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一百零九章 攻占小池口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0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一百零九章 攻占小池口 一连是马成斌最看重的连队,可算是最精锐的连队,在仙游军一共五十四个连队里面也是佼佼者。 但是马成斌并不认为能够一举就此打下小池口,毕竟太平军在此地防守数年,有关守城和地势烂记于心,想一次性打下几乎不可能。 太平军们因为仙游军持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第一百零九章 攻占小池口

一连是马成斌最看重的连队,可算是最精锐的连队,在仙游军一共五十四个连队里面也是佼佼者。

但是马成斌并不认为能够一举就此打下小池口,毕竟太平军在此地防守数年,有关守城和地势烂记于心,想一次性打下几乎不可能。

太平军们因为仙游军持续不断的炮击都躲到安全的地方去,只留下几个人监视外边动向。一连小心地前进,但是不可能能瞒得过上边的长毛,于是,几分钟后,本来在躲避炮火的小喽啰们被军官们凶狠地叫起来反击,要是让要清妖攻上来就麻烦了。

一个连近两百人不可能一下子通过护城河,于是分为三批,一连一排以班为单位蹑手蹑脚地摸过河去,刚刚抵达城墙下,正要架起云梯,城墙上的太平军就露头了。无意之间瞥见清妖竟然这么快就要攻城,紧张之下忙大声叫起来,招呼兄弟们赶快守城。

原也没有希望不会被发现,一排立刻竖起四架云梯,四名战士飞身立刻往上爬,旁边的几个立刻持枪瞄准,将企图推开的云梯的太平军击毙,惨叫声在夜色里传得很远很远。

七营炮兵还没有结束开炮,多多少少掩盖住一点声响,但是不可能掩盖住许多。

小池口守军提心吊胆一整天,现在清妖开始进攻,反倒让他们松了一口气,守军开始向七营进攻处涌来,距离最近的几十人一涌而上上城墙。对付云梯攻城,他们都是小菜一碟。各种各样的工具纷纷用上,四架云梯上面的四名战士有两名被弓箭射下,两名爬了一半连同云梯被推倒到护城河里了,倒是没有大碍。

后续的四架云梯也上来了,掩护的战士也更多,城墙上聚集起来防守的天平军不断地被一发又一发子弹夺去性命,片刻之间就有十几名惨叫着见上帝去了。

一连不用十分钟已经全部赶过护城河,二十四架云梯一起架了起来,这个时候城墙上的长毛已经有一两百人,不顾随时飞来的子弹,不断地用手中的器械推开云梯,旁边的则不断往下射箭,然后就是一些大大小小的石头,城墙下几米处就是护城河,大多数的石头都直接滚到了河里面去,溅起一朵又一朵大水花。黑夜之中视线不佳,防守的长毛根本无法很好地将石头朝人多处砸,而且不时飞来的夺命子弹让他们更不敢多好几眼,都是胡乱地往下扔。

一场攻城战顿时显得杂乱无章,爬云梯的战士一看上边有人射箭立刻就地滑下来,然后再上,上上下下地让人以为这些先头兵其实是在佯攻。可是只要城墙上的守兵一松懈,懒洋洋的清妖立刻好像被电击中一样速度顿时快了几倍,一眼有危险立马又溜下云梯。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攻城,这边打得无章无法,那边马成斌又派了一个连增援,但是抬着的云梯并没有用来攀登城墙,而是直直地推向护城河,简单易捷地弄出来简陋的独木桥。训练有素的二连三排顺着云梯飞快地冲过去,然后立刻抽回云梯加入攻城的行列,突然多出来的人手让城墙上的太平军手忙脚乱,不但这边,其他的几个方面也都出现了攻城的七营战士。

鼓鼓噪噪地打了十几分钟,对着同一处一连不断地轰炸的七营炮兵终于将那处可怜的城墙炸塌了几米,由于七营同时发起的四五处攻城作战,太平军没有及时调动兵力前来堵缺口。

早就等着这一刻的,马成斌立刻命令身旁剩下的最后一个连出击,务必占据住缺口,然后向里推进。

只要先守住了缺口,等待集中兵力狠狠往猛里一击,这城也就差不多了。只是守住缺口需要付出一定的伤亡,但是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马成斌有点后悔兵力有点太分散,聚集起来需要一定的时间,只能让炮兵尽力配合,于是下令十二门大炮全部往缺口附近几十米往持续的轰炸,希望能给突击队减轻压力。

一个排的兵力只用了五分钟的时间就顺利地占领了缺口,然后开始巩固阵地。一批又一批的太平军增援部队陆陆续续到达,很显然,城内的守军指挥官也判断出这里最为薄弱和关键,必须马上控制局势。

一个排五十人的兵力不到十分钟时间就要面对快速出现的几百太平军,对方什么武器全使了出来,弓箭、鸟筒、汽油、甚至飞镖,一队又一队人举着各种器具阻挡防守缺口的四连二排射出的密集子弹,不断地缓缓推进。四连二排已经减员了四分之一,可是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坚持住,只要再坚持二十分钟,这场仗也就算胜利了。

赶来夺回缺口的太平军已经死伤了上百人,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由最精锐的长毛老兵组成,虽然伤亡人数甚众,但是一个个巍然不退,拼着全军覆没也誓要夺回缺口。

紧急调集部队的马成斌心里也是暗暗佩服,警卫排已经在赶往增援的路上,战局其实已经开始明了。

可是这个时候却看到防守缺口的四连二排竟然被城里的反击部队赶了出来,虽然还没有到全线崩溃的地步,可是已经岌岌可危。马成斌满脸凝重,黑夜之中的战斗让人看得更为清晰,原来是无计可施的太平军情急之下组织了敢死队携带汽油杀向缺口处,四处蔓延的火势逼得四连二排不得不往城外退。

实在顽强,难怪这地方能够守这么久的时间,不过应该也是最后一击了,将精锐都集中到这里,对于自己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马成斌心下一动,立刻修改命令:“警卫排全排增援一连,立刻攻上城墙!”

两分钟后,接到命令的警卫排猛地掉转枪口,迅猛地扑向正在争夺城墙的一连。两队人马合兵两百多人,此时城墙上的精锐老兵都已经被调往抢夺缺口,被突如其来的这么一打击,竟然在五分钟内就有警卫排和一连的几个战士登上了城墙。

极其兴奋的五个战士一股脑将身上的手榴弹全扔了出去,将正要赶来堵口子的十几个太平军炸了回去,然后立刻就地防守,射杀后面的太平军。

有了一小道缺口,就是急剧扩大战果的一个突破点,随着后续攻上城墙的战士越来越多,到有大概一个排的人数抢上城头时,防守这一片城墙的守军知道夺回无望,只好退守他处,同时飞报求援。

这个时候,防守缺口的四连三排剩下的三十几人已经被不要命了的反击部队逼出了缺口,由于没有接到后撤的命令,仍然在排长陈康的带领下一步一步地死守,虽然总体上是在不断后撤,但是看得出来,这个排已经尽力了,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数百已经疯狂了的长毛,人数的差距使得双方的火力相差不大,可是人数的悬殊使得人数少的一方体力消耗极大。

可这个时候不能让他们退,马成斌心里默念道陈康是好样的,命令十二门大炮全部增援缺口处边缘处的四连二排,但愿这样至少能多撑十几分钟。

马成斌看看已经火光冲天的小池口,下令道:“撤回外围的警戒六连一排,命令其连队立刻接应四连二排,然后堵住可能出城的敌军。”

话音刚落,又有传令兵前来报告,又有一处城墙被攻破了一个点,现在急需增援。马成斌接报忙又抽出了一个排赶往帮忙,看一眼火光冲天的小池口,捷报差不多可以传了吧!

其他各处的佯攻纷纷告捷,变成了真攻,于是要求增援的请求纷纷飞至。马成斌感到很头痛,于是命令仍然在缺口处附近的部队全部撤下来,拱卫炮兵和进行休整,顺便充当机动队。

城内的战火又继续燃烧了半个多小时,四处进攻方向的部队都势如破竹,一直打进了敌人的总指挥室,只是长毛的各军官早就逃之夭夭,城内的抵抗已经只有零星的动静,大批长毛分散着突围出城去,由于夜黑不便,加上七营人手不足,无法在各个方向多加堵截,倒有好几百的败兵身扛手拉的,弄了不少东西逃出城去。

看看大势几定,带来的炮弹也用了一半,马成斌命人向林易博报捷,然后率领营部进入小池口,开始进行战后清理工作。

打下小池口是意料之中的事,可是李昌辉和林易博都没有预料到这个木讷马成斌竟然让部队伤亡两百多人,其中有近三分之一是阵亡。随同战报上来的还有消耗清单,子弹和炮弹的消耗量倒是比预计少了不止一半,李昌辉看看这份比一般战报多了不少内容的报告,苦笑道:“难道人命真不如物资值钱?”

林易博也若有所思:“最近我越来越这么觉得,在这个时代就是人命不值钱,看太平军打仗对人命的态度,看湘军对于俘虏和被太平军蛊惑了的百姓态度,根本不把人当人。”

李昌辉刚想说说什么,就有人前来禀告:“侦知对面罗大纲大营有移动迹象。”

“看来真想溜了,想趁着黑夜溜之大吉,做梦!”林易博一脸鄙视:

李昌辉摸摸前额,两个多月没有理发的他前额的头发已经长了好几厘米长,从前面看上去就如理着平头一样,发现头发长长了的他嘟咕一句:“现在我也变成长毛了。”然后说道:“张万杰早在等着他呢!我们先不要动,假装不知道,但是要派一支部队衔尾追击,趁着对方急于撤退,零敲零打,弄些零花钱玩玩。”

林易博闻言点点头,指着外边正在看守俘虏的尖峰军说:“就让这支刚成立的部队出击吧,黑夜之中用枪的话会比白天多耗费子弹,而且枪声会暴露部队的位置以及部队的大概人数。我现在就觉得物资比人命值钱。”

李昌辉也点点头:“反正没有我们的出现,这些人的下场也就一个死字,养着他们粮饷也要钱,成军几个月了,思想工作改造得也差不多,今晚就让他们试试一下,我相信几个月来的培训应该可以让他们赶上湘军的战力。”

“如果用一条人命可以换来十两银子,那么宁愿用一百万条人命去换一千万两银子,有这么多银子,咱们马上可以建立一个最好的船厂。”林易博忽然有一种向往。

李昌辉闻言吓了一跳,踱过来摸摸易博的额头:“你没有发烧吧?用一百万条性命去换一个船厂,那是要被写入恶棍行列的。”

林易博哈哈一笑:“如果一百万条性命可以换取避免中国落后的历史,那完全值得,太平天国的这场战乱,让中国南方各省人数减去七千多万,每人十两的话就是七亿多两啦,完成基本的机械化都够了。”

“哪里可以这么算的?不过你要注意呀,有这种思想,证明你的观念变了,可千万不要变得冷血就是。”

“说说罢了,咱们可是文明的大学生!哦,不是啦,来清朝都四年了,考上研的话现在都研究生毕业了,换成说我们是博士生吧,哈哈!”

……

那边,隐伏在彭泽郊外的张万杰率领五营躲在一片茂密的林子里,几天里连生火也不敢,为了保持秘密和突然性,有不长眼误入林子的都被五营外围的警戒人员捉起来暂时扣押,至于出现的几个太平军探子则直接被咔嚓。为了这次战事和计划的成功,什么手段都要用上。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