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8.html


在我们正面,敌人的防线出现几道缺口,而最主要的是,敌人的几个机枪发射点已经悉数被端。在这种情况下,敌人的火力明显不如我们了。

得出这样的判断是基于我们兄弟班上来了,由他们所提供的强大的火力已经让敌人知道什么叫反压制。在我们所遭受的突然的压制结束之后,敌人也迎来了他们所要遭受压制的那个艰难时刻。

我们继续撇手榴弹,匍匐着向前冲。自始自终我都没有发起盲目冲锋,我以为,进攻的节奏必须在一种相对安全的情况下进行,不可操之过急。尤其在敌情不明和火力不强的时候,更应该冷静,而不是盲动。

现在,我们已经扑到敌人的防线前面,这时,一颗大树轰然倒下,差一点砸到我。这是刚才大裤衩打出的那一炮将大树炸折的结果,不过,当时它并没有马上倒,而是在我们冲到敌人面前的时候倒下了。

我来了一个侧滚,滚到粗大的树根旁边。我还想撇手榴弹,可是没有了。我立即操枪,向不远处的一个敌人射击。说句实话,在扣动板机的一刹那,我是有所犹豫的,不为别的,而是为敌人穿的那身我军军装。在这身军装里面,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敌人的肉身。可是,看到他右手臂上的白布条,我又不得不相信他就是敌人。

所以,我是在不太情愿的情况下开枪的,我必须在敌人的伪装面前表明坚决的态度,我必须让他们知道他们根本不配穿这身军装以及由于穿它所必然遭到的来自我们方面的正义惩罚。几乎是带着一股仇恨,我把满满一梭子子弹干过去,而我所要解决的那个敌人转眼之间就变得千疮百孔了。

不过,敌人也发现了我,开始调转火力向我射击。一时间,敌人的子弹密如雨点,打在树根上,发出扑扑的声响。说实在的,这棵大树也就是够粗,足有50厘米,不然的话,它真容易被干穿。那么,干穿它的结果是什么?无疑,我会被钻透树根的子弹再次钻透。

不知为什么,在树根前面竟然出现跳弹,噼噼叭叭的,直冒火星。我想,只有硬碰硬的时候才会出现跳弹,这里没有石头,怎么会这样呢?稍后我才琢磨出来,一定是后面的子弹尖打在前面的子弹尾上,才出现这种情况。

稠密的跳弹不时钻进干土里,也是扑扑响,还掀起一股股尘烟。我趁机更换弹匣,并利用这股尘埃立即向敌人射击。虽然我看不清敌人,但我能让敌人感受到来自近处的火力威胁。

这时,后面响起号角声,我们开始冲锋了。

我是距离敌人最近的,借着一股激劲一跃而起,猛然从烟尘中扑向十几米外的敌人,同时枪在响,我也在怒吼。我只跑出去十几步,就被什么东西拌倒了,在地上骨碌几个个儿。我侧过脸一看,原来是一具死尸。跟着,我又发现第二具,第三具,粗略一查,竟然有三十多具。

我急需手榴弹,于是,我想从敌人的尸体上收集,结果没有。从这一点不难看出,敌人的弹药快要用完了。我没工夫再合计,一只腿跪起来,冲着前面又来一阵扫射。这时,战友们上来了,我跟着大伙一起往前冲。

我身边不时有人倒下,不用说,肯定是中弹了。看到战友流血牺牲,浑身的热血腾腾往上涌,化做一腔愤怒的火焰,把双眼烧得通红。我猫着腰,大脑什么都不想,只想往前冲。

我感觉到,子弹就在身边飞,甚至是从耳边一擦而过。可以说,我没有中弹简直是一种奇迹,或许,我跑的这段路径恰巧是子弹的空隙处,它不是我特意找的,而是侥幸冲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