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中国迅猛崛起 日韩仍不适应 

“坐在一个超级大的跷跷板上,高低地位的转化往往会引发一方严重的失重感,国家间强弱对比的逆转,更是如此。”近来日本和韩国面对中国“压缩了一个世纪”的发展势头,出现了极为复杂的情绪,对此,一位中国专家做出了上述解读。在日本,其保持了41年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地位,或将于今年拱手送给中国,而这个“赢家”在60多年前还曾被日本入侵、殖民过。该如何面对曾经的弱者,日本焦虑而充满警惕。在韩国,几年前已度过了因被中国“赶超”而心生不平的阶段,现在依旧爱与中国各项指标作比较的韩国人,比来比去越发气馁了。一位韩国学者说,他从未见韩国人面对中国时如此不自信。“中国的成长速度已远远超出了东亚邻国民间对华情绪的扭转速度,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这位中国专家说。

中国,一个没有料到的来访者


“日中逆转”是最近日本很流行的词汇。大多数人认为,日本41年来占据世界第二地位的局面,或将在今年被中国打破。不久前,日本《经济新闻》以“日中 GDP逆转的冲击”为题报道称,2009年日中两国的GDP可能将发生逆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这样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GDP超越日本,无疑将大长中国的国威。


翻看一周以来日本各大报纸会发现,日本人正不断地在其邻国----―中国身上发现各种“优势”。《经济学人》周刊11日的封面文章“新的霸权大国”称,“在世界经济一片低迷之中,日本企业唯有融入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市场而别无他途。”《经济新闻》14日早报的头版头条称,“三越伊势丹在中国开了5家店铺,2010年还将翻番,成为其海外事业支柱”;该报当天的晚报头版头条又称,“面向中国出口坚挺,亚洲出口止跌”。15日,该报又报道了3家中国公司在最新的世界股市市值排名中分列第一、三、四位,而排位最高的日本公司----―丰田仅列第22位。报道称之为“日中逆转”。


“中国GDP总量超越日本?这算什么指标!看看2007年中国人均GDP排名吧,第107位的中国就是微不足道的国家,它前面是约旦、危地马拉,后面是马绍尔群岛。”一名日本网民在日文雅虎网站上留言,对中国表示了这样的不屑。在日本民间,与此人一样在情感上无法接受 “日中逆转”的大有人在。上个月,一名日本网民发帖称,“以前在电视节目中听到中国人称日本是‘小日本’,总是很不屑,但现在看来,日本真的是‘小日本’ 了。”这个帖子引发了上百条长篇大论的评述,其中多是不屑与嘲讽。有位网友傲慢地称“日本从未把中国当作对手”;还有网友攻击道,“像中国这样专制、不尊重人权的国家是没有未来的,终究会被世界所抛弃”。对盛行的“中美G2”论,《产经新闻》7日反驳说:“日美才是亚洲的G2”,如果没有日美同盟二战后在亚太地区奠定的和平、稳定和繁荣局面,中国的发展和崛起根本无从谈起。在影星酒井法子吸毒事件中,一位专家在电视节目中大谈日本市场上的毒品大多来自中国,还有日本网民指责中国人同情酒井是“缺乏善恶观念”;但有中国媒体表示谴责之意后,又被称为“因为一个人的问题就否定整个日本民族”。


“对日本来说,中国是一个没有料到的来访者。”美国“全球主义者”在线杂志对日本人的心态分析说,日本可能首次看到一个亚洲国家,并且是一个它入侵、殖民过的国家超越它。这篇颇具西方殖民者优越感的文章,对日本人做了感同身受的剖析。文章称,虽然日本在历史上曾两次被迫向美国开放经济,但日本人认为,西方强国组织得更好、更聪明,因此很自然对它们表示尊敬;而中国的超越却可能让日本人感到尴尬甚至是羞耻,“除了美英间的关系,现代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殖民地严重挑战、威胁它以前的殖民者的例子。角色的对调可能成为日本人心理上的放大器。”




日本警惕被中国超越

历史上看,日本人对中国的情结经历了从“景仰”到“蔑视”再到“厌恶”的变化,而现在进入到了对中国“高度警惕”的阶段。6月,日本保守派刊物《诸君》停刊前最后一期上,著名保守派学者中岛岭雄撰文称,“一个不崩溃的‘社会主义中国’是全人类的课题”。甚至还一直有日本人担心,“中国强大之后将以帝国主义弱肉强食的方法侵吞日本”。


近来,试图寻找既遏制中国发展又保持日本地位的方法的文章越来越多。很多观点依旧将日美同盟看作是日本存在的基础。日本《世界经济评论》刊文呼吁政府防范美国向中国靠拢,并称“日本除了在日美同盟庇护下生存之外,别无选择。”《产经新闻》称,“中国正力争成为亚洲的霸权国家。我们必须对中国采取协调和针锋相对的软硬两手态度,必须进一步巩固日美同盟。”也有越来越多的日本人意识到,日本的未来需要中国。北九州地区议员伊藤英雄先生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在这次危机以后,日本对中国的依存将更加明显。以贸易立国的日本,离开中国,经济就没有未来。一名日本网友在雅虎网站留言说:“看看你穿的衣服的标牌,是不是写着中国制造?就连日本的和服和墓碑都是中国制造。这不是喜不喜欢中国的问题,为了不被世界抛弃,日本越来越亲近中国是无法避免的趋势。”


到底该如何与崛起的中国相处?美国的著名日裔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刚出版的日本《中央公论》第9期上发表题为“日本啊,要面对这个中国的世纪”的文章。福山正在撰写一本巨著,其中“中国的兴隆”是一个重要篇章。福山说,“如果一定要亚洲国家在中日之间作出选择,亚洲将选择中国;如果日本仅与美国结盟,其他国家不会欢迎它。”日本JCC新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庚欣则对记者表示,对于百年来在经济上一直领先中国,心安理得接受中国“学习”、“模仿”的日本来说,对于一直以东方唯一与美欧并列称雄的国家----―日本来说,其心中的五味杂陈可想而知。但从目前来看,至少有两个“不会变”。一是中国短期内不可能在整体发展上赶超日本;另一个不变是,中国强劲的发展势头以及后来居上的态势也在短期内不会变。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日本问题专家周永生表示,日本是一个敬服强者的国家,只有当中国的实力能像美国一样强大时,日本才会视中国为“好兄弟”。在此之前,即便中国的发展已经超过日本,日本居高临下的态度仍会长期存在。


与中国做比较,韩国很不自信


在中国的另一个邻国----―韩国,面对“巨人邻国”的崛起,民间呈现出的是与日本人截然相反的一番情绪。《环球时报》记者最近曾到韩国丽水采访,一位 2012年丽水世博会的韩国官员对记者半开玩笑地说:“将丽水世博会与上海世博会相比时,$L̪ԌE$L̪Ԍ߹面面都只是后者的1/10就行了。比如,上海世博会预估的参观人数是7000万,而丽水的预估人数还不到800万。”


还记得两年前,汉城一家科技企业一位30多岁的职员曾震惊地向记者质疑:“中国有地铁?”那时,在一些韩国人心目中,中国是“十分落后的国家”,韩国媒体也痴迷于同中国做各种比较,并从中寻找“暴富者”的优越感。但现在,情况变了。与中国做起比较来,韩国人的角度依然五花八门,但结论却天翻地覆。《东亚日报》称,韩国继整体国家竞争力落后于中国之后,“经济圈竞争力”也被中国“逼到了尽头”。《朝鲜日报》称,中国已在十多项高科技领域技术上超越了韩国。《朝鲜日报》还对韩中合建的国际产业园区开发项目因韩方犹豫拖沓而耽搁一事感叹:中国“急匆匆”韩国“慢腾腾”。该报还称,在美国,韩国留学生的就业前景也被中国学生挤压得越来越狭窄。一位韩国学者说,比来比去,归根结底还是领导人不行,中国领导层都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锻炼出来的,领导人更替时非常平稳,政策非常连续,而韩国恰好相反。《中央日报》中国研究所次长韩友德也撰文称,当中国高层领导人几乎全部离开北京,深入一个个“民生现场”搞调研时,韩国的领导人却不知道都在哪里。


popyard.org 与此同时,对于中国经济给韩国带来的“福音”,韩国深感庆幸。《朝鲜日报》7月曾说,在全球金融危机下,韩国经济意外良好,是“中国效应”立下的“汗马功劳”。韩国产业银行经济研究所8月2日发表的报告说,如果中国经济增长1个百分点,韩国对华出口和经济增长率将分别增加1.52和0.1个百分点;而如果中国出口减少1个百分点,韩国对华出口将减少0.33%。

韩国不应只观望


有韩国学者认为,在哀叹与中国无法相比的背后,是韩国担心在经济上沦为中国附庸的“恐惧”,韩国已是美国政治和军事上的附庸,这让一些韩国人很容易想起华夷秩序下的韩国地位。


韩国汉阳大学中国问题研究所教授闵贵植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密切地观察中国,不仅是韩国的问题,也是一个全球现象。但韩国对中国的关注里确实有一层 “担忧”。他认为,邻国的强大当然会使本国的安全环境相对变弱,“哪个国家会心甘情愿让邻国异常强大呢?”而由于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并曾与韩国兵戎相见,目前韩国仍有一大批人有“韩国守护着自由主义体制”的强烈自豪感,这些人至今在韩国社会中发挥着强大的影响力。


闵贵植还说,在国际社会中,权力逻辑仍在发挥作用,“因此朝鲜越不稳定,韩国对中国的关注就越高,因为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中国政策是影响韩国政策制定的重要因素。”他同时认为,韩国人仍然无法消除对中国扩大对朝鲜半岛影响力的疑虑,即使中国采取的是睦邻友好政策,这对韩国来说也是“威胁”。《朝鲜日报》也曾悲哀地感叹,在不久前结束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中美在缺少韩国的场合下讨论攸关韩国命运的朝鲜半岛问题,“这就是G2体系下韩国的地位----―韩国无法决定自己的未来。”


“对于成长为G2的中国,我们难道仅仅是观望和恐惧吗?”《中央日报》10日刊文称,中国用“压缩”了一个世纪的速度实现经济增长,穿越了六大洲占领市场,而此时韩国的自画像却是:GDP跌落4位,经济在负增长线上挣扎,朝野持续内斗,街头示威与工会暴力抗争不断。文章发问道:“韩国以这种颓废的躯体面对已成长为G2的中国时,怎么能仅用畏惧与赞扬的眼光去旁观呢?难道我们不需要反省,并点燃韩国的崛起之火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