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6.html


6.末日将临,“救星”回天乏术,

大王庄前,王牌军尸横遍野


黄维兵团被围于双堆集后,援兵未盼到一个,龙遁虎消已久的兵团副司令胡琏,便是临危赴难,单枪匹马地来到了双堆集。

胡琏是第十八军的老军长,1947年秋,胡琏升任整编第十八军军长,经常指挥几个整编师作战,俨然一个独立兵团,国民党军中干脆称其为“胡琏兵团”。第十二兵团组建时,整编第十八军所辖3个整编师全部编入兵团。胡琏满心以为兵团司令非他莫属,哪知蒋介石竟任命黄维为司令,只给了他个副司令之职。胡琏对此大为不满。但是,黄维是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在第十八军时又一直是胡琏的老上级,资历比他老,声望比他高,因此他表面上不得不对黄维很恭顺,而背后却满腹牢骚,不安于位。10月间,胡琏便以父亲病重和医治牙病为由,请假跑到武汉去了。

黄维当第十二兵团司令,不仅胡琏满腹牢骚,兵团下属的几个军长、师长也大为不满,杨伯涛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这些人都曾当过黄维的下级,深知他性情孤僻,严峻寡恩,从不跟人拍肩搭背,称兄道弟。论起与南京方面的关系,黄维远不如胡琏。再说,黄维已久离部队,缺乏对共军作战的经验,这些人都怕兵团断送在他的手里。因此,黄维一上任,胡琏的一帮追随者十分窝火,杨伯涛干脆借口有病,跑回湖南老家,与老婆孩子团聚去了。后来还是胡琏邀5个师长联名发电报,请他“出山”,他才返回部队。

正在医院养病的胡琏,得知第十二兵团被围的消息,大吃一惊。他关心第十二兵团,更关心第十八军。20年来,他正是靠着第十八军,从一名小小连长,一步一个台阶地爬到了今天的高位。他不能眼看着第十八军坐以待毙,更不能让人说第十八军被歼时他却以治病为名躲在后方医院。大敌当前,没当上兵团司令一事,也就犯不上再与黄维赌气了。

当天,胡琏便赶赴南京,向蒋介石请缨出征。他决意在别人逃都来不及的情况下独闯双堆集,挽救第十八军,挽救第十二兵团。

胡琏尚未出现在双堆集,已是先声夺人,蒋介石一面令空军总司令周至柔为他准备飞机,一面通知黄维迅速开辟小型机场,以供胡琏的飞机降落。结果忙坏了兵团各军的工兵部队,昼夜施工猛干了三天。机场建成,又设置了标记,以免飞机误降他处,发生意外。

胡琏离开南京之前,蒋介石郑重叮嘱他说:“要固守下去,死斗必生,我已叫联勤总部尽量空投补给,并正在抽调部队救你们,你们要好好打下去。你到双堆集以后,要好好帮助黄培我(黄维字)安定军心,鼓励士气,坚持战斗。”一心指望胡琏能挽天河于倒悬,使黄维兵团起死回生。

胡琏到了双堆集,俨然以一副“救星”的架式,立即召集各军、师长到兵团部见面,为他们打气,说蒋介石正调集大军增援第十二兵团,要大家振作士气,固守待援。并听取了各军、师长的意见,了解各部的情况。随后又到各军、师前沿阵地视察,对现有部署作了一些调整。

黄维自兵团被围后,在解放军强大攻势下苦于招架,一筹莫展,也指望胡琏能使出高招,扭转危局,至于两人的前嫌,只有暂置一旁。

胡琏的到来,使士气已十分低落的第十二兵团官兵受到了一些鼓舞,以为这位第十八军的老军长、能征惯战的名将,能使双堆集战场有所转机。

哪知众望所归的胡琏来到双堆集几天,局势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糟。

12月3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电告中央军委:


“近三日,我各部均加强近迫作业,并作局部进攻,……截止此时止,我俘敌约五千,估计敌伤亡已不下两万,加上廖师起义五千五百人,敌已损失三万人左右。……我们决定立即使用华野之七纵、十三纵(原为预备队)加入进攻,其战法仍采用碾庄经验,即有重点的多面攻击。因敌紧缩顽抗,尚须时日才能全歼该敌。我们近日伤亡也不小,但歼敌决心仍甚坚强。”


淮海战役总前委根据敌防御态势,决心将围攻部队组成3个集团:


以中野第四、九、十一3个纵队为东集团,由陈赓、谢富治指挥,向当面第十四军残部及第十军第七十五、第一一四两师进攻;以中野第一、二纵队、华野第十三纵队为西集团,由陈锡联指挥,对当面第十军第十八师及第十八军、第八十五军各一部阵地进攻;以中野第六纵队(附陕南第十二旅)、华野第七纵队为南集团,由王近山、杜义德指挥,向双堆集以南守敌进攻。


4日,中央军委批准了刘、陈、邓的攻击计划。

5日上午11时5分,总前委下达了对黄维兵团的总攻命令。

6日下午4时30分,解放军对黄维兵团发起全线总攻击。

解放军各部先集中炮火,摧毁黄维兵团阵地工事,攻击部队随后沿着交通壕进至敌军阵地前,一举发起冲锋,将守敌歼灭。黄维兵团各军的阵地每晚都要丢掉几处。一些军、师长各在所驻的村庄直接指挥战斗,阵地一旦崩溃,便无处可逃,不是被打死打伤,就是束手就擒。

黄维、胡琏见解放军的攻势不可阻挡,兵团占领区域越来越小,眼看就要全面崩溃,便决定由胡琏飞往南京,请求蒋介石速派援兵,如援兵无望,便向蒋介石建议突围,以免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