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一(风云卷南天) 第八十二章:莽撞军统进三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说起来沈一鹏也有沈一鹏自己的门道。

本来戴笠始终想在第九军里安插自己的势力,但是偏偏唐生智不买他的帐。象情报处这样的要害部门,他都不让军统的人涉足,因此至今戴笠设在第九军的也只是个空架子的督察室,真正掌握第九军情报工作的还是处长王金虎。王金虎去景德当警备司令后,换上来的依旧是唐生智非常信任的许轶初。而沈一鹏几乎就成了摆设一个。


不过沈一鹏和三合的伪县长兼保安司令周大彬关系极为密切,这不仅因为他们曾是大学同学,并且周大彬还是沈一鹏的姐夫。他老婆沈茗就是沈一鹏的嫡亲妹妹。

人都知道军统和中统历来堆怨很深,但也挡不住婚姻结缘,更何况是在这危难当头的时期,两菌之间在共同的利益面前还是一致的,更别说他们两人之间还有这两层关系那。


不过周大彬对沈一鹏的突然登门访还是表现出了吃惊。他担心因此带来的麻烦会让他中统在三合的布局遭到损伤。

“一鹏,你怎么跑三合来了,要是被日本人发现了我们都得完蛋。”

周大彬在红木茶几上摆开了茶具,他知道自己的小舅子平日里最喜欢日本式的茶道了。


“怎么,姐夫,你怕我连累你?你是不是很怕日本人啊?”

沈一鹏似乎对他这个姐夫的“儒弱”不满意。

“胡说八道,我要是怕早离开三合了,我这不是奉陈果夫先生之命在三合待命委曲求全,等待出击那嘛。”

周大彬泡起茶来的功夫,可谓是一把好手,甚至连老莫的“天天来”茶楼的沏茶大师傅曾经过来向他请教过要领。


只见他几个杯子在手里和热水之间飞快的转动着,煞是好看。

小铁壶里的热水象飞流似的从小巧的壶嘴淋下,一杯杯浓香的茶水就灌入了玲珑的杯中。茶水在杯中旋转着,每杯之中竟然能准确的从小壶嘴里落下一片晶莹的叶芽,随着茶水转动成了杯里天地的中心。


周大彬把茶具走完了一遭后,说:“一鹏啊,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儿。我想你来三合绝不是为了进攻第六旅团来的吧,一定是为那个日本人搞的那个特种慰安所而来。”

周大彬明白国军的女战俘被送到三合的特种所来受辱,戴笠的日子不会好过得了,军政部肯定会对他施以压力,让他设法救人。


对这点,沈一鹏不敢否认。

他说:“姐夫所言极是,目前日本人几乎是把在全国各战场上抓捕到的有点姿色的年轻女军人都往三合这儿送,上边非常恼火,戴局长已经亲自到了四关山督促营救之事。现在这个差使就交给我办,所以我才来请姐夫助一臂之力。”

沈一鹏不敢否认此来的目的。


“你来我一点也不奇怪,戴笠在四关山只有你能器重,所以这件挠头事非你莫属了。我想戴笠一定还请了许轶初那小娘们了吧,这事很难,有她参与也未必成功,,要是没她的参与,光靠你们几乎没有成功的希望。”

周大彬对国军里的人才状况非常了解,他自己也很敬佩许轶初机警果敢的办事风格。这次,他自己也已经接到了陈立夫,陈果夫的电令,让他配合国军和八路军设法捣毁了特种所。


“是啊,姐夫,许轶初处长现在是戴局长的特派专员了,但她实际上权利没我这个总指挥的大。唐司令长官已经让她赶到了景德城,现在正幕后坐镇着那。”

沈一鹏似乎有些洋洋自得的感觉。


“哈哈,我就知道这次飞机运送女战俘惹起的动静小不了。一鹏啊,不信你等着瞧,八路军的周洁也会找上我的门来那。”

周大彬肌肉抽搐般的笑了笑说。他知道各方的势力一动起来,日本人的日子好过不了,自己的日子也同样不好过。


“姐夫,这事还是联合着办好,您先帮我找个地场建立起工作站来,让我先能落下脚来,完了再摸鬼子的布防和特种所的情况。”

沈一鹏要先在三合立了根,有了根基他才施展得开。那么多军统行动队的队员都要有和合法的掩护身份。


“这个倒不难办,三合人口众多,说是算云南最大的县,其实比一般中等城市的人口还多,隐蔽几个人是没问题的。我那,是看眼下修车这一行不错,光三合就有小轿车和卡车二百多辆,现在鬼子的车都修不过来,也转到当地找车行帮着修那,你那就开个修车行吧。这样刚好可以接近日本人。”

周大彬提着建议,他知道后街上的一家修车行暂时废弃着,他想先帮沈一鹏在后街上看好地点。另外他也得尽快的把沈一支应走,老以自己这里做联络点,危险性实在太小了。


“恩,姐夫安排的很妥当,那就按姐夫安排的办好了。姐夫,既然您都知道我的来意了,那我也就开门见山可。最近日本人又弄来一批女战俘要送特种所去,戴局长命令一定要截下救回,这可是死命令。当然也是我小弟施展才华的一次机会。我想在戴老板面前好看一些,按照他制定的归雁行动计划对机场进行袭击,救了新来的战俘,您看……?”

沈一鹏在军统干了十多年了,一直也没捞着个将军当,这次他真想豁出来干个漂亮的,让戴笠另眼看待看待。


“这次你们谁也干不了,连许轶初也不会有更好的办法。你以为宫本和平田是傻子啊,加上还有曹胜元那条鼻子灵敏的狗。他们应该早算计到国军和共军可能要联合行动,破坏这次营救,不仅让19联队和宫本的宪兵队在机场四周做了重兵埋伏,好象为此还制定了一个天网行动计划那。”


周大彬摇摇头,他很清楚现在在三合周围,即便是国共双方加起来全上也打不过第六旅团的两个联队的四千多人,何况还有个摇摆不定的伪一师张鸣九的三、四千号人那。

国军方面就是王金虎的那个才组建的团,有一千四百多人,守备大锅山的常云山虽说也有一千多号人,但真正能动的兵力不过二、三百号。共军这边仅仅是小锅山张唯三、周洁和刘忠的一分区那八百多人,两军囫囵着算也不过二千多人,武器还远不如日军的强。仅凭这点实力能守住各自有险可据的地盘还能凑合得住,但要是说和日军精锐第六旅团硬干的话,无异于以卵击石。


沈一鹏正想打听“天网行动”的具体内容,一听周大彬连忙追问,

周大彬说他也不清楚,因为为“天网行动”开会的只有三岛,宫本,平田和曹胜元等七、八个高级军官。鬼子根本没喊他参加。


他说:“一鹏,你们还是先安顿下来,天网行动的内容我有办法打听到的。不过你最好还是向你们戴局长说明了,这次打机场是万万不可行的,最好取消归雁行动。你听见了吗?我看还是先建立好你们的工作站,再等待机会安。将来对特种所进行偷袭倒还可行。”

其实周大彬的想法非常接近许轶初的想法。


周大彬是个很敏感的人,突然之间他有了个不好的感觉,那就是国共双方可能都不会听自己的建议,而要选择攻击机场。

他想如诺是这样,那损失是不可估量的,唯一能阻止“归雁行动”实施的办法就是自己能见到许轶初,只有她有资格和权利临时增添或者取消行动。并且这丫头具有冷静超常的头脑会,说不准会接受自己的分析建议的。


他知道立功心切而又目空一切的小舅子沈一鹏不会把自己的建议带给许轶初的,他得自己想办法见到许轶初才行。

他早就知道鸿生酒楼隔壁的佳丽服装店的贺倩和江芳丽是许轶初的手下。他想还是让贺倩给自己引见一下许轶初为好。


等安置好了沈一鹏一行后,周大彬带着几个伪警察假借查户口良民证来到了中街。

他见“佳丽服装店”的门板上挂了一块纸牌牌,上写“家中有事,几天即回。”

周大彬心里暗自叫苦,怎么偏偏这个节骨眼上贺倩和江芳丽都不在那。


正要到隔壁鸿生酒楼向钱驼背打听一下那,一个警察贴着门板道:“县长,服装店里边好象有动静啊。”

“哦?”

周大彬一托下巴,“你听清楚了吗?”

“肯定没错,好象是男人喘粗气的声音,还有脚步声。”

“这就怪了,牌子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家中有事,几天即回’,怎么还会有人在里面那?”

周大彬做了个手势示意警察把服装店前后包围了起来。


“店主和营业员都不在,可能是进了贼娃子了。你们给我把后院和窗户堵上,李和平,你给找个能撬门的家什来把大门门板给我撬开。”

随着周大彬的指挥,警察全都散开做好了准备。

警长李和平从鸿生后场找来了把铲煤的铁锹预备撬门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