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元皇后 第一部 风雨飘摇 第七节 节流更开源

19111212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8.html[/size][/URL] “两浙路仓司江瑶觐见。” 随着虫公公的一声宣号,刚刚从杭州赶来的两浙路仓司江瑶扶了扶帽翅,整一整官服,昂首挺胸的走进皇后暂居的修梅苑。 随着一个穿着藕色衣服的宫女的指引,远远的就隔着珠帘看见皇后娘娘正依在榻上听一个白衣少年讲书。那藕色衣服宫女冲着江瑶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8.html


“两浙路仓司江瑶觐见。”

随着虫公公的一声宣号,刚刚从杭州赶来的两浙路仓司江瑶扶了扶帽翅,整一整官服,昂首挺胸的走进皇后暂居的修梅苑。

随着一个穿着藕色衣服的宫女的指引,远远的就隔着珠帘看见皇后娘娘正依在榻上听一个白衣少年讲书。那藕色衣服宫女冲着江瑶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自己悄悄的从一边绕路打后面去了。

江瑶静静的听了一会儿,说的是《春秋》,从的是公羊学。

那藕色宫女从屏风后面转出来,悄悄附在皇后耳边说了几句。皇后做个手势让那白衣少年停下来,在凤榻上端正坐好:“筱尒,今天就到这里吧,去请江仓司进来吧。“

“是。”那白衣少年将书卷收拾好,挑开珠帘出来拱手道:“江大人,请进来说话吧。琴书,给江大人看座。”

“已经搬来了。”琴书没好气的把椅子往那儿一放:“就你知道支使人。”

白衣少年淡淡一笑,也不与那琴书争辩,消失到一边去了。江瑶谢过皇后娘娘之后坐了下来。

“这里没有旁人。”崔亚芬莞尔一笑:“士诚辛苦了。”

“君待臣以礼,臣事君以忠。”江瑶起来行了一礼,崔皇后连忙摆摆手让他坐下。

“本宫知道士诚在杭州很忙,不过还是有些问题要麻烦士诚,所以着急把你召来。”

“臣必鞠躬尽瘁,为皇上为娘娘分忧解难。”

“本宫哪里有什么忧有什么难,”崔皇后端起茶碗来抿了一口:“是天下百姓有忧,有难。皇上为了百姓能过上好日子已经累病了。本宫这才不得以挑起这幅担子。今日召士诚来是户部的钱尚书推荐的。他说杭州最近几年不加税交上来的税银确实逐年增多,不知道士诚是用了什么办法呢?”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江瑶心里面那颗一直没有放下来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臣不过是萧规曹随,昔日里有个三大贤。弟兄们进学在太原。一位是徐相开府在襄阳,一位是范恩师节制中原。还有位英侯傅亚仙,统制两浙九年多。人尽才地尽利,物能尽其用。故而虽不加税,往来货殖之利,一年也足有五十万两之多。”

“这样多。”崔亚芬微微点头,又唤来那白衣少年:“筱尒,你去为江公子倒杯茶。”

“臣在两浙路上上任之前,恩师范公曾对学生言道,天下赋税江南半,江南税赋仰浙江。而治浙唯有四字,曰‘与民休息’。臣恪守恩师教诲,四年中非但不曾加过一厘一毫的税,反而免掉了商旅往来的关口税、路税、口岸税。商船不论出海入江一缕免税。此条政令一出,两浙百姓雀涌,称之为新政,其实臣不过是将傅公昔日为了之心愿一一了除。四年中为国库多添了约六十万两的税银。”

“欲速则不达啊。”崔皇后叹口气道:“月泓百般节流,终究还是小河无水大河干。若是天下各路均能如两浙路一般,这税收又何尝会令本宫发愁呢。”

江瑶拱拱手道:“臣下这些还算不得什么,若论开源,还是福州帅司郦君玉大人做得好。生意做的大,一年至少有五十万两的净入。”

崔亚芬听得好奇,连忙让江瑶说来。原来福建山地多耕地少,每逢夏季又有洪涝之害,可谓是人贫地瘠。郦君玉任闽帅以来也是深感此地难治,便招募各乡各村青壮男子渡海至台湾开山垦荒。每一百人为一队,可从官家手中以一成价格买到海船、农具、耕牛以及其他用具。到台湾后,圈地为寨,土地全归垦荒者所有,而先前买船买农具的差价则有土地上的出场来弥补。六年中,福建渡海至台湾的有十一万人约四万户,他们在台湾或耕田,或种植桑麻,或渔猎或开矿,不一而足,为福建上交了不少银子。

听罢江瑶的介绍,崔亚芬让筱尒拿来一份洛阳图文局印制的东南地图,只见图上福建与台湾隔海相望,而在台湾以南,更有南洋诸岛无数。若是能将中原无地或少地的农民移居海外,不仅可为大越万世一统的海上长城,更可由此大大减轻朝廷的赋税压力。

这些岛屿大多出产丰富,稻米可以一年三熟,此外还有着丰厚的黄金,令人垂涎三尺,特别是对手上正有些紧张的崔皇后而言。自从见到了内军械所制造的火器之强大之后,她就确信,只要有足够的军费来装备起六个师的禁军,那么便可以横扫天下,再造汉唐。

“士诚啊。”想到这里,崔亚芬已经决意经略南洋了,不过距离吕宋最近的大港泉州却是在郦君玉的麾下,而他又是首辅尤历的女婿,真是有点儿伤脑筋:“本宫决意拓殖南洋,播国威于四海,传文明以化蛮夷。你看谁去做这件事比较好呢?”

“娘娘所言,正是臣等朝思暮想之事,”出乎崔亚芬意料的,江瑶竟然比他还激动:“徐公昔日便有论断,我大越欲中兴,不可不向外拓殖,首在开发南洋,以为安定天下之举,其次货通天下,汇通天下,革新吏治,整编军队而后北伐,开拓辽海乃至远东荒地。再次经营西域,恢复丝绸之路。此三路畅通,我华夏便可国泰民安,再无忧患。”

“老先生果然是远见卓识啊。”崔皇后点点头:“本宫准备设立一个南洋拓殖司,由户部主管。办公就在你杭州。你推荐一个人选负责筹备此事,再拟定计划之后再报本宫裁决。”

“是,臣遵旨。臣这就去办理。”

“你就先不要着急回杭州了,在这里把这件事情商议好了再回去吧。”崔亚芬想了想:“本宫怕中原百姓安土重迁,不愿背井离乡。开出这几个条件,你看还够不够。”

“娘娘请讲。”

“首先,拓殖者在海外经略成功,无论地方大小,封爵一律自伯爵起,在本乡为其树碑立传。其次,经营南洋,所得之利润无论开矿、种植、渔猎或是商旅朝廷取三成,自留七成,此一条百年不变,除此之外,朝廷不再加收任何赋税。再次,许拓殖者在海外开城立府,海外各地治理由其自决,只要不叛国自立,朝廷在所不问。还有,中华法律在海外可去繁就简,然须以不违背天理人伦为规矩。士诚以为这几条如何?”

江瑶心里默默算了一下:“臣以为差不多了。臣告退,这就去办事。”

“不急,不急。”崔皇后摆摆手:“士诚刚从杭州来,休息两天再办事也不急。”

江瑶遥遥行了一礼:“臣为陛下分天下百姓之忧患,不敢有须臾松懈。”

“既然这样,本宫也不再留客了。”崔皇后站起来送他:“士诚走好,本宫与圣上等着好消息。”

虫公公将江瑶送出祠山大殿回到修梅苑的时候,却被藕色衣服的琴书给拦住了:“小虫子。小二哥正在里面和娘娘说话呢,叫你别进去,还把我也给赶出来了。”顿了一顿,闪着眼睛问道:“小虫子,你说他们在说什么压,这么神神秘秘的。”

“哎哟我的小祖宗,”虫公公赶快一把把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韩姑娘拖到一边去:“饭可以随便吃,话可不可以随便说。这样的话,随便说出来叫人听到可是要杀头的。”

“我不就是随便说说嘛。”韩琴书满不乐意的揪着小辫儿:“小虫子,我想见我哥了。他怎么这两天都不来见我啊。”

“小祖宗,你哥哥他是什么人啊,”虫公公小心翼翼的陪着笑:“那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红人,忙点儿那是自然的事情。”

“我不管。”琴书撅着嘴:“我要下山,我要见我哥哥。”

“我的祖宗哎。”虫公公怕死这个刁蛮丫头了:“天不早了,说不准皇后娘娘什么时候还要拉着你绣花呢。”

“不会的,不会的。”琴书拉着虫公公的手:“娘娘一和小二哥说话就没完没了的,你就送我下山吧,我怕黑。”

得了,算了,不送她下去,她非折腾一夜不可。再说了她说的也没错,娘娘要是关起门来和筱尒商量事情,那真的是不到鸡鸣不会停的。而且,他们商量事情的时候也是

想到这儿,虫公公也就勉勉强强的答应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