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摧毁的残酷青春 好莱坞童星遭遇毁星运动(组图)

我爱国我怕谁 收藏 0 36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被摧毁的残酷青春 好莱坞童星遭遇毁星运动(组图)


造星运动和毁星运动就像一对连体怪物,在不同的层面共同支撑着庞大无骨的娱乐产业。比如说阿娇太傻,值得摧毁,听起来好像是民意,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毁星运动作用的结果。毁星运动有着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的力量,尤其当这股力量进入到3G时代,更是毁你没商量。


小甜甜布兰妮·斯皮尔斯(Britney Spears),最近不但狂开环球演唱会,还代言Candie’s内衣,活脱一颗复活的水果硬糖。但你可曾看得出,两年前的她,和此刻的阿娇一样,正在经历一场声势浩大的毁星运动?


毁你没商量,哪怕曾经爱你没商量


根据美国一家网站统计,以布兰妮为封面的杂志,可以比平时多卖出三分之一,而有关她的网页搜索流量一直居高不下。美国娱乐记者20%的收入来自有关布兰妮的花边新闻。而从2003年起,和布兰妮沾边的新闻大都是能有多负面就有多负面,极尽挖苦之能事。


2003年,MTV音乐大奖,布兰妮与麦当娜的同台演出招致非议。2004年1月3日早晨,布兰妮在赌城和路易斯安那州长大的淳朴男孩杰森(Jason Alexander)成婚,然而这段婚姻只维持了55个小时。在至今流传的N种版本中,或许只有这一种最接近客观事实:“布兰妮方的人,包括母亲、弟弟和经纪人等等,一致认为那穷小子不过是为了布兰妮的1亿美元才和她结婚。不管他怎么证明也没有用。”这次婚姻开启了布兰妮的堕落门,半年后,布兰妮又嫁给了在媒体描述中“靠色相迷倒了一个偶像巨星,勇于抛弃怀孕前女友,而且还心安理得吃软饭”的男人凯文(Kevin Federline),这个后来被曝用性爱录影带威胁布兰妮,索要2.4亿“掩口费”的凯文,离婚时不折不挠地争夺两个孩子的抚养权,据说只要孩子一天跟着他,布兰妮就得付一天抚养费。2007年3月,布兰妮终于以5000万美元的代价,换来儿子的抚养权。但媒体不断以最刻薄的描述,披露她不称职的表现,最终她还是被法院剥夺了孩子的监护权。2007年的MTV音乐大奖,布兰妮复出,糟糕的演出使她一下台就痛哭失声。不久以后,布兰妮在洛杉矶夜店饮酒过量的糜烂生活照曝光。从此,布兰妮身穿爆奶装,戒指上刻着FUCK字样,当众啃指甲,不穿内裤出街,日复一日,终于变成“肉光四射”、憔悴似老妪的“癫后 ”。


被摧毁的残酷青春 好莱坞童星遭遇毁星运动(组图)


小甜甜布兰妮·斯皮尔斯正在经历一场声势浩大的毁星运动


被摧毁的残酷青春 好莱坞童星遭遇毁星运动(组图)


布兰妮和麦当娜“激吻”


被摧毁的残酷青春 好莱坞童星遭遇毁星运动(组图)


光头时期的她,也是最沉沦的她


被摧毁的残酷青春 好莱坞童星遭遇毁星运动(组图)


洗心革面的她,重拾天伦之乐


对布兰妮而言,这也许是她青春中最大的一场灾难。而对毁星运动来说,却是一场价值上亿美元的狂欢。在她17岁那年,把她描述成超级甜心大偶像、捧到天上去的人,在毁星运动中,则流露出了其势利又刻薄的娱乐本质:2007年4月,在“最愚蠢的美国人”评选中,布兰妮名列第一。2008年1月21 日,美联社的娱乐编辑透露,他们已经提前写好了布兰妮的讣告。底特律电台同一天也发布消息说,任何人,只要在第一时间就布兰妮因毒品、自杀等因素意外死亡提供确切的线索,都将获得1000美元的奖金。


和布兰妮曾待过同一个戒毒所的女明星,今年23岁的林赛(Lindsay Lohan),曾因电影《贱女孩》和《乔治亚法则》中的“贱女孩”形象而成为“贱女”的楷模。不到20岁,她就已经被毁星运动中的激进人士贴上“乱交、吸毒、性成瘾”的标签。Dior的前任摄影师Hedi Slimane,不久前以一组满是雀斑、乱发飞舞、口喷浓烟、眼神似火的“贱女”大片,诠释了林赛这几年来万劫不复的被毁历程:少女怀孕传闻、隆胸传闻、毒品二进宫、YOUTUBE上坐在马桶上抽大麻的视频、与社交名媛抢男友、双性恋等等。她的“恶”与她的party girl形象,她那一团乱麻、捕风捉影的生活,至今都是花边小报长年上演的肥皂剧。她每天对着媒体照镜子,到底哪个是真实的她,哪个是虚假的她?倘若修行不到家,既不能把舆论一把火烧掉,又不能让自己释怀,人格逐渐分裂是迟早的事。


父母也是毁星运动的帮凶


很难说针对明星成长障碍的心理辅导,是否能够在布兰妮、林赛这样的女孩子们身上发挥作用。这些青春偶像,其实都相当可怜,除了被外界不断地妖魔化以外,也往往几乎得不到来自家庭内部的理解。布兰妮的父亲参加女儿和凯文的婚礼,婚礼上却穿着一件印有“男妓老爸”字样的衣服,公然骂女婿是男妓——可是你以为他有多清高?布兰妮生小孩,他一刻也没有错过商机,迅速在自己加州的咖啡馆JJChil推出了一种以自己的外孙命名的新型饮品。说到底,都是为了钱。


正如林赛的MV《破碎的告白》里所揭露的那样,比起布兰妮的父母,林赛的老爸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个破产的股票玩家、制作人、瘾君子和铁拳暴力的热衷者,在林赛很小的时候就离家出走,把养家糊口的责任推给幼小的林赛。小姑娘3岁就为福特汽车拍摄广告,几年下来拍摄了60多个广告,承受了一个寻常孩子根本无法承受的童年,以致于成名后经常感叹,希望自己“从来没有红过”。德鲁·巴里摩尔(Drew Barrymore)也曾在她的回忆录《迷失的小女孩》中描述过她的父亲:“他是一个阴险的人,他的出现只是为了虐待他的女儿和前妻,同时向她们要钱。”1982年,她只有7岁,在斯皮尔伯格的著名科幻巨片《E.T。外星人》中出演被外星人亲吻的小女孩,从此成为童星。9岁,便以《凶火》获得了金球奖最佳女配角提名。然而这位诞生在巴里摩尔家族中的天才,很快就成了毁星运动的标靶。她9岁开始饮酒,10岁开始吸大麻,之后不可救药地沾上了可卡因。


被亲人当成赚钱工具最出名的例子,非麦考利·卡尔金(Macaulay Culkin)莫属了。今年不到29岁的麦考利,似乎已经经历了普通人所不能想象的癫狂人生。当年他才只有8岁,便以《小鬼当家》为福克斯公司带来了 8.2亿美元的收入。而他的父母为了争夺儿子5000万美元的存款交战不休,母亲向最高法院控告她的丈夫“性欲过盛”和“对她不忠”,甚至报警说老公毒打她,把她拖到20层楼的阳台上,威胁要把她推下去。家庭战争持续不断,媒体更在一旁如饥似渴地起哄——谁在乎一个孩子的内心世界?麦考利忍无可忍,15岁便宣布永不拍片。而他那早已分道扬镳的父母,至今仍在为麦考利及其兄弟基兰(也是一名童星)名下的千万美元,进行着旷日持久的财产争夺战。


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东山再起


好在青春无论有多残酷,始终都会过去。熬过去的便会长大,继续珠光宝气,纸醉金迷,终于树立起所谓正确的名利场观,承认被毁时遭遇的种种潜规则,重新站起来,戒毒戒躁,减肥瘦身,以慈善面目示人,也就是世人所说的东山再起。东山再起的例子,除了布兰妮,最成功的,莫过于昔日的坏女孩,吸毒光碟曾被曝光的安吉丽娜·茱莉(Angelina Jolie)了。


最近《纽约时报》亮出她那从“坏女孩到经典好母亲”的底牌。据说,她在向《人物》售卖她去年产下的双胞胎照片时,不但收下1400万美元巨资,还和对方签订秘密协议,要求 “只许褒不许贬”,只许发表关于她瘦身成功、家庭幸福之类的正面新闻;同时,她还不断地塑造世界慈善大使的形像,到巴基斯坦柬埔寨访问,跑到纳米比亚生孩子等等。珍妮佛·洛佩兹(Jennifer Lopez)的双胞胎照片才卖了600万美元,而茱莉的龙凤胎却可以卖到1400万,看来,茱莉确实深谙娱乐圈的游戏法则。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东山再起。


1980年代的好莱坞,曾经有过一个非常著名的、青春张扬的群体“乳臭派”,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曾被造星运动的光环普照过,也曾被毁星运动打击得体无完肤。“乳臭派”的今日,有人大红大紫,有人则不知所踪,这里面最残酷的青春记忆,则是瑞尔·菲尼克斯(River Phoenix)了,他演完《我私人的爱达华》,夺下了1992年威尼斯电影节影帝之后的第二年就吸毒而死了,年仅23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