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苏几十年绝密档案

cynosaur 收藏 23 1641
导读:SD08993 科马罗夫关于科瓦廖夫到中长铁路出差给莫洛托夫的报告 (1948年9月10日) 莫洛托夫同志: 遵照苏联部长会议1948年5月17日的命令(№5970),派И.В.科瓦廖夫[ 柯瓦廖夫,时任苏联交通部副部长,1949年作为苏共中央驻中共中央代表留在北平。]同志为苏联交通部的全权代表到中长铁路出差,帮助落实有关恢复中长铁路运行和抽当地干部成立恢复运行组织的措施。 该命令草案是И.В.科瓦廖夫同志起草的,于今年5月13日送交卡冈诺维奇同志,并于当天在苏联部长会议常务委员会上讨论通过。

SD08993

科马罗夫关于科瓦廖夫到中长铁路出差给莫洛托夫的报告

(1948年9月10日)

莫洛托夫同志:

遵照苏联部长会议1948年5月17日的命令(№5970),派И.В.科瓦廖夫[ 柯瓦廖夫,时任苏联交通部副部长,1949年作为苏共中央驻中共中央代表留在北平。]同志为苏联交通部的全权代表到中长铁路出差,帮助落实有关恢复中长铁路运行和抽当地干部成立恢复运行组织的措施。

该命令草案是И.В.科瓦廖夫同志起草的,于今年5月13日送交卡冈诺维奇同志,并于当天在苏联部长会议常务委员会上讨论通过。

命令草案于5月15日送斯大林同志签字。

交通部小组组长Х.М.科马罗夫

1948年9月10日


SD08998

马里宁关于林彪请求援助给莫洛托夫的报告

(1948年9月12日)

莫斯科

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同志:

为证实我今年9月10日的№300电报,现将林彪请求我们派专家援助中国人恢复满洲工业和交通的来信原件和这一文件的俄文译文随信寄给您。

附件:上述文件和材料。

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总领事马里宁 1948年9月12日

附件:

林彪的电报

(1948年9月10日哈尔滨总领事馆接受)

斯大林同志:

我们高兴地告诉您,经过两年作战,在中国东北,我们已经解放4200万人口。敌人被迫缩小自己的地盘,把力量集中在长春、奉天、锦州和其他一些大城市里,这些城市已被我军包围,处于彼此隔绝之中。

我们相信,我们即将取得全部胜利,我们在解放区已经着手建设新生活:已经实行了土改,正在恢复铁路交通和工业生产。

在过去两年时间里,我们花了很大力气,恢复了几座林业、纺织、造纸和食品工业工厂,恢复了许多煤矿,采金企业也开始工作。

我们衷心感谢您在恢复遭受破坏的中国东北铁路的事业中所给予的大力援助。所派来的以科瓦廖夫同志为首的苏联铁路专家组帮助组建了恢复工作管理局和专门的铁道兵兵团。首批部队组建工作业已结束,部队正着手恢复被毁的铁路、桥梁,同时还进行专业训练。

在您派来的专家的领导下,我们对重要的遭毁坏的铁路线段进行了详细的技术勘查,确定了遭受毁坏的程度和修复的工作量,还确定了所需建材、设备和劳力数量。重点要修复的重要的被毁线路总长1800公里。

仅修复东北主要铁路线段就需近1800公里钢轨,250万根枕木,3500吨道钉,1000吨电话线,3000吨修复桥梁用钢筋,以及其他技术物资和通信仪器,信号装置,给水装置,机车-车厢库。

仅边疆区铁路所需金属总量就近20万吨。为完成1948年的修复任务,所需钢轨我们打算通过拆卸不重要的路段钢轨来弥补。道钉完全没有保障。今年所需2500吨,我们手中仅有100吨,而且我们没有组织生产。枕木和木材我们发动地方上准备。

我们深感金属、设备、复杂的交通仪表和工业仪表短缺。

所恢复的工业企业由于缺少训练有素的干部、专门设备和材料,生产能力很低,现在只能部分保障战争和居民所需。 黑色和有色冶金、炼钢、化工、机械制造和其他重要的工业部门,由于没有当地专家和设备,至今仍未恢复。

为了保障日益增长的前线、铁路交通以及居民所需,我们必须恢复和使用作为我们经济基础的集中在通化、鞍山的冶金和炼钢工业企业,安东和吉林的有色金属和化工企业。

建在松花江上的最大的吉林水电站竣工后将能够保障广泛利用其电能。

在哈尔滨市,在保存下来的原日本机车制造厂主厂房的基础上,可以迅速组织生产现在恢复交通和恢复工业所需要的工具和设备。

解决这些最重要的任务,我们至少要花两年时间。为此需要制定相应的东北国民经济恢复计划。

为了这一伟大的工作,我们缺少有经验的干部。

我们请求您派一批专家来,全面研究我们的经济并与我们共同制定统一的主要工业部门的恢复和使用计划。

为了尽快培养自己的专家干部,我们请您同意大大扩大现有的中长铁路工业学院,并在您的帮助下扩大教师队伍。

我们为了完成上述任务,至少需要100名以上各部门专家:

1.计划专家和整个国民经济专家10人;

2.黑色有色冶金专家15人;

3.煤液体燃料加工,硫酸盐、盐酸和硝酸制造专家6人;

4.采矿工业,其中包括煤炭加工专家10人;

5.火炮、炮弹和子弹制造专家6人;

6.森林采伐和木材加工专家6人;

7.纺织专家5人;

8.采金专家4人;

9.水泥专家4人;

10.造纸专家4人;

11.混凝土大坝建筑和水电站设备专家8人;

12.财政专家4人;

13.军事铁路学校教员6人;

14.以校长为首的工业学院教授讲师12人。

我们再次对您表示衷心感谢,感谢您帮助解放了中国东北人民。

致以布尔什维克敬礼!

林彪

1948年9月8日


SD09013

梅尼希科夫关于中国借款给莫洛托夫的报告

(1948年9月18日)

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莫洛托夫同志:

马里宁同志从哈尔滨报告(1948年8月25日№28661电报),转达了中国人关于给予他们100万卢布借款,以支付中国儿童在苏学习和中国民主组织代表从苏过境的费用的请求。中国人同意以货物或满洲元偿还为他们提供的款项。

外贸部认为可以满足中国人的要求,即给他们提供100万卢布的借款,并同意以元偿还为他们提供的款项。在满洲,我们支付交通部和外贸部工作人员的费用以及河运部运输和财政部的费用还需一大笔资金,1948年共达500万卢布左右。

卢布/元折算需用苏联国家银行为支付苏联国家机关在哈尔滨的工作人员工资每月所规定的汇率(1948年8月这一汇率是:1246元/1卢布)。

М.梅尼希科夫

1948年9月18日,№2-5/27848


SD08997

莫洛托夫关于林彪请求援助给斯大林的报告

(1948年10月6日)

斯大林夫同志:

林彪从哈尔滨来电,请求向中国东北解放区派不下于100人的苏联专家小组,人员包括计划、冶金、大炮、炮弹和子弹制造及其他工业部门,财政,教育等各方面的专家。

10月5日,在9人小组上交换意见时承认,不应该向中国东北派这么大数量的专家小组,现在应该着重研究以下几点:

1.令中央书记处负责准备派10名各个部门的苏联专家,具体部门将同林彪协商确定,同时把相应人选方案提交中央政治局批准。

2.苏联人员不应以顾问的名义,而应以专家的身份派到哈尔滨。

3.任命一名非常有党政-经济经验的同志为我驻哈尔滨领事,此人应同派往哈尔滨的苏联专家和林彪有联系。

4.以后往中国东北派苏联专家的问题,应等毛泽东来苏联时同毛商量。

请批示。

В.莫洛托夫


SD09002

波采罗夫关于林彪来信处理情况给联共(布)中央的报告

(1948年10月17日)

联共(布)中央Л.А.洛基诺夫同志:

兹随此报告给您寄去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通过外交邮件寄来的林彪于今年9月8日写给斯大林的信。

信的全文已由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总领事马里宁同志以№30433密码电报于今年9月10传来。

对林彪信的预先答复已由莫洛托夫同志征得斯大林同志同意,于今年10月16日以电报(№20696)发往哈尔滨。

附件:1)林彪信的中文原文;2)林彪信的俄文译文。

部长高级助理В.波采罗夫


SD08994

佐林关于为南满铁路提供技术援助给莫洛托夫的报告

(1948年11月18日)莫洛托夫同志:

据苏联交通部副部长马尔凯维奇同志报告,东北政权向中长铁路局长茹拉夫廖夫同志提出请求,请求把已经解放的中长铁路南段(石河-辽阳)的机车和车皮送大连和机车车辆厂修理,同时再拨20节[ 原文如此。参照SD08999文件,此处似为200节之笔误。]旅客车厢,拨10套给水机组给民主政权,以便恢复东北南部铁路的给水系统。

苏联交通部认为,为解放区铁路提供技术援助是完全可能的,无损于中长铁路大连段的工作,而且对于未来共同制定瓦房店和阳台煤矿方案也是必要的,关于此事,现在正根据苏联部长会议1948年7月21日的命令(№9868PC)同东北民主政权谈判。

客运车厢的交接条件和使用费用支付程序,以及货运车皮和机车(火车头)的交接条件和修理费支付程序可通过中长铁路大连路段段长和辽阳路段段长协商确定。

我认为,可以满足满洲民主政权的这一请求。

请您指示。

В.佐林[ 佐林,时任苏联外交部副部长。]


SD08995

葛罗米柯关于派专家帮助东北铁路恢复运行给莫洛托夫的报告

(1948年11月23日)

莫洛托夫同志:

满洲民主政权请求向满洲派200名苏联铁路员工实际帮助组织铁路运营工作。

科瓦廖夫同志和中长铁路局长茹拉夫廖夫同志支持民主政权的这一请求。苏联交通部同意派上述铁路员工小组。并已把这一问题提交苏联部长会议审批,同时还征求了外交部对于这一问题的意见。

鉴于这种情况,苏联部长会议有关机构起草了苏联部长会议关于向满洲派200名苏联铁路员工的命令草案(附后)。

考虑到已经向满洲派出了以科瓦廖夫同志为首的苏联工作人员小组帮助民主政权修复桥梁(现在该小组已结束工作),我们认为,同意派200名苏联铁路员工去满洲是适宜的(派出期限一年)。 请您指示。

А. 葛罗米柯[ 葛罗米柯,时任苏联外交部第一副部长。]附件:

苏联部长会议关于长春铁路事宜命令(草案)

(1948年12月〓日)

莫斯科

克里姆林宫

1.批准中长铁路苏联管理部:

(1)从中长铁路大连段储备中抽1500节货运车厢,130节客运车厢和50台机车给满洲民主政权以组织满洲铁路的运营;

(2)在1949年5月1日之前,按照同满洲民主政权签订的协议,在大连机车车辆修理厂利用工厂现有的日本半成品和原材料为满洲铁路建造1000节货运车厢; (3)在大连中长铁路工厂按照协议规则为满洲铁路的机车和车辆进行大修、中修,生产信号和通信仪器,以及道岔设备;

(4)从中长的铁路大连使用区派出修复车专家队和必要物资,参加条约区之外的中长铁路段的工作。

2.批准苏联交通部:

(1)在远东铁路,从战利品和1946年从满洲运来的机车和车辆中抽86台机车和1000节车厢交与满洲铁路北段;

(2)另外派170名苏联铁路技术人员交中长铁路局长茹科夫同志指挥,帮助组织中长铁路南段的运营,时间为一年,并按照苏联部长会议1948年5月17日的命令(№5970-рс)和1948年12月13日命令(№18-593рс)之规定,给予他们所有权利和优惠。

3.第2项所指人员出差的全部费用(苏联货币)500万卢布,根据苏联部长会议1948年9月3日的命令(№12717)之规定,在中长铁路运营收入中报销。

4.责成中长铁路局长茹拉夫廖夫同志保证沿满洲铁路向大连运送所有物资。条约区铁路和其他满洲铁路之间车辆交换在石河站进行。

5.允许苏联外贸部、武装力量部和交通部沿满洲铁路往大连运送或从大连运出自己的货物。


SD09015

科瓦廖夫关于东北民主政权所赠物品给莫洛托夫的报告

(1948年12月10日)

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

莫洛托夫同志:

我报告:中共中央东北局和部队指挥部为感谢在建立铁道兵部队、恢复铁路组织和修复铁路工作中所给予他们的援助,决定授予所有苏联专家每人一枚优秀奖章,此外还决定给我一部战利品汽车和两个花瓶。我对林彪、高岗和其他同志表示了感谢,但谢绝接受优秀奖章、汽车和花瓶。但我离开哈尔滨的这天,组织委员会主席李富春同志把装有花瓶的箱子带到了车厢里。我说不该这么做,他回答说:“我是受中央局的委托把花瓶送与您,如不接受,我们认为是瞧不起我们。”请您指示,我应该把花瓶交给谁。

И.科瓦廖夫


莫洛托夫批示:可以把花瓶留给自己。


SD08999

苏联交通部和外交部关于援助恢复满洲交通给莫洛托夫的报告

(1948年12月16日)

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莫洛托夫同志:

中长铁路局长茹拉夫廖夫同志和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马里宁同志报告,满洲民主政权请求把大连铁路枢纽车站上所停放的中长铁路备用车辆(100台机车、3000节货车车厢和200节客车车厢)交给满洲铁路,同时把解放地区线路上的车辆和其他铁路设备送到大连中长铁路机车修理厂、道岔和信号装置厂修复。

此外,民主政权请求帮助整顿临时恢复的中长铁路南段(奉天-瓦房店)的运行,——那里存放着大批被毁的通信器材、信号装置、给水设备和车站设备,为此需把修好的列车、抢修车、中长铁路仓库的物资从大连运来,同时还要派铁路专家来。

茹拉夫廖夫和马里宁同志支持中国人的上述要求,请求满足这一要求,同时请求再额外给满洲派170名苏联铁路专家和员工,帮助组织中长铁路南段的运营(长春-奉天-石河-条约区边界)。

现在大连枢纽有已经修理好和准备使用的货车车厢2540节,客车车厢342节,机车114台。它们是1946年春天从战区疏散到大连的。

万一恢复铁路段,那里还有修复好的火车,配有专家人员的抢修车。在大连中长铁路仓库里有恢复通信、供水和其他铁路运行目标所需材料和设备。 考虑到在大连枢纽必须保持备用车辆以保障辽东半岛苏联部队的要求,可以把50台机车、1500节货车车厢和130节客车车厢交给满洲铁路北段。

这一措施不能满足对北满铁路车辆的总的需求,因为人民革命军正加紧在满洲南北调动,铁路上无车皮可利用。所以,往苏联运送粮食、煤炭、木材和其他货物(为此已占用956节车皮),没有充分的车皮保障。 从哈尔滨向大连运送货物,要想恢直通列车,还需增加车辆。

保障满洲铁路车辆的补充来源,除从大连中长铁路备用车辆拿出一部分外,还可:

在大连机车车辆修理厂制造1000节新车皮,办法是利用大连保存的日本人留下的半成品车厢。为此所需木材可由满洲北部提供;

把1946年从满洲疏散到苏联境内的日本车皮运回满洲,现在在远东铁路上,没有使用的日本车辆有:机车66台,货车车厢842节,客车车厢112节,此外还有20台德国机车。所有这些车辆却需要修理,可在哈尔滨进行,由民主政权出资。

运回这些车辆对远东铁路没有损失,因为把它们改成宽轨要花大笔资金和大批材料。以前改造过的机车仅作为机动机车使用,而车厢——作为地方交通的专用车使用。由于没有备件,修理它们非常困难。

因此,我们认为宜于采取以下措施:

1.从大连储备的中长铁路的车辆中抽1500节货运车厢,30台机车,130节客运车厢给满洲民主政权;利用日本留在大连的车辆半成品在大连机车车辆修理厂为满洲铁路建造1000节货运车厢。

此外,从远东铁路战利品中,抽86台机车和1000节车厢交给满洲民主政权;

2.批准中长铁路苏联管理部:

(1)从远东区派出修理系专列到条约区界限以外的中长路段进行修复工作;(2)在大连中长路工厂为满洲铁路修复车辆和生产设备;

(3)在石河站(条约区边界)同满洲铁路交换车辆;

(4)给满洲再派170名铁路员工。

附件:苏联部长会议命令草案。

请您同意。

Б.贝舍夫[ 贝舍夫,时任苏联交通部部长。]、А.葛罗米柯



SD09018

科瓦廖夫关于满洲铁路修复情况给斯大林的报告

(1948年12月16日)

苏联部长会议主席

斯大林同志:

兹报告:遵照您1948年5月17日的指示,派往满洲的苏联铁路专家小组组织并亲自领导了最重要的铁路线修复工作,其中包括吉林-长春,哈尔滨-长春,四平街-通辽-义县-锦州,梅河口-奉天-鞍山,锦州-山海关路段。

这一时期,共修复大、中型桥梁62座,其中中满的大型桥梁都进行了大修:哈尔滨至长春方向,松花江上桥梁970米,饮马河上桥梁320米,伊通河上桥梁200米;吉林至长春方向,吉林市附近松花江上桥梁420米,饮马河上桥梁190米。

上述铁路线的及时修复保障了人民解放军的迅速调动,首先是长春市重兵集结,然后是义县和锦州城下集结。

这些城市里的被围之敌——国民党军被歼之后,人民解放军部队又沿新恢复的铁路线调至新立屯-奉天和梅河口镇,这有力地促进了全歼满洲国民党军。

由于铁路的修复,从今年11月25日起,奥特波尔-绥纷河-旅顺之间有了直达火车。

满洲铁路的顺利修复是实施大规模组织措施的结果,这些措施是苏联专家制定经中共中央东北局批准的。

根据这些决定建立了:

1)交通部恢复工作管理局和管理局修复处。

2)铁道兵团,人员3万人,下编4个旅,12个专业营和6个独立连,它们装备有相应的机械设备和工具,这些设备和工具是从满洲就地找到的,部分是从苏联运来的。

在工作过程中教会了铁道兵道路修复方法。

3)修复工作供给机关和保障基地(负责枕木、木材、金属结构、道路固定件和小工具的供应)。

4)哈尔滨机车修理厂专门桥梁基地(负责修理和制作金属桥梁构件和专门桥梁设备)。

桥梁基地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按照苏联专家的设计建造了大型的80吨的悬臂吊车。所造吊车保障了许多大型桥梁的迅速恢复。 在哈尔滨修建了专门的军事仓库,为铁道兵修理和制作工具和设备。

除帮助修复铁路外,应毛泽东同志和中共中央东北局的请求,我们拟定了交通部、铁路管理局和线段机关的结构和编成,该结构和编成得到了中共中央东北局的批准并已实施。

还对满洲公路、大路和水陆交通状况进行了调查,并拟定了中共中央东北局修复和整顿这些交通的决定草案。

由于当地居民大批盗窃铁路物资,我们拟定并由中共中央东北局和部队指挥部颁发了制止盗窃和回收被盗物资的决定。

根据中央局的请求,我对以下问题提出了许多咨询意见:工业恢复和利用,制定财政计划,征收流通税,对酒类实行国家专营,国家和合作社之间实行非现金决定,不动产义务保险等。

但是,由于缺少应有的专家,在制定国民经济计划和财政计划上我们未能给予全面帮助。

由于消灭了国民党部队和全部解放了满洲,人民民主政府提出了迅速恢复东北工业和交通,把东北变成中国反对国民党的军事经济基地的任务。

因此,毛泽东同志,中共中央东北局林彪、高岗和陈云同志要求报告您,他们急需以下几方面的援助:

1.派各种工业专家和财政计划专家来。

2.修复满洲以外的铁路,首先是山海关-天津、天津-北平,天津-济南,济南-徐州段铁路。恢复满洲境内的给水系统,抽水设施和车站。

3.恢复奉天和满洲境内其他军工厂并组织生产。

尽快恢复抚顺煤矿、鞍山和本溪钢铁厂的生产,建成吉林大型水电站并开始供电,奉天、长春和哈尔滨地区的工厂都将用水电站的电。

4.在哈尔滨、长春、奉天和吉林建立学院、中等技术学校和军事学校,培养中国干部。

5.派部队组织和训练顾问,部队后勤建设顾问。

东北局特别要求要强调指出,急需派专家来以取代一大批在满洲许多极重要企业里工作的反民主和进行间谍工作的日本、英国和其他国家的专家。

按照我们的意见,为保障中国同志提出的要求,至少给中国派500名计划专家、工程师和各种其他工业专家来。

其中,燃料和电力工业40人;冶金和化学工业30人;机械制造和金属加工35人;林业和造纸20人;建筑材料20人;军事工业35人;轻纺工业20人;食品工业20人;地方工业和手工业8人;农业15人;交通(铁路、水运、航空、通信)116人。

国民教育13人;卫生保健55人;财政20人;贸易20人(内贸和外贸);预算6人;会计10人。

专业技术学校和学院教师50人。

上述专家将有可能利用当地资料保障一些工厂的运转,待了解了全部情况后,再帮助制定企业全部恢复和生产计划。

如果您决定满足中国同志的要求,我认为必须在苏联部长会议下成立特别组或委员会。委托该组:

1.研究同帮助民主中国恢复和发展工业和交通有关的问题;制订统一的苏联有关机关和部门的实际措施计划,为苏联部长会议准备相应的提案。

2.研究经济,原料来源;研究设备、材料和信贷需求。

3.领导苏联专家的工作,帮助组织培训地方干部。

委托该小组研究同保障中苏中长铁路公司活动有关的问题。

И.科瓦廖夫


SD09001

葛罗米柯关于林彪请求技术援助等事项给莫洛托夫的报告

(1948年12月17日)

莫洛托夫同志:

1.林彪在今年9月10日给斯大林同志的信中,请求往满洲派100名苏联专家,其中包括国民经计划专家和其他工业部门专家,以及工业学院和军事铁路学校的教授和讲师。

我认为,对于满洲民主政权的这一要求应当给予某种程度的满足。但这一申请还不详细,有许多地方还不清楚到底需要哪些专家,我认为必须征求林彪的意见,订正上述申请,然后才好决定,在多大程度上满足中国人的这一请求。

2.根据中长铁路局长茹拉夫廖夫同志和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总领事马里宁同志的报告,满洲民主政权在今年11月底,请求使用大连储备的中长铁路的车辆和设备以恢复中长铁路奉天-瓦房店段,使奉天-大连段通火车,同时还要求向大连中长铁路机车车辆修理厂、信号厂和道岔厂订货。茹拉夫廖夫同志和马里宁同志支持上述请求,因此,他们认为应再向满洲派去170名苏联铁路专家。关于这个问题,我和贝舍夫同志联名打了报告,并附上了苏联部长会议决定草案。

3.高岗在今年10月11日给斯大林同志的信中,要求给满洲民主政权额外提供铁路设备和物资。

莫斯科于11月中旬收到这一申请并送交斯大林同志秘书处。

我认为妥善的办法是:外贸部和交通部共同研究这一申请并提出自己的意见。外交部不知道这两个部的意见,很难对这一问题提出什么意见。

4.高岗在今年10月16日给斯大林的信中,要求为满洲纺织工业提供2万吨棉花。

根据米高扬同志的指示,这一申请已纳入对满洲的出口计划,该计划将由对外贸易部提交苏联部长会议批准。

5.高岗于12月9日拜访了当时在奉天的雷斯科夫同志,请求保障鸭绿江上的电站(以前已交给朝鲜人)也为满洲所用。我认为,中国人的这一要求应该给予重视。但中国人应该向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提出这方面的建议。什特科夫[ 什特科夫,时任苏联驻朝鲜大使。]同志同意这一意见。

6.除本报告中所列举的中国民主政权的请求,还有通过科瓦廖夫同志转述的其他请求。科瓦廖夫同志在12月16日寄给您的专门报告中陈述了这些要求。

我认为应该委托贝舍夫、科瓦廖夫同志和我把中国人的请求整理成一个文件,拟定中央对这些请求的决定草案,然后送您审阅。这一工作可在2-3天时间里完成。

可以把本报告中第2条陈述的中国人的请求单列出,并拿出相应的方案提交批准,无须等其他问题的材料和决定草案拟定出来。

请您指示。

葛罗米柯(签字)


SD09003

葛罗米柯关于中共拟嘉奖科瓦廖夫等苏联专家给莫洛托夫的报告

(1948年12月18日)

莫洛托夫同志:

中共中央东北局致信斯大林同志,说鉴于科瓦廖夫同志和中长铁路局长茹科夫廖夫同志在建立铁道兵、修复满洲铁路和部队调动工作中所做大量工作,人民解放军指挥部打算赠送科瓦廖夫和茹拉夫廖夫两同志每人一部战利品汽车。中央局请求斯大林同志同意授予这两位同志汽车。

随信附有中共中央东北局的决定,其中高度评价了以科瓦廖夫同志为首的苏联专家组和以中长铁路局长茹拉夫廖夫同志为首的苏联铁路员工在满洲所做的工作。

我认为,应委托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总领事马里宁同志通过高岗通知中国人,苏联政府知悉中共中央东北局高度评价苏联专家组在满洲所做的工作。

至于打算赠予柯瓦廖夫同志和茹拉夫廖夫同志汽车,最好是将汽车留给满洲民主政权使用,那里十分缺乏车辆,并把此事通知高岗。

附件:给中央信的草案。

葛罗米柯


SD09016

科瓦廖夫关于苏联专家在满洲延期工作给莫洛托夫的报告

(1948年12月20日)

莫洛托夫同志:

根据苏联部长会议今年11月1日的决定(№16107),在满洲留下一个苏联专家小组——21人,其期限到1949年1月1日。

整个专家小组都集中精力恢复满洲至华北的前线路段,撤走专家小组会给恢复工作带来不利影响。

请同意把专家小组在满洲的停留期限延长到1949年3月。

И.科瓦廖夫,№308/1-с


SD09004

莫洛托夫关于中共拟嘉奖科瓦廖夫等苏联专家给斯大林的报告

(1948年12月25日)

斯大林同志:

中国共产党中央东北局给您写信通知,鉴于科瓦廖夫同志和中长铁路局长茹拉夫廖夫同志在组建铁道兵部队、恢复满洲铁路运行和完成部队调运中所做的大量工作,人民解放军指挥部打算赠予他二人每人一辆战利品汽车。信中请求您同意赠与科瓦廖夫和茹拉夫廖夫上述汽车。

随信还附有中共中央东北局决议,其中对以科瓦廖夫为首的苏联专家组和以中长铁路局长茹拉夫廖夫为首的苏联铁路员工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

我认为应委托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负责人马里宁同志通过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高岗告诉中国人以下几点:

1.苏联政府已知悉中共中央东北局对苏联专家组在满洲的工作给予高度评价;

2.由于民主政权现在交通工具十分缺乏,科瓦廖夫同志和茹拉夫廖夫同志请求把所说的汽车留给满洲民主政权使用。

В.莫洛托夫


SD09005

莫洛托夫关于苏联专家组延期在华工作给斯大林的报告

(1948年12月25日)

斯大林同志:

按照苏联部长会议1948年11月1日命令(№16107рс),被派往援助中国民主政权恢复中长铁路路段进行的苏联专家小组一行21人(从科瓦廖夫同志小组抽的人),在满洲将停留到1949年1月1日之前。

由于中长铁路长春-奉天段修复尚未竣工,加之毛泽东同志多次请求科瓦廖夫同志帮助修复华北铁路,我认为苏联专家小组(21人)在满洲的停留期限必须延长到1949年4月1日。

随报告附苏联部长会议命令草案。

请审阅。

科瓦廖夫同志支持这一方案。

莫洛托夫

附件:

苏联部长会议命令(草案)№

1948年12月〓日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兹对苏联部长会议1948年11月1日命令(№16107рс)做出补充:允许苏联交通部把援助恢复满洲铁路运行的苏联专家小组(21人)在满时间延长到1949年4月1日。

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斯大林


SD09919

斯拉德科夫斯基关于中长铁路等事宜给米高扬的报告

(1948年12月31日)

阿·伊·米高扬[ 米高扬,时任苏联对外贸易部部长。]同志:

现就卡尔金和宪科夫二同志给马林科夫同志关于中长铁路和满洲苏中合资企业问题的信谈谈我的意见和看法。

一、为中长铁路培训干部问题

我们认为,卡尔金和宪科夫二同志提出的关于在运输学院、一些运输学校和东方学院培训铁路干部的问题值得重视。不仅为中长铁路培训东方学干部的情况令人不满意,而且为其他部门和团体培训东方学干部的情况也令人不满意。

似应:

1.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工学院、哈巴罗夫斯克学院以及中央的几所高等工业学校中设置研究中国和朝鲜政治经济的课程,采用研究这些国家语言的简明教学大纲。

2.扩大莫斯科市东方学院的远东各系(首先扩大中国系和朝鲜系)。还宜恢复(1932-1933年关闭的)最近几年以国立远东大学东方系形式存在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市东方学研究所。

我们认为,苏联远东地区的青年比苏联中部地区的青年更乐意进东方学高等院校,况且远东的地理位置本身也有利于苏联远东地区的大学生研究远东各邻国。

3.责成远东地区各党组织和苏维埃组织向中部地区的党和苏维埃组织学习,向远东地区临时外派的工作人员作指示,向他们布置任务。

二、在满洲工作的干部的物质生活状况

由于通货膨胀,国产商品匮乏和进口商品很少,我们在满洲的工作人员物质生活很困难。

似应:1.为在满洲的苏联工作人员制订硬通货工资(美元)(此条同样适用于在朝鲜和日本的工作人员),并按美元汇率用当地货币支付工资。

2.按工作人员在苏联的原职务,向他们留在国内的家属支付全额的苏联工资。

3.为在远东国家工作的人员规定按百分比增加的工龄津贴,每满一年增加20-25%。

4.不仅发放东方语津贴(20%),还应发放所在国知识津贴(通过专门的所在国经济、政治、历史和文化知识大纲考试)。

5.铁路部门或领事馆为在满洲出差的苏联工作人员办学校。

三、中长铁路的法律问题

在卡尔金和宪科夫二位同志列数的最迫切的法律问题中,没有提到以下几个基本的法律问题:1.如何看待苏联铁路管理机构在中长铁路的存在;2.我们继续不参加铁路的管理和经营是否妥当。

由于中长铁路理事会和中长铁路管理局的官方(国民党)代表逃离满洲,铁路局只剩苏联一方。苏方绝大部分铁路员工回国,致使苏方实际上已停止参与铁路的管理。铁路现在完全由中方民主政府管理(东北铁路局)。

我们不参与铁路管理的后果是,中国人独自经营“苏联和中华民国的共同财产”(1945年8月14日条约语),更不用说我们从铁路运营中(边境站至哈尔滨段和哈尔滨至满洲里段自1947年3月1日起正常运营)得不到任何好处了,我们认为,继续推迟参与铁路管理可能导致的后果是,将来中国人(甚至包括民主政府的人)会认为自己有了本事,会反对我们参与管理。有鉴于此,尽快解决我们实际参与铁路管理的问题较为妥当,况且中长铁路全线现在已经解放。

四、中长铁路的出赁地问题

我们认为,卡尔金和宪科夫二同志提出的关于恢复俄罗斯林业主沃龙佐夫一家和斯基捷尔斯基一家租赁的林场和煤矿中原属中长铁路的股份权问题,对我们有很大的利益。

若以中长铁路的名义提出该问题为时过早,那么,应由某个苏联组织或者秋林公司获得上述原俄罗斯林业主的权利。

五、大连港的地位问题

苏中1945年8月14日的大连港协定明确规定了该港口的地位。由于不明确其在中长铁路中的地位,发生了某些违背该协定的情况(港口管理者未经中长铁路领导人任命,等等)。

六、“其他问题”

卡尔金和宪科夫二同志在信的“其他问题”一节中指出,对我们从满洲获得的档案和经济资料没有进行任何研究工作。

对此还可补充说,我们还没有从事满洲问题的专门科研机构。

应在大连港和哈尔滨建立由15-20名科学工作者组成的经济处,责成他们搜集和汇总经济资料,并将资料分类,以“满洲工作参考通报”的形式出版。

七、对在满洲的苏联企业和合营企业工作实行统一领导的问题

卡尔金和宪科夫二同志建议成立一个委员会,为政府起草与中长铁路以及在满洲的苏联企业和合营企业活动有关的决定,我们认为这一建议是正确的。

我们还认为,关于在国外资金、产业和物资管理总局内设置领导中长铁路工作的专门机构这一建议是正确的。不过,最好是在国外资金、产业和物资管理总局内成立领导东方所有苏联企业和合营企业的东方局,在东方局下设铁路处。

米·斯拉德科夫斯基[ 斯拉德科夫斯基,时任苏联对外贸易部副部长。]



本文内容于 8/23/2009 2:19:27 AM 被cynosaur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