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王牌军覆灭记 第三章 第十八军双堆集覆灭记 九、突围失败(2)

梅桑榆 收藏 0 3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6.html[/size][/URL] 15日的下午显得出奇的漫长,太阳仿佛钉在西边的天空,迟迟不见下沉。杨伯涛好不容易盼到太阳沾山,竟不见黄维、胡琏下令行动。他等得实在不耐烦,便走出军部,想查看一下双堆集周围的情况。他走到小镇,只见西北面乱成一片,急忙派人联络,才知黄维、胡琏已经走了。 原来黄维、胡琏见各部分头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6.html


15日的下午显得出奇的漫长,太阳仿佛钉在西边的天空,迟迟不见下沉。杨伯涛好不容易盼到太阳沾山,竟不见黄维、胡琏下令行动。他等得实在不耐烦,便走出军部,想查看一下双堆集周围的情况。他走到小镇,只见西北面乱成一片,急忙派人联络,才知黄维、胡琏已经走了。

原来黄维、胡琏见各部分头准备后,担心战车夜间行动不便,下午4点多钟,便命令第十一师和战车部队开始突围,仓促间,连杨伯涛和覃道善两军长也顾不上通知一声。

杨伯涛见黄、胡二人竟然不按自己规定的时间行动,丢下各部自顾逃命,害得他在军部傻等,不禁火起,脏话脱口而出。

此时天色已晚,杨伯涛急忙下令开始行动。但是,由于兵团司令部与各部队并未按统一时间行动,解放军已经发现黄维兵团残部的突围企图,早已严阵以待。

杨伯涛和尹钟岳为使突围成功,挑选了一个最勇敢的营长,命令他率领先头营向西角猛冲,企图杀开一条血路,突出包围。

但是,先头营遭到解放军迎头痛击,部队无人指挥,乱作一团,在解放军的炽盛火力压迫下,无法前进一步。

杨伯涛见先头营无力打开缺口,便与尹钟岳亲自督战,指挥军、师直属部队往外冲杀。怎奈解放军的包围阵地好似铜墙铁壁一般,第十八军突围部队左冲右突,连一个缝隙也找不到。

杨伯涛心急如焚,正欲督令那些溃退的部队再次向外猛冲,忽听后方枪声大作,解放军已从东南方向冲进双堆集,“缴枪不杀”的呐喊声震彻小镇内外。

此时,双堆集四面八方都是激烈的枪炮声,杨伯涛和尹钟岳见部队眼看要遭解放军前后夹击,急忙带领一群乱兵,折向第十一师方面,想跟在后尾冲出包围。

哪知第十一师不但未能杀出重围,反被解放军打散,杨伯涛一伙遭解放军迎头阻击,死伤枕籍,只得乱哄哄退回。

此时,解放军已从几个方面冲杀过来,第一一八师四散逃命,一直与杨伯涛并肩督战的尹钟岳不知去向,杨伯涛身边只剩下一名副官和几个卫兵。但由于解放军在身后紧追不放,子弹不断从头上呼啸掠过,跑不多远,副官和卫兵也不见了。

堂堂王牌军军长,如今只落得孤身一人。

杨伯涛见突围已彻底失败,便绝望地跳进一条小河中自杀。哪知河中水浅,不能没顶,竟叫他求死不得,反被冰冷彻骨的河水冻得支撑不住,又挣扎着爬上岸来。

此时天色已黑,月光如水,杨伯涛顺着小河茫无目的地向前走了一段路便站住了。他觉得湿透的棉衣如同寒冰裹在身上,心想,这样下去,即使不被共军捉住,一夜也要被冻死。杨伯涛正走投无路间,几个搜索残敌的解放军战士走过来,发现了他这个光杆司令。

杨伯涛正满心胡思乱想,直到两个战士跑到他跟前,用枪指着他,问他是什么人,他才惊慌地举起手来。

杨伯涛恐惧万分,自以为必死无疑,过桥时再一次跳进河中,要溺水自毙,哪知河心的水也仅平胸,使他又白受了一次冰水的浸冻。在解放军战士的严厉斥责下,他只得湿淋淋爬上岸,老老实实跟着走。

一路上,杨伯涛慌称自己姓张,是个书记官。到营部,解放军战士为他烧火烤衣,又为他端来饭菜,并且安排他休息。他见解放军果然言行一致,对俘虏很是优待,估计无性命之虞,便对一位营教导员说:“我老实告诉你们吧,我叫杨伯涛。”

第二天,杨伯涛被转送后方,华野第十三纵队政委廖海光前往看望国民党军被俘将领,安慰杨伯涛不要恐惧,解放军执行宽大政策。

第十一师由于战车部队的配合,经拼死冲杀,总算打开一个缺口,侥幸逃出一部分官兵。但突出包围,不等于逃出罗网,那些溃兵相继被担任搜索的解放军和民兵所俘。

第十八军副军长兼第十一师师长王元直,尽管已逃出包围圈十余华里,但他见一路上到处都有解放军和民兵巡逻,自知已无路可逃,绝望间,走到一条小河边,掏出突围之前便准备好的安眠药,以手掬水,吞下十多片,不多时,便晕倒在地。

后来,倒在小河边的王元直被解放军发现。经过医务人员救治,王元直渐渐苏醒过来,向解放军坦白了他的姓名、军职。第一一八师师长尹钟岳,是杂在溃兵中奔逃时被华野某部俘获的。数日后,他被解放军送往后方,与杨伯涛在俘虏收容所中重逢。

黄维、胡琏各乘一辆坦克,在第十一师的掩护下冲出包围圈,但黄维乘坐的坦克在逃跑途中出了故障,黄维钻出坦克,夹在溃兵中乱跑,不久便成了解放军的俘虏。只有胡琏一人侥幸逃脱。

第十军于15日当天突围时全军覆没,军长覃道善被俘。

第十八军第四十九师早在黄维兵团被围之前,奉杨伯涛之命,由赵集直接出发,经罗集向湖沟前进,途中受到解放军阻击。师长何竹本率部涉渡浍河,往固镇方向逃走,被解放军第二线部队歼灭。

第十一、第一一八两个师于12月15日在双堆集地区突围时被全歼。

号称国民党军王牌军、五大主力之一的第十八军,至此与第十二兵团一同覆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