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人 作品相关 贴切而又现实的木头人

刘才友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size][/URL] 贴切而又现实的木头人 cnkhtd163 花了几个晚上的时间终于将此书给看完了,看完后咱163的感触还是颇深的,这部书太现实了,所表现的手法和形式在咱看来可以说在铁血是独树一帜的,铁血书库里的书大都是充满了YY意淫或是军事题材的小说,而此书在军文横行的铁血却显得那么的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贴切而又现实的木头人

cnkhtd163


花了几个晚上的时间终于将此书给看完了,看完后咱163的感触还是颇深的,这部书太现实了,所表现的手法和形式在咱看来可以说在铁血是独树一帜的,铁血书库里的书大都是充满了YY意淫或是军事题材的小说,而此书在军文横行的铁血却显得那么的另类,而此书的手法和所讲的故事都是很现实的,读后留给读者的反思也很沉重。


和作者刘才友老师是老朋友了,实话说刘老师的小说《小城》和《湖东游击队》咱都读过,很耐读的那一种,对于刘老师的文风咱也深感佩服,咱是撵不上的了,而这部以纪实手法描写出的书,则更是让咱163望尘莫及,没有很深厚的文学功底和实际的生活,是不可能写出这样的小说的。


这部书作者刘老师通过讲述“我”这一家子的人,展开的描写,从自己祖辈刘大老先生到自己的爷爷、奶奶,再到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再到自己和自己的兄弟姐妹,然后还讲述了他们的第三代,通过对这三代人的讲述和评论,来展开整部小说的描写,通过对这些人的描写着实的反映出了几代人的不同生活,作者刘老师的文学功底很深厚,笔下的人物很鲜活,有血有肉,就像活生生的站在读者的面前一样,从书生到农民,从农民到农民工,活生生的展示在读者面的是一段中国底层人民的血泪史,这是此书最为亮丽的内涵,相比之下比那些YY意淫的小说要现实的多,贴切的多,更具有内涵,这部书虽然没有其华丽的语言,更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情节,也没有绚丽多彩的爱情故事,整个小说的描写从展开到后来,都是那么的平淡无奇,仆实无华,可是也正是这一点造就了小说的现实意味,让读来就像是品一杯浓茶,看一部活生生的历史,回忆起一些往事,很有其独特的韵味,这是咱读时的第一感觉,这种感觉从读这部小说的一开始一直到读完,作者刘老师就像是在和读者们聊天讲故事,把自己对事物的看法再加杂上自己的感情来展现在小说之中,读来让人感觉很贴切很现实,而在这平淡的文字和生活背后,又显得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无力,即有对现实的鞭策,也有对人事物的看法和感情,它已经不在是单一的小说形式的小说,而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纪实性小说。

始终惯穿于整部小说的就是一个“木”字,从刘老师的先人“刘大先生”开始,这个“木”字一直在木头这族中传输下来,一直到刘老师的小女儿,这种“木”按作者刘老师的话说是浸到了骨子里,而在这“木”字的背后,却是农民那种天生的朴实无华,老实恳干,平淡无奇,对实事缺少洞察力和判断力,所以无论在官运还是在财运上,都没有很大的见树,而与其相比的就是以母亲为首的木头世家的女人们,因为有了她们才使得木头世家管理井井有条,这也正应了那句话“有阳必有阴。”其中最为“木”的当属父亲这个角色,他的“木”不是一般滴木,在书中作者刘老师也有很好的形容“木头根子”,除了必要的话,从来不对别人多说一句,甚至是一个字也不多说,父亲的生活就是这样,平淡无奇、整个一生都是这样在“木”中渡过的,可是这“木”字的背后却深深的表现出了中国农民那种特有的性格,记得在书中刘老师讲的那个父亲去卖菜的故事,在风浪中父亲竟然在人人的害怕之中还是冲出去护住了自己的菜,这个故事表现了没有什么可惊之处,可是却表现了父亲那种视劳动成果如生命的性格,这是中国大部分农民所特有的性格,而后来父亲病倒了,不能再下床下地了,可是在父亲好了一点后,他还是上到地里,那怕是只拔些草,也要坚持下地劳动,咱感觉劳动者是最美的人,而父亲则就是这样的人,一生一辈子都为这土地付出了,一生一辈子都没有也不能离开土地,汗水和血与泪都付诸在了土地之中,这是能让读者最为感动的地方。这让咱想起了早已过世多年的我的爷爷,我的爷爷也是一个很木的人,就像刘老师在书中描写的父亲一样,一辈子就是一个“木”,能不说的话从来不说不像我一样话多,这一点我的父亲也说我是随着我姥爷家的人,爱说话,也正是这一点家里的大事小情的都是我奶奶当家做主,我的爷爷解放前是在地主家扛活的小长工,正经八百的贫农,后来因为做的一手好馒头,就进入县委机关食堂做馒头,这一做就是三十年,和他做过事的人都知道,一天说的话从来不超过二十句,还大都是一些必要的话,见到人问候的唯一句话就是“你吃了?”除此之处没有别的话,要不就是上笼时和伙计们说一句“到时候了。”你说我爷爷这人怪不怪,后来他老人家年纪大了,退休了,我的父亲就接了班到县委上了班,提起父亲,他这一辈子有很多机会,可是他都没有抓住,不是没有抓住,而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抓住,他曾经是县委的通信员,给全国知名的好干部孔繁森书记做了五六年的通信员,两个人的感情不是一般滴好,父亲本人就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也不是一个投人所好的人,只是很实在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不是孔书记在92年去世的话,我想我们家也不会成为现在这样一个不好也不坏的局面,他是继承了爷爷的木,但是却因为生活环境的改变,而改变了一些,但是从骨子里还是透着爷爷的“木”字,这是几代人也不会挥去的,连我的五个姑姑和一个叔叔都没有能逃过这个“木”字,就连我的五姑是高中毕业也难以逃脱修理地球的命运,当然这个“木”字也包括我在内,别看我这个人话多,可是我却是一个实在的人,也是一个不爱求人的人,按作者刘老师的话就是这种木头基因还深深的留在我的体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