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入敌人心脏 "摩登小姐"守虎口获绝密文件(图)

弋鹰7277 收藏 0 893
导读:上海解放前夕,花样年华的赵幼芷和三个姐妹冒着生命危险,获取一份份重要情报.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23_62417_9862417.jpg[/img] 赵幼芷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23_62418_9862418.jpg[/img] 赵幼芷和丈夫陈关通安度晚年(本版图片均由赵幼芷提供) 上海解放60周年之际,记者探访到红色情报员赵幼芷,她曾潜伏国民党上海淞沪警备区司令部

上海解放前夕,花样年华的赵幼芷和三个姐妹冒着生命危险,获取一份份重要情报.



潜入敌人心脏

赵幼芷

潜入敌人心脏

赵幼芷和丈夫陈关通安度晚年(本版图片均由赵幼芷提供)


上海解放60周年之际,记者探访到红色情报员赵幼芷,她曾潜伏国民党上海淞沪警备区司令部2年,直到解放前夜。


中国共产党的情报工作在解放战争中达到高峰期,无数来自敌军的绝密情报,对最后的决胜非常重要。在十里洋场花花世界,无名英雄们为解放上海、建立新中国,置生死于度外,在隐密战线默默奉献青春、热血乃至生命。


上周,赵幼芷接受了本报独家采访。


1、“四千金”潜入敌人心脏


照片上的女子烫着长发,穿碎花旗袍和开司米外套,容貌秀气,神情淡定。86岁的离休干部赵幼芷指着相片,告诉记者:“这是到淞沪警备司令部第二天拍的,我24岁。”


淞沪警备区司令部位于北四川路,高墙内外戒备森严。1947年,稽查处打字员董小姐去福州路“四如春”吃点心时,看似偶然地结识了中西药房打字员周明小姐。周称自己跟老板关系不好想跳槽,董小姐抱怨在特务机关名声不好,结果是两人互换工作。随后,稽查处另三名打字员也先后跳出了特务机关,和周明一样,顶替换岗的傅亚娟、赵幼芷和柳茂才4位打字小姐都由共产党派出。


当时赵幼芷已有3年情报工作经验了。弟弟14岁参加新四军,同学朋友中也有进步人士,“我看了《大众哲学》和塔斯社的时代日报,很向往公平的社会,想做一个有用的人。”赵幼芷加入了陈来生的情报系统。这是上海地下党情报系统中的重要一支。1931年起,多达1.5万件共16箱,自中共成立以来的全部文件“中央文库”,秘密存放在上海。陈来生保管的8年中历尽艰辛,辗转了3处,当1949年10月,他把这16箱“一号机密”完好无损地交回给组织时,毛泽东亲笔修改中央文件,对有功人员进行了嘉奖。


赵幼芷接受指示,收译新华社电文,学习盯梢,“我去淮海路上环球中心学打字时,还不晓得要派啥用场呢。我的公开身份是小学教员,不参加进步的群众运动,倒去参加了国民党三青团,同事们称我为‘三小姐’……”


走进警备司令部,赵幼芷便以时髦小姐的作风现身:爱看电影,讲究服饰,容易接近,有点爱管闲事好打听。但她打字速度快,差错少,不久便取得了信任。





潜入敌人心脏

傅亚娟(中)、周明(左)、赵幼芷(右) 1948年在昆山



潜入敌人心脏

■左起分别为:柳茂才、赵幼芷、陈来生、陈关通。1949年6月初摄于兰心里1号门口


2、筑单线通道传送情报


淞沪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实际上是军统保密局直接指挥的特务机构。打字员是个不起眼的职务,最高军衔只是中尉。但上呈保密局、下发各部门及送发警察局的公文,不少都经过她们的手。赵幼芷说:“拿到要打的文件,我们总是先设法抄写后送出去再打字。有时借打错为由,把打完的文件扔进纸篓。有些重要文件被监视着打字,就强记默写。我们常常主动请战,为好邀功的部门主任抄写急件,得到了不少原先不经我们手的文件。”


《淞沪警备地区工事构筑要图》、党政军警特联席会议记录、上海解放前夕潜伏特务情况、保密局派员的疏散名单、稽查处官佐伪造的身份证化名册、逮捕破获的共产党人名单,还有内部掌握的共产党在沪活动情况,监视秘密活动地点分配表以及一些中共领导人活动情况的重大专案情报等……数百份文件源源不断地送出,敌人的计划屡屡扑空。


一次,情报科日夜加班,缮校室房门紧闭,姑娘们预料又有地下党组织被发现了。她们巧设计谋,与抄写文件的特务“撞”个正着,佯装慰问,特务放松了警惕,答应让她们帮忙抄写,从而获取了“共匪大华公司专案”的绝密文件,这是新四军设在上海负责供给的贸易机构,因苏区地委书记被捕叛变而遭破坏,而叛徒还想潜回苏区……情报送出后,新四军及时粉碎阴谋,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3、坚守虎口遇危险考验


稽查处有《保密防奸条例》,对付和防止共产党打入,要求所有工作人员循环监视,制定专人任秘密督察负责被监视者的行动,随时可以检查办公室抽屉及宿舍。


老虎嘴里过日子,姑娘们须胆大心细。为防万一,赵幼芷和亲友几乎断绝了来往,同城居住的姐姐都不知其身在何方。她住在单身宿舍,每到周末和节假日,买个大饼带本书,去同仁路上的南洋公园呆上一天,寒冷的冬天也不例外。


环境复杂,女打字员还要与特务巧妙周旋,不仅要会跳舞、搓麻将,有时要陪男特务逛街看电影,还难免受骚扰。稽查处副大队长汪某几次三番邀赵幼芷约会,还请她去昆山度假。赵幼芷拖上傅亚娟同往,两人一步不离,在昆山拍照时故意脸贴脸,俨然一对“闺密”。汪某无机可乘,只得作罢。


1948年,“四千金”中的傅亚娟与从前旧识相遇,而那人已叛变为中统特务,这导致她突然被捕,关进了龙华监狱。此时周明已先去了解放区,赵幼芷和柳茂才危在旦夕。当晚,赵幼芷与陈来生在四川路邮局紧急碰头,得知组织上通过内线打探到,傅亚娟曾在皖南事变中被关入上饶集中营又成功逃脱,已有应付紧急情况的能力,这次被捕前一刻,她将警备司令部的标志吞入肚中,没有暴露身份。赵幼芷沉着冷静地分析说:中统和军统是互不通气的,稽查处不会知道傅亚娟被捕。如果此时她和柳茂才一起撤走,反而会引起怀疑。“于是我提出,柳茂才年纪比我小,两个哥哥都是新四军,让她找个借口先避一避,我来坚持工作。结果陈来生同意了,决定暂停用文字搜集情报的方法,还商量好万一被捕时的口供。我做好了随时撤退的准备,表面仍按时上班。”


然而,情报科内有几个特务,时不时地盯着赵幼芷问:“柳小姐怎么还不来,是不是上四明山去了?”“柳小姐是四明山派来的吧?”赵幼芷不动声色,像往日一样敷衍:“你吃饱啦,三句话不离本行!”过了一段时间,危机总算过去。傅亚娟以“逃婚”为由写了辞呈,柳茂才也复职了,两个姑娘继续坚守阵地。





潜入敌人心脏

■穿着军装的赵幼芷


4、脱下旗袍穿上了军装


1949年春天,国民党军队与攻城的人民解放军展开生死决战,上海的夜空时时响起密集的枪炮声。淞沪警备司令部里开始焚烧档案,赵幼芷和柳茂才以多挣几个“袁大头”为借口,留在稽查处。稽查处主任秘书找她俩谈话,动员说:“跟我们一起去台湾吧”,姑娘们摇头:父母不舍得。秘书威胁道:“你们知道的情况很多,如果提供给共产党,当心我们有人留在上海的!”


5月24日,人民解放军自南向北分路涌进上海,第二天早晨在跑马厅会师。毛泽东亲笔修改了新华社社论《祝上海解放》,无线电里在唱《解放军进行曲》,但苏州河北岸的桥头工事还站着国民党士兵,横浜桥的弄堂在戒严。赵幼芷和柳茂才一直坚持到淞沪警备区司令部内人去楼空,24日下午,市内电车陆续停驶,柳茂才乘上了最后一辆电车。赵幼芷捧着她喜爱的安琪儿石膏像和一只电熨斗,走出特务机构,在横浜桥邮局边上见到了陈来生。他们来到溧阳路上的兰心里1号,与多位地下党情报工作者一起迎接解放,并站在太阳下拍摄了集体照。


集体照中有后来与赵幼芷结为夫妻的陈关通,他自1939年就参加了党组织的抗日救国运动,并加入了陈来生情报系统。他从传送的情报上见过赵幼芷娟秀的字迹。胜利的喜悦发酵成了爱情。同年10月,他们报名参军,入编第三野战军9兵团政治部,一心想去解放台湾,还学了闽南话。后来朝鲜战争爆发,他们先在济南集训,然后一路北上,到了抗美援朝的前线。赵幼芷拍了张军装照,背面写上“给爱人同志”。之后,在冰天雪地的异国,又拍下了两人青年时代唯一的合影。1952年,赵幼芷和陈关通结为终身伴侣。


5、含冤时从不怨天尤人


解放后,老大姐周明去了昆明,傅亚娟在无锡,柳茂才在南京,赵幼芷从部队转业后在上海公安部门工作。“文革”中,陈关通、赵幼芷双双受审。外调人员查阅档案时发现写有“赵幼芷、柳茂才送出情报”的卷宗,赵幼芷的“罪名”得以洗清。


陈关通曾进过日本人和国民党的监狱,于是对他的审查旷日持久,其中6年与家人毫无联系,后来赵幼芷带着3个儿女到白茅岭监狱农场与他团聚,发现他一只耳朵已失去听觉。上世纪80年代,全家才重返上海。


多年地下工作养成了习惯,夫妇俩从不轻易讲述经历,儿女都不知父亲在关押期间的遭遇。夫妇俩从不怨天尤人,总给人乐观开朗的印象。7年前,陈关通因病辞世。


如今,赵幼芷与当民警的儿子一起,住在宜川新村一套公房里。出生入死的经历没有给她带来显赫的声名与富贵,但丰富多彩的人生令她无怨无悔。10年前,有党史研究人员还把她请到警备司令部原址,请她介绍当年情景,想把“四千金”的故事拍成电影。


情报系统的老战友前些年聚过一次,如今有几个人已过世。赵幼芷说,能在家看看电视安享晚年就不错了。提起近期火爆的电视连续剧《潜伏》,她笑道:“余则成的故事很生动,不过派翠萍这个大字不识的人来找麻烦,离残酷的现实差距太大,就理解成拍戏搞笑吧。”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