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之生命线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殊途(1)

a13141431143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02.html


“孙将军麾下:


谨代表我军第一军及其他英帝国军队,对阁下热诚襄助及贵师英勇部队援救比肩作战之盟军美德、深致谢忱。本人奉英皇陛下命赠阁下以‘英帝国司令勋章’尤感欣慰。因阁下受命掩护贵国第五军之故,未得盘亘,殊以为憾!


祝阁下及无比之贵新三十八师康泰百益。


缅甸作战区统帅 亚历山大上将”


这封英军方面的感谢信和金光灿然的勋章被送递到孙立人手上时,新38师部和114团正沿着密曼铁路转进,撤退到米咱地区,112团则暂留温早,以阻击由色格尾追上来的敌第33师团。


而卡萨方面,113团正在与二十倍于己的敌军苦战,如今的新38师可以说是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严峻的局势,稍不留心就是被各个击破的结局,孙立人最近一段时间几乎视线不离军事地图,连说话声音都是哑的,满嘴火烧火燎的大泡。那枚勋章刚到他手上,就被当成废铜烂铁扔出了指挥所,警卫员清晰听到向来不骂人的师长用一种极其恶毒的语气,表达了对亚历山大母亲的仰慕之情,所用到的各种形容让在场所有人瞠目结舌。


大发雷霆之际,刚赶到米咱地区的新22师师长廖耀湘一摇三晃走进了指挥所,见状不免有些愕然。印象中,面容白净的孙立人几乎就是个穿着军装的儒生,拍胸脯骂粗话这一类军官常干的事,从来也不会在他身上发生,今天这番模样简直有点匪夷所思了。


“抚民兄,这是怎么了?”廖耀湘叫得很亲热,孙立人字“抚民”,在军中很少会有人这样称呼他。


“没事没事......不长眼的东西,真以为老子是狗,随便丢根骨头就能打发了?”孙立人一边摆手,一边又愤愤骂了几声,这才斜眼去看对方,“廖师长怎么来了,听说腊戌一失守,你们一枪没放就从曼德勒走了人?要真是这样,刘放吾这次到卡萨干得是擦屁股活啊!”


廖耀湘颇为富态,又戴副眼镜,光看外表,倒像是商人多过军人。然而他无论打仗行事,都是出了名的喜欢走野路子,治军不比孙立人严格,新22师作战却向来凶猛无比,曾在昆仑关大捷中消灭日军4000多人,克复战地,名动天下。


此刻听孙立人说得难听,廖耀湘不由得脸色一沉,“弃守曼德勒是军部的意思,跟兄弟没关系。论骁勇善战,22师是比不上抚民兄的部属,但总还没有到不敢跟日军决一生死的地步。”


孙立人看了他半晌,从口袋里摸出骆驼香烟扔给对方,“开个玩笑,我知道你也是身不由己,一切总要以大局为重。”


廖耀湘低哼一声,表情悻然。


并非黄埔系出身的孙立人总是会在某个特定时候,表现出不合群的一面,在有些军事会议上甚至连一句话也不说,这让许多将领都觉得他太过自命清高。无奈战功不是光凭着清高就可以打下来的,新38师刘放吾、杨华之流个个骁勇如虎,说起来,孙立人露些锋芒也算正常。新38师算是半个湘军团, 对于孙立人这么个安徽佬,能把桀骜不驯的湘兵带到今天这个地步,廖耀湘向来有点佩服,因为他自己就是湖南人。


用惺惺相惜来形容孙廖之间的关系,有点过头,不过比起其他将领来,两人较为投机倒是不争的事实。聊了两句,廖耀湘说起,来这边是因为军部提前召集,今天各师长及直属部队队长都要赶去开会。传令兵随即也带来了这个消息,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指挥所。


抵达军部后不久,杜聿明到场,罗卓英亦到场,会议开始。大致敌情通报结果是:八莫和密支那均已被日军占领,从滇缅公路撤回国内的道路遭切断,新38师113团正在卡萨阻击敌第55师团,整体局势极为严峻。


全场静默之中,罗卓英干咳一声,呷了口茶水,四平八稳坐直了身体,这才提出,当前盟军内部一盘散沙,缅甸战场败势无可挽回,唯有当机立断,退往印度境内暂作休整,再做打算。


在这一点上,他毫不讳言,自己和美国人史迪威意见一致。


“去印度?英国人的地盘,他们让不让你过边境?小小一个印缅省,都在防备我们鹊巢鸠占,十万大军真要进了印度,他们还不连做梦都要吓醒了?”杜聿明冷冷地看了罗卓英一眼,“撤退大方向,重庆方面已有指示,当前缅甸战局艰险重重,英方又独善其身,远征军要保存实力回国,不得恋战......”


鉴于腊戍、八莫、密支那相继陷入敌手,东撤滇缅公路的可能性已经为零,杜聿明提出撤往缅北的野人山,再翻越野人山系东侧的高黎贡山,返回云南。


孙立人站起身的时候,所有视线都投了过来。他向杜聿明行了个标准的军礼,继而指出东路敌军已逼近云南边城腾冲,如此,即便能翻越高黎贡山,也可能被日军挡住去路;卡萨方向,敌第55师团又随时可能突破113团薄弱的防线,截断中国军队去路。地理方面,野人山位于缅甸最北方,挨着冰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东西皆为高耸入云的横断山脉所夹峙,几百里方圆瘴疠肆虐,杳无人烟,大军贸然踏入这样恶劣的环境,危险极大,甚至会陷入不战而溃的境地。


杜聿明面无表情地吹着水杯里漂浮的茶叶,过半晌才淡淡问:“那孙师长有何高见?”


“我同意罗司令的意见,撤入印度后再考虑回国的问题。英国人在那边的根基还是很牢固的,作为盟友,这种时候由不得他们再顾忌什么。”孙立人不亢不卑地回答。


“还有谁赞同往印度走的?”杜聿明扫视部下,眼神很冷。


“自当遵从杜长官意愿,誓死北进,”200师师长戴安澜第一个站起身拥护杜聿明,紧接着廖耀湘等人也纷纷起立表态。


孙立人默然片刻,沉声问:“北进要是死路呢?”


“戴某人宁愿战死沙场,化为鬼雄,也不愿靠着英国人的庇护苟且偷生!”一代名将戴安澜凛然以对。


“苟且偷生?你的部下也这么看?他们也都愿意把命送在原本不该送地方?”孙立人摇了摇头,“也说不定200师的弟兄觉悟都高些,只求尽忠报国马革裹尸,不像我手下那些,整天就知道钱钱钱。该领到抚恤金的,都有活人帮着讨,说什么老乡家里还有爹妈要养,这几块大洋是卖命的钱,只求长官别克着扣着了......”


听到这里,在场的军官大多面露不忍,孙立人又接着说:“仁安羌战后,诸位大概也都听说过113团有个1连立了头功。前段日子刘放吾跟我提起,1连在打死鬼子独立辎重队大队长的战斗中,参与行动的一个新兵还在问连长,死了有没有钱拿。姓孙的头脑愚钝,请诸位帮着想一想,白花花的大洋人人都喜欢,可他在那种时候提钱,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是做鬼也贪财,还是指着他爹他娘今后日子能好过点?我不知道诸位怎么看,但这些就是我的兵,活生生的人啊!你跟他们谈大道理,狗日的大字不识几个,屁都不懂;让他们扛枪跟鬼子拼命,用不着督战队出马,一个个嗷嗷的照死里去干了。再回头看看英国佬,他们吃的是什么穿的是什么军饷拿得多高?可还不是见了鬼子就两腿发软?我孙立人别的不知道,就知道手下这些苦巴巴的兵不容易。他们见我叫声长官,吃我管的饭,打我要他们打的仗,我就得拿人命当回事,不敢把部队往绝路上带。”


“孙师长口口声声死路绝路,就那么质疑我的判断?”杜聿明脸色微沉,“我向来不打没把握的仗,现在跟日军抢的就是时间。区区一块山地而已,只要行军迅速,辎重补给能跟得上大队,那野人山里难道还真有野人把你吃了?”


“我觉得北进一事绝不能草率。”孙立人见罗卓英对自己微微摇头,却还在做最后的努力,“野人山一带就连缅人也不敢踏足,我军一旦深入其中,日寇必将追袭堵截,到时候是进是退都得考虑到地理因素,而那恰恰是我们没法掌握的。杜长官,看在十万子弟兵的份上,请一定要三思啊!”


“还有谁和孙师长意见一致的?”杜聿明拧起眉头,不再理会他,将视线转向其他人。


底下鸦雀无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