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回眸819斯大林格勒大会战开始

征西元帅袁洪 收藏 2 1062
导读:斯大林格勒大会战开始(1942年) 当德军冲到顿河与伏尔加河之间的大平原时,希特勒也有点 犯迷糊,东边的斯大林格勒和南边的高加索油田先拿下哪个好? 正如俄罗斯谚语所说:一匹马对着两捆草,不知先吃哪捆好。事 实表明,每逢这种时候,希特勒就不知天高地厚。这回 又是如 此,他竟然两捆草全要吃。德军分成两路,保卢斯率第6军团进攻 斯大林格勒,第4装甲军团进攻高加索油田。7月23日,这一决定 写入了德国陆军史上著名的45号指示中。当德国陆军参谋总长哈 尔德提出集中力量保一头时,希特勒

斯大林格勒大会战开始(1942年)



当德军冲到顿河与伏尔加河之间的大平原时,希特勒也有点

犯迷糊,东边的斯大林格勒和南边的高加索油田先拿下哪个好?

正如俄罗斯谚语所说:一匹马对着两捆草,不知先吃哪捆好。事

实表明,每逢这种时候,希特勒就不知天高地厚。这回 又是如

此,他竟然两捆草全要吃。德军分成两路,保卢斯率第6军团进攻

斯大林格勒,第4装甲军团进攻高加索油田。7月23日,这一决定

写入了德国陆军史上著名的45号指示中。当德国陆军参谋总长哈

尔德提出集中力量保一头时,希特勒指责他,“旧军官只有专业

能力而没有激情”,把他撤了职。

保卢斯的第6军团向斯大林格勒冲去,突破苏军一道道防御,

任是什么也挡不住。苏军在万般无奈之际,甚至把两个正组建的

坦克集团军投入战斗,但一投进去就被战争的狂涛淹没了,把正

在组建的部队投入使用,这件事当时就招致批评,但连批评者也

不得不认为,在斯大林格勒防御十分薄弱的情况下,斯大林舍此

已别无出路。

8月上旬,希特勒后悔了。他命令进攻高加索油田的第4装甲

军团回师北上,支援第6军团进攻斯大林格勒。其实,第4装甲军

团这时己打到距苏联最大的产油区仅80公里的地方,却不得不掉

转身向东北插上。

这时,在斯大林格勒,苏联的守军不足19万人,有300多辆坦

克和300多架飞机。保卢斯统率的进攻部队近30万人,700多辆坦

克,1200多架飞机。他制定了一个教科书式的作战计划,于8月19

日发动了对斯大林格勒的首次进攻。

斯大林格勒背靠伏尔加河,是一个居民不足10万人的小城

市,但军事工业十分发达。当德军打到城郊时,工人们开始拆卸

流水线,打算转运到后方。远在莫斯科的斯大林听说此事之后,

马上打来电话制止,一个机床也不能拆除,一个工厂也不能后

撤,它们被要求在战场的边缘或战场的中心继续生产,产品下了

流水线就投入战斗,工人、原料、流水线、产品将与城市共存

亡。

8月26日。莫斯科。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紧急召见朱可夫,向

他宣读了国防委员会的任命,任命朱可夫为最高统帅助理。并命

令他火速飞往斯大林格勒,在那里组织局部反攻,牵制住德军的

预备队,不让他们投入对斯大林格勒的进攻。

9月3日清晨,朱可夫接到斯大林的电报,电报中称斯大林格

勒最迟不超过明天就可能被攻占,要迅速组织反攻。

9月5日拂晓,苏军组织了反攻,但德国航空兵掌握着制空

权,苏军的反攻收效不大。

9月10日,德军的先头部队进入斯大林格勒的市区。他们小心

搜索着,几乎见不到苏军,事实上,苏军已有组织地迟入市区,

据守在各要害部位上。现在苏军在房屋里,德军在街道上,双方

要打一场高速坦克、机动火炮和摩托化步兵都无法展开的战斗,

这就是近战、巷战、肉搏战。它后来被称为“老鼠战争”。

9月12日。莫斯科。斯大林召集刚从前线返回的朱可夫和华西

列夫斯基。他们研究了一个大问题:挽救斯大林格勒的唯一办法

是在那里组织一个更大规模的战役,这就是用斯大林格勒吸引住

德国的重兵集团,再用强大的预备队对德国重兵集团实施合围。

它就是“天王星计划”。

但据当时测算,最快也得11月中旬才能组织起配备有足够装

备的预备队,这就是说,斯大林格勒的守军还要坚持两个月以

上。能不能顶下来?这是对苏军最严酷的考验。

从9月13日起,已进入斯大林格勒市区的德军开始向伏尔加河

沿岸挤压,他们从一个废墟冲向另一个废墟,“老鼠战争”开始

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动人心弦的白刃格斗便发生在这些废墟

中。苏军没有预备队,每个战士都投入生死搏斗之中。经常发生

的情况是,一方以极大的代价攻下的残墙断垣,到夜间又被对方

渗透回来。

被炸毁的工厂成了抵抗中心。拖拉机制造厂甚至在德军已打

入工厂厂门之后,工人们仍在制造坦克和装甲车。著名的十月革

命工厂,一半厂房被德军占领,而在另一半厂房中,生产仍在照

旧进行。在整个9月份,在这些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工厂中,居

然生产出200辆坦克和150辆装甲车。它们下了流水线便开火。

10月4日,保卢斯组织了又一次大规模进攻,进攻的重点是3

个已成为苏军防守要塞的工厂。德军出动了800架俯冲轰炸机,一

次一次的轰炸,使这次进攻的势头保持了10天。朱可夫认为,10

月14日是整个战役中最血腥,最残酷的一天,仅仅这一天,仅在

他的司令部里,就有61名参谋军官阵亡。

11月11日,保卢斯发起最后一次进攻,严冬快降临了,他想

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几百码外的伏尔加河,因此进攻的地段非常

短,仅有400米,庞大的冲击部队被挤在一个刀尖上,在400米宽

的战线上,双方强大的火力织成了火网,双方的士兵都杀红了

眼,如醉如狂。谁都明白,在这场战斗中不可能有活着被俘的

人。他们在每一堆瓦烁间枪刺刀劈拳打脚踢牙咬,如嗜血的猛兽

般撕搏了四天四夜,直到阵地上仅仅剩下煞神般的、浑身污秽不

堪、双眼血红的苏联士兵为止。接着是一片深沉恐怖的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笼罩着硝烟缓缓飘散的废墟。

然而寂静持续的时间不长。几天之后,11月19日拂晓,烟雾

迷漫间传来远处的隆隆炮声。在这座支离破碎的城市的北面,

2000门苏军大炮开始轰鸣。这是“天王星计划”的前奏,苏军的

大规模反攻开始了。

11月23日晚,苏军的两支先头部队在斯大林格勒的正西,保

卢斯军团背后约30公里的地方会师。此举意义重大,它意味着斯

大林格勒的25万德军被合围了。

致命的俄罗斯严冬已近在眼前,保卢斯军团被围困在一个狭

小地域内,它的前面是永远打不过去的伏尔加河,后面则是永远

退不回去的顿河河曲。保卢斯这时还不太慌乱,他只要能得到补

给就坚守在那里,直到增援的德军发起大规模解围攻势为止。

希特勒马上组织了代号为“冬季风暴”的营救计划,12月11

日,陆军元帅曼斯坦因亲自督阵,第4装甲军团打头阵,尾随在后

的是巨大的卡车行列,运载着给第6军团的3000吨补给物资,但这

支营救大军在距斯大林格勒50公里处被苏军死死地顶住其实,苏

军这时的包围圈比较单保保卢斯如果对着曼斯坦因的接应方向,

双方同时发起攻势,一个往外拽,一个往外挣,还是能突出来

的。但双方竟未达成默契。曼斯坦因看事已至此,怕自己也陷进

去,干脆掉头回去了。

1943年1月8日,苏军派信使进入包围圈内,劝说德军投降。

苏方表明,保证给放下武器的德军官兵以人身安全,并在战争结

束后送他们回国,这些条件是体面的,保卢斯将苏方最后通牒的

原文发给希特勒,并报告说,部队已经弹尽粮绝,在零下30度的

严寒中,药品已经用完,为减少伤员的疼感,只好置于雪地中冻

死,切望准予投降,以挽救残部生命。

希特勒的答复原件保存至今。其中说:不许投降!要战至最

后一兵一卒一枪一弹,以对拯救西方世界作出永志难忘的贡献。

1月10日晨,苏军5000门大炮齐鸣,展开了斯大林格勒战役

后攻势。最后阶段的战斗尤为剧烈,德军将领在士兵中散布俄国

人不留活口的谣言,驱赶着士兵拼死一搏。

1月30日,曾经煊赫一时的第6军团的残兵余卒被分割在3小块

袋形阵地中。保卢斯的司令部设在一家百货公司的地下室里,他

电告希特勒:“最后崩溃不出24小时之内。”

就在这时,希特勒却忙着给包围圈内的117名军官封官晋爵,

保卢斯被提升为元帅,希特勒说:“在德军历史上,从来没有一

个陆军元帅是被生俘的。”这是暗示保卢斯自杀殉职。

但保卢斯没有自尽,第6军团也没战到最后一兵一卒,1月31

日晚7时,军团司令部发报员发出最后一份电报:“俄国人已到了

我们地下室的门口,我们正在捣毁器材。”几分钟后,几名苏军

士兵向地下室探头探脑。又过了几分钟,坐在行军床上的保卢斯

成了俘虏,在随后与苏军战地指挥员会面时,保卢斯想起自己这

时已是元帅了,要求苏军以元帅身份对待他。

两个月前,第6军团近30万人,除了空运回国的两万多名伤员

外,战死近15万人,被苏军俘虏的人数为12万3千人,这支俘虏大

军中包括24名将军,他们在冰雪中走向西伯利亚战俘营。

在苏军的胜利欢庆中,一位短粗的乌克兰将军热情地亲吻着

大赢家朱可夫。尼基塔·赫鲁晓夫的出现,使人们回想起半年多

前的哈尔科夫战役。那一仗,据德军宣布,苏军死伤及被俘为25

万人。现在,苏军报了哈尔科夫的一箭之仇。甚至《红星报》发

表的社论中也在强调这一点,当时,他们并没意识到,他们刚打

胜的这场战役,会成为整个战争的转折点。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