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殡仪馆招聘五选一 女孩一心要做遗体美容师

在那殡仪馆的面试现场女人好大胆,男人羞答答


不仅如此,面试人数也是阴盛阳衰,123人中,男女比例是30:93


为了争夺23个职位,昨天,123名考生在南京市殡仪馆进行了第一轮的面试。也许是新时代的女性特别勇敢,相比之下,男考生们倒显得底气不足。




撇开30人:93人阴盛阳衰的名额比例,女考生们“为理想、”“为高待遇”,生猛地纷纷要去一线,而男考生们大多犹犹豫豫,对可能接触遗体的一线岗位表示观望。


■女人生猛


一对“姐妹花”一心要做遗体美容师


在考场的众多女应聘者中,南京女孩小柳看起来显得尤为镇定。


“我今天来是寻梦来的。我想当一名遗体美容师。”考场上,小柳干脆地把决心一表,连考官们都诧异了。眼前这个可爱女孩实在很难和“遗体美容师”这个职业联系在一起。


“为什么选择做遗体美容呢?”考官问。“你知道,这个职业很可能会接触到高度腐烂的尸体。你不害怕吗?”


“有一点点怕。可这个职业,我心底已经梦想了很多年了。我不愿放弃这个梦想。”小柳很坦然:“我没接触过这个行业,但我是真的热爱向往遗体美容。这个选择,或许和我喜欢安静有关。”见考官们还没反应过来,她接着说:“我觉得只要让我适应一段时间,我完全可以胜任这份工作。”如此坚定地表态,反而把考官们都镇住了。


今年25岁的小柳现在在银行工作。当初是姐姐看到报纸上的招聘信息通知她的。“家里人都知道我对这个行业很向往。前些天,姐姐一早打电话给我:‘小柳,南京殡仪馆招人了。我觉得这个职位是为你量身定做的。要不要去试试?’我说,‘当然去!’。”


这个消息让小柳很兴奋,她急忙通知了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好友张扬。通过笔试,两人双双进入了面试。在面试等候区见到小柳的好友张扬时,记者有点诧异:眼前这个略显单薄的清秀女孩竟然和小柳有着一样的梦想。尽管这个梦想,在一般人眼里看起来有些“疯狂”,两个人都不在乎。张扬现在是一家酒吧的经理,穿着打扮都十分新潮。说起这份职业,她的眼里似乎发出光来:“真的很向往这个职业,只要有机会,我愿意放弃现在的工作。”


据说,选择遗体美容这个行当并非两人的突发奇想也非刻意寻求刺激。从一开始听说这个职业开始,她就对这个行业产生了好奇。四年前,她和小柳开始准备学习遗体美容。遗憾的是,南京并没有开设此类培训班的地方。无奈之下,两人开始在网络上发帖求助。


后来,一位法医联系了她们。“当时他要我们说个可以说服他的理由。我说,‘我们喜欢安静。’也许觉得我们很真诚,他便同意了。”那名军医随后成了两名女孩的师傅。后来,两人一起去他那里看过遗体解剖,也帮忙制作过人体标本。“把心放开就无所谓恐惧。反而坚定了我们的决心。”为了证明自己不怕,她还给考官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次,我看到一个人被车撞飞了,脑壳一块一块,脑浆洒了一地……”小女子讲这番话时,脸上没有一丝恐慌表情。


听说殡仪馆的本次招聘并无招收遗体美容师的计划,从考场出来后,两名女孩有些忐忑:“不招遗体美容师怎么办?要不,能不能先做引导员,到时可以申请调换岗位?也许有机会去一线。”


敢冲第一线 不担心嫁不出去!


娇小、可人,王悦给人的第一印象,十分讨喜。有一位主考官一眼就认出了她,并与她亲切打起了招呼。原来,王悦错过了招聘会,她临时投简历的,并叮嘱说:“你看看我的简历,保证不会让你们失望!”其实,王悦的简历并无过人之处,她这么说,只是希望得到一次机会。


王悦父母都在事业单位工作,家境不错,从小到大,父母都视这个独生女儿为掌上明珠。一听说女儿大学毕业,就要在殡仪馆找工作,而且还是一线引导员,妈妈跳了起来:“这个地方有点怕人呀,你能承受得了吗?”妈妈的话,未打消她的念头,反而激发了她的斗志,她说:“我就是要挑战自我。”


在得知妈妈没有阻拦她之后,主考官又问:“你有没有男朋友,他知不知道你来殡仪馆工作?”“他知道。而且十分支持我。”她说,男朋友和她个性一样,大大咧咧,是一个不讲忌讳的人。目前最难过的,是男朋友的父母那一关,来面试之前,她只告诉他们:“我应聘去民政部门工作。”


她还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万一男友以后嫌弃她这份工作,她宁可“休”了他。在爱情与事业面前,她决定选择后者。


王佳嘉毕业于南京工程学院,目前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月收入2000多元。不过,拥有一份令人羡慕职业的她,却争抢起殡仪馆这个“饭碗”。主考官不明白:“你看中这份工作什么呢?”“女孩子工资不一定要很高,但是一定要稳定,我看中的就是这份职业的稳定性。”“以后,让你直接进后场,接触死者,你怕不怕?”主考官问。她轻松回答:“怕就不会来了。”“来了之后,对象很难找呀!”主考官故意一声叹息。“这没什么好担心的,他想要我的人,必须接受我的工作。”她回答得斩钉截铁。


看到这两名女子的坚强决心,主考官之一———南京市殡葬管理处党总支书记汪建华点了点头,说:“我对今天的面试很满意,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理解我们这个行业了。”


■男生内敛


“大阿福”紧张得不行了


肖军在考场上一坐下,考官们都忍不住笑了。肖军长得圆头圆脑,还没张口,眼睛就笑吟吟地眯成了弯月,活脱脱一个无锡大阿福。


“考官好,我是肖军”肖军慢吞吞地自我介绍说。随后他从家庭到学业、到殡葬事业的前景,肖军洋洋洒洒地讲了一大通:“我选择这个行业是因为这是一个神圣的行业……我的优点是吃苦耐劳,勤学苦干。”也许是语速慢,又总是眯着眼微笑,乍一看,似乎很老成的样子。


等考官提问题时,肖军开始紧张起来:“请问考官,我有考虑的时间吗?”


考官们笑着告诉肖军,只是随便聊聊,不需要准备。肖军显得很不习惯,但他依旧眯着眼睛,从家庭开始谈起。再问一个问题。肖军又是从家庭开始谈起。


怎么听都觉得几个回答似曾相识,肖军自己先招了。之前详尽的自我介绍是早就准备好的。“没想到会有即兴回答问题,情急之下就把背诵的东西随意拿出来用了。我的确有点紧张。”他声音有些低沉,额头上密密地渗出了汗。


男人的手心出了汗


紧张的不止是肖军一个,来应聘会计的小江在面试现场上也显得很激动。尽管在大学里当过很多年的团支部书记,面对考官他的声音还是有些发抖。很多次,不得不停下来,摸摸脸和鼻子,甚至偷偷地深呼吸。


小江本科毕业于南京审计学院。现在在一家大公司任职。来应聘殡仪馆的会计岗位时,小江做了很认真的考虑。他说,自己从没想过会来殡仪馆学习,但为了求发展,他还是下定决心来这里试试。“我应聘会计,我觉得这里对我而言也许更有利于我的职业规划。”有很明确的职业目标,小江对这份工作的期望值很高。


对于小江的抉择,小江的女友和家人也能理解。所以小江觉得自己相对而言也放得比较开。即便如此,考官们咄咄逼人的问题还是让小江几度卡了壳。


“因为殡仪馆要改名为安德园,所以会有市民过来要求把名字改回去。你现在就当自己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现在来劝服我。”考官说。


“嗯,首先,当然这是思想上的问题。”因为紧张,小江有些吞吞吐吐。


“不要讲大道理,你直接来劝服我就好了。”考官继续说。


“这个,先生,我觉得首先你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小江边想边说,脸都急得有点发白:“你看,你来到这里,第一感觉也许这里像个花园一样。所以……”他停停顿顿讲了五六分钟。看斜对过的崔馆点了点头,他才稍稍安心,继续说起来。


小江的面试足有十分钟。出考场后,他才觉得手心有点湿。一小会儿工夫,手心都渗出了汗。


■相关花絮


我父母健在


在昨天的应聘环节中,主考官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让面试者介绍一下家庭情况。出人意料的是,有一大半学员在介绍父母时,都说:“我父母健在。”主考官急了:“你们到其他单位,肯定不会说‘我父母健在吧?’,为什么一到我们这里,就首先把生死放在第一位呢?”


主考官成“无聊的人”


回答如何应付纠缠不清的顾客时。对于考官咄咄逼人的一连串问题,一名考生慌乱中忍不住说:“世界上应该没这么无聊的人吧。”让提问的考官顿时不好意思再逼问下去。现场笑成一片。


女馆长被打,就不帮忙


被问及如果有无理取闹者和女馆长发生争执时,会不会为女馆长两肋插刀时。一名考生表示,“我不去拉架。”女馆长问:“如果是我要你去打架,你怎么办?”考生回答:“馆长,这就是你不对了。”众笑。(快报记者 黄卓琳 钟晓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