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传奇 少年时代 四十七 月族与嫦娥之五

潮汐人家 收藏 4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86.html


轩辕进洞后,只觉得脚下一空,再滚落在一堆类似沙堆的上面,他本能地双手往那东西上一插,尖利的“沙粒”痛得他晕死过去,然后几个翻滚就不省人事了。他的脚下,几只大老鼠警觉地从沙堆中探头探脑,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这位来历不明的“入侵者”。很快,领头的一只硕鼠就明白这个不明物体暂时对他们没有危害,就吱吱的向同伴发出信息。轩辕就像一位闯入小人国的“大人物”,只是不清楚这些老鼠是用什么手段把这个“巨人”捆绑起来的。有一只胆大的或许是领头的老鼠用它的胡须轻轻地触碰轩辕鲜血淋漓的脚板,见其半天没有反应,这才放心大胆地一跃而上蹲在轩辕的肚皮上,如同站立在一块非常空旷的舞台上,对着群属发号施令。

其余的老鼠见此情形,纷纷围拢过来,好奇地观赏这个从来没见过的庞然大物。也许它们对血腥味比较敏感,几只老鼠突然兴奋和狂躁起来,居然咬起了轩辕的脚指头。那轩辕虽昏迷过去不省人事,可是迷迷糊糊中还是能够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咬的很痛,“哇哟”一声惨叫,吓得那群老鼠顿时逃得无影无踪,倒是肚皮上的那只大老鼠,还在呆呆地立在轩辕剧烈起伏的肚皮上,和刚被咬醒过来的轩辕大眼对小眼。还没等它回过神来,就被一只带血的胳臂扫出老远。

轩辕醒过来了,尽管是被咬醒的。此时,他浑身就像散了架似的,没有一点力气。就是刚才他把那只大老鼠从肚皮上撩开几乎用尽了全力。他勉力地支撑着坐起来,借着半开的石盘露出的缝隙,发现自己掉进了一间不大的储存着粮食的地洞(地窖),他来月族之前已经听说过,月族部落把粮食储藏在地窖里,以供不时之需。地窖里还是烟雾弥漫的,好在比上面要强很多倍,至少不会被活活烧死,也不会被烟呛死,因为这洞壁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老鼠洞,就像通风口一样,迅速地排出烟雾,同时更换新鲜的空气进来。

轩辕抓起一把粮食放在鼻孔上嗅了嗅,却闻不出什么,也许是被茅草燃烧的烟气熏得暂时失去了嗅觉。他无奈地一撒手,懒得去管他。眼下,最要紧的是想办法脱身才是。刚才的两位猎户同伴的惨死的样子历历在目,让他心口好一阵绞痛。在原始社会,一名壮劳力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在部落战争或出外捕猎的时候如果损失壮劳力,严重的会给这个部落带来灭顶之灾,因为在靠天吃饭的远古时期,人们没有任何可靠的获取生存资料的途径。这两位同伴的家人可能又要挨饿了。

轩辕的脚已经不再那么疼痛,也止住了血。他甚至能够不太费力地站起来,不过他很快就放弃了站立的姿势,因为这个地窖太矮,他只能半蹲着前行。很快,他找到一根发霉的尖棍,还有一把石斧。可惜绑扎石斧的草绳已经烂掉和把手完全分离。可见,这把石斧的主人长期不使用,就把它堆放在这里以备不时之用。在长期的打猎生活中,轩辕最拿手的是使用尖棍,这种最古老的投掷武器,去“战天斗地”。

茅草屋的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只听见两个人手拿尖棍在草灰堆里拨来拨去“簌簌”的声音,这正是虎头帮的人,原来他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其他人到村口去收拾那些死去或受伤的同伴,或许还要折磨那些被绑的妇女去了。突然,一个家伙怪叫了一声,再弹出老远,原来他碰到了刚才被烧死的轩辕的同伴,可惜已经被烧成焦炭,面目全非。 他竖起了两根指头,这个意义绝非今天的V字形表示胜利,而是找到了两个,那么还有一个没找到。另一个只是点了点头,没吭气。只是在废墟上搜索,也许活该他先死,只听见他“啊呀”一声,陷进了轩辕找到的那个地窖里。这个地窖是半开着的,再加上上面覆盖着茅草和木头,已被烧成灰的茅草和木头并没有塌下去,只是虚虚地掩盖着入口,在外面的人如果不仔细是找不到的。轩辕早已在地窖口等候,只等他靠近后再把这个家伙拖进来。这个倒霉的家伙很快就被轩辕捅死了,他终于成了老鼠们的玩物。

外面的那个正要去救同伴,到地窖口时却又迟疑了,手里的尖棍抖抖索索地在地窖口划来划去,试图看得更清楚一点。他看到同伴的手递了过来,这才放心地扔掉尖棍,双手去拉他的同伴。哪知一根尖棍从地窖里冒了出来,顶穿了他的肚皮,鲜血顿时染红了地窖的边缘,周围又恢复死一般的沉寂。

过了好久,一个头发上站满了稻谷的脑袋慢慢的从地窖口的尸体后探了出来,这正是轩辕。他警觉地观察着地窖的四周,在确认没有危险后,他这才缓缓地从地窖里爬起来,拿起尖棍,在尸体上抹了抹,再猫着腰,做出随时发起攻击的样子。

再说虎头帮的头头留下两人,自己带着五个人去把死伤的同伴集中在一起,那些中镖的家伙因为镖上抹的剧毒,就再也没有醒过来。倒是那些在和月族打斗的过程中被刺中的,有几个缓缓的苏醒过来,喊痛不止。他们被搬到一块铺着厚厚的茅草的空地上歇息。死去的则被堆放在离被绑的月族女人不远的地方。一个家伙狠狠地踢了一脚老村长的遗体,吐了一口浓痰,嘴里不知道骂着什么,再狞笑着向月族女人逼过来。不用说他是想做什么了,可是还没等他快活,屁股上就被重重的踢了一脚,一个趔趄,几乎没有站住,他正要骂,却应面对着头头的更加凶狠的目光,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知趣地走开了。

这个带着虎头面具的家伙,并没有急着做什么,他的目光在被绑的女村民中间扫过,终于停留在一个年轻、面容姣好的女子身上,而她正是和轩辕在篝火晚会上跳过舞的那位女子,看来,她劫数难逃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