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美女西餐厅被男友捅30刀 包厢内呼救无人理


海归美女西餐厅被男友捅30刀 包厢内呼救无人理


妈妈接到女儿电话“快来救我”


当日下午,笔者找到了死者家属,听他们讲起了死者和当晚的事。


死者毛科娜,今年27岁。毛科娜弟弟毛科辉说,他们家住宁波海曙区联丰红楼A座。前天晚上6点50分左右,他和妈妈吃完晚饭,母亲坐在客厅里凉快,自己在房间里上网。


毛妈妈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电显示,是毛科娜打来的。毛妈妈一接电话就听到声音不对:“妈妈,我在江北意卡菲西餐厅,我快不行了,你和弟弟赶快过来救我……”


声音很微弱,3句话之后,电话没断,但已听不到任何声音。


毛妈妈“喂,喂”地问了几声,没有回答,慌了,带上儿子赶往事发地点。


大概是7点15分左右,两人赶到意卡菲外滩店,开始疯狂地在店内找。从一楼到四楼,往返寻找了整整四遍——毛家人记得,当时上五楼的楼梯口挂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当时两人也没有多想,就没上去找。


母亲向店里的服务员问:“我女儿在哪里?出什么事情了?”


“店里的员工当时告诉我们,他们一男一女都已经离开了。”毛妈妈说。


毛科娜的表哥毛东海告诉笔者,他接到毛妈妈电话,立即赶往现场。一家人把店里找个了遍,在周边和附近的江边也都找过,没有找到。


周边的店家他们也问过,都表示没有看到。正当他们打算回咖啡店的时候,看到一个民警从店里出来,便上前追问,这才知道,毛科娜已经被送往宁波市第三人民医院抢救。


“我们随即赶往医院,在抢救室中见到的只是她冰冷的尸体,”毛东海转述抢救医生说法,毛科娜被连刺多刀,失血太多,救不回来了。


血案发生,餐厅员工都称不知此事


毛东海说,得知小毛被害后,一家人曾向店里了解情况。


“当时我上了5楼,发现7号包厢内满地是血,乳白色的沙发上和墙壁、门板上,到处都有带血的指印和脚印。”


毛东海很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当时小毛在包间被人连捅数刀,拼命呼救,都没人来帮?最后还是自己用最后一口气拨出电话打向家里,向妈妈求救!


“3楼到5楼都血迹斑斑,店里的桌子被掀翻,物品散落一地。”毛东海说,他觉得奇怪的是,楼上有明显打斗过的痕迹,但5楼的包间内还明显有用水冲过的痕迹。


让毛东海气愤的是:“当天晚上出事后,店里的员工都说不知道有这件事情,西餐厅还在正常地进行营业”。


一男一女拉上包厢门一直没点餐


昨天上午10点,在意卡菲外滩店,笔者看到,店里已没有工作人员了。


笔者联系上了宁波意卡菲的经理应小宏。应小宏表示,出事后,他一直在负责处理此事。


应小宏说,他是当晚8点接到意卡菲外滩店员工电话后赶到现场的。他赶到时,受伤的毛科娜已经被送到附近的宁波第三医院抢救。事发大概在晚上6点30分至8点,这一个半小时里,应小宏说自己并不在现场,他知道的情况都是通过外滩店员工了解到的,他所知道的当晚情况如下:


前天下午4点多,店里突然进来一个20多岁的男青年,要了五楼的7号包厢。


进了包厢后,男青年一直都没有叫服务。服务员上前询问需要点什么。男青年说,等一下再点,要等一个人。随后两个多小时,男青年一直坐在包厢,没有出来过。期间,服务员又进去问了几次,男青年依然没有叫服务。


下午6点刚过,一个20多岁的女青年进了包厢,随手就将7号包厢的门拉上了。


两人一直在包厢内,依然没有叫服务。


包厢里传出“救命”声


大约过了10分钟,包厢里传出一声“救命”。服务员立刻跑过去,敲了敲门。这时,包厢内又恢复了平静。服务员以为是两人闹着玩,也没太在意。


又过了20分钟,包厢里又传出救命声。这一次求救声连续传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小。服务员去拉门,却怎么也拉不开。


服务员立刻跑下楼,叫前台报警,并喊了几个男服务员。上了五楼后,男服务员和旁边6号包厢的一名男顾客,一起将7号包厢的门撞开了。


一进门,一群人便被里面的景象吓到了:沙发上,男青年骑在女青年身上,手里还拿着一把刀,鲜血淋淋。女青年浑身是血,奄奄一息。


男青年见有人闯了进来,大叫:“不要过来,谁过来我捅谁。”


很快,中马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见到民警,男青年马上软了下来。民警上前,一把夺下了男青年手中的刀。这时,男青年俯在女青年身上,嚎啕大哭。


民警和意卡菲的服务员,很快将受伤的女青年送到了附近的宁波市第三医院。


应小宏说,他赶到意卡菲外滩店后,得知受伤的毛科娜被送到宁波市第三医院,也赶往医院。当天晚上8点30分,当他赶到医院时,毛科娜已停止呼吸。


应小宏看到,毛科娜身上有被子盖着,她的下巴、喉咙、腿部有被捅过的伤痕,不过,肯定没有30多刀。


事发后,应小宏也代表意卡菲到派出所做了笔录。他表示,自己在派出所也是这样说的,对自己的说法,他是可以负责的。


她今年刚从国外留学回来,工作不到两个月


毛科娜的家人说,毛的父亲去年去世,27岁的她和50岁的妈妈、23岁的弟弟住在一起,3个人相依为命。


毛科娜毕业于宁波大学,随后去加拿大留学。今年从国外回来,7月份刚刚考上中国电子口岸数据宁波分中心。在新单位仅仅工作了不到2个月,表现很优异,深得领导赏识;在家中是个孝顺的女儿;人缘不错,和朋友关系很好。


毛科娜的父亲因病去世后,留下一家企业,由毛科娜的妈妈和弟弟在打理,可是由于金融危机,经营状况也不是太好。两个月前,毛科娜在新单位上班,对家里的经济也有了一定的贴补。


“最后一次见到姐姐还是当天5点左右,和家里人打了招呼,说是晚饭前赶回来,就出门了,”弟弟毛科辉向笔者介绍,当时家里正在准备晚餐,姐姐下班回家发现菜不多,主动提出要为家里人“加餐”,去外面买鸭脖子吃,说完就开着自己的“马6”出门了。


“没想到这是姐姐和家人的最后一面。”


此案为情杀,被刺几刀有待鉴定


昨天,警方初步确定此案为情杀,当事双方是男女朋友关系。


江北警方表示,当晚接警后,他们赶到现场,在意卡菲5楼7号包厢,发现一年轻女子倒在血泊之中,边上发现一把带血的尖刀。身边的男子正试图抱起女子,并承认是自己所为。


警方调查确认,犯罪嫌疑人叫屠浩雷,26岁,奉化裘村镇庄下村人,与毛科娜属恋人关系。


家里人说,在中国电子口岸数据宁波分中心工作期间,也曾有同事给毛科娜介绍对象。但目前,毛科娜还没有明确固定的男朋友。不过,死者平时和家人谈论隐私的事情少之又少。


笔者辗转获悉了屠浩雷家里的一些情况:其父是当地的村干部,自己还开了一家厂,在当地小有名气,平时也比较热心,给当地村民做了不少好事。


“之前,只听他说找女朋友,遇到一些麻烦。出事后,儿子在看守所,一直联系不上。”屠父说。


警方透露,当天下午,屠约毛科娜到意卡菲5楼包厢见面,4点左右屠某先到,6点左右毛科娜赶到。两人因感情纠纷,约谈不和,屠随即拔出准备好的尖刀刺向毛,毛抢救无效死亡。


网上传言死者被刺30多刀,致命伤是在刺中心脏和喉管的两刀。到底刺了几刀?警方表示,死者的尸体解剖鉴定还要和家属商量,具体的结论要等解剖之后才能得出。


目前,凶手已被江北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刑事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