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徵征zheng、轂毂gu”,将错就错两千年,汉字“整形”最可耻

“徵征zheng、轂毂gu”,将错就错两千年,汉字“整形”最可耻


——我向粗鲁修改44个汉字的做法,再打二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面这个图,就是教育部公布的要对44个汉字“整形”的“解说狡辩”图示



“徵征zheng”,将错就错两千年,汉字“整形”请收刀



打开《新华字典》《康熙字典》《说文解字》等工具书,我们进行了认真的查证。“徵”字裤裆里的那个“王”字,原来是个“正”字。

--------------------------------------------------------------------------------

征 (③征⑦徵)

zhēng

[动]

(形声。从彳(chì),正声。从彳,表示与行走有关。甲骨文从彳,从足。本义:到很远的地方去,远行)

同本义〖goonajourney〗

徴,正行也。从辵,正声。或从彳。——《说文》


两千多年来,大家都把“徵”字裤裆里面的那个“正”字,写成了“王”字,难道没有发现,没有人提出要改?我看不是。而是人们早已将错就错,心照不宣了。因为“正”字有五个笔画,而且“徵”字总共有15个笔画,如果把里面的“王”改成“正”,就多达16个笔画,无论是用笔书写,还是制作铅字字模,都大大增加了难度。因此,既然古人,就已经错了,那两千来的无数后人,都是采取将错就错的做法,从无一人提出更改,就是这个原因。

汉字简化后,“徵”字,变成了“征”字,双人旁保留,“王”字改成了“正”字,“山、一、反文旁”等三个部件,全部舍弃。在查字典的时候,人们进行繁简对照,完全可以知道,两者之间变化的来龙去脉。

如今,教育部,不懂装懂,要把“徵”字裤裆里的“王”字的底下一横,改成一提,变成“玉”字(琥珀的珀,璞玉的璞,珏玉的珏,璐玉的璐,瑕疵的瑕,瑕不掩瑜的瑜,只要是底下一提的,就不是“王”字,而是“玉”字的演化),与原来的“正”字,更是远隔千山万水,南辕北辙,你还怎么“出征”?




“轂毂gu”,将错就错两千年,汉字“整形”请收刀


打开《新华字典》《康熙字典》《说文解字》等工具书,我们进行了认真的查证。“毂”与“轂”字的差别,除了那个“車”简化成“车”之外,还少了一横。

与同部首的其他另个字“殻毂轂嗀榖糓觳”进行比较,也确实是少了一横。然而,两千多年来,为什么没有提出修改纠正呢?


--------------------------------------------------------------------------------


毂 (轂)

车轮中心,有洞可以插轴的部分,借指车轮或车:毂下(辇毂之下,借指京城)。毂击肩摩(形容车马行人众多,来往十分拥挤)。

[名]

(形声。从车。本义:车轮中心的圆木,周围与车辐的一端相接,中有圆孔,可以插轴)

同本义〖nave〗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楚辞·屈原·国殇》



我们经过分析研究,原来“秃宝盖”下面加个“车”字,就是“军”字,如果里面多了一横,就不是“军”字。“軍”简化成“军”,这本身就是草书的楷化,也就是连笔字,转正体字,目的就是要少写几个笔画。如果简化后,仍然保留里面的那一横,无论是书写,还是称谓,还是记忆,都打破了“军”字的形态,变的不伦不类。

但是,只要翻开字典,谁都明白,“毂”字少了一横,“轂”字有那一横。繁简对照,一目了然。

因此,两千多年来,无论是文人雅士,还是下里巴人,都是舍弃了那一横,将错就错,心照不宣。从来没有人提出,要补上那“累赘”的一横。

如今,教育部,不懂装懂,要把“毂”字累赘的一横,补上去,不知是要简化,还是要繁化?这样画蛇添足,只能成为一个新的笑柄。将来就要多一个类似“画蛇添足”的成语,叫“写毂加横”。


所以,我奉劝你们教育部的那些专家教授,不要“半桶水,荡得很”,以为人民群众,天下苍生,都是白衣布丁,都是刍狗蚂蚁。

毛泽东主席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唯一动力。”


2009年08月23日。万邦来朝。继21日 http://bbs.tiexue.net/post_3785948_1.html《 [原创]谁改44个汉字,谁关44年牛棚》,22日 http://bbs.tiexue.net/post_3787941_1.html《[原创]孔乙己的茴香豆,教育部的整形术》,连发两帖之后,再发此一帖《“徵征zheng、轂毂gu”,将错就错两千年,汉字“整形”最可耻》,对“教育部”里的那些不学无术的砖家,进行无情批判。

本文内容于 2009-8-23 9:55:12 被万邦来朝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