喊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