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8.html


我第二次被拌倒。这是跑在我前面的一位战友突然中弹,他摔倒了,我躲闪不及,也被拌倒。很快,我缓过神来,定睛一看,中弹的是三班新兵的王晋(17岁,河南鹤壁人),他脸色惨白,血正从他的前胸往外涌,看着我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我赶**出急救包,抽出三角巾,要为他做包扎。可他不让,而是抬起手,指向前方。

我明白,他是让我冲锋呵!

这时,卫生员小宁(20岁,湖北神农架人)冲上来,我立即把王晋交给他,然后愤愤地骂一句,我***的!

我蹦起来,继续向前冲,已经不知道什么叫死亡了。突然,前方传来一阵机枪扫射的声音,不用说又是一个敌人火力点,刷的一下子,我们的人几乎全部卧倒。没有来得及卧倒的,避之不及而中弹倒下。

这时候,由于进攻混乱,我们有的人于匆忙之中,竟然把手榴弹撇到自己人旁边,使有的战友不是倒在敌人的枪口下,而是倒在自己战友撇出的手榴弹的爆炸中。

看到这种情形,我恨不得回过头,当场把那个撇乌龙弹的人给干死,因为,我不能容忍他误伤自己的战友,可周围除了浓烟,我什么都看不清,自然也就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或者说,即使我知道,那么,在稍微冷静之后,我恐怕也不忍心向他开枪。

不过,我还是向后面忿忿地大骂一嗓子,***的,看……看准了再撇!

跟着,就有人传达我的话,看准了撇,看准了撇!

因了这句话,后面不再有人撇手榴弹了。

手榴弹不撇,但炮却没有停止打。只听轰隆一声响,敌人的那处火力点被干飞。

我听见蓝连长高喊一声,冲呵!

我们又开始冲锋,很快冲到火箭炮三连的阵地上。不看不知道,仔细一看,简直惨不忍睹,所有的炮车都被炸毁,遍地散落着炮管碎片及零部件,战友的遗体横七竖八,低洼的地方已经血流成河。

一处驾驶楼正在燃烧,我看到一个人的手似乎在动,急忙冲过去,随手拣起一根树枝,用手拉开发烫的车门,同其他战友一起,拚命拍打里面的火苗,一边拍打一边被呛得直咳嗽,眼泪哗哗流。很快,火被扑灭,可是,里面的三个战友已经全部被烧焦,完全看不清模样了。

我无法再目睹下去,赶紧离开,继续向东南方向追。敌人跑进一片树林里,全都没影了。我怎么能饶恕他们,不追上肯定不罢休。当我快要冲到树林边缘的时候,蓝连长向我大声喊道,嘎子,注意隐蔽!

蓝连长喊我,是担心树林里有伏击。其实,我何尝不担心里面有伏击,但是,不能因为害怕而停止追击。所以,在他的喊声当中,我就势一滚。可以说,这是我主动滚的,但恰巧,一串子弹飞了过来,帖着我的肩膀打过去。

好玄呐,如果蓝连长不喊一嗓子,我恐怕真得要交待了。

蓝连长爬过来,忿忿地冲我喊一句,傻B,要保护好自己。

我点点,我以为,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人话。

我稍稍欠起一点身子,发现敌人一个个躲在树后面,利用树干建立一道天然防线。现在,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他们不停地向我们射击。当然,我们进行有力的反击,但受到树木的影响,我们对敌人的压制力明显不够。

我们再一次前进受阻,被压在地面上,一时难以抬头。很快我就意识到,敌人的弹药不多,让他们可劲打吧,打完了,我们再收拾他们。我正想着,隐约听到敌人当中有一个人竟然喊了一句什么话,跟着,敌人就停止射击,改用短点射来阻击我们。

我琢磨,他喊的那句话,一定是告诉大家节省子弹。

这时,蓝连长又冲我喊道,嘎子,注意!

原来,麻脸正准备向我射击。不过,就在他举枪的时候,被蓝连长一个点射给打回去了。

我扭过头看见猫在一块石头后面的蓝连长,距我约有10米远。我真钦佩他的视力,敌人的一点微小举动都能看得清,要是我跟他比,恐怕没这种眼神。

我把枪机扳到单击位置,准备狙击麻脸。

我发现,他距我能有40米远,偶尔露头,只是闪一下而已,难以打到。我把标尺定近点,准备打个提前量,就在他即将露头的时候给一枪。

但是,第一枪根本没有打准,干树上了,那树很粗,肯定没打着他。随后,我听到在我的右侧方向的不远处传来一阵哒哒哒的声音,原来是一个敌人在向我射击。可是,还没等缩回去就被击毙了。

我扭头一看,打这一点射的正是蓝连长。

哇,实在太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