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苦的人生 正文 第3卷

s101923874211 收藏 0 9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4.html[/size][/URL] 再说养猪,每年喂一头肥猪,过年杀了社员分肉。一头公猪,两头母猪,每年社员分小猪养。因为公猪和母猪在一个圈里养,母猪发情时公猪不配种,后来把公猪卖了。母猪发情期不过3天,那时候在忙也要找公猪配种。我记得我二姑娘风云生病,家里人叫我去找先生(医生),我说没时间,我要找公猪配种,因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4.html


再说养猪,每年喂一头肥猪,过年杀了社员分肉。一头公猪,两头母猪,每年社员分小猪养。因为公猪和母猪在一个圈里养,母猪发情时公猪不配种,后来把公猪卖了。母猪发情期不过3天,那时候在忙也要找公猪配种。我记得我二姑娘风云生病,家里人叫我去找先生(医生),我说没时间,我要找公猪配种,因此家里人很不满意,结果晚上送到卫生院检查说得了破伤风,说我们去晚了,抢救一夜无效,第二天一早就叫观音菩萨收去当浇花童子去了。(这是本人希望姑娘去天堂享福,对姑娘愧疚之心而说的话。)

以上三种工作做到十全十美难,想做到人人满意难上加难!

无论白天还是黑天我都有工作,领妇女间苗,高粱打药,春天种地提前叫妇女做饭,打机井当天没打完晚上我看机井,秋天葵花先上场院打完我负责晾晒,接着扒苞米,苞米场后晚上我看场院,妇女扒苞米我负责过秤,扒一斤一分,晚上看场院到打完场止。接着开始整理年综分配。记得当时看场院没有更房,天当被地当床,实在困了就坐在苞米杆上休息一会,有一年冬天下大雪,用苞米杆搭个窝躲在里面,风往里刮,雪往里钻,实在受不了了就拿点酒喝了暖暖身子,当把酒从家里拿到场院酒都冻了一层冰,不知道是天气太冷还是酒的度数太低。

后来队长看此情况在场院的西南角盖了一小间更房,冬天太冷场院还不可以烧火取暖,这样也能少遭点罪。后来几年就叫社员轮流看场院了。

我是把整个身心都投入生产队了,家什么都不管,吃完饭就走。在春秋漏粉阶段有时顾不上吃饭,我负责晒粉,尤其中午,行动稍慢点粉就粘在一块了,社员吃完饭换我,有时没人换,这样天长日久就得了胃病,但我毫无怨言,正是:

听党号召下农村,开花结果根扎深;

不眠不休为集体,广大群众知我心。

伏龙泉镇五十载,匡家大队五十春;

两位老人驾鹤去,二女奉命向西寻。

我也知道所做的工作是尽最大的努力,但没有达到群众的要求。有少数人说:“你干啥也不行,不如死了算了!”。而且说的不止一次,但我没有还嘴,我个人不行但我能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有没有人打我呢?肯定的说有!但不是木棒之类的东西,而是春天撮玉米种子的玉米芯。那时都是自己制种,春天很多社员都往箩筐里撮,我负责从仓库往外运,当我低头的时候就有几个玉米芯砸在我的头上,我不知道是闹着玩还是泄私愤!经过长时间的观察能不知道是谁打的么,知道又能怎么样呢?只有一个字,就是“忍”。

因为我这个人没有力量,人不压重、貌不惊人、手无缚鸡之力,年轻时候不如老头,年老了不如小孩,就连我教的小学生都敢气我,尤其到文化革命时期,说是大革命教育人倒不如说是整人运动。上到中央领导,下到基本核算单位,上级领导有权利,小生产队会计有什么权利?硬叫你上楼比你口供问你贪污多少钱!不说出贪污多少钱就不准下楼!天天逼问,而且不准回家、不准和别人说话,怕串联。逼的我没办法,本想喝点卤水结束自己的生命,让“整人组”发现了,看的更紧了,把我隔离到老兰家软禁。贪协组长*某整天逼我口供,广大社员都知道,当时年头最好的时候全队产粮30万斤,玉米一等价每斤九分钱,全卖掉也只能卖三万元钱。其中还有口料、饲料粮。卖给国粮都存银行,年末去了大队上缴去了农业税到手能多少钱?况且社员们都看着你怎么能贪污?后来经好心人向工作组把详细情况向他们介绍,贪协组长一看没有油水可榨了才勉强允许我们回家,后来公社又经过查账也没有发现问题才不了了之。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工作由三样变成两样,不喂猪了。1979年保管员又换里一个人,所以我就做会计工作,但又加了一个积肥员,三名社员,一个人拉土,两个人杨,拉一车扬一车。同事到各家各户收大粪过秤记账,有时也到街里收,每斤一分钱,到挂锄时积满大坑。直到1983年7月我帐全部交给大队才结束了我20年的会计工作。

人生就像一场戏,每人都扮演一个角色,都想演好这场戏。人生就像一场梦,没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穷汉想富翁,小商人想大老板,小兵想大官、学生想上重点学校。总之每个人都想自己好,但由于个人的条件、国家政策或客观条件的就是影响,无论你怎么努力,多方争取,结果又部分人达到了梦想,多数人达不到,所以梦想不等于现实。

我的梦想并不高,根据我自身条件和家庭具体情况想当一名人民灵魂工程师,或者一名小商人(售货员),但由于命运的安排,或者说是客观条件影响下最终一个梦想也没达到,最后下放到人民大队当了修理地球的工人!。

1960年10月份下放到人民大队猪场,当时 场子有20多名人员,白天在场子干活,晚上回家,有三名没有回家的做饭看屋。我也没有地方住,被安排到八队李**里屋住,说起来也不是外人,原求我老舅的小女儿送给他当女儿,因为我老舅妈病重,也就是我的老妹在老李家住二年又搬到7队金**家里屋住,我回到7队后又搬到冯**的两间房住,不到二年他家要扒房子,我往外搬东西,屋里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搬完,这时他家就浇水卷苇帘,我们求他晚一会浇水,人家说过了吉时不行。这样屋子里的东西都被浇湿了,真是欺人太甚,没房子住太难了!

到目前,我们房无一间,地无一垄,连种点菜的地方都没有。我们早就想盖房,但一年的收入太少,赶上欠收年头还要往队里找钱,根本没有钱盖房。有一年赶上滥砍滥伐,我到南树林砍回五根檩(lin)子一个柁(tuo)。结果林业部全部收回还罚了款!大队说你老许这么老实还砍树?如果你不砍树和大队说声大队就会帮你解决的。其实都是面前说好话,给解决的话为什么十多年都没给解决?

后来经多方面筹划才盖上三间土平房,由于当时的经济条件比较差,所以住了二十来年就不行了,经过几年的储备和亲友的帮助支援,在1989年6月盖上了北京平房。这次盖房我一块砖也没买,一切材料都是王**操办的,并且督促大伙干,并且亲自推砖。经过五天呢努力终于盖成了三件北京平房,连豆匠师傅都说这是个奇迹。后来经过几次的修整到了今天的样子。(2009年8月1日)

有人说两个老人可以养活十个儿女,而十个儿女养不了两位老人。我们每个人都有两层父母,男方:自己的父母,岳父、岳母。女方:自己的父母,公公、婆婆。两层父母都应一样看待,一视同仁,我相信有虐待老人行为的人将来都有报应的。

可惜我命不好,没有见到岳父岳母,当然岳母炖的小鸡炖蘑菇更没有吃到了。一个集体,一个家庭都应团结和睦相处,互相谅解,每个人都有优点,自然也有缺点。只有促和谐才能有发展,不能看谁有缺点就抓住不放,抓住一点不及其余。想要正人须先正己,一家人互帮互助,互相体贴才能过上好日子,绝不能看到某个人有点缺点就大吵大闹,要有忍耐性,忍一忍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两个人只要有一个能忍耐,架就打不起来,如果两个人各不相让,最后肯定两败俱伤,那么就人散家破了。

我在20岁和李玉霞结婚,可以说孝敬公婆,尊敬老人,对邻居相处和睦、对孩子照顾更无微不至,尤其能吃苦耐劳。在街里住时为了家庭生活到供销社鞋厂去做鞋底,每天一双42号大鞋底只能赚5角钱,回到家还得料理家务。到农村后柴禾不够烧,到山野里捡柴禾往回背。吃的不够宁可自己少吃点也要给老人吃饱,孩子吃好。穿的也很简单,夏天一件单,冬天一身棉,根本没有换洗的衣服,因为奶水多,到冬天滴到棉袄上冻的当当响也没有换洗的衣服,即使又换洗的衣服奶水孩子吃不了,衣服还照样变硬。就这样坚持了15个冬天!受苦受累没有怨言,最重要的是对老人好,各方面都照顾的很周到,从结婚到老人去世都没有和老人红过脸,没有和我打过一回架。在我父亲得了瘫痪病后,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脏,我还不在家,生活全都是她照顾,还要去生产队干活,把家里料理的井井有条,尤其对外关系搞的好,亲戚邻居关系和睦融洽。我根本就不管家,玉霞给我生了六女一男。老二风云七岁得病离我们而去。现在有五女一男,因为我好比武大郎卖棉花——人穷货也囊,所以几个姑娘只读了小学毕业,没有深造,凤文一看我身体不行了结果没有继续读高中。当时才16岁,结果因为我失去了深造的机会。

我很对不起我的孩子们,因为我的身体不好使下一代得了遗传病,使身体和经济造成很大损失。另外,我的私心太重,不但自己困在农村一辈子。而且为了帮助我干活把姑娘找婆家都找到农村,幸好大姑爷守印参军才把我姑娘带到城里。老五虽然在北京工作,但由于户口在农村致使孩子读书和经济方面都造成极大的损失。我不能帮助你们走出农村了,靠你们下一代吧。

孩子们,很遗憾我这辈子白来世界一回,没给社会主义添砖加瓦,没有为人民作出任何贡献。每年给国家浪费500斤粮食。我活76年来共给国家浪费1900公斤粮食。没能给儿女留下财产,我感到虚度年华而悔恨,感到碌碌无为而羞耻,我这一辈子觉得很累。我要走了,我要休息了!

希望你们姐弟好好团结、和睦相处、齐心协力,使下一代能够有较高的文化水平,这样才有希望,生活才能好、才能有发展……


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